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序章 - 第一話

  簡單的早點。
  一家三口靜靜地在餐廳裡用餐,與往常無異的平靜是我在夢境外唯一的救贖。
  每當做了那種惡夢,醒來之後我便會讓自己躲藏在平靜的現實中以逃避夢靨的殘酷。也許別人會嘲笑這樣的我軟弱,但我並不介意。我本來就是個膽小鬼,一直以來我就有這樣的自知之明。
  現在,每天早上起來最期待的,就是母親親手料理的那溫暖的早餐。我在這股溫暖的慈愛中得到安撫而平靜下來。為了這份在黑暗的噩耗過後所得的溫暖救贖,我已養成了搶在陽光進入房間之前便醒來的習慣,甚至不需要鬧鐘。


  「我出門了。」
  「路上小心。」

  吃完早餐,我像從前一樣地在走出家門口之前向家人打招呼。真要說哪裡不一樣的話,那就是我將雙肩背包換成單肩書包,穿著的衣服不再是便服而是標準中學生的黑色全套制服罷了。
  柔和的朝陽與清爽的涼風圍抱著這個小鎮呈現一派祥和,我應和著這份寧靜緩緩地走著,就跟往常一樣。我再也不像以前那般需要跟已經掛在高空上的烈日賽跑擔心遲到。這是早起的另一個好處。

  「伸太,早安。」

  路口對面一個女孩用著甜美的聲音向我打招呼。那是靜香。也跟從前一樣一點也沒變,只是她並沒有像以前那樣綁著兩個馬尾,而是讓其自然地垂放在肩上。

  「早安。今天也很早呢。」我自然地回應。
  「呵呵。你也是啊。」

  我和靜香並肩靜靜地走著。自從上了中學之後,我們便改掉了小學那在路上聊天的習慣。畢竟我們也不再是小孩子,在寧靜的路上喧嘩總是不太好看。更何況也不是什麼事都能在這種場合說的。
  另外一個我自己的原因是,我根本沒什麼好說的。
  那種夢,我可不想隨便告訴別人 (尤其是靜香) ,到時被說成我精神分裂還是怎樣的,又不免被當作怪人看待。如果只是一般同學間當作笑話傳就算了,偏偏靜香是那種遇上這種狀況時會透過各種管道替他人解決問題的這種性格,要是傳到了老師跟爸媽耳裡,之後所接觸的精神訓話可不是我所能承受的。

  沉默的當下,突然之間脖子被一隻胳膊給纏住而無法呼吸,我痛苦地無法大叫。
  直到我感覺快要昏厥的時候,那隻手臂才放開,我好不容易能將呼吸調節回來。

  「伸太,還好吧?!」
  「呼、呼……還活著……」

  我抓著脖子不斷地喘氣,瞪視著那手臂的主人。
  「早安啊!伸太。啊!靜香,妳也早。」
  兇手卻裝作沒事一樣地用開朗充滿元氣的聲音跟我們打招呼。

  「早安。」
  「……妳想殺了我嗎?武子。」
  「看你們一早這麼死氣沉沉的樣子,就想刺激一下嘛!」

  武子丟了一個笑容過來,這句話中除了「不要在意」的意思以外,還包括有「如果你敢再囉唆的話我就揍扁你」的威脅成分。
  在這種安靜的早上用這種方式打招呼的妳更奇怪吧。差點要脫口而出的一句話,我硬吞了回去。
  靜香只是在一旁呵呵笑著。這無疑是替武子的無理行動搧風點火啊!我在心裡的某處暗自哀叫著。

  「哲夫呢?平時不都是跟武子一起走的嗎?」靜香看了看四周,問道。
  「那傢伙啊。喔,應該在後面吧。我叫他去買些營養飲料過來。」
  武子用拇指比著她過來時的方向,路口左邊的岔路。如果往那裡走大約四十公尺有間雜貨店,門口旁放置著自動販賣機。爸爸常託我去那裡買包香煙。

  「來了!」

  應和著武子的聲音,身形矮小的哲夫提著袋子跑了過來。看來武子要他買的不是只有飲料而已。

  「總算買好了哪。」
  武子接過袋子,拿出一罐營養飲料並打開。
  「拜、拜託,哪有人早餐吃這麼多的嘛!」
  不是為了隨意使喚自己跑腿的事情反而針對武子所要求的份量抱怨,哲夫對於自己形同於武子的僕人任意差遣的事情已經毫無自覺了。有點替他可憐。
  往袋子裡一瞄了一眼,裡面不只有飲料,還有麵包跟零嘴,這些大概有四人份量的食物就是武子的早餐。
  武子的大食量我是早就見識過的。在小學時,鎮上的大胃王比賽時她在好幾個大人都撐不下去的時候還拚命地猛吃,就連比賽結束之後也還未停止,最後還是主辦店家苦苦哀求才把她給請回家裡去。

  「對了,伸太、靜香,你們的份。」武子從袋中拿出另外兩罐營養飲料遞到我們手上。
  「欸?我們也有?」
  「反正每天一定會在固定的路上遇到嘛,就順便買了你們的了。伸太你的路都不會變,總是刻意繞過靜香家附近。」
  「哈、哈……」我的底細被摸得還真清楚。
  「反正算我請客啦!」
  「那,謝謝。」

  「什麼,那可是我出的錢啊……」
  哲夫咕噥著。雖然很小聲,但還是被武子聽到了。
  「唉呀呀,你對本小姐有意見是嗎?你的錢就是我的錢,所以怎~樣用都沒關係。更何況出些小錢請客讓大家都高興,這不是很好嗎?」
  如此強詞奪理的話卻能說得這樣理直氣壯,還真不愧是武子。如果我是哲夫,八成也會跟他現在一樣啞口無言吧。

  「哲夫,謝謝了!」
  靜香的話讓哲夫徹底死心而沉默下來。
  老實說,有時甚至我認為能輕鬆地以一句話半強迫地將人壓制下來的靜香在某種意義上而言比武子更可怕……


  清早的電車上沒有多少人,我們所在的這一節車廂除了我們四個人以外沒有其他乘客。會搭這班車的除了像我們這樣早起通勤的學生或是隔夜旅行的外地旅客外就幾乎沒有了。
  幾乎可以用冷清來形容的寧靜瀰漫在四周,這讓我得以從方才的嘻鬧中沉澱下來。我望著窗外不斷飛逝的景色發呆,看著它們被逐漸高升的太陽染上明亮的色彩。
  坐在旁邊的靜香在反覆的喀答聲中小憩。要陪我這種過於早起的人一起上學想必多少也會疲倦的。角落的哲夫也是一樣的狀況。

  我把視線落到了對面的武子身上。
  隨手咬著一塊麵包,俐落的及肩短髮隨著外頭灌進來的風而隨意的飄散著,無目的地看著窗外發呆。就跟我剛剛一樣。
  這裡醒著的只有我們兩人。其他兩人並不習慣睡那麼少。
  武子家裡開店,所以也很習慣早起,甚至很有可能在我之前,天都還是黑的就已經起來打理店內了。在這樣的時間起床,仍然有用不完的精力的武子我是相當佩服的。

  應該是感覺到了我的視線,武子轉過頭來。

  「幹嘛?」

  要是在平常的話,她說這句的時候一定粗魯得可以;但此時卻給人平靜溫柔的感覺。大概是她身後的背景使然吧,她的輪廓比平常柔和多了。
  「不……沒事。」
  我將頭別開,重新讓視線回到窗外的風景上。剛剛一定是錯覺。看著窗外的溫柔景色我這樣地告訴自己。一定只是因為這裡太過安靜罷了。

  「你要吃嗎?麵包。」
  我的注意力下意識被她的聲音吸引過去。被她這麼突然一問,我一時之間突然反應不過來。平時都是只有我的食物被她搶去的,現在她居然會主動分我麵包。
  似乎是看出我眼底的疑惑,她接著開口。

  「被我請個麵包感覺有那麼奇怪嗎?」
  八成對她自己平日的作為也有點自覺了吧,她的聲音不再像平日那麼大聲。
  「不、沒有,只是……」
  該說我吃過早餐了嗎?但面對這樣的狀況總不好意思拒絕,再說對方可是武子。
  「沒有關係啦,我也有點吃不下了,反正這是最後一個,給你也沒差。」

  一整袋的麵包吃到只剩下一個,這樣的份量即使對一般人來說已經過多,但以武子而言是相當正常的。說她有點吃不下,這種說法雖然就女孩子而言感到有點抱歉,但老實說我認為這不太像是真的。她應該是對我的沉默了解成另外一個意思吧。認為我不敢開口,而主動地向我輸以誠意。

  「那……謝了。」
  既然是出自一番好意,那麼也沒有理由拒絕,我準備起身前往武子的座位──
  就在這時,武子卻先我一步,主動將麵包遞到我手上。
  在我露出疑惑的同時,她指了指靠在旁邊,正在睡覺的靜香。
  原來是這樣。她是想讓靜香繼續好好地休息,為了避免我移動而驚醒靜香她才主動拿過來。

  「看不出來妳是這麼體貼的人呢。」
  「『因為妳平時太粗魯了』──你是想這樣說吧。」
  「我、我沒有那個意思,絕對沒有!」
  「好啦,我自己也很清楚我是怎樣的人啦!真是……」
  「不、絕─對不是那樣的!」
  即使對武子拳頭的恐懼一直無法退散,但在這種狀況下我還是只能說著違心之論。畢竟人家也是女孩子……

  武子在我旁邊的空位以稍微有點背對我的角度坐下。接著,慢慢咬著手上未完的麵包。
  我也打開了麵包的包裝袋,靜靜地吃著。

  「那,你認為……我是怎樣的一個人?」
  一會兒後,她突然開口,用真摯的語氣問道。
  我答不上話來。該說什麼呢?在這種氣氛下,我很難直截了當地說她真的是一個相當男孩子的女生。
  經過多加思考後,我盡我所能地將事實說得婉轉一點。

  「嗯……很開朗、有朝氣的人吧。不論在什麼時候都很有精神,任何人跟妳在一起都馬上能恢復元氣……類似這樣的吧。」
  「是這樣的嗎?但我總覺得大家都怕我的樣子……」
  呃,這也是事實啦……雖然想這麼說,但總覺得現在的時機不對。

  「不、其實不會啊!像是我跟靜香,還有哲夫並不怕妳啊!就因為不怕妳,我們四個人直到今天才都會一直在一起的吧。還有還有,有很多人崇拜身為運動女王的武子不是嗎?」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安慰,甚至有可能越搞越糟,但我已經是盡了全力努力了。
  「還有,武子仗義直行的勇氣啦、為朋友赴湯蹈火的精神啦、以及在面對危機時的樂觀積極啦……等等的優點,我們都是相當認同的喔。還有,在冒險中遇到的那些夥伴,以及在未來的DORAEMON也可以替我們做證啊。」
  我一股腦地說完了我盡可能想到的讚美的話,心臟還在砰通砰通跳著。
  以驚訝的表情聽我說完的武子,保持的同樣的表情沉默著與我四目相望。我說錯了什麼嗎?
  我還是擔心會搞雜的。畢竟我在言語方面一向是個笨蛋。

  「……是喔。」
  好一陣子,武子才靜靜地開口。
  「欸?」
  「不,沒事。只是沒想到你的反應跟我想像中完全相反而已。」
  「是、是這樣啊……」

  我從她的話裡感到一種隱隱約約的寂寞。
  雖然小時候是孩子王,但是真正可以稱為朋友的人並不多。除了我們三個以外,很少看到其他跟她走得很近的人。
  我是第一次見過武子這樣的另外真實的一面。感覺到似乎被大家所排斥,那種被孤立的寂寞。
  今天,偶然的一件小事加上幾句不經意的話,居然成為了卸除她武裝的利刃。看見與往常不一樣的她,雖然感覺有點過意不去,卻也造成了彼此了解的契機。
  甚至我開始覺得,自己跟武子是同一類的人。即使表面上看起來完全相反,害怕寂寞的心情卻是一樣的。就是因為這樣,才更加需要彼此的友誼吧。

  「謝謝你,伸太。」
  武子恢復到以往那充滿元氣的聲音。她又回到以前的武子了。這之間的落差反而令我不知所措。
  「呃……」
  「反正就是多謝啦!多虧了你的鼓勵。」

  老實說,我總覺得我說得很爛……不過似乎歪打正著了。
  看著武子的開朗笑容,我也跟著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