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原來我的哥哥這麼溫柔 1-1-3

  我將京介帶往隔壁自己的房間。
  他站在門口,一副猶豫不決的樣子。
  「……沒關係的,進來呀。」
  「……好。」
  這應該是這房間裝潢完成以來,他頭一次踏進來過吧?
  自從我有了自己的房間後,似乎彼此之間就更少來往了……不對,應該是在更早以前就有這情形吧?
  「……你在東張西望地亂看什麼?」
  「我才沒有東張西望。」
  哪裡沒有?別一副第一次進入女生房間的樣子好嗎——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你那個親愛的青梅竹馬房間過了幾次夜。就算我的房間跟她有很大的不一樣也不要這樣一直看好嗎?感覺亂噁一把的。
  我把自己丟到床上,指著地板的一角,「坐下。」
  因為從來沒想過會有讓你進來的一天,我這個房間沒有可以讓你坐著的地方。
  「……喂,至少給我個坐墊吧。」
  ……嘖。
  我隨便抓起一個貓咪坐墊往他的身上丟過去。

  「……然後呢?」
  他將自己放在坐墊上之後,主動對我提出詢問——雖然語氣依然是要死不活的樣子。
  ……大半夜被我挖起來,還能這樣聆聽我的要求,說不定這傢伙是個不錯的人——不過,這改變不了他一直以來對我不聞不問的事實。
  「……諮詢。」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感到一陣心虛,所以連帶聲音也跟著變得虛弱。
  「什麼?」
  「……我……我說,諮詢!」
  「妳說什麼?」
  「……我想作……人生諮詢!」
  「……妳要我……對妳做……人生……諮詢?」
  「對。」
  討厭,不要讓我說那麼多次啦!
  今天會這樣也是因為你對兩天前的那件事不聞不問造成的,所以你要給我負起全責。
  「……上次你不是才說過嗎?」
  「說過什麼?」
  「說……我……有……有那種東西……並不奇怪……」
  吼唷,我到底在害羞個什麼啦?這種跟戀愛遊戲當中,女主角向木頭男主角告白一樣的氣氛是怎樣啦!
  「那種東西……難道是……是指我拜託妳處理掉的那個東西嗎?」
  「……嗯。」
  笨蛋,早點發現啊。
  「是啊,我說過。」
  這種事情為什麼要想這麼久啊,你當時果然是在敷衍我吧?
  「你……真的……不會瞧不起我嗎?」
  保險起見,再度進行確認是必要的程序。我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能相信他,要是他所說的一切都只是敷衍我而非真心話的話,今天特地找他進來就沒有意義了。
  「不要讓我一直重複同樣的話,我說過了我絕對不會瞧不起妳吧。」
  「絕……絕對不會嗎?真的真的嗎?」
  「絕對不會啦!真的真的真的不會啦!」
  「你如果說謊的話……我絕對不會原諒你喔!」
  「好啊,隨妳便。」

  像小孩子耍賴一般地取得他的承諾後,我移開了事先清空的書櫃。
  書櫃後面是個壁櫥,當初將和式房間重新裝潢成西式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壁櫥留了下來,我也是在去年的大掃除才發現這個隱藏的收納空間——我一邊向提出疑問的京介說明這點,一邊移開另一個半空的書櫃。
  「那麼……妳想要諮詢的,該不會就是壁櫥『裡面』的東西吧?」
  京介擺出奇妙的表情問道。
  這個壁櫥裡面,收藏著我長時間利用各種管道收購的動畫DVD、十八禁遊戲以及相關週邊商品——一大堆被稱之為「見不得光的御宅興趣」的東西。
  那是爸媽稱之為「會產生不好影響」的東西。
  ——真的要打開嗎?我能相信他嗎?
  「妳不用擔心。不管妳從那裡面拿出什麼東西來,我絕對不會瞧不起妳,也會幫你保密不跟任何人說……好嗎?」
  像是看穿我的心思一般,京介溫柔地說著。
  ……就跟兩天前的那個時候一樣。
  「……一言為定唷。」
  然後,深吸一口氣,我一口氣拉開了壁櫥的紙門。

  在我大致介紹過壁櫥的內容物後,京介彷彿就像被梅杜莎之眼直視過一般石化了好一陣子。
  他應該也嚇傻了眼吧。別說是女孩子,可能就連一般的御宅族東西都沒我這麼多……
  解除石化狀態後,他的感想是——
  「……這些東西,不是非常貴嗎?」
  搞什麼,你是在驚訝那方面啊。
  我鬆了口氣,看來他說的「絕對不會瞧不起我」應該是實話。
  我一一指著商品告知價錢後,他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妳哪來那麼多錢啊?妳還是國中生吧!為什麼才十四歲就變得對金錢觀麻痺了呢?」
  「你問從哪裡來……當然是我的薪水啊。」
  「是……是嗎……」
  看來這傢伙不知道我在當模特兒的事情吧?如果知道的話,應該不會這麼驚訝才對。
  「等等……妳……妳說薪水?」
  「對。」
  「……那是什麼?是去哪裡、用什麼名義拿到的?」
  他難得地露出了擔心的表情,緊張地對我問道——這傢伙居然也會有對我展現關心的時候啊……不知道為什麼,這讓我有點高興。
  「啊……我沒說過嗎?我在當雜誌的模特兒。」用手指捲弄著髮梢,我笑著回答。
  真是的,如果平時也稍微關心一下就好了。
  「雜……雜誌?模特兒?拍一些像刊頭的彩色照片之類的嗎?」
  「……完全不一樣。你耳朵聾了嗎?我不是說了是模特兒嗎?雜誌專屬的讀者模特兒。」
  這個笨蛋,還真是完全跟年輕人的流行脫節了啊……不只外表怠惰,連內心都跟老頭子一樣了嗎?
  我嘆了一口氣,丟給他這一期的POPTEEN。
  他隨手翻了幾頁,說:「這是什麼姿勢,妳是腰在痛嗎?」
  喂!「你是笨蛋嗎!」
  你難道就不能說幾句中聽的話嗎?就算是說謊也好,讓我高興一下會死啊……這個笨蛋老哥。
  「……嗯……還……還滿可愛的啦!」
  像是為了安撫我一般,京介趕緊改口。
  「……而且這是相當有名的雜誌吧?因為連我都知道它的名字。妳應該很有兩把刷子吧?」
  「嗯,不算吧?這沒什麼了不起的啦。」
  嘿嘿~再多稱讚我一下吧~
  不過你說你知道這本雜誌這一點應該是唬人的吧?知道這本雜誌的話怎麼可能不知道我在當模特兒?不過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今天就放過你啦。
  「那……大概可以領到多少錢啊?」結果,他還是馬上就把話題給繞了回來。
  「我想想……差不多是……」
  看見我比出的大概金額後,京介洩了氣似的垂下了肩膀。
  哼哼~你也想不到一直被你無視的可愛妹妹竟然這麼有人氣對吧~有沒有感到很後悔啊~
  「因為這個緣故,所以每天維持著我的可愛也是我工作的一環。」
  「什麼……還真敢說。」
  他嘆了口氣,把雜誌遞還給我。
  我將雜誌收回書架上。轉過頭來後,他卻一直盯著我不放。
  做、做什麼啦!
  我迴避掉他的視線,但他依然沒有任何動作——原來如此,他是在盯著書架背後的壁櫥啊——
  等、等等!
  「今、今天只能看到這邊。」我趕緊擋在壁櫥前方——笨蛋,我又沒說裡面可以給你看!
  「為什麼?」
  「因為……我還沒有完全信任你。目前,這就是極限了。」
  「什麼?」
  「因為……在裡面的是有點害羞的東西……那個……所以……不行。」
  裡面一層跟外面一層,放的是不同東西啦。到目前為止,只要讓他看看在「外面一層」的東西就好了。
  雖然「裡面一層」的東西實質上並不是什麼糟糕的東西……或許就一般社會眼光來說,「那些東西」才該放在外面才對——你還看!小心我扁你!
  「……是……是嗎……」
  看來是接受了我的說法,他不再步步進逼。

  「……怎麼樣?」
  我將視線轉向後方的壁櫥,時而偷偷飄往他的方向。
  「什……什麼怎麼樣?」
  「就是說……那個……感想。看了我的……收藏……之後。」
  彷彿回到兩天前的那個晚上,我支支吾吾地問著。
  「……喔喔……感想……感想……是嗎?那個……我很驚訝。」
  「只有這樣嗎?」不要敷衍我。
  「……即使妳說『只有這樣嗎』……我也沒有辦法吧?因為我非常驚訝,已經想不到其他感想了。」
  這樣啊……果然是這麼回事嗎?
  所以在我介紹那一大堆遊戲的時候,他才什麼都不說,只提到了價錢的問題……恐怕這也是為了避免尷尬才勉強問出來的吧?
  「……果然……我有這種東西……很奇怪吧。」
  「……不會啊,沒有……這種事。」
  騙人。
  真的覺得沒什麼的話,為什麼要結結巴巴地回答我?
  我自己很清楚的。明明是個國中女生,卻持有一大堆的成人遊戲,不管怎麼說都是不被允許的吧?
  你難道就不會覺得這是個異常的興趣嗎?
  你難道就不會覺得收集了一大堆色情遊戲的我是個變態嗎?
  你難道就不會覺得——
  「我說過了吧,不管妳的興趣是什麼,我都絕對不會瞧不起妳。這樣就好了吧?興趣完全是個人的事情,妳也沒對其他人帶來困擾,用自己賺的錢買任何東西,都沒有人可以說妳閒話。」
  京介平心靜氣地跟我這麼說著。
  這回他不再支支吾吾,而是很肯定地對我說著結論——「憑自己努力而得來的東西,沒有必要為它感到可恥。」
  這是我一直相信的意念,不管是學校也好、工作也好、收藏的動畫DVD與成人遊戲也好——我一切的一切,全都是靠自己努力得來的。
  儘管努力的過程不會有人看見,儘管得來的一切成果會遭受旁人側目——我還是為我的一切感到自豪與滿足。
  因為抱持著這樣的自信,我今天才能在這裡——現在之所以會找他過來,絕對不是我信心不足,我只是想確認一下罷了,沒錯!
  「……是嗎?……哈哈……你偶爾也會說出中聽的話嘛!」
  看起來似乎是把所有可以提出來的建議都說完了,他起身準備離開。
  「……」
  這樣就夠了……嗎?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有個地方還無法釋懷。我也說不上來那種感覺是什麼……那就像是在寫完考卷後,總覺得哪個地方好像寫錯了,但檢查時又找不到錯誤的那種感覺。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京介又坐了下來。他直勾勾地望著我,欲言又止的樣子。
  ……幹嘛那樣看人家啦,雞皮疙瘩都跑出來了。
  「桐乃,換一下話題的順序,我有一件事想先問妳。」
  「什麼,真噁,幹嘛正經起來了。」
  有話快說好嗎?幹嘛一直盯著我的臉不放啊?
  稍微沉默一陣子後,他深吸一口氣,神情嚴肅地問我:

  「妳為什麼都是買『妹妹系列』的成人遊戲呢?」

  啊。
  就是這個。
  我終於注意到為什麼「那個東西」被他撿到會讓我這麼在意的理由了——!
  身為哥哥的人撿到了跟妹妹談戀愛的遊戲,而這個遊戲的所有者正是自己的妹妹——
  「……」
  我只是保持著沉默,直直地望著他。
  他不懂嗎?
  不,他不懂的。這份心情……
  「……你認為,是為什麼?」
  「我……我哪知道……是為什麼啊?」
  騙人。你會對我提出這最關鍵的疑問,就代表你已經注意到了對吧——
  你還沒發現嗎,一直以來,我真正的心情——
  隱藏在內心深處,無法顯露的感情——
  京介一臉慌張,用很難看的姿勢一直往門口的方向退。
  沒用的,在你進來這房間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經——
  「……你為什麼要逃?」
  「我沒有要逃啊。」
  「騙人,你不是在向後退嗎!」
  「那是因為妳……啊。」
  京介的背已經抵到了牆壁,沒錯,他已經——無路可退。
  你知道我是下了多大的決心,才讓你知道我的一切嗎——這種時候,我不准你臨陣退縮。
  我將臉貼近京介,直視著他的瞳孔深處。
  他的氣息越來越急促,冷汗也不停地冒出來。
  但是這次躲不了的。
  不要閃躲我的疑問。
  不要迴避我的眼神。
  我要你目不轉睛地看著我——正面接受我全部的思念!

  我拿起手邊的《和妹妹戀愛吧》的遊戲包裝盒,推到了京介的面前。
  「什麼?」
  京介發出近乎悲鳴的叫聲。
  「看到這個外盒……就覺得很不錯吧?」
  「……妳……妳在說什麼?」
  「所以說~不是非常可愛嗎?」
  我晃了晃《妹戀》的遊戲包裝盒。
  都這麼明顯了,你還沒查覺到嗎?笨蛋京介。
  「……所以說,妳……那個……那個……我想應該不會吧……妳喜歡『妹妹』嗎?所以妳……才會有……一大堆……那方面的遊戲片。」
  「是啊!」我點了點頭。
  你總算知道了嘛!我對「妹妹」的愛!
  「真的好可愛唷。我想一下……舉個例子,大部分的美少女遊戲的玩家都設定成男生,因應不同女孩子的性格或類型,會有各種稱呼哥哥的『特殊的叫法』,像是哥哥、哥~大哥、葛格之類的,然後憧憬著哥哥。這真是太~太棒了!」
  啊~你能想像嗎?妹妹吊著眼睛望著你,羞澀地說著「我最喜歡哥哥了」的感覺,真的是太~太萌了!萌到會讓人想飛向天堂啊!你能想像嗎?你能想像嗎?你能想像嗎?
  「嗯……嗯……真棒啊。」
  「在這個角色裡面——」我指著《妹戀》封面的女主角——詩織,「我最喜歡這個女孩子。」
  不知道他有沒有在聽——總之我繼續說下去。
  「果然,不是黑髮雙馬尾就不行啦!乖巧清純的女孩子,會讓人想去保護她,想緊緊地抱住她……嘿嘿……很不錯吧。」

  「……原……原來如此。」京介仍然一副搞不清楚狀況的樣子,吶吶地開口:「可……可是……為什麼呢?」
  吼,外行人就是這樣。
  「什麼?」
  「我問妳,妳為什麼會喜歡妹妹呢?我不是在數落妳……而是妳蒐集的這些遊戲,一般都是男生才會買的吧?而且……那個……那不是未滿十八歲不能買的東西嗎?再說,這也和妳給人的印象差太多了吧,妳為什麼會——喜歡上這種東西?有什麼契機,或是理由……嗎?」
  「那……那是……那個……」
  京介連珠砲地對我提出理所當然的問題。面對這理所當然的提問——我卻找不到任何合理的理由來回答。
  沒錯。
  一個未成年的小女生持有色情遊戲很奇怪。
  一個有哥哥的女生迷戀上妹妹角色更奇怪。
  但是,那種事情——
  「我……我不知道!」
  使盡全身力氣,我只能這麼回答。
  「什麼?」
  「……那個……那個……我……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是啊,要說為什麼的話——
  「妳說妳不知道……是妳自己的興趣吧?」
  「可……可是!沒有辦法啊……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已經喜歡上了啊……」
  ——我真的不知道。
  ——不要追問下去。
  我深深吸入一口氣,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我想契機大概就是店裡看到的動畫吧……我……我也知道……這種東西……不是一般女孩子的興趣。所以一直以來都不敢對別人說……我都藏起來了。可是啊……我即使知道還是喜歡啊……上網的時候,會不知不覺去搜尋。然後下載體驗版之類的程式,在玩的時候就……這樣……唉唷討厭啦——就會迷上然後想買……」
  這個可愛的插畫會讓人陷入瘋狂……我指著包裝盒自言自語著。
  「再這樣下去不行……我也曾經好幾次想要放棄,但是怎麼樣也戒不掉……因為,我只要一連線,我登錄的網路新聞台會每天送最新的情報給我,會讓我想買好多東西。嗚嗚,可惡的kaas SP跟秋葉Blog……」
  「等等……我不是很了解……網路新聞台?不要看不就行了?」
  的確是個相當中肯的意見。只要去除誘惑,就不會有欲望,但是——
  「……能不要看的話我就不會這麼辛苦了……」
  網路世界的誘惑太可怕了。
  動畫DVD、BD的發布,最新遊戲的發售……有太多太多的東西,都是點個滑鼠下去馬上就買得到的。交易太過便利,常常讓人沒有緩衝思考的餘地。
  因為看到就想要,因為想要就衝動地買了下去——如果你也在網路上買過東西就曉得吧?那種「啊~不買我對不起自己啊!」的感覺!

  「……你覺得……我該怎麼辦才好……?」
  對於越陷越深的自己感到無可奈何。我抬頭望著京介,他也只給我一個「你問我我問誰」的表情。
  ——也對。
  追根究柢,這一切只是因為我太沒自制力。京介不過就是偶然撿到了我的DVD,我才有這個機會向人傾訴這個煩惱而已。
  收藏越來越多,成人遊戲的坑越挖越深——但同時又要隱藏著這一面扮演著模範生的形象,一想到總有一天秘密終究會曝光——我不禁顫抖起來。
  事實上已經曝光了——就在京介的面前。我一面慶幸唯一知道這個秘密的人是他——但又一面埋怨,偏偏知道秘密的人是他。
  明明我最不想讓他發現的。因為……因為……!
  「……也許……告訴爸爸媽媽會比較好吧。」或許到了最後的最後,只能這麼做……
  「當然不好啊!千萬不能這麼做!再說如果能跟他們說的話,妳打從一開始就不需要煩惱了吧!」
  京介按著我的肩膀,用無比認真的眼神看著我。
  ……明明是半夜被我強迫拉來房間聽我自說自話的,怎麼他卻像是比我還要來得更加擔心我自己?
  「也是……那我就不說了。」
  「不說就好,尤其不能讓老爸發現唷。」
  「被發現的話……會很慘吧……?」
  想像起爸爸生氣的樣子——不,那根本讓人不敢想像……我膽怯地吊著眼睛,像是求助一般地望著他。
  他將語氣緩和下來,像是試著安撫我的情緒般,用沉穩的語調說著。
  「當然會很慘啊。老實說,我不願意去想像會有這麼一天的到來,所以關於這個就讓我來幫妳吧。讓妳的興趣不要被發現……可是我不知道我能做些什麼。」
  說完這些,京介溫柔地笑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摸摸我的頭。
  我緊緊握住拍在肩膀上的手掌。那是一隻厚實的、令人感到溫暖的手掌。
  「……可以嗎?」
  總是避開我的你,現在卻拍著我的頭,笑著說要幫助我……我真的、真的、真的可以相信你嗎?
  「可以啊。不管發生什麼事,妳都可以不用客氣,盡量來問我就好。我也許無法提供什麼好建議,不過我會在我能力所及的範圍之內幫助妳。」
  令人感到溫暖的觸感。
  令人感到心安的話語。
  全部都如此熟悉地令人眷戀,彷彿回到了孩提時光——
  「……是……是嗎?那……就這麼辦吧。嗯……你能這麼做……真是幫了忙……吧。」
  不肯定地答覆著,我只是拼命地點頭。
  今天的溫柔,應該不會又是敷衍我的,對吧?
  你不會像這兩天一樣,聽過我的煩惱之後又對我不聞不問了,對吧?
  因為,你答應過我了。
  你敢說謊的話,我絕對不會原諒你。
  所以——一言為定喔!

  漸漸地——情緒平復了下來。
  我揮開了京介的手,並默默地從他懷中離開——討厭,別把我當小孩子啦!
  京介帶著完成任務一般的表情站起身來,準備離開。
  我目送著他的背影——已經有好幾年沒像現在這樣說那麼多話了吧?
  唔……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嗎?
  總覺得少了什麼。不是任何提問,而是僅僅一句——
  
  離去之前,他停了下來,轉向我的方向,似乎又打算說什麼。
  咕嘟。
  我悄悄地嚥了口水,為了回應他而等待著。
  ——好幾年沒打過的招呼,現在重新開始也可以吧——

  「——話說回來,妳真的只是喜歡『妹妹』才會買『妹妹系列的成人遊戲』吧?沒有其他的原因或理由了嗎?」
  ……搞什麼,結果到頭來你還是想問這個啊,真是——奇怪,為什麼我要感到掃興?
  「什麼?不然你認為還會有什麼理由?」
  我盯著他的臉,冷冷地丟出了這句。
  「…………」
  他也直視著我的臉,等待著我的回覆。
  我回想起剛剛他第一次問我時的狀況——啊。
  ……你可別會錯意了!剛剛那都只是順著局勢就變成那樣了,不准給我想太多!我只不過是一直不小心露出軟弱的一面,身邊又剛好只有你才會……!
  「真噁!怎麼可能呢?」這傢伙實在是——吼!他幹嘛對這個問題這麼執著啊!
  「說我噁心……妳喜歡的遊戲,內容不都是妹妹很喜歡哥哥的嗎?妳這樣不是自打嘴巴嗎?」
  ——吵死了,笨蛋京介,輪不到你說!
  「……你是笨蛋嗎?不要把二次元和三次元的東西混為一談。遊戲是遊戲,現實是現實。再說,現實世界裡根本不會有喜歡哥哥的妹妹吧?」
  沒錯,不會有!絕——對不會有!剛剛發生的事情,你可不要自作多情了!笨蛋京介!
  「已經沒事了,你差不多可以出去了吧?」
  將他趕出房間後,我趕緊把房門鎖上。
  「你這個笨老哥……」靠在緊閉的房門前,我深深吁了一口氣。「晚安啦,笨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