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原來我的哥哥這麼溫柔 1-3-1

  終於能真的來一次看看了——二次元的聖地.秋葉原!
  以前就很想過來看看——之前好幾次都陰錯陽差地錯過了時機,好比說上一次要來領梅露露的明信片,DVD卻掉在家裡被京介撿到——這次終於能親自來一趟了!
  RADIO會館!GAMERS總店!喔喔!
  從車站看出去,是條繁盛度不輸給澀谷跟原宿的商業街——似乎是因為經歷過大重建的樣子,在慎密的地區規畫下顯得更有秩序,絲毫不見繁華伴隨而來的混亂。
  這條街過去以電器街聞名,後來漸漸發展起IC產業,成為國際知名的科技街——這點可以從處處林立的免稅商店以及為數不少的外國遊客略窺一二。
  或許IC產業的發達也連帶帶動了遊戲市場吧?這方面的前因後果我並不是很清楚——總之,秋葉原現在更以動漫畫及遊戲的產業發展廣為人知,成為所謂的「二次元的聖地」——啊啊,我終於有機會來朝聖一次了啊……!

  「桐乃,我們時間不多了吧?想逛的話等網聚結束之後再逛吧。」
  「……我知道了啦。」
  因應「宅女集合」管理人的茶會邀請,順帶跟著我一起來的京介一邊闔上手機,一邊不識相地潑冷水。
  他還是一臉心不甘情不願的表情——就在早上打理好服裝,準備找他出來的時候,他卻忘記今天就是聚會的日子。嘖……對這傢伙還真是一刻也不能大意。
  也因為如此,對於這個聚會他根本沒特別打扮,就像只是到離家不遠的便利商店買東西一樣——素色襯衫下搭配牛仔褲,並隨便披了件短袖夾克就出門了。
  「……還有,不要太靠近我,別人會以為我們在約會。」
  精心打扮的女孩子,跟一個衣著隨便的男生,光是站在一起就感到很丟臉——從剛才開始我就感覺得到四周異樣的視線,這傢伙卻一副不在乎的樣子。他就不能站在我的立場稍微想一下嗎……我一邊暗自抱怨著,一邊拿出預先列印的備忘錄。

  茶會的地點——咖啡廳「Pretty Garden」,是幢純白的地中海風格建築,並非坐落在商業街,而是閑靜的住宅區——單從外表來看,那就像是偶爾會有禮車出入,在一群女僕的服侍之下,某個大小姐或大少爺在庭園的一角悠哉地喝著下午茶的渡假別墅。
  果然很像是大小姐辦的茶會啊……看著資料,心中突然浮現出莫名其妙的感慨。
  我將這份備忘錄印有地圖的部分抽出來,交給了京介。
  「好,那從這裡開始我們就個別行動吧,你們是在這裡集合吧?我先進店裡準備。」
  「咦?啊……好,我知道了。」
  「不要一臉不安的樣子,我會好好看著妳的。」
  「——我……我才沒有!你是笨蛋嗎?你快走啦!」
  「是~是~再見。」京介背對著我揮了揮手。

  真是……耍什麼帥啊,這傢伙。
  ……就算只有一個人,我也一定沒問題的!別把我當小孩子看!

          ※          ※          ※

寄件者:沙織
收件者:小桐桐
主 題:初次問候 暨 茶會邀請

致 小桐桐小姐:
  初次致信給您,您好。我是「宅女集合!」社群的管理人「沙織」,感謝您申請加入本社群。
  我已開通您的使用權限。我們的年齡與興趣相仿,一定能夠成為好朋友。
  如果您方便的話,希望您能出席我們近期舉辦的茶會,我想和您多聊聊,望您能撥空參加。
  那麼,今後還請您多多指教。

沙織

  申請加入社群的審核,快得讓人出乎預料。
  昨天才剛送出申請而已,放學時間我就收到了來自「宅女集合!」社群管理者的回信。
  「暱稱叫做『沙織』嗎。嗯……這個管理人看起來似乎是個很有禮貌的人吶。」這是京介在看過這一篇信件之後的感想。
  的確,就如他所說,信件遣辭用句相當文雅,甚至將網聚以「茶會」一詞稱呼——雖然並沒有實際接觸過,不過這樣的人感覺就像是所謂「清純大小姐」的類型吧?善於交際的女大學生——這封信件給我這樣的感覺。
  說起來……一直用別有深意的目光盯著螢幕,還一直在偷笑的京介是怎麼回事?那種感覺就跟我剛開始當上讀模時常常接受到的、班上那些臭男生偷偷摸摸投射過來的眼神一樣噁心——嘖,這傢伙是不是在妄想些什麼?
  清純大小姐、善於交際的女大學生——還真是能滿足高中男生的妄想是吧?哼……這傢伙還真是一點警覺性也沒有吶。
  之前說了,網路這種東西,其實存在著相當多的不確定性,光憑遣辭用句並無法判定其身分的真實性——不過還是有一點可以確定,就是這個社群的管理人確實是女生,才能為這個只有女孩子的社團舉辦活動。也因為如此,就算這個社群真的混進了居心不良的男生好了,應該也不可能出席這一場女孩子限定的茶會——
  「那麼,想當然耳妳要參加囉?」
  京介的這句話聽起來就像開始倒數的聲音——是我多心了嗎?
  算了,這不重要——雖然還是有著不確定的因素……但是,白白放掉這次機會未免也太可惜了。
  「……嗯,我要參加。」
  「喂,果然有什麼事情讓妳擔心吧?」
  
  ——預備!三、二、一——

  不知道為什麼,我唐突地聯想起田徑教練在起跑前的預備號令,讓人不由得繃緊神經——京介的語氣給我這種感覺。
  一時之間我不曉得怎麼傳達那種感覺,於是隨便給了一個含糊的答案。
  「……沒有啊。」
  ——砰!
  鳴槍擊出了起跑信號。
  「是喔,那妳加油囉。」
  就像在宣布「我的工作到此為止,接下來看妳自己」一般,京介用如釋重負般的口氣,不負責任地說著。
  「什麼?你怎麼說得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啊?」
  原來如此,我居然到現在才發現這傢伙打的如意算盤。
  打從一開始,他就只是心不甘情不願地聽取我的要求罷了——這是在之前的種種跡象裡已經確認過好幾次的事情——所以他才要藉由找朋友的名義把我甩開。
  表面上裝出一付關心妹妹的大哥形象,實際上巴不得離我愈遠愈好。只要把我隨便塞給其他人,他就不用應付討厭的妹妹,玩他討厭的妹控遊戲……還真瞧不起人啊,這傢伙。
  雖然他怎樣想都沒差,雖然我早就知道不能對他有所指望……但還是會覺得很不爽。
  一般來說,要送自己的妹妹去與陌生人聚會,不該是這種態度吧?這傢伙又想像之前一樣,把人丟在一邊後裝做什麼也沒看到——
  開什麼玩笑,才沒那麼簡單讓他逃掉。
  「人生諮詢,繼續。」
  在還沒說結束之前,給我好好地做到最後!
  因為你答應過我了——說話不算話想中途退出的話,我絕對不會饒了你。所以——
  「你要一起來。」
  「……我問妳,只有女孩子出席的聚會,妳說身為男生的我要怎麼參加啊?」
  誰知道啊,要我加入社群,並且去參加這個茶會的可是你耶?
  心不在焉地隨便逛著網站,無意間看見了一張海報的照片(「比女孩還像女孩,讓所有男人崩潰!期間限定——那個女孩〈?〉的原創商品!」)的我隨便提了一個「男扮女裝」的提案,理所當然被駁回。
  ……也是啦,雖然他長相還算滿端正的,但輪廓就是太過僵硬了一點。

  「沒辦法了……那麼,試著從正面進攻如何?」
  「別說得好像是我非常非常想參加網聚,還要拜託妳幫忙的樣子——算了,姑且就聽妳說,妳指的正面進攻是什麼?」
  他的眼神就像在說「其實妳害怕一個人去,所以才要找我吧?真是拿妳沒辦法啊」——混雜了不耐煩與憐憫,微妙地令人感到不快。
  ……這傢伙還真是什麼也不懂。
  沒有人能分辨網路身分的虛實,這回的聚會上會遇到什麼人都不知道——舉個極端一點的例子來說,不能排除真的有人以前面提的男扮女裝的方法來參加茶會——為了以防萬一,必須多加一道保險。
  之所以找上他,並不是因為「他很可靠」這種理由,只是單純因為知道這件事情的只有這傢伙而已,不然我也不怎麼想讓這個連玩遊戲都會毫不猶豫點下好感度降低選項的傢伙來掃興。
  嘖……明明就是沒辦法才找他的,他應該也很清楚這一點吧?但他仍然一直用那種不知道是嘲笑還是同情的眼神盯著我看是怎樣?真是令人不爽。

  「我馬上寫信給『沙織』說『我有一個朋友(十七歲.男性),說無論如何都想參加有很多女孩子的茶會。我覺得他很可憐,請問我可以帶他一起去嗎?』你覺得如何?」
  稍微研究一下後,我不客氣地送出了提案。雖然這個提案多少帶有故意刺激他的要素,但我還有其他的考量。
  如果說是「我可以帶哥哥一起過來嗎」,一定會當作是過度依賴家人的小女孩吧?再加上我在個人介紹欄可是打上了「興趣是玩妹系十八禁遊戲」——要是有人跟那天晚上的京介產生一樣的誤會,這可不是能輕易解釋的事情。
  而如果只有問「能不能帶男性朋友過去」應該也會被當成「帶著男朋友來炫耀的傢伙」吧?那就跟情侶連袂參加聯誼一樣不識趣——別說交朋友了,只會造成差勁的第一印象。
  ——再加上,我一點也不想讓他覺得「我非得拜託他不可」,感覺超遜的!
  「那只差在『偷偷摸摸的變態』跟『光明正大的變態』而已。」京介拉高了音調大聲反駁。
  ……有這麼嚴重嗎?即使是在幾乎都是女生(或男生)的團體,也偶爾會有那種跟大家很談得來的幾個男生(或女生)在群體裡吧?在我認識的讀模當中似乎就有這種人……甚至還有女生找他學習化妝跟打扮的絕竅。
  換句話說,就算這個群組是限定女生參加好了,只要不特意去意識到性別問題並注意相處的分際,我想應該還不成大問題……這傢伙只是自我意識太重而已吧?所以我說男生這種生物啊……明明一天到晚都在用色瞇瞇的眼光追著女生看,但當他們面對一大群女生時卻又顯得畏畏縮縮的……嘖,真是一群沒有用的膽小鬼。

  「——那該怎麼辦?」我把問題丟回去京介的手上。
  「我就說了我不可能跟妳一起去的啦——真是的,妳不要這樣瞪著我好不好?」
  那你就快點給我想出辦法來。你說過會盡全力幫助我的吧?
  京介嘆了一口氣,將視線轉移到螢幕上。
  「我看看……」
  他操作著滑鼠指標,點擊進入了茶會的討論主題。內容是關於地點的介紹及交通路線圖、以及當天參加者的辨識特徵……等等。他將畫面拉到介紹舉辦地點的部分,轉頭向我詢問:「妳看,這個地點……不是咖啡廳嗎?聚會當天沒有把整個店包下來吧?這樣的話,我也可以坐在附近的座位啊。不過那樣我就不能插話,我在旁邊看著妳就好。可以吧?」
  原來如此,就算不參加聚會也可以待在同一個地方待命——他是這個意思吧。這樣子的確不會引人注目,也不用擔心管理人拒絕請求的可能性,因為他只是「聚會當天碰巧也入內消費的客人」而已。
  ……不能跟我一起去,但會在旁邊看著我啊……算了,就這樣吧。
  「我知道了,這樣也好。」
  ——總好過提議後就不負責任地把人丟在一邊——大概啦。

          ※          ※          ※

  「不要一臉不安的樣子,我會好好看著妳的。」
  京介對我擺出了感覺跟小時候,媽媽目送著還是小學生的我們出門上學時一樣的笑容。
  說著「加油喔」的眼神——這個表情出現在他的臉上,還真是溫暖到令人感到很不舒服。別擅自把別人當小孩子看好嗎?
  「——我……我才沒有!你是笨蛋嗎?你快走啦!」
  要是這傢伙還待在這邊,等等要是被前來聚會的女孩子們看到就麻煩大了。
  「是~是~再見。」
  京介背對著我揮了揮手,故作瀟灑地往商店街的另一端走去。
  這個瞬間,腦海裡又浮現了記憶中「哥哥」的背影,與京介的背影重疊起來——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你給我差不多一點!啊——停!STOP!真是夠了!你這傢伙沒事耍什麼帥啊!而且你走的是反方向吧?
  「笨——蛋。」
  我對著他的背影做了個鬼臉——此時突然感覺到目光朝這邊投射過來。
  似乎是來自車站出口的方向——我轉過頭去,看見一個黑色的女孩子。
  黑色的長髮、黑色的哥德蘿莉服飾——不,那應該是COSPLAY吧?這樣一來說不定她也是來參加網聚的一員——全身上下散發著詭異氣息的女孩子,似乎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掛著嘲諷一般的笑容盯著這邊看,感覺真讓人不愉快。
  有什麼好笑的啊——我瞪向那個黑漆漆的哥德蘿莉女,展開無聲的宣戰。
  她也收起笑容瞪了回來——就像是站在高處向下俯視地上變得渺小的一切一般,帶著輕視、嘲弄、傲慢,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搞什麼啊,這女人。
  雖然我是聽說過有些人在COS之後,會連帶改變性格,進入形同被角色附身的狀態……但像她那樣子直接扮演著某個角色(感覺實在很像以前看過的某部動畫的反派女主角,一時之間我想不起來那是什麼作品,只記得那個角色也是擺著女王一般姿態的哥德蘿莉)出現在大街上,實在是令人難以恭維。也因為如此,雖然網站上標示的集合地點是車站,我卻一點也不想靠近那個女人站著的車站出口。

  嗯——會有哪些人來呢——
  我站在外面的街道上觀察四周,看看是否會有同樣來參加網聚的女孩子往這邊走。
  雖然大家在這次聚會都很理所當然地沒見過面,不過因為社群的討論區已經有留下簡單的自我介紹以及當天出席可供辨認的特徵,所以要認出參加者不是難事。(雖然我對站在一邊的哥德蘿莉女沒有任何印象……不過仔細想想,昨天晚上似乎有一篇很長的自介文,因為遣辭用句實在太難懂,直接被我無視了。)我看看……啊,紅色背包跟綠色手環……黃色圍巾跟鴨舌帽……短髮跟眼鏡……
  似乎已經來了不少人的樣子,雖然也有一些女孩子沒有任何印象,不過倒是能從其他方面看出來——好比說像我這樣四處張望,或者跟旁邊那個歌德蘿莉女一樣一直盯著車站入口看,很明顯就是在等人;一些女孩不確定地偷瞄著彼此,似乎想說些什麼,卻拿不出自信欲言又止——真要說一個共通特點的話,大概就是害羞跟怕生吧?
  啊,似乎有人往我這邊看來了,只是一樣也是抱著不確定的態度,在猶豫之間保持著距離……奇怪了,我的特徵應該算是相當好認的吧?染髮與太陽眼鏡,應該不太會有認錯的可能在啊?唔……
  我再度仔細檢視起自己的裝扮——對應夏天的炎熱,我選了無袖針織衫搭配迷你裙來營造清爽健康的形象,再加上卡駱班的長靴以及褲襪已彌補下半身重心的不足,包包跟項鍊同樣也是CROCS的限定品——嗯……形象營造方面,重點放在活力與俏皮,應該算是成功的吧?
  隨手拿出化妝包,我仔細地檢查脫妝的情況——因為夏天的妝很容易花掉,為了怕麻煩,我只是簡單把臉打亮而已。稍微補一下眼線附近變得暗沉的部分,讓雙眼看起來更有精神,很好!完美的清爽淡妝完成!
  我將化妝包收回包包裡——奇怪,為什麼我總覺得她們還是刻意跟我保持距離……?服裝已經稍微整理過了,妝也補了,到底是哪裡有問題啊……
  ……算了,一定只是害羞而已,不要在意、不要在意……等一下集會的時候,一定可以——

  一邊看著手表的時間流逝,我一邊回想著那天晚上整理出來的資料——「沙織」是「身材高挑」「戴著眼鏡」,「穿著綠色格紋襯衫」啊……原來如此,是學院風嗎——
  雖然一般人對御宅有著不修邊幅的既定印象,不過「沙織」應該也是相當注重打扮的吧?這讓我稍微確立了對於管理人那「大小姐」形象的想像。即使還沒有實際見面,但這個形象已經鮮明地存在於我的腦海裡——

  也因為如此,與「沙織」實際見面後,我的價值觀受到相當程度的衝擊。

  「參加『宅女集合』茶會的諸位,請集合到這裡來——!」
  出現在我眼前的,是在另一個次元上的意義來說是跟哥德蘿莉女一樣讓人不想接近的人物——
  身材很高挑——不、那根本要以高大來形容——於集合時間準時在車站前出現的女孩子,身高幾乎有一百八十公分,舉起手來應該能碰得到地下道出口的頂部吧?
  臉上戴著眼鏡——那是厚重到根本看不見眼睛、像是在漫畫當中書呆子類型角色用的那種畫著圓圈圈的大圓形眼鏡。
  綠色格紋襯衫——這跟學園風服飾根本搭不上邊,棉質的襯衫規規矩矩地塞在牛仔褲裡,在加上她背著的插了數張海報的背包——
  都已經這個年代了,居然會有人以一副擺明怕人家不知道她就是御宅族的裝扮走在大街上——這種老土到不行、幾乎只在動漫畫裡裡會看到的「御宅形象」,竟然會出現在現實世界裡!
  在場的很多人跟我一樣,被這衝擊性的現實擊敗而跌倒在地。如果有站起來的力氣的話,應該很多人會裝作不認識然後一走了之吧——而站在角落的哥德蘿莉女雖然看似鎮定,手上的包包也因為受到驚嚇而滑落了下來。
  抱著一絲希望,「應該只是碰巧特徵一樣吧」的念頭在腦海裡一閃而過,但馬上被她像是追加攻擊的話語給粉碎:「唉呀,還有人未到嗎——嗯……參加『宅女集合』茶會的諸位!請到這裡集合——在下正乃社群的管理人兼幹事.『沙織』!」
  她中氣十足地喊著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吐槽的台詞……這下不承認也不行了……這個不負「宅女」之名的高大女生,就是管理人「沙織」沒錯。
  ……算了,其實我自己也很清楚的不是嗎?網路身分的真偽難辨,直到見面前的一瞬間,你永遠也不曉得對方是什麼樣子的人——所以我才會把京介給找了出來,要他在我的身邊好好觀察情況——我倒是很好奇,認為沙織是個「有禮貌的清純大小姐」的京介,面對事實會出現什麼反應。
  充分理解了現實與想像的差異並面對現實,我站了起來,為了平復現場的混亂而向沙織提問。
  「那個——妳就是沙織沒錯吧?」
  「正是。」真是爽快的回答……雖然帶有一絲遺憾,卻又莫名讓人感到痛快啊……

  應該其他人也差不多接受現實了吧——大家紛紛起身,拍了拍衣物身上的灰塵,接著紛紛轉向了「沙織」的方向。
  「好!諸位!請集合到在下這兒來!」
  沙織舉高右手指向天空發佈號令——那個姿態就像是古老的RPG中帶著夥伴踏上冒險旅途的勇者一般,無厘頭卻又充滿了幹勁與魄力,讓身旁的隊友——也就是我們——不自覺地跟隨她的腳步向前邁進。
  確認大家都跟上後,她抽出了背包中的海報,向寶劍一般舉向前方,「諸位!這就跟隨在下前往『Pretty Garden』吧!」

  很快地,我們就來到了預定的咖啡廳。
  「歡迎回來,大小姐!」
  ——大小姐?被這樣的稱呼嚇了一跳,我趕緊將視線集中在前方。
  原來如此……我們來到的是所謂的「女僕咖啡廳」,就是那種服務生作女僕或COSPLAY打扮,以御宅族為主要客源的店——從店面的外觀完全看不出來,加上這裡可是住宅區而非商業街——老實說,在這種地方開設女僕咖啡廳還滿讓人意外的,我一直認為這種店是開在商業區,隱身在某個大樓樓層中的秘密花園……這是我的偏見嗎?

  「在下預約了一點的位置……」
  在沙織呼喚服務生的同時,我四處搜尋著京介的身影——嘖,在這種幾乎都是男性客人的店,要找有點大眾臉的京介實在很不好找……
  「好的,請問大名是?」
  「沙織.巴吉納是也。」
  噗——!某個角落傳來了噴水的巨大聲響,吸引了全店客人的目光。
  一個帶著棒球帽的男生,像是把杯子裡的水全噴了出來灑得一地都是。
  「……唔噁……咳……咳……」
  「啊……大哥哥你沒事吧?」距離最近的女僕很快地就到達他的坐位旁邊,輕輕地拍著他的背——等等,「大哥哥」是怎麼回事?
  再仔細一看——果然跟我想得沒錯,那是京介那個笨蛋……他搞什麼啊!不是說要靜靜在旁邊看嗎?一出場就給我搞這種飛機是怎樣!
  「唔噁……咳……咳……呼……呼……抱歉驚動到大家了。」
  「沒有關係~那我去拿新的水來喔——下次大哥哥又這樣子的話,我可要生氣囉☆」
  女僕故做親暱地敲了他的頭一下,在揉揉剛剛敲下去的部分後又端著水杯離去——你這傢伙,最好給我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啊,嗯?要女僕喊你大哥哥,還讓人家親切地給你做特殊服務是怎樣?還有你是在臉紅個什麼勁兒啊?!
  我狠狠瞪著他,用眼神示意他交代清楚——他只是故作無辜地看看沙織、又看看我,便把棒球帽的帽沿壓得更低,隱藏住自己的表情。
  算了……晚點再找你算帳。

  「抱歉讓各位久等了~讓我們為各位帶位唷~」
  順著女僕的引導走向最裡面的的多人座席,每個人各自挑了座位坐定下來。
  因為離京介的位置還算稍微有點距離,我挑了個他能看見的角落的位置——啊,我才不是因為不安才挑這個位置的,是因為他自己說過要好好看著我吧?那麼,當然要能讓他好好觀察狀況——
  我深吸一口氣,看著維持立正姿勢的沙織,等待她宣布茶會的開始。
  我沒問題的,你就給我好好看著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