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R18 - 一生的人生諮詢!(十六)

 
  對於已經發現自己身世秘密的「哥哥」,我再也無法壓抑自己的心意。
  恣意傾倒自己所有的心情,背叛倫理與道德、順從本能與衝動與「哥哥」合而為一。
  開始交往後,卻連蜜月期都還沒開始,便已經被父母好友發現了秘密。
  為了斷絕兄妹不正常的關係,「哥哥」從這個家——從我的身邊遭到隔離。
 
  ……以上。
  只看敘述的話,簡直就只是一齣老哏連發的三流戲劇——然而實際的發展上,卻是連灑狗血都配不上的三流以下。一般的故事在第四段之後,至少有激烈的抗爭或戀戀不捨的訣別情節;但我們兄妹的故事就如同沒人氣的漫畫連載一般,在這一段就草草腰斬完結。
  「哥哥」很乾脆地搬出去住了,而我也很快接受他不在家裡的日子——畢竟他並非被趕出家門,只是離家獨立的時機提前了一些而已——事實上,最近每逢週末,「哥哥」仍然會回到家裡來,與家裡的人共度晚餐。
 
  如果真要說這半年有什麼較具戲劇性的改變的話——就是我暫時休學了。
 
  起因是不時發作的胃潰瘍(由於一開始發作的時間點剛好在「那個晚上」之後,造成了讓現在的我一回想起來便哭笑不得的誤會)在「哥哥」離家不久之後日發嚴重,爸媽趕忙將我送醫——不過當時經過檢查後發現並無大礙,只需要住院觀察幾天便能出院。
  真正的問題在那之後。在後續的追蹤檢查中,恢復狀況良好,一段時間內確實也有顯著改善;然而過沒多久,先前的症狀再度浮現出來。進一步檢查,發現問題出在別的地方後——便決定長期在家觀察。
 
  好吧!雖然我覺得這件事實如同最初的誤解那樣令人啼笑皆非——但我真的懷孕了。
 
  「……真的假的?有沒有這麼扯?」
 
  嗯,我相信應該很多人都是這個反應吧。畢竟不提別人,連我自己也是這樣。
  很不可思議地,在確認這件事實的當下,比起憤怒、焦慮、不安或是喜悅、期待、興奮,首先浮現的是錯愕與疑惑。
  「初夜就BINGO會不會太準!」
  我當下在腦內如此大喊——當然,沒有真的喊出來。
  並不單純是因為媽媽的臉色明顯變得比我難看、或是醫生難以言喻的態度等等造成的凝重氣氛——之前作自我檢查的時候,我多少已經有些心理準備了。
  ……不過,也只是「有些」而已。實際由醫生傳達診察結果的衝擊仍足以讓我當場暈眩,以至於沒有聽進當時媽媽與醫療人員爭論的內容。依稀記得她們曾經轉而對我提出某些問題,但我連當時的回答都無法憶起。
 
  最後的結果——就是這個孩子,我決定生下來。
  就算我自己也不是個成熟的大人、就算養育孩子要面對很多問題、就算我們要承受很多閒言閒語——我還是要生。
  因為這是京介愛我的證明。透過這個孩子,我能確認即使他不在我的身邊,我仍和他有所聯繫。
  愚蠢?那又怎樣。
  自私?隨便你怎麼講!
  我就是這麼愚蠢又自私而且絕不放棄的女人——開什麼玩笑,都到這個地步了還提放棄?既然孩子都有了,乾脆就一鼓作氣做到最後!
 
  我要訂正我前面的話——我們的故事才不是被腰斬,只是暫時休刊而已!
 
  「……果然這才像是妳的作風呢。一點也沒有三個月前那行屍走肉的樣子。」
 
  某隻黑色的畜牲一如往常說著光看字面意義不知道是讚美還是嘲笑的發言——但是微微發紅的低頭微笑徹底地出賣了她。
 
  「真是不錯的決心吶,小桐桐氏。看到妳這麼堅定,在下不送出祝福就太失禮了。」
 
  另外一個高大的……戴著圓圈圈眼鏡的大家閨秀?一樣不知道該從哪裡吐槽的另一個友人,則是用著混合御宅族領袖跟千金大小姐的相反語氣向我道賀。
 
  今天來探望我的兩位友人,黑貓——五更瑠璃以及沙織——槙島紗織,並未做以往看慣的哥德蘿莉服飾以及標準御宅族裝扮,而是穿著各自學校的制服直接過來家裡。黑貓穿著清一色的黑色水手服,而沙織則是穿著之前去她家突擊拜訪時看過的貴族女校制服。
  ……雖然沙織不知道為什麼,硬要戴上那副煞風景的眼鏡。
 
  「說是這麼說……還真虧妳能讓妳的家人同意啊。妳父母都沒說什麼嗎?特別是……我記得妳們的父親是警察吧?」
  「當然是反對啦——不過當我拿出存款簿跟出版的小說、還有把動畫化的企劃案秀出來之後,爸爸就沒說什麼了。」
  「明明不小心懷孕,卻能說得這麼有餘裕嗎……妳這可惡的死現充。」
  「嘛~嘛~看樣子小桐桐氏對未來也有所準備,那我就可以安心了……不過,有問題的話還是盡量來找我也沒關係喔。盡量地。」
  「才剛說完怎麼又一個……唉,有錢人的話聽起來真不是滋味。」
  「我又不是說多有錢……只是多少想得到手段而已。妳看——」
  我將手機展示給黑貓看——正確來說是向她展示新寫的手機小說。
  「……又是妳那部強姦小說的續作嗎?我才不想看那種東西。」
  「才不是——仔細看好嗎!這是全新作品!還有妹空才不是什麼強姦小說!」
 
  黑貓無視我的抗議,逕自將手機搶走。
  然後就像是第一次交換作品閱讀時一樣——全神貫注地皺著眉頭。
  沙織也很感興趣地湊上前來。不過因為她太大隻,反而看不到嬌小黑貓手中的螢幕。為了能讓沙織看見,手機便換到沙織手上,但這次變成黑貓像是被木天繆引誘的貓一樣拚命的伸長脖子——
 
  「……噗。」
  「……妳笑什麼?」
  「……沒事……噗哈……」
 
  看著一大一小交互看著手機的情景我拚命忍笑——靜靜坐在床上等待讀後感。
 
  「……我說啊,這裡面寫的,該不會就是到目前為止、妳的親身經歷吧?」
  「嗯。」
  「我就知道……居然要被妳逼著看妳們兄妹秀恩愛的小說……真是夠了。」
  「那個……該怎麼說呢……在下也看得有點害羞呢……嘿嘿。」
  「……被妳們這麼一說,我還真的覺得好像寫了不少羞恥的東西進去耶……討厭。」
 
  我不由得騷騷發燙的臉頰——
  但不知道為什麼黑貓臉色一僵。
 
  「………………………………」
  「……………幹嘛啦?」
  「…………不,我只是想請問一下,洗手間在樓下對吧?」
  「妳什麼意思!」
  「沒什麼……只是沒想到妳居然會在我們面前擺出在妳那群Sweets(笑)朋友面前的態度而已。真是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對了,說到這個——」
 
  黑貓將小說的段落拉到中段,被朋友發現兄妹戀情而遭到質問的橋段——
 
  「這個女人後來怎麼了?雖然看起來像是阻止兄妹相愛,但我總覺得,表面上雖然寫的是妳超愛的噁心蕾絲邊橋段——」
  「什麼蕾絲邊啊!她們是超超超超超級好的朋友——還有我才不想被妳這個動不動就寫出女女重口味SM的色貓這麼說!」
  「才不是SM!那個是調教好嗎——別岔開話題!這個名叫『千歲(ちとせ)』的女人,怎麼看都是妳那個黑暗天使的Sweets(笑)朋友吧?」
  「……妳可以拿掉像是黑暗天使還是Sweets(笑)這些多餘詞彙嗎?我真的翻臉喔。」
  「也就是不否認吧。那好——我就說說我對這角色的看法吧。」
 
  表面上說「這角色」,妳實際上根本就打算說綾瀨(あやせ)的壞話吧?
  妳敢亂說話我一定揍妳。不要以為孕婦是好惹的。
  但就像是感應到我的緊迫盯人一樣——黑貓遲遲不開口。
  ……這樣反而令人更令人在意不是嗎?
  看著我們兩人突然變得沉默,沙織趕緊像往常一般跳出來圓場——好像也不對。
 
  「那個……小桐桐氏。」
  「嗯?」
  「關於黑貓氏想說的話,我想我略知一二……如果可以的話,由我來說說看自己的想法可以嗎?」
  「OK——正好,我也還沒聽妳說讀後感言。」
  「……黑貓氏?」
  「……也好。請吧。」
 
  沙織咳兩下清了清喉嚨,然後重新端正姿勢。
 
  「在下有言在先……接下來在下說的,僅僅是對『千歲』這個角色的感想,絕非有意對小桐桐氏的朋友說三道四。希望您能理解。」
  「……我知道啦。」
  「那就沒問題了。那麼我就開始了——關於千歲這個角色,雖然小桐桐氏妳說是像我們三人一般的超級好朋友,但在下有不同的理解。」
  我好像不是這麼說的——嘛,雖然也不用特地否定啦。
  我靜靜聽著沙織將話說完。
  「當然,在下也不覺得真如黑貓氏所言,兩人存在百合情結……千歲確實真心真意地擔心著主角,所以才不能眼睜睜得看著主角步向辛苦的禁忌之戀道路——」
 
  嗯,沒錯。
  所以我正在為之後的劇情大傷腦筋。發現主角懷孕的千歲,究竟會怎麼樣呢……
 
  「但是,在下覺得不只是這樣而已——這並不是說千歲對主角的友情是虛情假意,我只是覺得,是否千歲對主角隱瞞了自己其他的心情呢?」
 
  ——綾瀨?對我?
  ……怎麼可能呢。
 
  「雖然表面上既反對禁忌之戀、也很討厭男主角,但實際上,說不定千歲她——」
  語氣完全切換成大小姐模式的沙織,緩緩道出了連我自己也沒想像到的「橋段」——
  「——會不會是因為自己也喜歡著男主角,又因為隱約嫉妒著女主角而自責呢?」
 
  ——我完全無法言語。
  沙織身旁的黑貓,將頭完全低了下來。
  我無法想像綾瀨喜歡上京介——但實際上卻又無法否定這個可能性。
  隱約的不確定懷疑——在我自己沒有發現的時候被寫進了故事裡。
 
  「——這怎麼可能!她可是我的超級好朋友——」
  「我說過了——這裡說的是故事中的角色,可不是任何現實人物。妳激動什麼?」
  「是啊,小桐桐氏,請妳冷靜一點……動怒影響到胎兒就不好了。」
  「…………」
 
  我重新坐回床上。
  「……如果就像妳們所說的,千歲真的喜、喜歡上男主角的話,妳們覺得……」
  我吞了口口水,艱難地擠出最後一句話。
  「妳們覺得……接下來千歲會怎樣?會背叛女主角搶男人嗎?還是——」
  「……妳為何這麼緊張?該不會——」
  「少、少囉嗦啦!這是……對!是讀者意見調查!畢竟……千歲算是主要角色群……那個……如果寫到後面變成討人厭的角色,我會很困擾什麼的……」
  「……我知道了。讀者意見是吧。那我就不客氣了——」
 
  語畢——黑貓突然露出十分兇狠、卻又異常妖豔的微笑。
 
  「就我來看——千歲最後會直接剖開女主角的肚子並將嬰屍丟棄、帶著男主角的頭顱搭上船遠走高飛也說不定呢。呵。」
  「妳就這麼想被我幹掉嗎!」
 
  這隻臭貓————————!!!!!!!!
 
  「我說的可是故事情節喔?充滿血與死亡的完美結局,正如同莎士比亞的四大名劇那樣——追求著悲劇可是人類的本能。這樣寫的話,那群跟妳一樣等級的下賤的母豬肯定會一手掏出面紙一手掏出鈔票,買下妳這意外有勁爆結局的庸俗劇本吧。呵呵呵。」
  「聽妳在放屁————!!!!還有妳以為我聽不出來這根本是抄襲嗎!還混了兩條結局的路線!還有老娘是剎○派的啊————!!!!」
  「小桐桐氏!胎兒!胎兒!」
  「什麼?居然不是世○也不是言○,而是那個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蘿莉○子?妳這個人真的一點節操也沒有——只要是蘿莉體型,不管內在怎樣都好是嗎?雖然言○——」
  「兩位!主題跑掉了啊!真是的,京介氏在的話——請不要讓我當吐槽役好嗎!」
 
  ……不知道為什麼,沙織也參入了意義不明的大混戰。
  最後一邊爭論一邊拿出了該作的遊戲跑完了一條路線,並且順勢在家用完晚餐後——又莫名其妙地變成兩人留宿跑完全作劇情的發展了。
 
  ……算了,反正今天是星期五。
  明天京介就會回來了——趁這個機會,來開場難得一聚的派對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