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原來我的哥哥這麼溫柔 1-2-1

  在那傢伙對我說了「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用客氣,儘管來找我就好」的隔天,我反覆思索著這句話的意義。
  其實真要說的話,目前除了掉落DVD那次以外,實在沒有什麼可以稱之為事件的狀況發生——到頭來,除了「替我守住秘密」這個消極的協議以外,他能幫我的似乎也不多。
  總覺得整個事件有相當難以釋懷的部分——向某人公開自己的秘密並要求對方保密,其實是件很蠢的事情吧?只要他答應不說出那片DVD的事情,那麼整個事件不就解決了嗎?根本沒必要把自己的秘密完全曝光——現在回頭仔細想想,才發現這是非常沒有意義的行動。
  ……嘖,那麼我昨天晚上到底在幹嘛啊?沒有意義的行動,換來沒有意義的承諾……可惡,笨蛋京介,把我的感動還來!

  「桐乃——桐乃——」
  不知何時,加奈子已經來到我的坐位旁邊。
  「啊,抱歉,在想些事情。」
  「嘿——果然是男朋友的事情吧?」
  加奈子一臉不懷好意地對我笑著——吼唷!為什麼每次都會想到那方面去啦!
  「才、才不是啦!而且我也沒有時間呀。」
  我說沒有時間絕對不是藉口。社團的活動、模特兒的工作等等啦——而且最近也要準備縣內中學聯合考試跟田徑社的部內甄選,我哪來的時間去交男朋友啊?
  雖然平均每一個禮拜起碼會收到一封情書,但同年紀的男生全部都跟小鬼一樣,我一點興趣也沒有。
  「哼嗯~~這樣啊——」我說啊,真的沒有啦……真是的,不要用那種眼神盯著我看啦!
  「……好了,快上課了,加奈子妳快回座位去吧!」我扳起了臉,裝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下達逐客令。
  「唔~~不要跟綾瀨講一樣的話啦——」加奈子皺起眉頭,「是這樣的啦,加奈子昨天顧著練卡拉OK,所以數學作業——」
  「自己寫!」不知何時出現在背後的綾瀨揮下了制裁的手刀。
  「嗚哇……真正的綾瀨大魔王出現了。」加奈子按著頭,吐出莫名其妙的台詞。
  唉呀唉呀。哈哈。
  「真是的,加奈子,你沒看見桐乃一副很困擾的樣子嗎——」

  一如往常教訓過加奈子後,綾瀨擺出了「對不起,我沒有把孩子管教好」的表情。「桐乃,有什麼煩惱的話一定要跟我們說喔——」
  「不,其實沒什麼啦——」
  「……可是最近看妳常常在發呆,是太累的關係嗎?是工作還是社團——」
  「唔……真的沒事啦!對不起,讓妳操心了。」
  總不能說真正的原因是因為十八禁遊戲被自己的哥哥撿到這種事吧(在很多意義層面上都太糟糕了!)?所以我微笑著蒙混了過去。
  即使如此,綾瀨還是一副擔心的表情。
  「真的沒事啦!社團還是工作什麼的。那個、最近不是還有縣內聯合考試嗎?最近看書看得比較晚而已啦,只是這樣!」
  「桐乃頭腦這麼好哪要讀書啊,加奈子可是直接放棄了說……果然還是男朋友吧?」
  「加奈子,桐乃可是很用功的喔!妳也好歹學習一下——桐乃,太累的話一定要說一聲喔,我會拜託雜誌社那邊看看。」
  「……謝謝妳,綾瀨。」

  上課鈴聲響起,綾瀨推著加奈子回到了坐位上。
  ……唉,不能再讓她們擔心了。我拍拍自己的臉頰——桐乃,打起精神來!
  沒有必要繼續為那傢伙的事情煩惱!那傢伙的補償什麼的,以後再想!


  放學後,我們來到了市立圖書館。
  因為上午那一句「加奈子已經直接放棄(縣內聯合考試)了說」,綾瀨硬是把她給拖了過來。
  「欸~~饒了我吧~~」
  「不可以!距離聯合考試只有一個禮拜了不是嗎?這種時間居然跑去KTV,到底在想什麼啊?」
  「加奈子是要出道當偶像的啦!所以練唱歌不是比讀書更重要嗎?」
  「我們即使當了模特兒也有在用功的喔!加奈子想當沒有內涵的偶像嗎?」
  「唔……!」
  ——雖然並不是抱持著成績至上的主義,我也認為放任她繼續下去不太好,所以才跟了過來。三個人在一起的話,應該比起一個人能更有效率的讀書——雖然基於某個原因,我不是很喜歡來市立圖書館就是了。
  圖書館內大多都是同年齡的中學生——為了下個禮拜的聯合考試,大多數學生都在作最後衝刺吧——跟同樣為了升學做準備的高中生。不可否認的,來到這裡的氣氛絕對比在家開讀書會好得多。
  千葉縣學區內中學聯合模擬考試——這是模擬一年後會遇到的,區域高中聯合招生考試。
  雖然考試成績跟實際上的招生考試並無直接相關,但仍然是一項重要的學力指標。不管是作為將來成績可能落點的參考,還是奠立信心基礎——在很多意義上來看,重要性可能比高中入學考試本身更來得高。
  雖然我還沒決定要讀哪一所學校,但最差也要進入T高,主要通學路程不算遠外,升學率也不錯——雖然連京介都能考上了,對我來說應該也能輕鬆錄取就是——
  啊……才剛說就看見了人。
  京介正跟那個帶著土氣眼鏡的、「親愛的青梅竹馬」在靠窗的位置正對面坐著。說起來媽媽好像說過,「京介能考上T高全都多虧了麻奈實呢。」
  ……感情真好啊,拼命努力考上同樣的高中好繼續跟對方在一起,嗄?
  我拉著綾瀨跟加奈子,往另一個方向移動。
  「咦,桐乃,那邊剛好有位置啊?」
  「……沒什麼,看到討厭的傢伙罷了。」
  可惡。
  所以我才說我不喜歡來圖書館。

  「討厭的傢伙?班上的那群?」坐定位置之後,加奈子開口問我。
  班上的那群,指的應該就是在角落玩H-Game的那群人吧——「御宅」與「討厭的傢伙」……這根本就是反射性的思考了。
  我只是重重吁一口氣。「不是啦,是妳們不認識的傢伙——」
  「校外人士?」「在街上被搭訕過?」「不是。」
  我一邊拿出課本,一邊打發掉天外飛來的疑問——
  「那,是變態囉?」
  一次比一次還誇張……我不自覺地往京介的方向瞄了一眼。
  「……倒也不是。」我絕對不是替他辯護喔!只是要是加奈子在圖書館裡鬧出騷動的話事情會很麻煩,就只是這樣,沒錯。
  「哼哼~~這個曖昧不明的態度……吵架中的男朋友?」
  吼唷!為什麼會這樣判斷啦!
  「怎麼可能是!」
  「可是最近桐乃都很沒精神耶,難不成真的是……?」
  「說起來最近桐乃都常常在注意簡訊,而且也一直都是悶悶不樂的樣子——」
  「都說不是了啦!」這是兩回事!不要做過多解讀啦!
  一邊拿課本敲加奈子的頭,我一邊裝作不經意地擋住綾瀨的視線——她正向剛才經過的京介那一桌方向看去——是說我看起來真的那麼像剛跟男友吵架過的女孩子嗎?!
  可惡……這個笨蛋京介。
  模擬考結束後我絕對不要再來圖書館了!
  「不是要來唸書的嗎?」我強硬地結束掉話題,將課本攤在桌上。

  幾天的讀書會下來,加奈子意料外地認真。
  原本以為不到兩天她就會逃跑,但她還是每天都乖乖地一起到圖書館去(唔,雖然也不能排除綾瀨的強力監督就是了)。跟第一天消極的態度不同,不再是我們單方面說明而是主動詢問,而我們也透過這樣的問答發現了自己的盲點——託此之福,在過了幾天成績發布的時候,不只加奈子的成績大幅進步,我跟綾瀨也拿了不錯的成績。
  全縣第五名——這個結果連我自己也大感意外。
  即使校內的成績長久保持在全學年前幾名,但全縣的成績排名完全是另一個意義——這個成績要填第一志願根本不是問題。
  不過加奈子更是從私立學校的分數飛越至T高的程度——雖然只是低空掠過,但僅僅一個禮拜有這麼顯著的進步已經是相當驚人的了。
  「嘿嘿~~加奈子我啊,想做的時候就辦得到的啦~~」
  看她得意的樣子……真是的,這樣的話一個禮拜之前就不該說放棄了吧?
  「這樣的話,以後也繼續保持下去吧?」綾瀨嘉許似地摸了摸加奈子的頭。
  「我才不要,唸書好麻煩。」
  「嘿~~剛剛才說想做的話就可以做得到的喔!」我捏了捏加奈子的臉。
  「所以說啊~~考試前再讀就好——啊~~唔要咿唔嗯呀——」
  我繼續擰著加奈子的臉頰——啊~~好軟好軟,小孩子的臉皮真厚啊~~
  綾瀨溫柔的摸頭也變成了敲頭。哼哼,小孩子不乖就是要教訓!

  「偶握了,快演晃開偶啦——」「哈哈……」
  在我跟綾瀨的聯合攻勢下加奈子舉了白旗。
  「所以說~~加奈加奈醬,以後要認真讀書喔~~知道嗎~~」
  綾瀨繼續扮回哄小孩的慈母角色。
  「是啊是啊~~不然我就這樣這樣!」
  哼哼……我會讓妳的身體徹底記住這個教訓的!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不要騷我癢……可是可是可是哈,一個人唸書真的很無聊、所以說……我是說真的啦!」
  「加奈子是說以後大家一起讀書嗎?」
  「唔唔……哈哈……對了對啦!大家一起讀就不無聊……哈哈……嗚哇!桐乃饒了我……哈哈……」
  我放開了向她伸出的魔爪後,加奈子馬上躲去綾瀨的背後。
  「性騷擾!桐乃色老頭!」
  哈哈。


  禮拜天,難得家裡沒人,我躺在沙發上,看著客廳的電視播放著的梅露露的DVD。
  平時的梅露露放送時間在星期四傍晚——那時京介已經放學回家,媽媽也剛從市場回來,所以只能進行事先錄影,再到樓上的電腦播放。
  在被京介發現這個秘密的興趣之前,我一直都是像這樣一個人偷偷地看著梅露露的動畫。
  ——一個人很無聊,大家一起就不無聊了……嗎?
  我也很想和朋友一起看梅露露、一起玩妹妹系列的戀愛遊戲啊,明明這麼可愛——
  「那群死阿宅有夠噁的。」對著教室裡正在玩遊戲的那群人,加奈子這麼說——這些「噁心的御宅興趣」,她們肯定不會想碰的。
  ——一個人,真的很無聊。
  在那傢伙發現這個秘密之前,我一直都是一個人。
  一個人看著偷偷錄下來的梅露露的動畫、一個人玩著偷偷利用網路郵購買的成人遊戲——瞞著朋友跟家人,在沒人發現的時候默默地躲在自己的世界。
  儘管是歡樂的故事,我也不敢放聲大笑。
  就算是感人的劇情,我也只能安靜地哭。
  好的故事、壞的故事,都跟我的聲音一樣只能鎖在自己的房間裡,絕對不能跑到「外面的世界」——就這層意義上,教室裡面那群御宅玩家比我還要來得幸福——能像現在這樣在電視裡看著DVD,已經是我最大程度的滿足了。
  即使被貼標籤、即使被說噁心——他們還是可以成為夥伴,交流著彼此的想法。
  有著夥伴的他們,毫不在乎他人異樣的眼光,坦坦蕩蕩地活在「外面的世界」。
  孤身一人的我,即使表面如何光鮮亮麗,仍然畏畏縮縮地躲在「自己的世界」。
  我也很想將梅露露的動畫DVD像當季流行的服飾一般拿出來炫耀啊!一邊說著「這是我最喜歡的動畫喔」並推薦給綾瀨或加奈子看看——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群死阿宅有夠噁的。」
  加奈子當時的輕蔑表情,就像看到了路邊的狗大便一樣。對我們來說珍貴不已的收藏,在外人眼中就不過是那麼一回事。

  「討厭,那種人應該是叫做御宅族吧?電視上不是有演嗎……你不可以變成那種人唷。你說是不是呀,孩子的爸。」
  「是啊,不需要自己去接受壞的影響。」
  看吧,連爸媽都這麼說——其他人也——
  拜託,別再出現奇怪的聲音——
  「不會啊,哪裡奇怪了?」
  哪裡不奇怪了?明明都說這些東西很噁心、明明都說那會帶來壞的影響——
  「我說過了吧,不管妳的興趣是什麼,我都絕對不會瞧不起妳。這樣就好了吧?興趣完全是個人的事情,妳也沒對其他人帶來困擾,用自己賺的錢買任何東西,都沒有人可以說妳閒話。」
  ——啊。
  那傢伙當時是這麼說的。
  朋友覺得很噁心、爸媽覺得會帶來不好影響的東西——只有那傢伙說過「我不會瞧不起妳」。
  ……雖然我並不曉得他是不是出自真心的啦,但他的確這麼說過。
  唔……真不甘心,為什麼偏偏是他,明明之前都不理我,這句話感覺一點也沒說服力。
  喂……我到底可不可以姑且地相信你啊?
  「可以啊。不管發生什麼事,妳都可以不用客氣,盡量來問我就好。我也許無法提供什麼好建議,不過我會在我能力所及的範圍之內幫助妳。」
  ……很好,這是你說的。
  給我作好覺悟喔!

  ……結果這傢伙混到傍晚才回來是怎樣?
  去了哪裡想都不用想,八成是跟那個土氣女在一起吧?
  「……過來一下。」
  「為……為什麼?」
  你給我搞清楚狀況。
  「人生諮詢,繼續。」
  給我想起來,你這個豬頭!
  「妳還要繼續啊——」
  別給我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表情,你自己說了會盡量幫助我的吧?但在難得我想順著你的意讓你幫忙的時候卻把我丟在一邊晾了一整天——喂!你說話不算話啊?
  「別管那麼多,快點來就是了。」
  「真是的,還是一樣沒有我說話的餘地嗎……」
  廢話。是男人就給我對自己的言行負責。

  我將京介拖到了房間的電腦桌前面。
  不這樣的話,他應該也只會保持著一副「啊~麻煩死了」的表情回到自己房間一直躺到晚飯前。
  命令他坐在電腦前,為了防止他開溜,我站在他的旁邊擋著。我親切地打開電腦的電源——這傢伙很可能跟爸爸一樣是機械白癡,從他之後問的一堆沒營養的問題更讓我確信這一點。
  「然後呢?給我看這些要做什麼?」
  都已經在他面前開電腦了,這傢伙居然還在狀況外?!
  「真受不了你……你還不知道嗎?遊戲啊,電玩遊戲。我們一起玩。」
  「什麼?電玩……我和妳?兩個人一起玩?」
  ……你那是什麼態度啊。別一副像是聽到不認識的女生向你告白的蠢臉好嗎?我相信你一輩子都不會遇到那種事的——等等,這個場面怎麼有種熟悉的感覺?
  「……對,沒錯。你不是親口說過嗎,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願意幫助我之類的話……」」
  你可不要誤會了,我只是剛好沒其他人可以拜託,而你又剛好說出這句話。如果你抱有莫名其妙的期待的話,我可是會很困擾的。沒錯。
  「不不,我的意思是協助妳不要被爸媽發現而已吧?而且這已經不算是人生諮詢了吧,為什麼會突然要我玩電玩遊戲啊。」
  ……吼!問那麼多幹嘛啊?還不簡單嗎?是男人就給我為自己說的話負責!
  「這……這是必要的啦!不要管那麼多,來,拿著這個——」
  我將滑鼠塞到他的手裡,抓著他的手操縱著游標——說起來他的手還真厚啊……
  不知道為什麼,那傢伙一直盯著我的臉看……幹嘛啦。
  「……你看什麼啊?真不爽。」
  「沒什麼。」
  給我好好盯著螢幕啦——吼,他的手怎麼那麼僵硬啊?配合一下好嗎——啊。
  ……我只是顧及你可能是電腦白痴的可能性!別給我搞錯了!

  夠了,開始進入正題吧。
  我點開了《妹戀》的程式,進入遊戲畫面。喇叭響起聽不膩的酥麻聲音——啊~~詩織的聲音真是讓人有種被治癒的感覺啊~~
  「妳打算讓我做什麼啊——」
  吵死了,都說是玩遊戲,你乖乖看著螢幕啦。
  「妳……妳啊……」
  「你生什麼氣啊?會嚇到我耶!」
  但那傢伙不但沒將注意力放在螢幕上,反而還一臉不耐地轉過頭來。
  ……果然是這樣啊。
  「……喂,臉不要靠過來。」
  加奈子說「那群死阿宅」時候,也是這個表情。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
  「……喂,妳怎麼了?」
  「……你果然,是在瞧不起我吧。」
  「啊?什麼啊?」
  ——夠了。
  你一定在想「為什麼我要陪妳玩這種無聊的東西」對吧。
  「結果……你只有嘴巴說說而已嗎?在你還沒玩過之前就懷有偏見了……只會說一些好聽的話……其實你在心裡認為我是個怪人吧……」
  口是心非的傢伙。
  自顧自地說些漂亮話,把我哄得一蹋糊塗好讓自己脫身;其實你打從心底感到厭煩對吧?
  對於我這個討厭的妹妹,以及討厭的興趣全都是——
  「聽……聽我說,不是那樣的……」
  是怎樣的?你這次又想說什麼話來唬弄我?你這個大騙子——
  「我不是瞧不起妳!我是因為要在妳面前玩這個很尷尬啦!拜託妳也了解一下狀況!」
  你才是要搞清楚狀況的那一個——
  「這個遊戲的程度不是在大廳裡大家一起看連續劇的時候,出現了接吻片段而引起的騷動可以比擬的吧!」
  「……那是什麼?我完全不明白你在說些什麼。」這傢伙腦袋燒壞了,想不到什麼好說的嗎?

  只見他抓了抓頭指著螢幕。
  請不要那樣指著我的詩織好嗎,很沒禮貌耶。
  「我也完全不懂就是了,但這恐怕是和虛擬的妹妹感情變好,然後這樣那樣的遊戲對吧?而且還是十八禁的男性向遊戲吧?這麼說的話,想當然在故事進行到高潮的時候,會出現那種畫面吧……妳跟我一起看那種畫面,都不會有什麼感覺嗎?」
  ……你果然有這遊戲就是那種東西的偏見啊——等等。
  「……啊。」
  妹妹。感情變好。十八禁。高潮畫面。
  …………!
  「我……我對……那種的……沒有意識到那種片段……」
  可惡,既然這樣就早點說啊!一開始幹嘛吞吞吐吐的啊!
  「不要說不明就裡的話啦!你那種說法,就好像是在說我很奇怪不是嗎?」
  這樣子的話,不就好像是我別有目的才拉你來玩的嗎?你這個變態老哥!你只有想到那方面嗎?!

  「好——那我知道了,桐乃。我大約掌握住狀況了。我們談談吧,好嗎?妳聽著……那個……」
  「請輕輕的~按畫面唷~」喇叭傳來詩織的聲音。
  「我不是說了不要吵了?不要在時機正好的時候打斷我啦!」
  ……你耍什麼呆啊?「不要欺負詩織。」
  「妳也快回到現實,那只是畫而已。」
  ……這是剛剛在吐槽電腦語音的人該說的話嗎——對我可愛的詩織,又是大吼又說只是畫的,你那什麼態度啊?
  「不要說她只是畫!」
  「……不好意思,我不是很清楚就隨便說話。我完全沒有否定妳在做的事情,也完全沒有瞧不起妳的意思。只有這點我可以發誓是真的,相信我吧。」
  ……又是單方面要我相信你。
  剛剛才一副死也不想碰的樣子,誰還要相信你啊?你的承諾也太廉價了吧?
  可惡,為什麼那個晚上我會那麼輕易相信你說的話啊……承諾人家時給我誠懇一點啦,笨蛋京介!
  不要以為態度溫柔就可以獲得原諒!可惡!
  「可是……那個……突然叫我玩這種遊戲對我而言太難了。妳知道的,我才十七歲而已。我完全沒有瞧不起妳的意思,但我還是不可能去玩它。」
  京介畏畏縮縮地說著,眼神刻意跟我錯開。
  ……我也才十四歲,你這是轉個彎說我的不是吧?
  「不不……我能理解。也許這個遊戲非常好玩,所以妳才會向我推薦吧?我知道,但我非常了解這一點。」
  ……嘖,還算不難聽的解釋嘛。
  「但我還是要說,妳就饒過我吧。我退一步說,一個人玩或許還好,不過很不巧我沒有在妹妹身旁玩十八禁遊戲的勇氣。」
  「……膽小鬼。」
  這個沒用的東西。
  我都鼓起勇氣把我的秘密告訴你了,要你體驗一下而已你跟我說沒有膽量?你有沒有搞錯?
  而且,十七歲不能玩十八禁遊戲?那你床底下那堆眼鏡娘特輯A書是怎麼回事?全家人可都知道的唷。
  ……總之,找藉口是沒用的!上訴駁回!

  「唉……那麼,這個就當作業囉。」
  「作……作業?」
  京介的表情變得僵硬——
  「沒錯。簡單說來,你不想在我身邊玩這個吧?所以派給你當功課,我等一下連筆電一起借給你,你在下個星期之前要把它玩完。」
  在他還來不及反駁之前,我搶先下達了指令。
  沒錯,你的承諾太廉價了,讓人無法去相信——我可不想像個笨蛋一樣,盲目地栽進那看似溫柔的虛偽謊言裡。如果你說的一切都是真的,就用行動證明給我看。
  證明你說的「不會瞧不起妳」是真的。
  證明你說的「會盡力幫助妳」是真的。
  
  「……我知道了,我玩就可以了吧?我玩就是了……」
  「那就這樣了。」
  我將遊戲視窗關閉,跟詩織互相揮手道別。
  「——哥哥——一定~要再來玩唷。再見~」
  聽到沒有?詩織都這樣求你了。給我好好回應「妹妹」的期待啊,「哥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