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原來我的哥哥這麼溫柔 1-1-2

  現在是放學時間,我打開手機隨意地瀏覽著秋葉BLOG——雖然還稱不上習慣,但我一有空就會上去稍微看一下情報。
  「妳在幹嘛啊,桐乃,」加奈子突然從旁邊抱住我,並盯著我的手機,「男朋友的簡訊?」
  「沒有啦,只是在確認行事曆。」我急忙蓋起手機,不讓她看見螢幕的畫面。
  「是是~唉,受歡迎的女孩子還真忙呢~」根本沒在聽我說話嘛,加奈子真是的!
  「不過,今天應該沒有Case要接吧?」綾瀨也收拾好書包,朝我的位置走了過來。
  「咦?……嗯。」嗚……臨時藉口從意想不到的地方被破解了。
  綾瀨跟我一樣,同樣是Popteen的模特兒。不同於我讀模的身分,她是有經紀公司簽約的專屬模特兒。不過真要說我們有什麼不一樣的話……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大概就是我的時間可以比較彈性地分配這點吧?
  「那,我們回家吧!」
  「嗯。」
  「有順便要去哪裡逛逛嗎?」
  「吶~加奈子前陣子買了一雙靴子,所以現在錢都花光了啦~妳們誰可以幫我墊一下嗎?」
  「加奈子!常言道『不勞動者不得食』喔。」
  「嗄?哪國話啊?超難懂的——」我想應該跟「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一樣意思吧……
  一邊跟她們嬉鬧著,我一邊收拾著書包從座位上起身,此時——

  「真的假的!這是《妹殲》的隱藏角色?」
  教室角落的對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他們提到的《妹殲》——全名《真妹大殲SISCALYPSE》,是我也有在玩的一款以操作妹妹角色於網路上對戰的格鬥遊戲。
  角落聚集的那群人正圍著一台筆電,興高采烈的交談著。
  「這場景根本就沒人看過,你是從哪裡挖出來的啊?」「這裡啦~」
  印象沒錯的話,這群人也是每節下課都抱著電腦,像現在這樣聚在教室的角落,旁若無人地討論著遊戲內容。
  雖然喜歡著同一套遊戲,但我對他們的印象實在是好不起來……真要說的話,我覺得他們實在不該大剌剌地在教室裡面這樣玩。畢竟那款遊戲……
  可是……唔——還是好想看啊~~到底是什麼隱藏角色啦!

  「走吧,桐乃~我們回家唄~」
  加奈子再度跳了過來,搭上我的肩——討厭,別嚇人啦……
  「啊、嗯……」
  我趕緊將注意力從他們身上移開,儘可能地不和他們扯上關係。不管怎麼說,他們在班上都算是「特異族群」。
  就如同我剛剛所說的,他們總是在下課時間逕自開著筆電大剌剌討論著十八禁遊戲,自然給人家的印象好不起來。而他們在班上的評價——
  「那群死阿宅有夠噁的。」身旁的加奈子對角落的團體投以鄙視的眼光。
  ——唉,就是這麼回事。
  所以我才盡量掩飾自己的興趣,我絕對不要因為暴露御宅興趣而承受這樣子的眼光。

  我回到家中,把書包放回房間並換下制服,稍微補妝後便回到客廳。
  跟幾個學校的朋友聊著電話,不知不覺地過了不算短的時間。那傢伙也差不多快回家來了吧?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
  客廳的門打開,他帶著倦怠的神色踏了進來。
  高中的課程有這麼累嗎?為什麼他總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他一如既往繞過了我所在的沙發,到冰箱旁邊倒出一杯麥茶。將杯子一飲而盡後,他再度無視我的存在踏出了客廳。
  ……什麼嘛。
  我捏了捏手中的抱枕,前兩天晚上的溫柔果然只是我的錯覺。那傢伙當時果然只是因為嫌麻煩才敷衍我吧?
  ……感覺真差。
  他還是一副把人當空氣的態度,兩天前的事情就像沒發生一樣——對他而言,大概就是跟不小心踩死了一隻蟑螂一樣,根本有沒有發生都不會去在意吧?
  ——吼,為什麼每次一看到那張臉,我就會感到無比煩躁?
  明明不去注意,把他當不存在就好,但我卻無法不意識到那份冷漠——那種感覺就像是有隻飛蛾一直繞著電燈轉,明明不管也不會怎樣,但就是無法不去注意到它。
  說起來明明知道會碰上放學後的那傢伙,卻又天天下午都待在客廳打發時間的我是怎麼一回事啊?講電話的話,到房間不就得了?幹嘛要見那張不想見的臉又自己在這邊生悶氣?
  帶著即使槌了好幾下抱枕也無法發洩的鬱悶,我回到了樓上自己的房間。

  打開電腦,再稍微瀏覽一下遊戲情報相關網站後,我啟動了《妹殲》——《真妹大殲SISCALYPSE》的遊戲軟體。
  之前說過,這是一款能操作妹妹角色,在網路上進行對戰的格鬥遊戲。不過我並沒有連上線,而是開啟關卡模式與NPC——單機模式中由電腦操作的角色——進行對戰。
  補充說明一下好了——如果要在《妹殲》當中使用某個角色在網路上進行對戰的話,就必須在單機模式當中,一邊進行角色專屬的關卡一邊進行培育角色的屬性與等級,全部破關後才有辦法使用該角色進行網路對戰。要說遊戲類型的話,應該就是格鬥加養成吧?
  而破關開通角色線上對戰權限後也不代表著遊戲結束,這反而才是《妹殲》遊戲的正式開始。破關後的角色,依然可以進行屬性與等級的培育,透過一場場地戰鬥能讓等級跟著提升,進而取得更多樣化的角色裝扮,育成方面也能利用線上商城購買相關道具——正因為有這樣豐富的遊戲性,《妹殲》現在正在成人遊戲界掀起一股狂熱。
  ——不過這些都還離我很遠。
  我盯著畫面上狂笑的魔導院麗華——這個戴著大尖頂帽、斗蓬底下伸出十隻章魚般的觸手把我打得體無完膚的臭丫頭,就是她讓我一直到現在都過不了關卡模式啦!
  「可惡!老是從這麼犯規的方向偷襲是怎樣啦!」我忍住想摔搖桿的衝動,對著螢幕內那個囂張的丫頭臭罵著。
  變態的全方位攻擊、零死角的絕對防禦,我都已經用中長攻擊範圍的電擊系角色了還打不到是怎樣?那個攻擊距離太犯規了吧!
  不死心地又向她挑戰了四五次。然而結果都一樣——不管是放射狀的電擊還是將電流集中向前發射的砲擊,她那十隻觸手都能靈活地避開,從死角對我發動攻擊。
  ——有完沒完啊!我放開了搖桿,按了按感到痠痛的手肘。
  原本就是要發洩鬱悶才來玩的,結果一玩心情感覺更悶了……我將遊戲進行存檔,將程式關閉。
  一瞬間我腦海冒出教室角落那群阿宅玩家的身影——或許可以試著向他們討論破關方法吧——但我馬上否定了這個念頭。
  別開玩笑了,怎麼可能。
  看了看底下工具列的時間,差不多快到吃飯時間了——我關閉電腦下了樓。

  今天的餐桌依然沒什麼異常狀況。
  看來這傢伙似乎沒跟爸媽提起那些事情——關於梅露露動畫DVD、以及裝在盒子裡面的《跟妹妹戀愛吧》(十八禁遊戲)的事情。
  他是真的不認為我有那些東西是件奇怪的事情,還是單純地嫌麻煩所以才把一切當作沒發生過?雖然這兩種可能性造就的結果都一樣,但我就是非常在意真正的原因。他到底是怎麼想的——不把這點弄清楚,只會讓我一直感到坐立難安。這是顆不定時炸彈——我無法確定這個炸彈是否會在哪天突然引爆,只因為他的不在意而不小心將這個秘密洩漏出去。
  我回憶起那天的對話。
  「是啊。不管妳的興趣是什麼,我都絕對不會取笑妳。」「妳很煩耶,是真的啦!相信我。」
  與被埋藏的記憶當中相似的語調。要我「相信他」——那瞬間我從這當中感覺到的溫柔,真的是錯覺嗎?
  不知怎的,我當下幾乎就決定要相信他了——但現在回頭一想又感到一抹不安。如果他當時只是在敷衍的話……
  「桐乃?」
  「啊……怎麼了嗎?媽媽。」
  「什麼怎麼了……這幾天看妳常常在吃飯時發呆,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什麼啦,抱歉。」
  「真的是這樣就好了……有什麼事情一定要跟爸爸跟媽媽說喔。你說是吧,孩子的爸?」
  爸爸放下碗筷,朝我這邊看過來。
  糟糕……這張嚴肅的表情,就跟兩天前那傢伙提到梅露露時,他說「不需要自己去接受壞的影響」的時候一模一樣。
  「桐乃,吃飽飯後先待在客廳裡,我們好好談談。」
  爸爸那對跟京介同樣冷淡、但更加銳利深邃的雙眼朝我望過來——這讓我心臟不由得漏了一拍。
  怎麼辦?因為太明顯而被發現了嗎?
  如果兩天之前爸爸就查覺到異狀,進而向那傢伙詢問過的話……?
  家裡的人都很怕身為刑警的爸爸,不只是那個嚴肅的態度,任何一點蛛絲馬跡他都不會放過,所以任何人在他面前都無法說謊。
  那傢伙沒有任何袒護我的理由,如果爸爸曾經向他詢問過的話,我的事情一定會毫無保留地被供出來吧?
  怎麼辦?
  怎麼辦?
  怎麼辦?
  我瞄了身旁的京介一眼,他仍然事不關己地默默吃著咖哩飯。可惡,你給我看一下氣氛啊!
  「……我知道了。」到頭來,我只能強忍住顫抖這樣回答著。

  「……呼。」
  鬆了一口氣的我,將全身浸泡在熱水裡舒緩緊張的神經。
  結果剛才爸爸只是以「最近妳老是心不在焉,這樣很不好」為開頭,對我稍微說教了一番,還說就算學校跟工作壓力再怎麼大,也不該把它帶到飯桌上來什麼的……唉,也是啦,或許在他們眼裡看來,就像是這麼回事吧?
  應該不會有人會把我跟動畫什麼的聯想在一起才對。可能兩天前的那個話題,爸媽也只是毫不在乎地聽過就算了吧?
  ……真的是這樣就好了。
  到頭來,那傢伙是怎麼想的呢?
  「……真令人在意啊——」
  為什麼這幾天下來,我都非得為他煩惱不可?可惡,今天被爸爸罵也都是他害的!
  如果當時DVD沒有掉在玄關被他撿到就好了。這樣一來,我們就會一直過著無視彼此的日子直到其中一人離開這個家為止吧?
  ……不知道為什麼,腦袋浮現出這個影像的瞬間,內心就像是被刨開一般開了一個大洞,突如其來的空虛感讓我眼前一片昏花。
  明明無視彼此就好,對現在的我而言,他這樣不聞不問或許才是最理想的狀況。只要他對我的一切沒有任何好奇,也不打算對我做些無謂的關心,我的秘密就能一直守住。
  這樣是最好的……嗎?
  ……當然一點也不好!
  我討厭被晾在旁邊一直被無視的感覺。這不是什麼家族之間的情感因素,而是尊嚴的問題!
  明明一直在同一個屋簷下,卻總是把我當空氣——不管我作了什麼也好,他從來不曾鼓勵或是責備過。
  我絕對不是希望他能注意我什麼的,絕對不是!但是當你自豪地拿著第一份獎狀給家人看時,有一個人站在旁邊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你能接受這種態度嗎?
  彷彿就像是自己的一切被否定一樣。
  在他的觀念裡不存在妹妹這個家人。
  不管是課業與體育也好,相貌與打扮也好,我用盡所有努力占據了眾人的目光,即便如此他還是不曾看過我一眼。
  而在他知曉足以毀滅這一切的秘密的現在,他依然對此無動於衷。他那張倦怠的表情,總是寫著「妳會變得怎麼樣都跟我無關」。
  ——煩死了。
  沒錯,我的一切都不是為了他而努力——但努力而得來的一切卻被視而不見依然令人感到火大。而我的把柄落在這種傢伙身上,讓我更加地火大。
  我才不要讓自己的一切毀在對此毫不重視的那傢伙手上!
  所以,必須做些什麼才行——為了我的尊嚴,也為了能確實地守住我的秘密,我必須先讓那傢伙意識到我的存在、並且確認那傢伙的想法。

  時間是深夜。
  確認爸媽都睡著後,我展開了行動。
  稍微準備過後,我前往那傢伙的房間。這時間他應該也睡了吧?我望著緊閉著,但肯定沒鎖的房門。
  ……該直接進去還是先敲門看看?人都已經站在房門前了,我卻為此猶豫著。
  前天他質問我「為什麼擅自進入他的房間」時,那個冰冷的態度就像是要用視線將我刺穿一樣——我不禁感到渾身戰慄。如果我進去而他此時又正好醒著的話……?
  他不希望我進他房間的理由,最大的原因恐怕就是那堆色情書刊吧——除此之外,他的房間實在沒有什麼好藏的東西。
  深夜、醒著、色情書刊——不行,再想像下去恐怕就要被玷汙了。
  我甩開不祥的想像,決定先試著敲門呼喚看看。
  叩叩。
  叩叩。
  叩叩。
  我儘量將音量控制在最小範圍內,以免被樓下的爸媽發現。妹妹在深夜中跑來敲哥哥的房門,被看到總是不太好——而且爸媽也知道,我們的關係非常惡劣。
  「喂……喂!」
  試著輕聲呼喚——沒有回應。
  喂——
  醒著的話就回應一下啊——
  雖然我覺得就算他真的醒著也很可能不打算理我,我還是試著叫喚看看。
  ——唔,看來也可能是真的睡了也說不定。
  哼,我可是已經叫過你了喔,才不是擅自進入呢——給了自己這樣的藉口,我再度踏入了似乎像是許久未曾進入過的京介的房間。
  因為有月光照射的關係,房間內部不至於太過昏暗。躡手躡腳地走向他躺著的床鋪,我試圖將他搖醒。
  沒有回應。我在幹嘛啊——此時才真正覺得自己的行動非常愚蠢,深夜中摸黑潛入哥哥的房間試圖叫醒他,這根本是戀愛遊戲才有的橋段吧?
  看著那傢伙文風不動的背影,我憂鬱地嘆了口氣。
  像這樣一直盯著他的背影看,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呢?
  記得小時候,我們一直都是在一起睡的。那時的我總是像這樣,一直盯著「哥哥」的背影,光是這樣就能讓我安心地入睡。
  兩個人一起蓋著的棉被,好小卻又好溫暖。他總是像現在這樣將頭別過一邊,即使自己沒蓋到也不在乎,將棉被大部分都分給了我。
  ——為什麼同樣的背影,以前讓我感到安心,現在卻給我一種拒絕的感覺?
  可惡,真令人不爽。給我一點回應啊——
  此時,他動了。
  「喂……你起來了嗎?」
  他將身體翻過來仰躺著,但仍然不像要醒的樣子。他依然沉沉睡著,沒有對我的叫喚產生任何反應。
  「……嘖。」
  原本應該要生氣的,但不知道為什麼看見那張熟睡的臉龐火氣就是升不上來。
  那張臉上沒有平時那種冷淡的目光與倦怠的神色,只是安詳地睡著。
  接下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做什麼——為了能正面看清楚他的臉,我不自覺地爬上了床趴在他的身上。
  ……真的假的,這樣都不會醒——不,或許不會醒反而才好,心中的某個角落似乎這樣說著。
  我仔細端詳著那張懷念地令人感到憂鬱的睡臉。平時或許會因為倦怠的表情而扣不少分,不過其實他的五官相當端正,彷彿就是將媽媽的相貌套上爸爸的嚴肅一般——雖然不至於特別突出,但也不會太過土氣。
  我很喜歡小時候哥哥那張溫柔當中帶點倔強的臉龐。雖然總是板著一張臉還動不動就發脾氣,但一直都會回頭看著我的年幼的哥哥。
  雖然現在這張臉依然帶有當年的形狀,但為什麼表情完全不一樣了呢?我伸出手來,撫摸著熟睡的雙頰,試圖尋找當年所感觸到的溫度。

  「唔……」
  京介突如其來的夢囈將我拉回現實——討厭,我在做什麼!
  透著月光的深夜時分,在哥哥熟睡時闖進房間,還撲到床上來的妹妹。如果說闖進房間是戀愛遊戲的橋段的話,我剛剛的行為絕對是會出現在EVENT CG上的曖昧場景吧?而且還只差一個選擇肢就有可能進入「那個」場景!
  我趕緊把身體撐了起來——噁心、變態、下流!
  你你你你可不不要這時間突突突然醒來啊雖然本來就是想把你叫起來談事情的但但但但但是這時間起來可是會超超超超超尷尬的啊啊啊——總而言之——
  不要隨便打斷人家的回憶啦,你這個笨蛋老哥!
  「啪!」拍了拍兩邊的臉頰打醒自己不吉利的想像後,接著也給他一巴掌。
  沒錯,一開始就該這麼做!
  「……什麼……你這傢伙!」
  不明就裡被打醒的京介,一張開眼就看到我坐在他身上而感到驚慌失措,連發脾氣都來不及。
  ……很好,乘勝追擊!「安靜點。」我試圖掌握主導權。
  「……妳……妳這傢伙……!想要做什……」
  「……我不是叫你安靜嗎……你以為現在是幾點啊?」
  在他發出更大的聲音引起騷動之前,我摀住了他的嘴,並將另外一隻手的食指擺到嘴唇上。
  ……呼,好險。要是爸媽上來看到這個畫面,肯定很不妙吧?
  我壓制著狂跳不已的心臟,儘可能地穩住自己的語調——但是手還是忍不住地發抖著。
  嘖!妳幹嘛發抖啊,高坂桐乃!
  「總、總之,妳先從床上下來吧……唉。」
  他扳開了我的手,調整呼吸後對我這麼說著。
  也是啦……既然都醒了,也沒有必要一直壓在他的身上。
  我悶悶地翻下了床,思考著下一步的對話——
  「所以呢?妳想幹嘛?」他頭痛似的按著太陽穴,以厭煩的語調向我提問。
  「……我有話要跟你說,你來一下。」
  「有話要說?在這種時間?」
  「沒錯。」
  「我現在超級想睡覺……不能等到明天再說嗎?」
  少應付我。就算你現在這麼說,到時我想找你的時候你一定也根本不會甩我吧,就跟你一貫對我的態度一樣——
  「——不能等到明天,一定要現在啦!」
  「為什麼?」
  ……還好意思問為什麼,我可是為了兩天前的事情煩惱到連覺都睡不成耶!你這傢伙還一副不在乎的態度真夠讓人火大!
  「……沒有為什麼。」
  京介一副「妳夠了」的表情,對我翻了個白眼。
  ……哼,你以為是誰的錯啊?
  「……要過去哪裡?」
  最後,他放棄似地開了口。
  贏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