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序章 - 第二話

  學校與車站的距離相當近,走路只要十分鐘路程。
  路上也有不少同校的學生,但大多都是獨自一人,像我們這樣結伴同行的組合在少數。現在這個時間,大概大多數的人都還在家裡吃早餐吧。
  
  「哲夫,現在幾點了?」保險起見,我還是先確認一下時間。
  他仔細端詳了一下手錶,「七點半。」
  「伸太,今天也是去圖書館嗎?」
  「嗯。靜香妳是要去學生會辦公室吧。」
  「嗯,有文件還沒訂好。」
  「放學後有空的話我幫妳吧!」
  「真不像你啊。以前你明明一看到字就趴了說。」
  「少囉唆啦……對了,武子妳不是要帶社團晨跑嗎?」
  「啊,對喔……那晚點見了!」

  武子匆匆地往前跑去,一路上還忙著跟大家打招呼。

  「嗯,差不多了……靜香,我們也快點吧。」

  應該還來得及吧。


  清晨的圖書館一片冷清,幾乎佔滿了整個空間的書櫃開闢出一條條阡陌小徑,閱讀的座位坐落在其中的某些角落被包圍著與外界完全隔絕,就像是稻田中的清靜農舍。早晨的陽光讓她顯得慵懶,然而四周的書櫃卻為她留下了一股讓人不禁感到肅然起敬的靜謐。
  一直以來,我為這種氣氛深深著迷著,所以每到這個時間,我總喜歡來到這裡將每天早晨起床後產生的不安在這裡沉澱下來,漂浮於這股安祥中而感到平靜。

  好一會兒,我回過神來,發現在一旁一直靜靜整理著書櫃的那個人。

  「啊,剛剛沒注意到妳,真不好意思……奈緒子小姐。」
  「沒關係的。」她以一貫的笑容回覆著。不過我一直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個沒關係就是了。
  「早安,野比君。」
  「嗯……早安。」

  就像往常一樣,奈緒子小姐每天早上都會在這裡進行整理工作。雖然說一般而言這樣的存在多少都有股違和感,不過奈緒子小姐的氣息卻意外的與這裡得氣氛搭配得相當和諧,就像是本來就是這裡的一部分一樣。說起來,我第一次來這裡的原因,也是因為她的緣故就是了。

  「野比君真的每天都來這裡呢。」
  「是啊。我喜歡在沒人打擾的狀況下看書嘛。」
  「這樣啊……」她呵呵地笑了幾聲。「你似乎對於這一類的書特別感到興趣呢。」
  我桌上的,不外乎是有關心理學與生命哲學的書。

  「其實興趣也不是很大啦,只不過……妳也該知道的嘛。」
  「還是那個問題嗎?」
  「嗯……是的。」我將頭埋回某本奈緒子小姐推薦的著作中試圖開始尋找那個不知有沒有辦法找到的答案。

  回過頭來,奈緒子小姐已坐在我的對面。

  「那麼,這次的夢又怎麼樣了呢?」一改以往慵懶印象的認真口氣依然溫和。
  「比以往更糟了。我見到了一整個城市被屠殺……先是看都沒看過的畸型怪人──不,那種東西該不該稱做人都有問題──,後來又是實驗室裡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就像是──」
  「科幻電影的情節?」
  「──對。」我囁嚅答道。「不過,看起來就像是──真的發生在眼前的事。」
  「這樣啊……」奈緒子並沒有笑。
  「當然我也覺得這可能只是我小時候電視劇看太多的關係就是了。」

  即使我這樣說,奈緒子小姐還是很認真地思考著。也許就是因為這樣的態度,我才能毫無顧慮的跟她談這一類的話題。
  其實一剛開始我都還是找同班的出木杉君求助的,但他似乎對這方面的問題所知不多,便推薦我來跟圖書館的奈緒子小姐商量。剛開始其實我是很擔憂的,但是現在奈緒子小姐反而是唯一讓我能安心諮詢的對象。

  「夢必定都有一個起因……可能是被表意識所拒絕而被深藏到潛意識當中的回憶、抑或是對日常生活的感觸所產生的極端反動,也就是說,這個夢可能你所希望或是深深拒絕的某件事物以某個影像顯示出來;或者另一種想法是某種預言或反預言一般的東西……」奈緒子小姐靜靜地提出她的想法。
  不過老實說,我一句都聽不懂。
  「最近有什麼變化嗎?比方說跟朋友、家人方面。或是最近新聞上的事情也可以說?」
  「不,跟往常一樣。最近的新聞也沒什麼重要事,所以也沒有去特別注意報導的內容……」
  「這樣啊……」

  氣氛一時之間似乎沉重得讓人窒息。感覺上,將近十分鐘我幾乎認為自己快忘記了呼吸。先是莫名其妙的話題破壞了這裡的靜謐,又讓對方為自己的事情煩惱,尷尬的感覺充斥在腦裡伴隨著荷爾蒙擴散全身麻痺了每一吋神經而無法動彈。

  「啊……抱歉,搞一個奇怪的話題出來。」我笑了笑試圖化解沉默,「看來我還是小孩子嘛!做這種夢,真是……哈哈。」卻變成了乾笑。
  「呵呵,沒問題的。」奈緒子小姐也恢復了往常慵懶的溫和笑顏。看來她是真的不在意。
  ──不過我還是不知道究竟是哪裡沒問題就是了。

  「說起來,現在的時間沒關係嗎?」
  牆上的時鐘指著八點。
  「嗯──還有半個小時就是了。」
  「抱歉打擾到你看書了,野比君。我這就先暫時失陪了……」
  「不、不會的。我才要謝謝妳。」我起身收拾書本。

  「反正還有時間,我也幫忙吧!反正我也拖了妳的時間。算扯平好了,沒差。」
  「謝謝。那麼可以麻煩野比君幫忙把櫃檯下的新書貼上標籤後放到正對面的架子上嗎?」
  「OK。」


  一天的課程開始了。
  自從從圖書館回來以後,我腦中回繞著的都是奈緒子小姐當時所說的話。夢境是一種回憶、一種預言或反預言、抑或是自己所期望的某件事或是其反面、或者是自己對現在事物的看法反映──

  如果說是對現在事物的反映,我承認我對這過於平靜的日常感到無聊,但是也還不至於討厭。真要我選擇的話我寧願安於現狀,過去一次又一次的冒險早已讓我感到厭煩,即使那兒有新鮮的事物、讓人難以忘懷的朋友,我還是對一切的反常感到不安,像是那兒可能隨時要了我的命。
  不過,或許也是太多次的冒險讓我心理產生了抗拒,進而希望那些不正常的東西通通消失──所以最近才會以全滅做結尾。……這也太極端了吧?
  或者另外一個想法,其實潛意識的我早已對平靜生活感到厭煩,因為如此所以在夢中處決了這些身處在和平幸福中的平凡人──
  不過話說回來,我也是平凡人吧?我也沒有理由會想這樣做。

  我所期望的事情或其反面極端化?
  仔細想想也並非沒有可能,畢竟在小學時期我就是被人欺負到大的,或許我有足夠的理由去恨他們。雖然現在我鹹魚翻了身,再也不是那個什麼都不行的野比伸太,但是說不在意過去的事情其實是騙人的。或許我不是要他們全部去死,但是我的確想找個機會教訓那些人一頓,只是一直沒有付諸實行罷了。再說我也沒有那個能力。
  如果是其反面,那就是我希望每個人都能活著?為了強調這個信念,潛意識當中便用這個夢來打擊自己以試圖確認自己的心意是否堅強?如果是這樣的話,我過去的確也懷抱著世界和平的理想就是了。
  不過我有那麼偉大嗎?

  預言或反預言,這是最常提到的說法,不過一般相信那一類的夢通常會以隱喻的手法表示,夢裡所見影像通常是極端化後的結果。
  這一派的說法有一種理論指出,因為在人與人互動的過程中彼此都會影響彼此的想法,而人的腦週波有時亦會受到其他人的週波數影響,相近的週波數在腦中產生共振效果,進而了解他人將來可能的行動──這一類的夢便是預知夢。而預知夢又會以正反兩面不同的形式表達出來,因為沒有一定的形式,解法也不一,我也無法確認那究竟是代表著什麼。

  如果說是回憶的話,那麼會不會是前世的事?有人提過靈魂轉生的說法,雖然有時我們會遺忘過去的記憶,但有些必要的記憶會儲存下來,雖然本人沒有任何的自覺,但事實上這個記憶支配著他往後的一舉一動。甚至,記憶會伴隨著靈魂一起轉生,在某些時候延續著那個「記憶」的寫入……
  但是同時也有理論提到,靈魂是伴著身體更新的,每當我們要加入新的資訊,必定要刪除一些舊的記憶。而經過刪除後這些記憶可能顯得不完整,這時本人便會以他的想像力補完自己的記憶,進而認同這個自己所推測出來的結論並將其視為真正的記憶。這就是為什麼一些人在談及童年往事時,每人所說的內容多少都有出入的主因之一。
  那麼照這樣推測下來,或許是因為前世的記憶欠缺完整性,我的潛意識將其補完而想像出這個結論使其完整?用這個「我想像出的前世記憶」來肯定前世、甚至自己靈魂的存在?
  ……感覺好像有點扯,更何況我的前世會那麼誇張嗎?再說那種科幻背景也不像是過去的年代該有的景象吧。

  一個上午就在我思考這些本應無意義的問題當中過去了,伴隨著鐘聲的通知,現在已經是午休時間。
  我收拾起紛亂的思緒走出教室呼吸新鮮的空氣,跟往常一樣到那兒去。


  「源同學,野比君外找!」
  幫忙喊話的女同學嗓門特別大,而往往這時全班的視線都會投過來。真是的,不知為何每個人好像對我都抱有什麼奇怪的成見。
  ……算了,反正也習慣了。
  確認靜香出來之後,我一方面儘可能搭配她的腳步,一方面趕緊逃出眾目睽睽的門口。

  「今天也是去餐廳嗎?」
  「嗯。武子他們應該已經先去佔位置了吧。」

  這是往常的習慣。武子跟哲夫會先到餐廳裡挑個好位置等著我們,所以我們一向沒有沒位子坐的問題。至於他們是怎麼在那擠滿人潮的地方還能挑到好地方,這是個想都不用想的問題。反正一定有人「讓」位給她的。
  不過說起來,靜香也一直是帶便當上學的就是。只是我們四人習慣一起吃飯。

  「說起來,習慣一起吃飯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也很麻煩啊……」我開始自言自語。
  「怎麼了嗎?」靜香轉過頭來表示不解。
  「不、什麼也沒有!哈哈……」我真夠拙的了。

  「──反正不要太在意了啦!真夏她們也沒有惡意啊。」

  又是一語道破我的想法。這讓我更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小時候開始,靜香總有辦法看穿每個人的心思並做出讓對方最不會感到不安的反應。小時候,她是唯一一個能跟武子這個孩子王平等對話的女孩。那不卑不亢的態度讓人不敢輕視,就連武子都相當尊敬她。說起來,我能和大家保持現在這樣的關係,一半以上也是靜香的功勞。
  不過她平時的樣子卻很難讓人聯想到她的另一面,外表給人一付老好人的感覺,甚至在某些小地方還有些迷糊。這樣的她跟真正性格的差距雖不免讓我有股被欺騙的感覺……但卻巧妙地沒有任何違和感。

  「妳真的一直以來也都是這個樣子沒有變呢。」
  「嗯?」
  「沒事。」
  「沒有想一些奇怪的事就好啦。」她對我燦然一笑。

  看來我又被看穿了。


  「喲!」
  坐在窗邊的武子跟哲夫舉起手招呼我們。
  「來了就開始點吧!這次換你們幫我們拿啦!我要……」

  這也是習慣。武子他們負責佔位置,靜香跟我則負責買餐點。不過不知為何,今天武子點的量卻意外地多。(雖然平常已經很多了,但今天的量卻是起碼兩倍以上。)由於份量實在太多了,我們決定麻煩餐廳阿姨幫我們送過來。
  之後,我跟靜香狐疑地回到座位上,卻發現他們的表情明顯不對勁(雖然一進餐廳時就是這樣了),武子堆滿了笑容,對面的哲夫則是一臉的躊躇不安。
  我大概了解是怎麼了。
  「我說武子,」我插入了他們的對話,「妳今天買的東西特別多耶,難道妳連午餐也要──」

  「啊,你們回來了,聽我說聽我說──」武子很乾脆地打斷了我那還沒說完的話,「今天啊──是這小子生日!」
  「欸~!」
  「啊,對耶,今天是難得的二月二十九號嘛!」靜香輕輕擊掌附和著。
  「這麼說起來……難怪我總覺得他的生日好像特別久了……」其實我根本忘了他也有生日。上次的生日會我也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そ、そ!所以說,既然這一天那麼難得,就想來搞大一點啦!反正機會難得嘛!生日這種東西我們一年就有一次,這小子可是要等個四年啊!」
  「的確,要弄得盛大一點才好啊。生日快樂,哲夫!」

  「所以說~!因為今天是壽星的關係,所以今天的份全這小子請了!」果然是武子的風格。
  「啊~~~!」
  「開玩笑的啦!你的份我們三個會分攤的,你今天就安心吧!反正你們家今天一定會開派對的吧?到時候再請回來就行。」
  「啊……謝謝。」
  「雖然說可能沒有五星級飯店那麼高級就是了。」武子燦然一笑。

  「啊啦,這可不對唷,我可是對我的料理十分有自信的。」送來餐點的阿姨開心地插話。
  「哈哈,抱歉啦大嬸,妳全聽見啦?」
  「一字不漏。」餐廳阿姨叉腰笑著,「生日快樂啊,小個子。」
  「哈哈,謝謝……不過我倒是一直許願自己能長高。」
  「那麼,祝你願望成真囉!」阿姨推著餐車離去,「用餐愉快!」

  份量比想像的還多。至於中間的那個蛋糕應該是早就訂好的吧?想不到餐廳真的會做,這個阿姨還真有心。

  託武子及餐廳阿姨的福,我們度過了一個愉快的午休。

  今晚的派對,也一定會一樣地快樂吧。
  我衷心期望著這樣無憂無慮的生活能夠持續,一直困擾著的夢靜,只不過是個與現實之外的虛幻世界而已,我根本不需要在意。
  我只要有眼前的幸福便夠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