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序章 - 第三話

  在水泥管裡安置好書包當作枕頭,被子嘛……外套脫下來蓋一蓋就好了吧。如此一個寒酸的床就好了,即使睡起來很不舒服也只能認了……誰叫我沒帶鑰匙呢?
  一切安置好後打算鑽進去的時候,我突然瞥見一個人影;那是出木杉。不過還真奇怪,為什麼都這麼晚了他才打算回家……?
  他好像也注意到我了,出聲打了招呼。
  「啊,野比君,這麼晚了你還沒回家啊?」
  「呃……其實我是忘了帶鑰匙……你呢?」
  「喔,今天在圖書館花了點時間。對了我跟你們說過的吧?」
  「對喔,你說今天有事要忙所以不能參加哲夫的生日會……我想起來了。」
  「結果今天一回過神來都已經是末班車的時間了,哈哈……」他苦笑著。
  ……很像他會做的事。他應該也有自覺吧。

  「對了野比君,你沒鑰匙的話今天打算睡哪裡?」他左看看右看看,看見了我放在水泥管理的書包後他失笑出聲,「不會是那裡吧?」
  「……要不然我也想不到了啦,這個時候把我媽吵醒我就死定了。」
  「說的也是,那你要不要來我家?剛好有空房間。」
  「可以嗎?」
  「嗯,而且我爸媽要好幾天以後才回來。」
  「這樣啊……難怪。」
  「不過我想就算他們沒出去的話應該也不會拒絕才是。」
  「那謝謝你了,出木杉君。救命恩人啊……」

  就這樣我收拾原先放在水泥管裡的書包跟充當被子的外套,跟著出木杉回家去。

  路上我壓不住好奇心,向他問了一個問題。
  「對了,那你今天到底是在找什麼找得那麼認真啊?」
  「野比君有興趣聽嗎?不過我想不是很有趣的東西啦。」
  「反正我自己不也是常常跟你說些有的沒的無聊事……沒差啦。」這種說法好奇怪……

  「是這樣的,我想做一次時光旅行。」
  「時光旅行啊……」我並不驚訝,因為過去我(和靜香、武子以及哲夫他們)也曾經透過某人的幫助往返過去與未來。不過如果是我以外的人應該會驚訝地大叫吧?
  「嗯。以前你和哆啦帶我去過的那個世界。最近我常常夢見那個世界的樣子:架在公中的道路、不用輪子也能行走的車子、全自動化的房屋……等等由精密技術構成的高科技城市,這樣久了下來我也想再次親眼去看看──證實這不只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而是確切的存在。」
  「確切的存在?難道說你認為以前我們帶你去的那次是作夢嗎?」
  「不是──呃……或許有點吧,那一次我高興得像作夢一樣什麼都來不及想,也許正因為這樣我回想起來時才對那段記憶有種像是幻影般的虛幻感。所以我想去確認,確認自己夢想中那曾經到過的地方確實存在。」
  「喔……可以的話我也想再去看看呢,不過現在沒辦法了,那個傢伙回未來了嘛。」
  「野比君,難道你也想到未來看看嗎?」
  「嗯……應該吧。」

  我也像出木杉對未來一樣有一份思念在。
  不過跟他稍稍不同的是,在未來世界我有一些朋友(雖然是直系的後代),因此我這份思念就像是對過去的思念一般……正確來說叫做懷念吧。
  而出木杉對未來是憧憬、是嚮往。同樣是對未來的思念,我們存在著決定性的差別。


  「到了,野比君。」
  鑰匙開鎖的聲音打斷了先前的話題。「請進。」
  「那麼打擾了。」

  老實說,出木杉的家我沒來過幾次,印象中只記得有一天為了借書而來;而就是那一天帶出木杉去未來參觀的(因為當時的我要求他當書本吧,所以以這作為代價)。
  對了,不知道那本書還在不在……
  「出木杉君,小學時的讀書報告你記得嗎?」我隨口問道。
  「哪一次?」
  「我向你借《十五少年漂流記》的那一次,也是那一天帶你去未來的,記得吧?」
  「記得啊,包括後來把我變成書本的事。」似乎有點帶刺的口氣,但並不會使人不滿。
  「哈,那次抱歉啦……不過我後來也有乖乖自己讀完啦。對了,那本還在嗎?」
  「還在啊,你想看的話等下來我房間的書櫃自己找吧──怎麼突然問起這個?」
  「沒啦,只是突然想到,不用了。」
  「這樣啊。」話題就此打住。

  「那野比君,你的房間就在那間,我房間就在隔壁,有什麼需要就過來說吧──你沒帶睡衣吧?我去拿一套給你。」
  說話的同時出木杉旋即進房間又很快地出來,遞給我毛巾跟睡衣,「你先洗吧,我還有點事要晚一點。」
  「喔,那謝了。」我想沒有特意問他是什麼事的必要。而且,我大概能猜到。於是我逕自走進浴室。


  沖完澡換上睡衣,我躺在床上定定地盯著天花板,因為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沒辦法闔眼讓自己安穩地睡去。我很清楚並不是不習慣別人家的床鋪的關係,而是另有其他的原因在。
  出木杉在路上的話到現在還迴繞在腦中,他說他想到未來看看,確認他夢想中的未來確實存在。對他而言未來是不可預期的,因為不可預期所以充滿各樣的希望,因為這份希望促使他向前邁進。
  而我也想到未來去確認,但我想做的是對過去自己的確認。
  那個世界是我過去記憶的一部分,是已經定型的世界;因為是過去所以並非憧憬而是懷念。但是說實在的,我也和出木杉一樣沒有確切的實感。
  所以我也想去未來,確認那份過去的記憶是真實的、不可否定的。現在的我需要一個讓自己安定下來的理由,或許這樣能夠讓那怪夢就此終結也說不定。

  十二點了,出木杉還在忙嗎?反正睡不著……去看看好了。
  這麼決定後我便跳下床,到隔壁房間去敲出木杉的門。
  「門沒鎖。」看來真的還沒睡。
  「還在忙嗎?」
  「嗯,這陣子總覺得沒整理出個頭緒就無法睡覺。怎麼,你還沒睡啊?」
  「不知道為什麼睡不著,所以我就過來了。大概理由跟你很接近吧。」
  「喔……那個夢嗎?」
  「我想不是,雖然感覺好像有一點抗拒但是也習慣了,反正就是不知道什麼理由。倒是你這邊有頭緒了嗎?」
  「有是有……不過我想只能到未來,而過去之後就無法回來了。」
  「嗯?」

  出木杉離開書桌去沖咖啡,看樣子應該不是第一杯了吧我想。「你要嗎?咖啡?」「嗯。」
  我從出木杉手中接過杯子,「謝了。」

  「你剛剛說……過去之後就無法回來?」
  「嗯,至少到目前為止查過的案例都是過去莫名失蹤的人在事隔多年後出現,還沒有看過從未來到現在的例子。」
  「是喔。」
  「過去的方法我是想到一個……速率乘以時間等於距離不是嗎?所以剛開始我想利用這個。」
  「但實際上不行吧?距離與速率是恆正值的吧?」
  「嗯,這我想過。不論是往前走一步或往後走一步,我們所移動的單位距離都是一。距離不會是負值,而速率也不會,所以時間永遠只會成正值。單單只這樣討論的話利用這一點可以前往未來,不過那需要用接近光速的速率。」
  「的確,物體在光速下行進時間的流動會變慢,相對來說也就是外界的速度變快了……這樣一來對當事人而言的確是到達了未來世界。」
  「嗯。過去未來沒有問題,麻煩的是回來。正因為前面所說的距離與速率恆正,所以只能向後面的時間前進。所以以速率的公式行不通。所以我想利用看看速度公式。」
  「也就是速度乘以時間等於位移吧?的確這樣一來速度跟位移都可以呈現負值,但是……」
  「就是這樣,速度或是位移其中一樣呈現負值就行,這樣一來時間也會相對呈負值。」
  「速度公式是只適用於座標化的世界吧?不能座標化的現實當中速率與速度、以及位移與距離幾乎是一樣的東西啊。」
  「這我也想過。在現實中的位移是幾乎等於距離沒錯,但速度似乎並不是那麼回事。速率所提的是路徑的長短,速度只要求兩點間相對位置。」
  「這樣也只是縮短,而不是倒退呀。」
  「但理論上讓速度呈負值應該行得通。不過那需要在三次元以上的空間才能讓這理論生效。」
  「三次元以上……啊,你說的是第四次元?」
  「沒錯。如果說我們的第三次元空間是位於時間的『點』上的話,那麼第四次元的空間就是時間的『線』。如果我們能從這個點沿著線往前回溯的話──」
  「啊,這樣一來位移就是正值,速度是負值──」我恍然大悟,不過卻想到這個理論存在的最大問題──「但是要怎樣才能到達第四次元?這不就是最大的問題?」
  「用光速前進時我們也不在現實的空間,而是存在於一個超時空間了──四周的空間裡的時間與外界不同步,說是一個異世界也不為過。我想回來時應該能逆向利用這個空間──不過問題就在於那個空間是只在行進時創造的單行道。要真正弄出一個超時空間(Chrono-Space)的話需要光以上的速度以及更大的能量。」
  「所以是要找出一個超時空間的入口了?像是時光隧道之類的?」
  「就是那個。只要能開出一個通往那裡的入口就行了,這樣一來也不用勉強自己創造出一個超時空間。」
  「但是,開啟入口所需要的能量……」
  「我想不會太多的,只是需要方法而已。」

  可能性相當低不是嗎?面對出木杉滿臉的期望,我說不出口。而且我自己也……
  「終究會找出來的。雖然不會馬上。必要的話也讓我來幫忙吧,出木杉君。」
  「真的嗎?謝謝你了!野比君。」
  「沒所謂啦,而且我自己也想去看看那個傢伙現在過得怎樣。」我將杯中剩下的咖啡一飲而盡,「時間不早了,要想的話明天再想吧,這種事不會難倒你這個第一名的啦。」
  「哈哈,現在全校第一名不是你嗎?我都只能在你後面了呢。」
  「不管怎麼說你是我心目中永遠的第一呢出木杉君。而且我也只有筆試成績,可是你樣樣都好。」
  「是這樣嗎?那真謝謝你的抬舉了野比君。」出木杉再度笑了笑,「那我就照你說的去睡了,晚安。」
  「晚安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