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原來我的哥哥這麼溫柔 1-2-2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待詩織!」
  抱著滿腔的憤怒,我奮力將京介從椅子上踹了下去。
  用不著可憐這傢伙,我相信如果其他玩家跟我站在同一個位置,也絕對會跟我做出同樣的行動——這傢伙根本欠扁!
  「搞什麼啊!幹嘛突然踢人!」
  「我才要說你在搞什麼咧!為什麼第一個選項就選『不要多說,把她踢下床』呢?真是令人不敢相信,你的腦袋裡到底裝什麼啊?」
  啊——火大、火大、超火大!我絕對要代替詩織報仇啦!
  這個世界上哪有會把自己妹妹踢下床的哥哥啊!沒良心!死變態!去死吧!
  可惡……我前幾天果然看走眼了。
  這傢伙一點也不溫柔!


  「為什麼?我說過了這是你的功課吧。為什麼還沒有玩呢?」
  隔天傍晚,在我問他「玩了沒」的時候,那傢伙竟然悠悠哉哉地一邊喝茶一邊回答我「妳是指什麼」——好不容易忍住想衝上去扁他的衝動後,我進一步質問著。
  這傢伙漫不經心也給我有個程度!昨天晚上才說過的事情而已吧?我還連筆電一起借出去了耶!
  我並不是在意他還沒玩,畢竟才剛借出一天而已——不過再怎麼說也不該回答我「妳是指什麼」吧?你給我機靈一點!
  可惡……明明答應過我的……這傢伙打算敷衍我到什麼時候啊?
  「因為……那個,我不是初學者嗎?即使讀了說明書我還是不太知道要怎麼玩。」
  裝成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京介擺出猶如小型犬的表情這麼辯解著。
  ……
  …………
  ……………………
  可惡,這不是逼著人家非原諒你不可嗎?
  「……如果是這樣,早點說就好啦。好吧……那我就從序章開始說明給你聽——」我拉了拉京介的袖子把他拖出客廳,「來我房間。」
  「昨……昨天……我說過我不想在妳身邊玩這個遊戲吧。」
  ……這傢伙到底想怎樣啊。
  說了不想在我身邊玩,所以把筆電給借了回去;借了回去之後又說不知道怎麼操作。這傢伙的藉口還真是多啊。現代社會真的有到這種程度的電腦白癡嗎?我看你根本就是不想玩吧。
  「沒有那種畫面啦。真是的,都是因為你耍任性……總之你過來就是了。」
  我才不管你想不想玩,答應人家的事情就是要做到。

  我一邊把京介押到電腦桌的前面,一邊解除電腦的待機狀態。
  「……真是拿你沒辦法,我拿全年齡版的給你。」
  ……雖然這跟當初的想法有點出入就是。不過算了,沒必要跟初學者計較太多。你就好好感謝我吧。
  「有那種東西的話一開始就該拿出來啊!」
  「——你不知道嗎。全年齡版和十八禁版雖然名字一樣,可是內容還是不一樣喔。」
  「什麼……可是全年齡版……不就是把色情的畫面剪掉而已嗎?」
  「你說這種話對作家跟遊戲迷是很失禮的,不准再說第二次。」
  ——確實,一般的印象就是那個樣子吧。
  一般而言,十八禁遊戲在人氣及銷售量有所成長後,通常為了顧及消費者的需要,會去除掉色情要素推出一般人也能接受與購買的全年齡版本——畢竟對於大多數女性與未成年玩家而言,成人要素會造成購買上的困擾以及遊戲上的壓力進而拒絕接觸。
  ……雖然我不怎麼在意這一點,畢竟會這麼做的遊戲,很多在畫面處理上倒也不會像真正的色情遊戲那樣重口味……如果真的去除那些畫面的話,反而會覺得在劇情高潮階段少了一塊重要的部分。
  不過倒也不是說全年齡版一無可取之處。除了能讓更多人欣賞遊戲的這一點以外,更重要的是在全年齡版本往往會追加新攻略角色與新的劇情,自然也會有新的EVENT CG——因此,我還是會購入全年齡版本。
  不過……
  「……我不是專業人士所以不是很懂,但是我認為有些還是因為十八禁才可能辦到的事。」
  省略一些太複雜的部分,我只簡單說明一下兩者的差異——不過他還是一副似懂非懂的表情。
  「喔……」
  「這不是加入一個女主角,或有完全語音就可以解決的啦——我說了那麼多,總之我想表達的是全年齡雖然也不錯,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玩原版,所以才拿原版給你當作業。」
  我簡單地將整段話做了總結。
  我並不期望這傢伙能理解多少——反正,只要他能理解到「要體驗原汁原味的劇情就是要玩原版」這一點就好。
  「……那為什麼妳現在要準備全年齡版呢?」
  「所~以~說,你剛剛不是說不知道要怎麼玩嗎?你應該要心存感激才對,我會好好教你的。」
  既然你說不懂操作方法,我就教到你會;既然你說不想跟我一起看那種畫面,我就拿全年齡出來。不准再有任何藉口。
  他一副「可惡,果然還是要玩啊」的表情,轉過了頭面對電腦螢幕。
  ……這傢伙到底是有多心不甘情不願啊。把程式點開之後,一瞬間這傢伙好像出現了相當厭惡的表情……是我的錯覺嗎?
  ……算了,開始玩你就會改觀了!

  「那就開始吧,首先是輸入名字……」
  說明一下好了。
  雖然大多數遊戲主角都有設定本名,但玩家依然可以自行設定——不只是現在在玩的電子小說類如此,許多角色扮演類的遊戲也會提供這一階段的程序設定。
  不過在電玩整體進入全語音時代後,能這樣自行設定主角名字的遊戲越來越少……這也是因為全語音出現後必然會出現的問題吧?畢竟不可能顧及每一種名字的發音。
  拿這款《妹戀》來說,雖然可以自行設定名字,但大多角色都是以「哥哥」來稱呼主角,其實語音上也不太會用到真名,不過——
  「……等一下,為什麼你要用原始設定的名字?要用本名啦,本名!」
  「要……用……本名?這是為什麼?沒用本名就不能玩嗎?」
  「什麼?這是當然的吧?因為妹妹們叫自己的名字這件事是遊戲的重點。別發呆了,快點動手。」
  沒錯,角色帶入感是很重要的。
  現在越來越多遊戲將主角確立姓名,將主角作為一個角色在描寫;雖然確實增加了遊戲的深度,但總覺得是在看「別人的故事」而不是「玩家進入遊戲中體驗的故事」。
  對我而言,角色帶入感是很重要的——沒錯,妹妹們看的不該是「主角」,而應該是「我」才對!用別人的名字進行遊戲,讓自己的妹妹叫「別人」哥哥的這種事情,我絕對不允許!
  「可惡,我作就是了……作就是了……」
  在我的監督下,他乖乖地輸入「京介」在名字的欄位上。
  先前提過,因為配音程序的問題,現在戀愛遊戲的主角都會使用固定的名字進行遊戲——但這款《妹戀》並沒有這麼做。
  算是實驗性的系統吧。以往的遊戲,即使能輸入名字,也不會將其加入語音對話;但《妹戀》是可以將玩家輸入的名字,透過某個技術讓角色喊出來的!
  我想想……那個技術好像叫……啊,對了!就是Vocaloid!最近不是有個很熱門的虛擬人聲軟體嗎?就是那個!
  啊~~開發出這個系統的設計師真是天才啊~~帶著羞澀的表情叫著自己名字的妹妹,真的是超~~可愛的啦!所以我才說一定要用本名啊!

  對京介說明著遊戲特色跟操作方法的同時,遊戲進入了序章畫面。
  故事是從某一個早上,主角(玩家)醒來開始。
  這是很常見的開頭——從平凡無奇的日常生活漸漸展開劇情,是很多故事的主流。
  故事敘述手法,通常都會以主角視點進行第一人稱的描述,讓玩家跟著主角一起體驗他周遭的點點滴滴——等等,這傢伙擺出一副無趣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我看看……

  我的名字是高坂京介,這麼說自己可能有點怪,不過我是個非常平凡的男高中生。

  啊,什麼啊,才第一句而已不是嗎——不過這種敘述……
  我看了看畫面中「京介」的自白,再看看現實中「京介」那張端正卻又略顯樸素的臉。
  ……原來如此,戳到痛處了是吧?還真是一點違和感也沒有啊。
  「那個……這種遊戲的主角為了要讓玩家容易帶入感情,大多會設計成很普通的性格。還有為了要讓他在故事裡有成長的空間,最初都會有點笨拙。」
  「喔……」
  哈哈,這簡直就像在說這傢伙對吧?你就好好跟著「京介」一起成長吧,笨蛋。

  隨著響起的鳥鳴音效,原本的房間背景逐漸轉暗,變得一片漆黑。

  京介「啊~~睡得真好。因為昨天念書念到很晚,真沒辦法。」

  附帶說明一下——同樣是為了帶入感,這類遊戲的男主角通常不會有語音,所以不要對「有對話內容卻沒出現語音」這點感到奇怪,這並不是遊戲公司忘記加上去。

  京介「詩……詩……詩織?」
  啪噠!我很慌張地起床,不停地眨著眼。
  京介「嚇我一跳。真是的,詩織這傢伙是什麼時候……」

  來了來了!《妹戀》的第一張Event CG——爬進了主角的被窩裡熟睡著的詩織。啊~真受不了~怎麼會這麼可愛啦~~
  「你看你看,香甜地睡著毫無防備的樣子,覺得如何?很意外吧?」
  啊~啊!一個人睡不著,所以在晚上偷偷鑽進哥哥的被子裡索求著哥哥的溫暖,只要哥哥在身邊就感到心安——呀啊!犯規!這太犯規了!
  「也不盡然……該怎麼說呢。普……普通?」
  哼哼,逞強也只有現在喔,笨蛋京介。這還只是開始而已,到後面你絕對會招架不住詩織嬌度滿點的魅力的!
  接著,畫面跳出了分歧選項。

  看著睡得香甜的詩織,我……
  一、緊緊地抱住她。
  二、小心別吵醒她,輕輕地下床。
  三、不用多說,把她踢下床。

  所謂的分歧選項,就是影響角色好感度來決定往後劇情走向的關鍵——說得簡單一點就是根據玩家不同的選擇會觸發不同劇情的系統。通過一次次不同的分歧,將會互相連結出不同的故事——以《妹戀》來說,六個角色包括完美結局及普通結局,就有可能通往十二個結局。
  儘量增加特定角色好感度,進而往完美結局推進——玩家在閱讀故事的同時也替主角決定未來的方向,這大致上來說就是電子小說類型遊戲的進行方式。
  「嗯?那應該選哪個呢?好像有三個。」
  「什麼?你不自己決定的話,就沒有玩它的意義啦。沒問題的啦,這款遊戲的選項都很簡單明瞭。」
  好了,京介,你會怎麼做呢?
  京介沉吟著,將滑鼠游標不停游移在三個選項之間。有這麼難決定嗎?
  在這三個選項之間,或許看不出來一跟二哪一個是增加好感度的選項,但三絕對看得出來會讓好感度下降——只要不選三的話,其實不管在這邊有沒有選對,只要之後的選項正確的話,大致上還是能往完美結局前進的。
  順便一提,能增加好感度的選項其實是第二項而不是第一項。沒有錯,展現哥哥的溫柔是很重要的,嗯嗯。
  經過一番煩惱後,京介下定了決心,一臉篤定地按下了選項——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待詩織!」
  「搞什麼啊!幹嘛突然踢人!」
  「我才要說你在搞什麼咧!為什麼第一個選項就選『不要多說,把她踢下床』呢?真是令人不敢相信,你的腦袋裡到底裝了什麼啊?」
  難以置信!
  經過考慮後還選最糟糕的選項,你到底有沒有心想玩啊——居然敢把我心愛的詩織踢下床!
  我隱隱約約聽到這傢伙吐出「不要讓妹妹看扁自己」之類的話——你就這麼討厭妹妹嗎!玩這個遊戲真的讓你這麼不滿嗎!
  可惡、可惡、可惡!氣死我了!
  「什麼?你剛剛說了什麼?」
  「什麼都沒有。」
  我知道了,這是那一天晚上的報復對吧?被我挖起來的那個晚上其實你很不滿對吧?所以你才要對同樣爬上床的詩織進行報復!
  啊~超火大!你這傢伙度量太小了吧!幹嘛遷怒詩織啊!

  詩織「對……對不起……京介哥哥對不起……嗚……我、我……昨天晚上……一個人睡不著……所以……我就……」

  我知道的,詩織,什麼都不用再說了,一切都是這個傢伙不好。我已經替妳好好教訓過他了。

  京介「什麼?妳說了什麼?」
  詩織「嗚……沒……沒什麼啦……嘿……嘿嘿!早安!哥哥。」

  看著詩織一邊按著側腹一邊勉強打起精神微笑的樣子,只會讓人更心痛啊,嗚嗚……
  可惡……京介這個渾蛋,居然害我的詩織哭了。
  「這個主角真是令人討厭的傢伙啊。」看著感傷的一幕,始作俑者的京介竟然不為所動地吐出了這句……我說啊……
  「這是你自己選擇的結果吧!」你還敢講!沒良心的東西!「話說回來,原來有這種橋段!因為我絕對不會選這種選項所以我也是第一次看到,真是的……詩織好可憐唷。」
  被這樣對待還能微笑以對……嗚嗚,詩織,妳真是個了不起的好孩子。
  雖然妳不能選擇自己的哥哥,但我會好好調教這傢伙讓他不再這麼粗暴的,妳放心吧。

  接著進入下一個畫面。
  餐桌上的六個妹妹,滿心期待地等著哥哥的到來——
  個性獨立、留著一頭鬈髮的香織,是家裡輩分最大的妹妹,也就是詩織的姐姐,負責家中大小家務。
  活潑好動、隨意將頭髮在腦後束成馬尾的光,是遠房親戚寄放在這邊的孩子。
  沉默寡言、總是低頭讀著文庫本的小雪,是從某個地震災區收養回來的孤兒。
  聒噪不堪、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下來的雙胞胎——賽西璐與莉采兒,是在國外出生的同父異母的妹妹。
  最後,是害羞內向、似乎還在為剛才的事情愧疚而將頭壓得低低的詩織——

  「桐乃,這幾個傢伙也長得太不像了吧?怎麼看也不像有血緣關係的人啊。」
  ……面對六個不同風情的妹妹,你的感想居然只是這個嗎!你這傢伙實在是……算了,我懶得跟初學者計較。尤其是在遊戲一開始就毫不留情把妹妹踢下床去的不受教初學者!
  「這是沒有辦法的啦,因為每個女主角的畫家都不一樣啊。」
  我隨便找了個理由敷衍他的疑問——跟他解釋故事設定太麻煩了,讓他以後自己去看吧。
  點擊進入下一個畫面——俯視餐桌的視角,六個角落分別顯示著香織、光、小雪、賽西璐、莉采兒,以及詩織的頭像圖示。
  「喔?畫面又變囉?」
  「這是事件選擇畫面。點選想跟她說話的妹妹的圖示,就會發生和那個妹妹交談的事件。然後事件中也會出現分歧選項,依據選項不同好感度也會跟著改變。」
  然後你剛才的選項毫無疑問的是降低好感度——我暗地裡補上這麼一句。
  「嗯……話說,妳先前就有提到的『好感度』是什麼啊?」
  ……總算開始認真了啊。很好,給我仔細聽好了。聽過之後要是還像剛剛那樣對待詩織或者其他妹妹,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那是將妹妹喜歡哥哥的程度作成數值化的參數。好感度沒有達到一定的數值就會有看不到的事件,當然個別的結局也是一樣。所以基本上,想要攻略的妹妹的事件必須要看很多,提高好感度就是破關的訣竅。另外如果能提升複數的妹妹的好感度,在情人節等日子會容易發生特殊事件,所以絕對要這麼做。」
  「是……是嗎……」
  大致說明完畢後,我觀察著京介的表情。
  這傢伙露出了跟那天晚上一樣的臉——啊,就是問我為什麼喜歡妹系遊戲時——怎麼回事?
  ……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話說回來我問妳,妳對我的好感度有多少?」
  ……嗄?這、這傢伙在說什麼鬼話?
  確實,我是說過好感度是把妹妹喜歡哥哥的程度表現出來的數值沒有錯……但那是遊戲中的喔?你知道的吧?為什麼你要問現實中的妹妹好感度有多少的這種爛問題?我上次應該說過吧,別把現實跟遊戲搞混了!
  現實中的妹妹是不可能喜歡上哥哥的,絕對不會!前幾天晚上不過就是趕鴨子上架地讓這傢伙知道了我的秘密而已,並不是因為是他我才說的喔!別搞錯了!
  「可以啊。不管發生什麼事,妳都可以不用客氣,盡量來問我就好。我也許無法提供什麼好建議,不過我會在我能力所及的範圍之內幫助妳。」
  那天晚上,他輕輕地摸著我的頭,溫柔地這麼對我說著——確實有那麼一瞬間,他成為了溫暖記憶中的那個可靠的「哥哥」。
  好想繼續被摸著頭、好想繼續沉浸在溫柔的話語裡——
  但當時的我絕對是被沖昏了頭。
  現在證明了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了吧?這傢伙根本超討厭妹妹!超討厭妹控遊戲!溫柔什麼的不過就是裝出來的,看他剛剛毫不猶豫地把詩織踢下去就知道——可惡,你到底是怎樣啦!
  「想知道?」
  「不……不用了。」
  ……嘖,沒用的東西。

  「所以遊戲流程大致上就是這種感覺——你明白了嗎?」
  遊戲進行方式、選項分歧造成的影響、儲存與讀取遊戲進度……將這些說明完畢之後,我關閉了程式。
  我已經儘量把能說的都說完了……接下來就是要靠他自己了。再怎樣高程度的電腦白癡,整個流程跑過一次後應該也沒有理由說不會吧?
  「嗯。」
  「……感想呢?」
  「我還答不上來……才剛開始玩而已。」
  「是……是嗎……也是。」
  ——短時間內果然很難改變他的態度啊。
  雖然沒有明說,但是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了——他很討厭妹控遊戲。從一開始他選擇的分支行動就一清二楚。
  他打從心底對「妹妹」感到厭煩。不管是現實中的我,還是遊戲裡的詩織都是——所以他才會選擇毫不猶豫地將詩織踢下床。那天晚上之所以沒那麼做,只不過是因為我讓他來不及反應而已。
  不過,我不會因為這樣就放棄的——我要向這傢伙證明,我所深愛著的戀愛遊戲,是值得我去愛的!絕對不是該被說噁心的東西!
  「好,那下一個要玩什麼好呢!」
  我翻開資料夾,檢閱著電腦裡安裝的所有遊戲。
  《超義妹》——不行,這個內容過激,先跳過。
  《和妹妹們玩耍吧》——理由同上,跳過。
  《天元突破十二姐妹》——唔,怎麼說呢……這部劇情架構太過龐大了,而且也不是戀愛系而是傳奇系……對初學者來說可能太過深奧了,跳過。
  《最終兵器妹妹》——唔……在戀愛要素與戰鬥演出上取得平衡,描寫也相當深刻,確實是一款相當出色的作品……但是對初學者而言,題材似乎太過沉重了吧?
  唔~~到底哪個比較好啦~~

  「喂……桐乃。」
  「幹什麼?為什麼要一臉正經八百的樣子?」
  在我認真挑選遊戲的時候,京介打斷了我,一臉認真地向我丟出了一個疑問——

  「妳……在學校裡,有一起打電動、聊遊戲的朋友嗎?」
  ……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