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りんとのぼる!!(弐)

  如同初明的晨光一般,兩人的接吻溫暖且淡然。讓人感覺不出任何激情與慾念、卻又飽含溫柔愛意的接吻,就像在進行某種儀式一般莊嚴又神聖——在那一瞬,我甚至有身處結婚禮堂的錯覺。
  不過,在這場儀式中,我們不是主角的新人,而是路過的訪客。我們一邊帶著羨慕無比、卻又一面藏起悔恨不已的複雜心情,遠遠觀望著柔情擁吻的那一對愛侶。
  ……為什麼比起正在接吻的主角,我們這兩個訪客更加臉紅心跳啊?
  實際上,那兩人雙唇相觸的時間應該連三秒也不到,但這短暫的瞬間卻緊緊撅住我們的視線,無法移開的目光拉長了影像在大腦中播放的時間。甚至直到放學後回到家中的現在,那夢幻般的一幕也還一直停留在腦海深處,害我一整天都沒辦法靜下心來。
 
  唉……為什麼那兩人——理乃跟徹君的接吻場面,看起來會如此讓人動容呢?
  那兩人的接吻,感覺不出任何一點情色的意味,就像是習慣成自然那樣,將接吻當成理所當然的肢體接觸——比起接吻本身,兩人落落大方的愛情表現更加給人深刻的印象。
  我不只一次地察覺到不管作為青梅竹馬、還是做為戀人的等級上,我跟昇流都遠遠不及理乃跟徹君——特別是在這次實際目睹到兩人恩愛的場面後,我更加地為我們之間的差距感到喪氣。就連好不容易恢復的共進晚餐時間,也讓人覺得索然無味。
 
  「……凜香,一整天都過去了,妳好像還是……」
  「你還不是一樣。」
 
  不只是我——跟我一起目睹那個場面的昇流,同樣也動搖地超厲害的。在望姊都已經喊第二次「再來一盤!」的現在,放在他面前的義大利麵,到現在還是沒吃多少下去。
  對我而言,是看見了自己好友不曾表現過的另一面;而對昇流而言,則是撞見了自己曾經心儀卻被拒絕的對象與別人親密接觸的瞬間(關於這點,我並沒有打算責怪昇流,但也沒有可憐他的想法)。不論如何,第一次親眼目睹別人接吻場合的我們,內心被複雜的思緒所填滿:不管是對那兩人關係的羨慕、還是將那兩人的泰然對照我們自己一接吻就失去冷靜所產生的不解、甚至是對我們自身關係所產生的疑惑——
 
  「喂,昇流——」
 
  我緩緩開口,延續今天中午一度提出的話題。
 
  「——你覺得所謂的『交往』是怎麼一回事?」
 
  直視著面前的昇流——我單刀直入地問了。
  雖然現在才這麼說感覺為時已晚——在昇流一度提出、之後換我二度要求而得以成立的戀人關係,我直到現在也搞不清楚這層關係的本質。
 
  「從字面解釋的話,就是陪伴在彼此身邊——就這層意義上來說,說不定我跟昇流從很久以前就開始交往了。不過……」
 
  總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不然為什麼我們的關係會一度陷入失控狀態呢?
 
  「……昇流,交、交往是你提的對吧?那麼——我想聽理由。」
  「————」
 
  我提出了在昇流告白當晚未能釐清的疑問。
  雖然說是順勢而為,但是——我並不希望我們的交往只是盲從局勢產生的結果。
  ——既然決定了,就要貫徹下去。對此,我需要理由。
 
  「——因為我喜歡凜香。」
 
  沒有思考太久,昇流便拿出當晚的告白作為答案。
  ……雖然這回答是在預料之中啦,但是這麼斬釘截鐵地說出來、你都不會害羞的嗎?
 
  「我想要凜香繼續——不對,是我想繼續待在凜香身邊。所以——」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那些肉麻的話先放一邊!」
 
  我趕緊打斷昇流不知道第幾次的告白——在平時聽到這種話真的會害羞到想死。
 
  「我是想問——為什麼是現在?或者該說,作為青梅竹馬,我們從以前開始就一直在一起了對吧?是什麼原因促使你——」
 
  我稍微停頓了一下,尋找合適的詞彙。
 
  「——想要『改變現狀』?」
 
  但最後我還是使用了最直接的說法。
  急於改變現狀的昇流、以及不願改變現狀的我——我們因為這樣產生誤會、然後彼此傷害。雖然現在取得了折衷的「慢慢改變」作為共識,但是我們並沒找到問題的癥結。這樣的話,遲早有一天——我們會再度傷害彼此,然後真的……
  ……我絕對不想要步入那樣的結局。所以——為了至少能像理乃跟徹君那樣理所當然地在一起,我非得找出原因不可。
 
  「我對昇流也……我也想和昇流一直在一起。所以——我想要你告訴我,你之所以想改變一直以來不變的青梅竹馬關係的原因。」
 
  對我來說——關係的改變代表的說不定就是我們連繫的終結。這讓我感到很不安。
  那麼——對昇流來說,讓他感到不安、甚至失去理性的,究竟是什麼原因?
 
  「凜香,妳——」
  「……我自己也知道現在才問也太慢了……但畢竟之前發生了太多事情沒機會問。」
  「我——抱歉。」
  「啊,不是要你道歉的意思啦……我是說老姊那邊……」
 
  像是貞操帶啊、貞操帶啊、貞操帶什麼的……可惡的老姊。步調都被打亂了啦。
 
  「好了!回歸正題——原因是什麼?」
  「……在這之前,我想再跟凜香道個歉——我之前用『小鬼一樣的關係』來形容青梅竹馬的聯繫……對不起。」
  「……我知道啦,原諒你就是了。不過——這應該不只是氣話對吧?」
  「嗯……抱歉。」
  「好啦,我都說我原諒你了。不過相對的——你要好好解釋。」
  「嗯。那麼——」
 
  之所以乾脆地應許,是因為我並不認為昇流是基於輕視的心態才說出那樣子的話來。再說——在那之後我也用更過分的話回應他,才導致情況進一步失控。所以這次,我才更該要將他的話聽到最後。
  ……不過如果直接覆述他的談話內容,篇幅會拉得很長(這並不是指他的說明不得要領,而是他舉了不少古今中外的例子,甚至連青梅竹馬在外語中的說法以及隱藏的涵義也提過一次;一說明起來就會文學腦暴走,這算是昇流的壞毛病之一),所以我拉出重點來說明——
 
  「……凜香之前也說過——小孩子的社交圈意外地脆弱,隨時都可能會分開。那麼,『青梅竹馬』這層關係,到成年之後是否能繼續維持下去呢……
  就算彼此都沒結婚、甚至也沒有交往對象,但獨立之後有了各自的社交圈,漸漸地減少了與彼此相處時間的話——就連兄弟姊妹都有可能會疏遠了,更何況青梅竹馬呢?」
 
  昇流所說的不安……其實我應該更早之前就發現了才對。
  對我而言,我不想改變「永遠不變」的青梅竹馬關係——但這個前提本身就錯了。
  ……沒有什麼關係是永遠不變的。那不過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
  對昇流而言,青梅竹馬——是「遲早會改變」的關係。如果再套上他口中的某位知名劇作家所說過的「世間的一切假如放著不管的話,一定都會向不好的方向發展」這句話,就更加不難理解昇流對關係變化所產生的不亞於我的恐慌。
 
  ——「一直以來都太過習慣對方在身邊……現在只要稍微離開一下子,就會忍不住想起對方的樣子還有說過的每句話。感覺就像是——已經完全不能沒有對方一樣。」
 
  昇流那晚說過的這句話——雖然感覺有點誇張,卻是我們兩人內心最為真切的想法。
  因為害怕失去、因為想在一起——所以我們一度陷入瘋狂,失去了理性。
  我們兩人各自的不安——從根源上來說,完全一模一樣。
 
  「我想要即使我們成為大人後也能繼續在一起……而且我真的很喜歡凜香。這就是我提出交往的理由——不過,之後卻因為我太過急躁,而做出非常過分的事……對不起。」
 
  昇流低下頭來,對我做出不知道第幾次的道歉。
  ……真是的,要道歉幾次他才覺得夠啊。
 
  「我知道啦……不要一直道歉。反正你現在也正在接受懲罰而套上了那種東——」
 
  ……算了,別在吃飯時提這件事。
 
  「——總之,在我已經接受你的現在,就給我好好抬起頭來。我們在交往對吧?那麼就別老是擺出一副對不起我的低姿態,抬頭挺胸地待在我身邊怎麼樣?」
  「凜香……」
 
  ——唔啊!說完才發現超丟臉的啊,這台詞!這種漫畫才有的台詞是怎樣!
  而且還是男主角!這簡直比昇流還要——
 
  「小凜妳也真會說笑——阿昇被妳套住的那一刻就注定抬不起來啦。」
  「「唔哇!」」
 
  突然插入話題的望姊,對我們投以燦爛無比的笑容。
 
  「你們兩個年輕人真的很過分耶……把我這個老人家晾在一邊談情說愛就算了,現在又是這種反應……被弟弟妹妹們排擠的姊姊我好難過啊。我哭。」
  「啊……抱歉。」
  「姊妳少來……妳根本在旁邊聽得很開心吧。還有,我才沒有抬——」
  「吵死了,上面跟下面都抬不起來的臭阿昇給我閉嘴。啊~阿昇超冷淡的,還是老實的小凜最棒了。為了彌補我受傷的心靈,小凜晚上留下來陪我吧。就這麼說定了。」
 
  望姊從後方抱住我的肩膀,將自己的臉壓在我的頭上搖來搖去。
  ……我還在吃飯耶。
 
  「……望姊,妳的頭髮弄得我好癢。」我出言抗議——但抗議無效。
  「這樣啊~那小凜來幫我洗頭吧~」
  「姊妳不要得寸進尺!」
  「阿昇你才是——憑什麼你可以跟小凜一起進浴室洗澡,而我就不行?」
  「……望姊,請妳別用這麼奇怪的說法。那完全是被迫的好嗎?」
  再說也沒有一起洗——雖然好像幹了比這還過分的事情——啊夠了。
  「凜香!」
  「好啦!你們姊弟都別鬧了好嗎?我留下來就是了——但是不會跟望姊一起洗喔。」
  「欸~~」
  「望姊妳那麼大一隻,浴缸塞不下啦。」
  「噗噗——有什麼關係,反正小凜這麼小隻。」
  「……我生氣了喔。」
  「……對不起,親愛的妹妹大人。姊姊我現在就先去沐浴了。請慢用,我哭。」
  「快滾啦姊——啊我的漢堡排!」
  「誰叫你不吃。這是賠罪。」
 
  瞪著咬走漢堡排後便揚長而去的望姊——昇流一臉哀怨。
 
  「……要我分你一半嗎?」
 
  我嘆了口氣,將自己那份切成兩等分,並將其中一份並遞到昇流面前。
 
       ◇       ◇       ◇       ◇
 
  「關燈了喔。」
  「嗯。」
 
  將床邊的電燈開關切掉後,望姊淘氣地鑽進被窩裡。
  似乎是為了配合望姊從國中開始就逐年加速伸展的身高,望姊的房裡放的是雙人床。也多虧這樣,不管是十年前還是十年後的現在,即使特別高大的望姊躺在身邊,也不會感到絲毫擁擠。
  ……雖然說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了。
 
  「嘿嘿……好像很久沒像這樣跟小凜一起睡了耶。」
  「……畢竟我也不是小孩子了嘛。」
 
  自從上了國中以後,就再也不曾到這個家來過夜了……雖然不久之前也曾在這個房間留宿過,不過那天並沒有像現在這樣和望姊一起睡。
  對於久違的同床共寢,老實說……這讓我有一點不好意思,卻又有一點點雀躍。這有點像是不習慣在新房間獨處而睡不著的小孩,某晚突然跑去找媽媽撒嬌之類的感覺——雖然我沒有母親,但還是會因為想像到這樣的場景而忍不住發笑。
 
  「又沒有關係……姊妹睡在一起有什麼好奇怪的。」望姊不滿地嘟噥著,「再說,反正小凜從以前到現在都還是這麼小——」
  「望姊要是再說我小隻的話,小心我不讓妳蓋被子。」我隨即拉過棉被轉身背對她。
  「……我錯了。原諒我啦~妹妹大人。」
 
  一邊這麼說,一邊卻又毛手毛腳地從背後將我抱住。
  ……這個人真的一點反省的意思也沒有耶。
 
  「呼——哈——啊~十年來沒補充過的小凜養分——」
  「望姊別鬧了啦!真的很噁心耶!」
  「但~是~啊~人家真的太久沒像這樣抱著小凜睡覺覺了嘛。」
  「就算是這樣也不要一直聞啦!反正也只有洗髮精的味道——抱著就算了,別聞!」
  「這樣啊——好吧。」
  「…………」
  「嘿嘿……」
 
  ……我是不是跳進望姊的圈套了?
  望姊牢牢地抱住我——並非讓我感到壓迫感的用力擁抱,而是像用全身包覆起來一般小心翼翼地將我收入懷中。可惡,竟然利用身高差來這招……
  隨便妳了啦。
 
  「……小凜還是跟以前一樣沒變呢。太好了。」
  「還敢說我,望姊還不是一點長進也沒有……還有,妳不覺得這台詞超老套的嗎?」
  「是很老套啊——所以我只是想說說看而已。」
  「…………」
  「別生氣嘛~~再說,這也是我的真心話。」
 
  望姊將頭靠在我的肩膀上,彼此的耳際輕輕貼近臉頰。
  最適合說悄悄話的距離。
 
  「明明發生了那樣的事,小凜跟我們的關係還是沒變——真的太好了。」
 
  如同夢囈般的輕聲細語,隱藏著沉重無比的心情。
  ——那晚受到影響的,不是只有我跟昇流而已。
 
  「雖然這樣說感覺很厚臉皮——謝謝妳最後選擇原諒了阿昇,並且繼續待在他的——我們的身邊。明明阿昇那樣子傷害過妳——」
  「……我還沒原諒他啦。我只是……想相信他而已。」
 
  我毫無保留地對望姊坦白。
 
  「對我來說也是一樣啊……望姊。謝謝妳在那種時候,也……」
  ……該怎麼說好呢?
  當下找不到適當的措辭——我一時語塞。
  不過——似乎也沒有勉強說下去的必要了。
  「哪裡。我可是妳們的姊姊耶。公平公正地對待不是當然的嗎?」
  「……昇流常常跟我抱怨望姊偏心就是了。」
 
  雖然看不到表情——但望姊似乎笑得很勉強。
  ……說起來,我還有一件事沒跟望姊坦白。
 
  「……望姊,有件事我必須跟妳說。」
  「嗯?」
  「就是關於那天晚上——我跟昇流互相傷害的事。不只是昇流——我也對他做了相當過分的事。」
 
  如果昇流要因為自己的過錯而被望姊懲罰的話——那麼我也一樣。
  因為自己的幼稚而輕蔑昇流心意的我,也必須受到處罰。
 
  「望姊——妳知道昇流在高一開學不久後,曾經向一位學姊告白過的事嗎?」
 
  我將那件事情的經緯,一一向望姊告知。
  像是昇流接受了那學姊條件的事。
  像是昇流打遍全部社團,最後卻遭到侮辱的事。
  還有像是——昇流為此哭了一整個晚上的事。
 
  「我明明知道那件事對他來說有多受傷……卻又用跟那個學姊一樣的話語去傷害他。明明已經清楚知道他的心意,卻又因為害怕面對而選擇逃避……到頭來,昇流之所以憤怒失控,說不定我要負一半的責任……對不起。」
  「…………」
 
  望姊將臉挪開——然後嚴厲地開口。
 
  「小凜——把頭轉過來。」
  「————」
  我聽話照做了。然後——
  「好痛!」
  額頭重重挨了一記彈指。
  「知道痛就好——不然我還以為妳是個被虐狂!明明是阿昇做錯事情,妳還想幫他找藉口,有沒有搞錯啊?這怎麼看都是阿昇自己心胸狹窄惹的禍——誰叫他要和小凜以外的女孩子告白?是他活該!」
  「可是——」
  「不准頂嘴。不聽還好,一聽下去我都不知道到底該說妳是可愛還是笨蛋了!啊——真是夠了。妳對於自己有多喜歡阿昇,真的一點自覺也沒有耶!」
  ……嗚哇,望姊超級生氣的。
  「妳大概到現在還是沒搞清楚,那就讓我這個做姊姊的跟妳說明白——妳根本就喜歡阿昇到了病入膏肓的程度,甚至可以說是愛著他了!愛到心裡只放得下阿昇,卻忘記要愛惜自己的地步!別說交往了——就算他說現在結婚妳也會馬上答應!」
  「結結結結結結婚——?!我還沒想到那麼遠——」
  「不要懷疑,妳就是會傻傻地嫁給阿昇,然後糊里糊塗成為我們的家人——雖然我一直很希望小凜成為我真正的妹妹,但我不想要這樣!至少——小凜必須看清自己的內心、並且更加愛惜自己,然後再決定自己真正的心情!」
  「我——」
  「——如果妳不想再次因為沒看清事實而跟重蹈覆轍的話,就把我這個姊姊的話聽進去。不要讓妳對阿昇的心意蒙蔽了自己的眼睛,仔細地看著妳愛著的阿昇,並且——也要愛惜著被阿昇——被我們愛著的妳自己。」
 
  一邊說著嚴厲的話語——卻又一邊溫柔地揉著我被彈得通紅的額頭。
  就像一如往常所做的那樣——望姊代替著不在家的叔叔還有老姊責備著我們、懲罰著我們——還有愛護著我們。
  雖然這麼說對望姊有點失禮——但這說不定就是所謂的母愛。即使是沒有母親的我,也時常能從望姊身上感受到母性的光輝。即使望姊不會做料理、舉止男孩子氣、又動不動就向我這個被她當作妹妹的對象撒嬌、還有容易被我家老姊牽著鼻子走等等——
  無論有多少瑕不掩瑜的小缺點,望姊果然還是我最敬愛的姊姊。所以面對望姊雖然略顯尖銳卻又溫暖無比的責備,我該做的不是道歉——
 
  「我知道了啦。謝謝妳……姊姊。」
  「————」
 
  而是向望姊傳達自己的感謝。
  這次——我主動抱住望姊。
  ……果然還是超難為情的。
 
  「——這、這樣啊……知道就好啦。嗯。」
 
  望姊臉上露出不知道是高興、還是尷尬的微妙笑容。
  ……哼,這下妳知道妳平時做的事情多讓人不好意思了吧。
  為了進一步讓望姊知錯能改,我使出了追加攻擊。
 
  「為了最最喜歡的姊姊——我會努力。」
 
  真虧我能說出這句甜到自己都想吐的話耶……
  雖然效果意外地顯著。
 
  「妳妳妳妳說了什麼?再說一次——再說一次啊————!!!!」
 
  ……好像有點過頭了。
  不管了……要演就演到底吧。
 
  「我——最喜歡姊姊了。」
 
  我硬著頭皮演出這句更加肉麻的台詞——先、先說了,我可不是想說才說的喔。
  ……雖然也不是說這是在說謊啦。
 
  「——出、出現了!傲嬌小凜的嬌羞模式!姊姊我終於把小凜攻略下來了嗎……!」
 
  什麼攻略啊!我又不是遊戲角色!還有不要把人的性格用四文字概括啦!
 
  「那那那那麼我想問小凜……最喜歡……指的是第一位對嗎?那這樣的話,是不是比起阿昇,小凜對我更——」
 
  噢。真的玩脫了。
  自掘墳墓。將軍。Game Over.
 
  「小凜——回答我嘛——我跟阿昇,哪個妳比較——」
 
  好,裝死!
 
  「……小凜?」
 
  我睡了……我睡了……我睡了……
 
  「可惡,哪有這樣的啦……太狡猾了吧。」
 
  妳管我。
 
  「算了……妳聽好囉,小凜。我也——我也最喜歡小凜了,所以——」
 
  ——額間清楚地碰觸到,再也熟悉不已的溫柔親吻。
 
  「晚安,小凜。」
 
  ——晚安,望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