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原來我的哥哥這麼溫柔 1-1-1

——————————

  「……我知道了,你在找的是這個吧?」
  「……我知道了,你在找的是這個吧?」
  這個成績優秀、容姿端麗、運動萬能又身兼雜誌讀模的完美超人——我高坂桐乃不可告人的秘密,掌握在那個傢伙——高坂京介的手上。
  誰能告訴我為什麼偏偏是他!這個不知何時開始就對我視而不見,跟陌生人沒兩樣的傢伙,這種時候八成正因為難得看到我出糗而樂著吧?不然他幹嘛把手舉那麼高讓我溝不著?
  我怎麼會犯下這種失誤,這是我一生的恥辱!
  我想我的臉色現在應該很難看吧。他以以往一般如同火災現場的圍觀群眾一般的雙眼從上方漠然俯視著我,這更加讓人心浮氣躁。
  可惡!可惡!可惡!
  如果那個時候他沒有來撞我的話,根本不會出現這種糗到爆的情況!

  事情是發生在令人煩悶的下午——

          ※          ※          ※

  「好,好……我知道了,那我去準備一下,現在就過去唷——」
  我掛斷加奈子的電話,檢查起手邊的包包。
  化妝品OK。筆記本OK。錢包OK。還有……「這個」——《星塵小魔女☆梅露露》DVD也OK。
  憑梅露露的DVD外包裝至專門店索取主角聲優——星野克拉拉簽名明信片的活動,正好是今天開始。絕對不能錯過!
  小心翼翼地將「這個」放入最邊邊,再把其他東西遮住……很好!這樣一來只要不故意去翻,應該沒有人會發現吧?
  「好。出門吧!」
  我打開客廳的大門,準備往玄關走去,就在這時正好與下樓的人撞上。雖然不是撞得太重,但手中的包包還是被撞掉了,好不容易整理的的內容物雜亂地灑在地上。
  嘖……難得的好心情都被這傢伙撞壞了。
  「啊……」
  「喔,抱歉。」
  撞上來後用生疏語調道歉的,是我家的長男——高坂京介。一個我應該稱呼為哥哥,實際上卻像個陌生人的傢伙。
  我這麼說絕對不過份,只要爸媽一不在,我們平時連招呼也不打——不只是剛剛的態度,連平常我在客廳講電話與回家的他碰上時,他也是當作沒看到一般逕自走進廚房拿飲料喝。偶爾對上視線,他也只會出現宛如在大街上不小心與路人擦到肩膀一般漠然的眼神——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真令人討厭,我可是你妹耶,你卻總是一副應付從未見過面的遠房親戚的態度是怎樣!
  火大——我蹲下來,一一拾起掉落的物品。
  或許是基於撞到人最低限度的責任感,那傢伙也蹲了下來,伸出手打算幫我收拾——
  「喂!」
  但我才不要你雞婆。
  「啪!」如同反射動作一般,我狠狠地拍回了那傢伙伸出的手並瞪著他。
  ……這種拒絕方式是不是有點糟糕啊?雖然不是太驚訝,但他還是露出了頗為不滿的表情。不過我才管不了那麼多。
  「不用你撿,不要碰我的東西!」
  開什麼玩笑,我才不想被這傢伙看到「這個」。
  「……我出門了。」
  將所有東西收進包包,我匆忙地走向玄關,從那個令人尷尬的氣氛逃離開來。

  「……嘖。」
  明明是朝夕相處的家人,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有時我不禁這麼想。
  一般來說,「哥哥」的角色是要體貼妹妹、萬事為妹妹著想、抱持著一股傻勁保護著妹妺、讓人想依賴的大男生才對吧?為什麼京介完全搭不上邊?
  無精打采的表情、陌生人一般的態度——這哪裡有一個哥哥的樣子?
  或許他根本沒有把我當妹妹看待吧。
  的確,作為一對兄妹,通常的印象是愛撒嬌的妹妹依賴著能幹的哥哥。但我完全沒有向人撒嬌的理由,而京介也算不上能幹。
  並非我自誇,我可是在學業、體育、容貌皆在水準之上,足以讓爸媽自豪的優等生,甚至還身兼雜誌讀模;而那傢伙跟我比起來則相當地平庸。這樣的我別說依賴了,根本是天差地別的存在吧?
  我腦中浮現出一個畫面:在馬拉松上,我全力衝刺逼近終點,回頭卻看見那傢伙在遙遠的後方低著頭慢慢地跑著。
  ……嘖,真令人不爽的想像。明明我是跑在前頭,為什麼會有種只有我一頭熱的感覺啊?明明被拋在後頭的是他,但為什麼總覺得被拋下不管的人是我?
  可惡、可惡、可惡!
  「為什麼我要為那傢伙的事情煩惱啊……!」
  我揮開亂七八糟的思緒,前往商店街。
  對,那傢伙怎樣,關我什麼事啊?想些愉快的事情吧!
  「等等就可以去拿星野克拉拉的簽名!」
  啊,一想起這件事情,心情果然好很多了!

  「桐乃——這邊這邊!」
  到達商店街內約定好的露天咖啡座,我看見了角落的朋友向我招手,我走了過去,坐在他們對面的位置上。
  啊,稍微介紹一下吧——這個有著漂亮黑色長髮的女生就是綾瀨,而另外一邊,綁著兩束馬尾的嬌小女生是加奈子。
  「啊——好慢啊,加奈子等好久了,所以今天桐乃請客吧!」
  「欸——怎麼這樣——」
  「加奈子,不可以藉機敲詐喔。如果真的沒錢必須跟人家借的話要好好拜託人家才行喔。」
  「我才沒有要借錢呢,人家只是想讓桐乃請我吃每日限定十份的特餐而已嘛,但人家又不像桐乃跟綾瀨一樣當模特兒賺那麼多錢——吶吶,好不好啦,桐乃?」
  「加奈子,交情再怎麼好也要注意分寸喔!」
  「哈哈……」
  綾瀨祭出手刀教訓著跟我撒嬌的加奈子——怎麼說呢,我們三人之間就是這種感覺。
  綾瀨是對任何人都很溫柔的女孩子,唯獨對加奈子特別嚴格——與其說是姊妹,感覺更像是溫柔又嚴格的媽媽跟淘氣又愛撒嬌的小孩。
  話雖如此,但我也從來沒看見綾瀨真的生氣過,而加奈子的撒嬌也不至於太過死纏爛打到讓人討厭的程度——唉,雖然請不起特餐,但請她吃個總匯聖代也無所謂吧?
  「哇伊——跟小氣的綾瀨不一樣,桐乃最棒了!」
  「加奈子——!真是的,桐乃太寵加奈子了啦。」
  「沒關係啦。」
  我招呼服務生過來,點了三份總匯聖代——就當作是工作結束的慰勞吧,我連綾瀨的份也一起點了。
  在綾瀨打算說什麼之前,我便以眼神示意她「什麼都不用多說了啦」。綾瀨只是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
  ……真是的,為什麼妳總是一副小媳婦的樣子呢?想到這裡,我不禁笑了出來。

  聊了一小時多,與綾瀨她們道別後,我準備搭車前往秋葉原——
  原本應該是這個樣子的。但剛剛才發現梅露露的DVD包裝盒不在包包裡面了——這樣根本就無法去換簽名明信片嘛!
  嘖,是跟那傢伙撞在一起的那個時候掉的吧?為什麼我沒有早一點發現啊!
  我趕忙衝回家中。
  那時候應該先檢查一下包包內容的……不對,當時那傢伙也在現場,所以我才不能讓他發現。
  ……如果那傢伙當時還留在現場,而掉落的東西也還在玄關的話……
  太糟糕了!

  小心翼翼地打開大門,我從門縫裡窺視玄關內的狀況。
  那傢伙已經不在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等等,為什麼我要這麼小心眼啊!
  再度觀望四周確定沒有人後,我開始在玄關翻找那片DVD。
  最好的狀況是,在沒有任何人發現下尋回DVD;而最糟的狀況則是,不僅DVD被撿到,連包裝也被打開來看過了——
  一想到這種可能性,我不禁感到頭皮發麻。
  我家的成員有嚴肅的爸爸、口風不怎麼緊的的媽媽,以及……那個不太理人的傢伙。
  或許這三個人比起來,讓那傢伙撿到是最安全的吧,而且如果光看封面而不打開的話,也不過就是認為那是小孩子看的東西而已。
  但是我就是最不想讓他撿到!尤其是裡面的東西,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是最不想讓他看到的啊!一想起他那副看不出情緒的眼神,就分外令人感到煩躁。
  那裡面的東西一旦曝光,絕對會成為我生命中的汙點!
  「……喂,妳在幹嘛啊?」
  冷不防的,那傢伙的聲音突然就出現了。
  想像一瞬間成為了現實——他一臉奇怪地盯著我看,一如想像中那般面無表情。
  「……什麼?」
  我儘量讓聲音保持平靜。如果東西是他撿到的,那我更不能出現動搖。
  「……嘖,沒事。」
  他別開目光,用力轉動門把進入了客廳。
  「不會吧……」
  內心浮現出不妙的預感。
  該不會當我在玄關找DVD的時候,他就已經注意我好一陣子了吧?該不會……

  強壓下內心的不安,我跟著進入了客廳兼飯廳的起居室。
  通常在七點,也就是爸爸的回家時間就會準時開飯,全家人在這個時間都會聚在一起。如果超過這個時間還沒進來吃飯的話,晚餐就會毫無條件的被撤收,這是我家的家規之一。
  立下種種嚴格家規的,是坐在我正對面,不管外表還是性格都相當嚴肅的爸爸。穿著浴衣靜靜地喝著味增湯的模樣,不知道為什麼很有連續劇中黑道角頭的氣勢,然而他實際上卻是個警察。
  而在另一邊一臉幸福吃著福神漬的媽媽,跟爸爸比起來有著令人難以相信的反差。黑道角頭與街坊的三姑六婆——還真是令人難以相信的組合……
  我默默的吃著眼前的咖哩,不時注意著身旁那傢伙的動靜。
  他似乎也在觀察著餐桌每一個人的動向——這絕對不是我的錯覺。
  真是的,為什麼吃個飯都要把場子搞這麼悶啊!
  沉默的氣氛讓人坐立難安。或許不只那傢伙,爸爸跟媽媽的沉默可能也代表著他們正在找時機開口吧……?

  「我吃完飯要去一趟便利商店,有什麼東西要我幫忙買回來的嗎?」
  首先打破沉默的果然是那傢伙。開始了。我屏息聆聽著接下來的對話內容,必要的話,就插進對話模糊焦點吧。
  「那買Haagen-Dazs新出的口味回來,季節限定的那一款。」
  「好……對了,我有個朋友最近迷上了女性向的動畫。我想想……好像是星塵什麼的動畫。」
  ……!果然是這麼回事嗎?
  「幹嘛突然提這個?」
  ……嘖,我幾乎猜得到接下來爸媽會講什麼了……
  「沒什麼,因為朋友跟我說很有趣推薦我看,所以我想看個一次也不錯。」
  「討厭,那種人應該是叫做御宅族吧?電視上不是有演嗎……你不可以變成那種人唷。你說是不是呀,孩子的爸。」
  「是啊,不需要自己去接受壞的影響。」
  ……那種人是什麼意思,什麼是壞的影響啊。
  明明什麼都不懂,卻又這樣擅自給人貼上莫名其妙的標籤。誰說御宅族全都是那樣?你們的女兒可在學科跟體育皆有優秀成績、社交也廣泛的模範生不是嗎!
  你們給我好好理解再下判斷啊!
  但我不能現場爆發出來。京介並沒有直接提到有關DVD的事情,所以我沒有插入話題的必要性。
  「……桐乃?」
  媽媽似乎是發覺到了什麼,她試探性地叫了我一聲。
  「……我吃飽了。」
  顧不得飯菜只吃了一半,我急急忙忙收拾餐具從飯桌上起身。
  ——這個話題再繼續下去,我絕對會爆發。
  有如吃了敗仗的獵犬一般,我狼狽地逃離了飯廳,像是報復似地重重地關了上門。
  「孩子的媽,等一下叫桐乃下來。」
  來就來,誰怕誰!

  我悶悶地往床鋪撲上去。
  看來DVD肯定是那傢伙撿到的沒錯了,如果是爸媽撿到,肯定會招開家庭會議的吧?
  雖然外包裝(星塵小魔女☆梅露露)只是普通的兒童向動畫,但內容物(十八禁妹控遊戲)絕對不是該出現在這個家裡的東西。
  雖然爸媽第一個會懷疑的肯定是那傢伙,但他們一定很快就會發現那傢伙根本不可能持有那個東西。一來沒有足以支付DVD的收入,二來他也沒有電腦可以玩裡面的遊戲。
  雖然家境算得上寬裕,但我們家的孩子實際上並沒有多少零用錢。我的兩台電腦、以及壁櫥裡面的收藏品(各式各樣的動畫與遊戲周邊)都是我用自己當讀模的薪水買來的。也因為我的財政幾乎是獨立的狀態,相關的金錢流向也才沒有被發現。
  我一直憑著自己的努力,維持著這樣秘密的興趣。這有什麼不好?
  比起那些靠爸媽資助的學生或不務正業的家裡蹲,關於興趣的消費我一向自己支付,根本沒有什麼不可以吧——但儘管說著冠冕堂皇的道理,我還是不能讓這個興趣曝光。畢竟偏見這種東西,也不是一時半刻就能解釋清楚的。
  現在既然被那傢伙給知道了,只能在他不注意時把DVD給拿回來。
  「——那麼,我要去便利商店了。」
  門外的那傢伙這麼說著。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覺得他是故意講給我聽的。
  ——不對,那傢伙根本不像是對這種事情有興趣的樣子。
  不過保險起見,現在還是不要輕舉妄動得好……
  我豎起耳朵,確認他已經走出玄關,過了一陣子才踏出房門,走向隔壁的房間。
  那傢伙的房門沒有鎖。
  侵入作戰順利。這並不是故意不鎖引人上鉤什麼的,只是單純的沒有門鎖而已。在這個家中,只有那傢伙的房間是這個樣子。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想起加奈子曾經說過的一句話。
  「血氣方剛的男孩子,只要門一鎖起來你就知道他在裡面做什麼啦。所以要管好家裡的男生,最好就是讓他的門鎖不起來!」
  ……變態、噁心、下流!
  我甩了甩腦袋,揮開腦中噁心的想像踏入那傢伙的房間。
  京介的房間比我的小了一點,布置也相當陽春,甚至也沒有裝冷氣。能夠驅逐夏天暑氣的,只有放在角落的小電風扇。
  角落的床鋪如果從房屋剖面圖來看的話,床頭是跟我垂直並列在一起的。而能夠藏東西的,也就只有那面床鋪的底部了。
  就我所知,那傢伙的色情書刊都是藏在床底,這已經是家人間公開的秘密——某次好奇翻了其中幾本,裡面的寫真女郎竟然全都戴著眼鏡。這傢伙到底是對眼鏡有多大的執著啊!說起來一直黏著他的那個「親愛的青梅竹馬」也一直戴著眼鏡對吧?!
  這根本是變態等級的癖好吧!你不這麼覺得嗎?
  ……為什麼我要對這種瑣事感到不爽啊,算了,先找到DVD最重要!
  就在我準備鑽進床底,準備做地毯式搜索時——

  「……喂,妳在幹嘛?」
  房門用力地被打開,傳來的是那傢伙毫無感情的聲音。
  不會吧?真的是圈套!
  「唔……」
  太蠢了!不管是翹著屁股對著他的姿勢,還是中了他的圈套的我都太蠢了!
  仔細想想,在我房門前的那聲宣言,以及刻意弄得很大聲的關門聲,根本都明顯得太不自然了!
  可惡,這傢伙心機真重!
  「……妳有聽到嗎?我問妳在做什麼?」
  更加冷漠的質問從背後刺過來,我狠狠地以雙眼反擊回去。
  這種時候就該虛張聲勢!氣勢絕對不能輸!氣勢一輸就什麼也輸了!
  「……我在做什麼都沒差吧。」
  我盡力地調整自己的呼吸,不讓自己出現一絲慌亂。要穩住、要穩住——
  「……什麼沒差啊?擅自進入我的房間,還亂翻我的東西……如果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妳身上,妳會怎麼想?」
  唔……!
  面對這句理所當然的反擊,我無法做出任何回應。
  迴避他那對不帶感情的雙眼,我站起身準備離開房間。
  ——可惡,為什麼每次被這種眼神一看,內心就會有一股煩悶升上來?
  「閃開。」
  我試圖從他身邊鑽過去,但他張開了手肘把我擋在房間裡。這傢伙今天是吃錯了什麼藥?
  「不要。回答我的問題——妳在我房間裡做什麼?」
  不要逼我、不要對我窮追猛打、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
  「閃開!」
  我使盡全身力氣推著他,只見他依然文風不動,從懷裡拿出了「關鍵性的證據」——


  「……我知道了,你在找的是這個吧?」
  ……這就是現在的狀況。
  《星塵小魔女☆梅露露》的DVD盒子從他的懷裡被拿出來。這傢伙哪裡都沒藏,竟然直接帶在身上嗎!
  「那個是……!」
  「喔!」
  我反射性地想伸手去搶,但他巧妙地迴避掉,並將DVD高舉過頭。就算一百六十五公分的身高在女生當中算是高挑的了,我還是無法跟一百八以上的高中男生相提並論。
  「喔——這個果然是妳的吧?」
  他刻意地問道,還一邊用手掌拍打著DVD的封面——渾蛋,得意什麼!
  「……怎麼可能!」我才不想對你低聲下氣!
  「不是嗎?這是我今天傍晚在玄關撿到的,這不是妳撞到我的時候,從包包掉出來的嗎?」
  「絕對不是……這……這才不是我的呢。那……那種……小孩子看的動畫……我不可能會去看……吧。」
  可惡,這傢伙越來越囂張了。
  「如果妳不是在找這個的話,那妳在我房間裡搞什麼鬼?」
  「……那是……那是!」
  「那是?是什麼啊?」
  他的耐性似乎也被磨到底線了,開始對我大吼起來。
  我無話可說。的確,東西掉了是我自己的疏失,我也沒有任何合理的理由擅自闖入他的房間。
  但是,就算如此、就算如此——!
  房間裡充斥著冰冷的沉默,我無法壓抑全身的顫抖,只能咬緊牙關來抵抗侵蝕全身的寒意。
  「……」
  「……」
  「…………」
  「…………」

  「……拿去。」
  咦?
  一抬起頭,這傢伙又恢復以往那無精打采的神情,將DVD推向我懷裡。
  「是很重要的東西吧?還給妳,好好拿著。」像是放棄一般,他以一副「夠了,我拿妳沒轍」的語調說著。
  怎麼這麼突然——剛剛才一副隨時會把我吞掉的樣子,現在又裝得一副大發慈悲的樣子是怎樣……!
  「我……我說過了,這不是我的……」
  「那就幫我拿去丟掉吧。」
  「什麼?」
  騙人的吧?他在說什麼?這種語氣簡直就像是——
  「真抱歉,是我誤會了。我知道這個不是妳的,但也不知道這是誰的,不過我留著它也沒用。而且我向妳賠罪,可以請你代替我處理掉它嗎?」
  這傢伙替我找了個台階下。這跟剛才故意不讓我拿DVD、不停找我碴的男人是同一個嗎?
  ……算了,人家都說到這一步了,再爭下去也太不識時務了吧?
  「……嗯……是……是可以啊……」
  我接下DVD緊緊抱在懷中,可以感覺到紊亂的心跳正漸漸平復著。
  他拉開了房門示意我走出房間,我們的位置就此對調。也許他也因為這場互鬥感到疲倦了吧,「呼」地一聲就往床上撲過去。
  ……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還真像。
  他躺在床上動也不動,對於尚在門口駐足的我絲毫沒有半點興致。
  「……」
  「……」
  他一語不發地望著天花板,就跟我一語不發地望著沉默不語的他一樣。
  ……總覺得應該說些什麼才好,所以我試著叫了房間裡的他。
  「……喂……喂?」
  「啊?」
  京介一臉不耐地轉過頭來。
  ……糟糕。
  一看到這張臉,我又突然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幹嘛?」非常露骨的厭煩語氣。
  ……深呼吸。沒什麼好怕的,鼓起勇氣來,桐乃。
  「……我說……你會認為……很奇怪嗎?」雖然這個比喻有點奇怪——我抱著有如向初戀情人告白的心情,畏畏縮縮地開口。
  「什麼很奇怪?」
  「就是啊……那個,我只是舉例而已唷。我問你,我有……像這種東西的話……會很奇怪嗎……」
  不知道為什麼,我緊張得差點說不出話來。
  「不會啊,哪裡奇怪了?」一慣不耐煩的口氣。
  「……你是……這麼認為的嗎?……真的嗎?」他不是在敷衍我吧?抱著相當程度的不安,我再度試探著。
  「是啊。不管妳的興趣是什麼,我都絕對不會取笑妳。」
  ……!
  「真的真的嗎?」不只是對他的提問,我也試圖讓自己的心能安定下來而這麼對自己問道。
  「妳很煩耶,是真的啦!相信我。」或許是對回答感到厭煩,京介轉而背對著我的方向。
  相信……你嗎?
  我真的可以這麼相信嗎?
  這一瞬間,我彷彿看見了年幼的「哥哥」背影出現在我的眼前——帶點倔強、帶點不耐煩,卻又總是不時回頭注意我的「哥哥」。
  「……是嗎……嗯。」
  緊緊抱著懷中的DVD,我壓抑著亢奮的心情,走回自己的房間。

——————————

目前進度:第一卷第一章前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