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二話 - 羽鳥由梨繪

  放學後,由梨繪像往常一樣在靶場練習射箭。
  拉緊弓弦,將箭矢緩緩地校正定位,然後颯的一聲──箭矢正中靶心發出沉悶但清脆的響聲。由梨繪最喜歡這一瞬間了,當她放手的一剎那箭矢便會劃破空氣往前方衝去。有時她也會感覺自己彷彿就是那支箭矢,掠過疾風有如猛禽一般攫取目標。
  真是棒透了!由梨繪衷心地覺得。即使是只能在靶場練習、即使是每天弓道社的例行公事,她依然樂此不疲。或許就是這份對射箭的熱愛讓她理所當然地成為社長吧,曾經有社團成員如是說。
  不過連續練習了一整個黃昏,即使再怎麼喜歡身體也是會累的……查看周圍社員的狀況後,她下令道:「可以休息了!」
  靶場的拉絃聲驟然停止,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嘩然,當中也夾雜著節奏不均的喘息與疲憊的呻吟。畢竟兩個小時以上了,社員會累成這樣也不是沒有道理的……由梨繪邊整理道具邊考慮是不是該縮短練習時間。
  此時,最近的一位社員──托尼‧李靠了過來發牢騷。
  「社長,今天是開學第一天耶。剛開始用不著練那麼猛吧。」
  「怎樣?因為是第一天你就能偷懶?」這是社長大人拿手的吐槽。即使她心中認同這位社員的話。
  「……就算不是第一天,今天的練習量還是很大耶,不管怎麼說都好像有點超過。有什麼特殊理由嗎?」
  「我自己也不知道。」
  「欸?」社長的發言真不負責任……托尼想。
  「幹麻那副被雷打到的樣子,我說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嘛。」由梨繪依然是那個慵懶的態度,「硬要說的話或許可以說是預感吧。」
  「什麼預感?」
  「不知道。」又是無責任發言模式。托尼只差沒跌倒。

  「反正多準備一點不會是壞事啦,未雨綢繆嘛。」整理完畢,離開前由梨繪丟下了這句話。

  外面有個熟悉的人影等著由梨繪。
  「呀,抱歉小鈴,今天練得晚了點……」
  「沒關係的,劍道社也是剛剛才結束。」
  「喔。」由梨繪隨口應道。「那回去吧──咦?那是……」
  路旁矮樹叢的騷動引起由梨繪的注意,鈴似乎也有所察覺,她們好奇地看向那個方向。
  那裡竄出了一隻貓,毛色相當漂亮,是銀紫色的,紫水晶一般的眼睛閃動著靈氣。
  「哇~好可愛~」喜歡貓咪的鈴開心地叫出來,「過來過來~」
  貓順從地漫步了過來,鈴也蹲低了身子將牠抱入懷中。
  「真乖巧呢,一點都不怕生。」由梨繪將頭湊上去評論著。
  「嗯。應該不是野貓,放心啦小由。」
  「……我又還沒說什麼。」
  「小由每次不都會說『野貓不要隨便亂抱,要不然可能會感染呀』什麼的嗎?」
  「但是妳每次不都還是抱起來了。」就算不是野貓也不能亂抱吧?
  「小由還是一樣嚴格呢……不過看起來像好像是誰養的不是嗎?」
  「就是呀,毛色很漂亮的說。」
  鈴摸了摸貓咪的頭,牠只是瞇起眼睛默默地接受,「好了……回去宿舍吧。」
  「嗯……喂,妳怎麼還抱著呀?」
  由梨繪瞥了瞥鈴懷中的貓,感到大事不妙。
  「可是不能把牠丟在這裡不管吧?所以帶回宿舍去明天再想辦法吧。」鈴笑得天真,卻讓由梨繪有種不能說不的脅迫感。
  「真是的……小鈴妳老是擅自主張。」她為好友的自我中心感到無可奈何卻只能嘆氣。
  由梨繪望了望特別昏暗的天空。「不管了……快走吧。天快黑了。」


  「唉呀……跑去哪裡了呢,潘朵菈?」
  課程結束後回到理事長辦公室,由宇發現貓又不見了。
  她找遍房間內各個角落,就是見不著個影子。到底會去哪裡了呢?進了這個學園後不知道為什麼潘朵菈就是靜不下來……
  由宇暗自抱怨著,眉頭微微縮起。此時她想起潘朵菈所說過的「妳太遲鈍需要磨練」。
  「唉呀,妳還沒回去呀?怎麼了嗎?」
  一道似曾相識的爽朗腔調響起,由宇望向未關閉的門扉,「晚安,艾莉小姐辛苦了。不好意思耽誤到妳的時間,我等等就回去宿舍……」
  「啊……?」看到理事長突然行禮又鞠躬的艾莉絲瞬間呆住。
  「呃……不會,妳才辛苦了。」一時之間也只想到這個笨拙到不行的回應。在這裡悠哉地待太久連敬語都快忘記怎麼用了。「對了,怎麼了嗎?看妳好像在找什麼東西?」
  「不好意思,是這樣的……今天我擅自把貓帶來學園中暫時安置在這裡,但是回來時卻發現牠不見了……真是非常抱歉,我應該負責管好的……」
  「呃……不是妳的錯啦,畢竟是剛剛才來的嘛,還不知道宿舍的位置也沒辦法。這樣吧,我送妳回去宿舍,貓我幫妳找就行了。」
  「不,這種事情怎麼好意思麻煩艾莉小姐……」
  「我是警衛嘛。夜間巡邏時順便找一下不會太麻煩的。」艾莉絲爽朗地笑了笑,不知道為什麼有種自嘲的味道。
  「嗯……謝謝。那麼就拜託了,艾莉小姐。」由宇再度深深地一鞠躬。

  隨著艾莉絲的帶領由宇來到了教師宿舍──但實際上它看起來更像一間民宅。玄關望進去就是木質地板的走廊,走廊旁開著的紙門內就是大廳(或者說客廳更加合適),裡面簡單擺放著幾張茶几與看起來很舒服的沙發椅以及一架電視機;兩位女教師就坐在沙發上邊看電視邊悠哉地喝著茶。走廊另一邊兩扇關密的木門裡應該是老師們的房間,不過現在似乎沒有人在。盡頭則是通往廚房,與大廳的同一側有通往二樓的樓梯。
  「抱歉,我先去巡邏了,接下來的部分就請她們幫忙吧──」艾莉絲將視線投往大廳的方向並拉開了嗓子,「紗紀、鈴音!奈奈麻煩你們了!」
  「OK。早去早回唷──啊,完結篇完結篇。」不輸艾莉絲音量的關西腔回應。後面還加了一句完全不相干的句子。
  「欸──那個幫我錄一下,我走了!晚安了,奈奈。」
  艾莉絲以不知何時用得相當自然的擅自取的稱謂打招呼後迅速離開後,一名女教師探出頭來──聲音不是關西腔的另外一位──打了招呼。
  「請進。一起來喝杯茶吧?」


  夕陽完全西沉的暮色下,哈洛神情嚴肅地回到了學園。
  ──追丟了。
  雖然真祖的體能遠高於一般人,對方的速度與腳程卻在他之上。即使不是差距很大,中途還是被他耍了些小技倆。從作戰方式來看對手不擅長正面交鋒,但是佈置陷阱卻相當有一套。
  ──真是,學期一開始也不得安寧。
  附近樹叢一陣騷動,不過哈洛感覺到熟悉的氣息。
  「羅,追得怎樣?」
  「理所當然地追丟了。速度真快哪,我甚至懷疑他是不是哪個地方的忍者。」一陣黑風從樹上跳下,一襲黑色裝束的羅狄基半開玩笑地說著。
  「那種古代的職業現在不在了吧?」
  「都有你這種吸血鬼了,有忍者也不奇怪吧?」
  「不要混為一談。」哈洛斬釘截鐵。
  「是是──回宿舍去吧。給艾莉撞見又要囉唆了。那傢伙不知道為什麼好像對你特別有意見。」
  哈洛與羅狄基抄了一條小路行往男教師宿舍。


  「他」確認兩人走遠之後才緩緩在樹叢中前進。
  那兩人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再繞回來吧?
  不,正確的說,他從一開始就在這裡。隱藏自己的氣息,再放出一個機關人偶──雖然是個極為簡單又破綻百出的方法,卻意外的成功了。只能說自己運氣不錯。
  那兩人不好惹……傳聞中的真祖吸血鬼‧哈洛里多以及暗黑血族族人羅狄基塔坦尼。正面對上的話──上次那個傢伙叫什麼來著……辛什麼的好像被打得連灰也不剩。
  得小心點。接下來只要找出「那個」的話──
  快點動手吧!


  沒來由的冰冷感穿透了由梨繪的脊椎。
  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每次在這之後都會發生某些事情──不論或大或小,但肯定不是好事。
  ──又怎麼了?
  每件事情都要在發生之後才能確認其嚴重性。有時由梨繪發作時頂多是被學級導師抓去勞動服務;但是也曾經碰上攸關性命的危險。是什麼事情記不太清楚了,只有背脊發涼留下強烈的印象。
  ──要怎麼辦?
  誰知道。算了,管他的……

  「小鈴,妳先回宿舍吧。我突然想起有東西忘在社辦了……嘿嘿。」
  「沒關係的啦,不過……」
  「那,我先過去囉!」
  「可是現在……」
  話沒說完由梨繪就跑掉了。
  ──可是現在不是都已經到門口了嗎?而且天色那麼晚了……不能明天才拿嗎?


  ──管他那麼多幹麻……想怎樣就怎樣吧!
  由梨繪到了社辦拿了自己的長柄木刀跟練習用弓箭。雖然是聊勝於無,不過她還是覺得既然要走夜路還是帶些東西比較好。
  接著衝出去。要去哪裡,誰知道?管他的,覺得該往哪裡就往哪裡吧!
  由梨繪認真地打算著這個無厘頭的念頭,就像穿山甲蜷起自己的身子滾下坡般荒謬又理所當然。
  由梨繪打量著週遭。月光、影子、風向、樹叢……
  那邊的樹林好像特別暗耶,風好像也吹向那邊?
  那就走吧!


  「好了!接下來就去學生宿舍看看吧!」
  結束了巡邏時間,艾莉絲自言自語地說著。
  「真可惜沒找到貓呢……一隻都沒有。順便問問那些孩子吧,搞不好又被她們撿回去了……」

  艾莉絲抱著一線僥倖的希望來到了學生宿舍前。她知道這個時間她們一定還沒睡,況且一樓燈還亮著呢,應該在大廳看電視吧。
  她敲了兩下門,電視聲音驟然停止,接著是乒乒乓乓的腳步聲。真是的,不管是什麼時候這群學生還是一樣。
  「我進去囉。」
  艾莉絲進入宿舍準備例行公事地進行查房。大廳的人果然跑光了──
  不,還有一個人。怎麼還有人沒回房間?艾莉絲覺得有點奇怪,所以打算先進入查看。

  「宵禁時間到囉!還不趕快給我……咦?」
  例行的勸言講到一半就此停住。那個學生……賽蓮班的茉雪夕鈴通常不是都乖乖地待在房間的嗎?甚至還因為由梨繪有這個在宵禁時間會把她拉回房間的室友艾莉絲還感到慶幸……今天卻反常?
  「啊,老師,對不起……」夕鈴似乎因為剛剛的厲聲喝斥有點受到驚嚇的樣子,手裡的書也掉到地面上。
  「不要緊。快回去房間吧。對了,由梨繪在房間嗎?妳一個人在這邊?」
  「她剛剛說要去社辦拿東西,現在還沒回來呢。」
  「所以妳在這裡邊看書邊等她?」
  「嗯。抱歉沒注意到時間……」夕鈴不好意思地笑著。
  「沒關係,下次注意點就好,快回房間吧──真是,那個任性的傢伙,她以為現在幾點鐘了?」
  艾莉絲前往社團辦公室。真是的,一定要好好的唸她一頓。

  夕鈴回到房間打算繼續等下去,此時她卻發現──
  貓不見了。


  其實就在夕鈴下樓後,潘朵菈便跳下了窗戶。
  ──這份奇特的氣息,錯不了。
  在由梨繪跑走的一瞬間,潘朵菈也感覺到了一個奇怪的氣息。只是當時並不是非常確定,畢竟身邊唯一可以討論的超鈍感女不在。
  ──那個孩子也察覺到了嗎?
  潘朵菈當時並未想太多,只覺得是那個小鬼頭糊裡糊塗的巧合。
  但是仔細回味那孩子的氣息,卻又覺得相當特別。說不上來是哪裡感覺特別奇怪的地方,但就是跟一般人不一樣。
  ──有趣的小鬼。
  她含有深意地笑了笑,追蹤著那份最初察覺到的不祥氣息向奔去。


  社團辦公室一盞燈都沒開。搞什麼?弄得神秘兮兮的,怕被抓到就不要這時候出來!
  「由梨繪!」艾莉絲進入社辦喊著,卻完全沒有回應。
  「由梨繪!有聽到嗎?」
  還是沒回應。艾莉絲感到有些不妙。
  「別鬧了……!」
  艾莉絲一口氣打開社辦的全部燈光,然而──
  一個人也沒有。
  「不在嗎?還是先回去了……?」
  艾莉絲仔細查過社辦的每個角落,卻仍是一無所獲之後打算再回學生宿舍確認一下。

  她來到夕鈴的房間前敲了敲門,「由梨繪?夕鈴?睡了嗎?」
  一陣無聲的靜默。
  ──睡了嗎?
  她打算打開門確認,然而手在碰到門把之前門便已經敞開──
  「艾莉絲老師,小由回來了嗎?」
  這個意思是──!
  「她還沒有回來?!」
  「啊,老師……」
  「我出去找!乖乖待在房間!」艾莉絲再也忍耐不住不安的心情,行色匆匆地離開了學生宿舍。
  總之,先去找其他老師幫忙吧。


  「啊,艾莉回來啦,辛苦──」關西腔女教師依然以大嗓門打招呼,不過講到一半就被艾莉絲打斷。
  「大家還沒睡?」一般而言應該是隨口的招呼此時聽起來卻相當急迫。
  「好好好,馬上去房間就是了……」關西腔依然是一臉開玩笑。
  「紗紀,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總之,發生事情了!」
  「怎麼了嗎?」另外一個栗色短髮的女教師問道。
  「班上的由梨繪沒回去宿舍,而且到處都看不到人!對了,她有沒有來過妳這裡,鈴音?」
  「沒有喔。她最近很少找我來喝茶了。」超級搭不上線的慵懶回答。
  「嘖……也不在這裡的話那麼是跑去哪裡了……明明吩咐過最近的晚上不要隨便出門的……那個傢伙……」

  似乎是樓下的騷動太大聲,樓上的男教師們也都一一下樓加入討論。
  「怎麼了?」羅狄基──自然是不知不覺時溜回來的──問道。
  「我們可愛的『麻煩製造機』又出事啦!」似乎是叫做紗紀的關西腔女教師半開玩笑地回答。
  「『麻煩製造機』……?難道是那個羽鳥由梨繪?」羅狄基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
  「那麼現在要一起出去找由梨繪了?」鈴音向艾莉絲確認這個提議。

  七嘴八舌的討論中,羅狄基對哈洛使了個眼神,哈洛相同以眼神回應。
  「不過,就像艾莉說的最近幾天晚上很不平靜,各位還是先休息比較好。所以就讓我還有哈洛跟著艾莉去找吧。」
  「這樣也好……人太多也不方便。那孩子看到人多八成就會逃了吧。」
  「……說得也是。」艾莉絲的表情總算稍微放鬆下來。
  紗紀的玩笑話似乎讓現場氣氛輕鬆不少。
  「總之交給你們了,小心點吧!」
  「嗯。」

  艾莉絲等三人步出教師宿舍時,理事長才出現在大廳內。
  「不好意思……請問怎麼了嗎?」
  「啊,抱歉吵醒妳呀奈奈。妳回去睡沒關係的。」
  「對不起,我一向後知後覺……」
  「就說沒關係了嘛!反正艾莉絲他們都出去找人了所以一定沒問題的──對了,有沒有興趣看看塔羅牌占卜?」


  不知道自己已經把教師們鬧得雞飛狗跳的由梨繪在樹林中追逐著。
  順著直覺往樹林鑽進去不知不覺到了後山後,她發現了一個在樹叢中穿梭的可疑影子並追蹤下去。不過對方肯定已經發現她了,速度越來越快。
  ──像老鼠一樣做什麼!
  她很想把箭搭上弦,但在夜間的樹林裡實在不太適合瞄準,所以只有追到底看看對方到底想幹麻了。
  她握著木刀不斷地奔跑著像是不會累似的,一稍微接近目標就劈下去。對方似乎是被她的氣勢嚇到,只是沒命地向前鑽。
  麻煩製造機果然名不虛傳。
  颯!這次木刀又在對方跳離時擦身而過,還打落了好幾片樹葉。

  「蠢斃了──」

  颯!颯!

  「快給我停下來!」

  颯!颯!颯!

  「我叫你別跑──!」

  颯颯颯颯颯颯颯!

  由梨繪開始不耐煩地亂揮木刀,就如同追逐老鼠的貓般發狂。

──────────

  蒼藍的月光冷冷的微笑著。
  對她而言,世界不過是一齣鬧劇。
  不祥的月光灑落,漆黑的冷嘲熱諷四處夾攻。
  鳥居依然不動聲色地毅然佇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