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石畳的灰姑娘 - R18

  忘記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了。
  記憶的碎片只剩下虛無、虛無、還有虛無——不,我甚至懷疑自己是否真的持有所謂的記憶。
  被封在這個黑暗的空間裡,連時間都變得曖昧不明。已經有多少寒暑與晝夜輪替?對我來說這一切都沒有意義,我只存在於沒有溫度、沒有光線的世界裡。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唯一能象徵時間流逝的,大概只有不知道從哪裡傳來的水滴的聲音。我曾經試著數著這些微弱的聲響來計算時間,不過我很快就宣告放棄。
  因為沒有意義。
  不可能逃出去。
  「唔……唔……唔唔……!」
  我不斷乾嚥著,試圖吞嚥口中那團黏稠又腥臭的毒藥。
  口腔、腹腔、子宮——日復一日注射到身體裡面的毒藥漸漸麻痺我的精神讓我無法自拔。再這樣下去,總有一天將會連僅有的知覺都被啃食殆盡,然而這劇毒帶來的麻痺感是我唯一「活著」的依靠。
  我已無法視覺——雙眼被遮蔽。
  我已無法逃脫——雙腳被鎖起。
  我甚至連自我了結都做不到——唯一一個可以充當兇器的指爪,也早已被連根拔起。
  不過即使身體是完好的,我也無法從這個黑暗的世界離開吧——因為打從一開始我就只屬於這裡,我無法到外面的世界去。
  我只能默默祈求溫暖的來到。
  我只能默默禱告光明的降臨。
  日復一日、日復一日——在寒冷的黑暗裡向很久沒看過的陽光祈禱,儘管那個熱度會將我蒸發也無所謂,或許對我而言毀滅正是最後的救贖——

  咯啦、嘰——
  我反射性地抬頭看向聲音的方向——儘管看不到,但我依稀可以感覺到他所散發的微弱溫度以及熟悉的氣味。
  「吶……女兒啊,爸爸來看妳了。」
  ——啊啊。
  「——、————、——————」
  我發著無聲的話語向他回應著。
  「—————、———、———————!」
  我向他祈求著溫暖——
  我向他禱告著光明——
  「我知道的,即使這個世界容不下妳,我也會好好愛妳的。」
  這個虛無的世界中,唯一會來到的太陽——他撫摸著我的頭,用沙啞的聲音在我耳邊訴說著溫暖的話語。
  「————」
  「我會……好好愛妳的喔。哼哼……」
  慢慢地,他的熱度傳達了過來。
  ——好燙。
  透過耳朵、透過嘴唇,灼熱的氣息送進了體內,點燃起足以將身體焚燒殆盡的火焰。
  ——不要。
  我無聲地向他懇求著,但他只是不斷地烙下印記——
  「這是契約喔……讓爸爸跟妳能有更深刻羈絆的契約……吶?」
  那是天使的呢喃。
  那是惡魔的低語。
  這是祝福、同時也是詛咒——愛意、守護、惡意、佔有——一道道鎖鍊將我緊緊繫在他的掌中,我完全無法掙脫。
  頸項——
  胸口——
  乳房——
  脅間——
  腰際——
  臀部——
  股間——
  燒灼的鎖鏈在每一寸肌膚烙上熾熱的吻痕,但我只能咬著牙發著無聲的呻吟——雖然我無法視覺,但我仍然很清楚地知道身上已經被印滿了緋紅的刻紋。

  ——身體深處開始被燒灼著。
  他提起燒紅的匕首,深深地刺進了我的體內。已經破裂的傷口雖然早已不再出血,但這個身體仍然持續地被撕裂。
  ——割傷、刺傷、灼傷。
  反覆刻下的傷痕。
  無法抹滅的印記。
  這是「契約」的烙印、象徵著他對我這個身體支配的權力——以他的話來說,這是他對我的「愛情」。
  儘管被燒灼著、儘管這份痛楚不斷撕裂著我的身軀——他不斷抽送進來的「愛情」,我沒有權利抗拒。
  因為這是神聖的儀式,就算會伴隨著如何巨大的痛楚,也不能因此半途終止。
  「啊……啊……!」
  「對不起,很痛對吧?唉呀呀……再忍耐一下吧,馬上就好了……嘿嘿。」
  ——「生命」的觸碰。
  ——「魔力」的流動。
  ——「靈魂」的交融。
  「契約」的儀式持續在身上劃下記號——越接近結束,傷口就會更猛烈地燃燒,然後成為更加深刻的烙印。
  最後的熾熱爆發開來——在子宮內烙下成為侍從、成為奴隸、永遠絕對效忠的不滅印記。

       §       §       §       §

  「滾開!惡魔的小孩!」
  街上跟我差不多年紀的孩子一看到我,總是對我不斷地扔著石頭——我只能拚命地閃躲,直到將他們遠遠地甩在後頭。
  因為媽媽說過,不論別人怎樣欺負我們,我們都絕對不可以還手。會欺負人的小孩子都是壞孩子,但是一動手的話,我們也會成為壞孩子。我是好孩子,所以才不會跟他們計較。嗯嗯。
  抱著好不容易到手、差一點被搶走的麵包,我回到在森林深處的家中。
  「我回來了——」
  喀拉、嘰——
  我用腳輕輕地把門推開,儘可能地讓開門的聲音不會弄得太大聲。媽媽早上的精神並不是很好,所以不要吵醒她,要讓她多睡一下下。
  不過媽媽好像已經起來了,唔……是我吵醒她的嗎……?我脫下連帽斗篷,跟手裡的麵包一起放到桌子上。
  「早安,媽媽。」
  「唔……早安……辛德蕾拉。」
  只是媽媽並沒有完全醒來,依然一副懶洋洋的樣子賴在床上坐著,眼睛細細地瞇著,頭髮也亂澎澎地翹來翹去……真是的,每天早上都這個樣子。
  我拿起梳子爬到床上,幫媽媽梳理頭髮。媽媽的頭髮散發著淡淡的香味,那是我最喜歡的氣味。
  媽媽是全世界最漂亮的人,我從來沒有看過有誰跟媽媽一樣,有著跟雪花一樣白淨的皮膚以及像夜空一樣烏黑又漂亮的長頭髮。山下的人們總是頂著褪色的茶色頭髮跟髒兮兮的臉龐,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走在路上。
  將頭髮整理好並且漂亮地盤起來後,我跳下了床。
  「好囉。」
  「謝謝。辛德蕾拉好厲害喔~」
  「嘿嘿~」
  媽媽微微瞇起跟寶石一樣漂亮的紫色眼睛,讚美般地摸著我的頭。「快點吃完早餐,我們就去採藥吧。嗯?」


  我跟著媽媽走在被月光照耀著、像是童話世界一般的森林裡。
  黑色的雜木林與白色的月光。
  青色的螢火蟲與紅色的小花。
  森林的深處,有灰色的墓場。
  幽暗的道路上我大步向前踏——

  「小心一點喔,辛德蕾拉。」
  「我知道啦,媽媽。」

  一邊唱著一邊跳,我跟著媽媽來採藥。珍貴的藥草不容易得到,要太陽下山才尋得著——嘿!我左找右找,哪裡可有珍貴的藥草?
  身為魔法師的媽媽是我的驕傲。尋找各種藥草做成神奇的藥,不管有什麼怪病,吃下去就能馬上醫好。以前山下的人都找媽媽來求藥,但是現在一見到就拚命地逃跑。
  有誰知道?
  有誰知道?
  為何一見到我們就拚命地奔逃?

  「吶,媽媽,為什麼呢?妳知不知道?」

  ——沒有人。
  背後只剩下一片幽暗,沒有任何人。
  ——媽媽不見了。
  ——小花不見了。
  ——螢光不見了。
  ——月亮不見了。
  ——森林不見了。
  全部的東西——都不見了。

  「媽……媽……?」

  不行。
  不可以哭。
  媽媽說好孩子要勇敢,所以不可以哭。
  向著唯一可以看見的地方奔跑,我拚命邁出腳步——

  灰色的墳場。
  灰色的石碑。
  灰色的地面。
  灰色的祭典——

  灰色、灰色、灰色、灰色。什麼都沒有,就只有一片灰色。我被丟進灰色的世界,成為真正的「灰姑娘(辛德蕾拉)」——

  不要!
  不要丟下我!
  我會一直當個好孩子的,所以不要丟下我!
  媽媽——媽媽——來救我——

  但那是不可能的。因為,石碑上的名字是——

  「我來救妳了喔。」
  灰色的頭髮。
  灰色的眼睛。
  灰色的服飾。
  灰色的手指。
  我被灰色的影子緊緊抱在懷中。雖然很害怕,但我早已無處可躲——
  啊,他一定是這個灰色的世界裡,唯一的「父」吧——

  「乖乖地待在我身邊,我絕對不會拋棄妳的喔。」

       §       §       §       §

  「乖乖聽爸爸的話,爸爸會一直在妳身邊的喔。」
  ——一直在我身邊。
  ——緊密地貼在我的身邊、待在我的體內。
  雖然會被灼傷、雖然會被撕裂——但是,請不要離開我。哪怕是要承受無盡的痛楚墮入煉獄也好——

  痛楚就是愛情。
  痛楚就是羈絆。
  將我們彼此相連的「羈絆」,就是您一直用來刺穿我的「愛情」啊——

  愛情的傷痕——
  契約的烙印——
  更多、更多,劃下更深的傷痕、灼出更多的烙印——請給我更多的愛情、更深的契約。

  好痛。
  好痛。
  好痛。
  好痛。

  雖然很痛,但是沒關係,我會忍住的。因為我是好孩子,所以我會乖乖聽話。
  所以待在我身邊吧。
  所以留在我體內吧。
  永遠、永遠——兩個人一直繼續下去吧——


  ——世界的一切嘎然中止。


  父親的「愛情」逐漸冷卻。
  父親的「愛情」逐漸枯萎。

  「——、———、—————、————!」

  痛楚就是愛情。
  痛楚就是羈絆。
  然而、
  痛楚漸漸消失。
  痛楚漸漸遠離。

  在這一片黑暗中——我將失去一切。

  不要。
  不要。
  我絕對不要——!

  我伸出手緊緊抱住懷中即將倒下的身軀。
  拜託。
  像過去一樣灼傷我吧。
  像過去一樣,在我身上留下烙印吧——
  只是父親的身體,即使依然殘留有溫度,但已不像過去那樣,帶有足以將人灼燒的熱度。

  ——「乖乖地待在我身邊,我絕對不會拋棄妳的喔。」

  ……您答應過我的,父親大人。
  我一直乖乖聽您的話,忍下了所有的痛啊。
  您不是說只要我乖乖聽話的話,就會一直在我身邊嗎?

  ——您不能言而無信啊,父親大人。

  握起父親的「愛情」,我將他送入嘴裡,向他索求最後的一分生命——那是將我一切神智麻痺的毒藥,但毒癮發作的我只能吸食它作為活著的依靠。
  就算會因此喪失神智也不在乎,為了活下去我需要更多的劇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什麼都不剩了。
  愛情、羈絆、契約、承諾——以及能讓我活下去的毒藥,父親已經什麼都無法給我了。

  您撒謊了。
  您撒謊了。
  您撒謊了。

  ——您答應過會在我身邊的。

  我一口一口咬下了他的「愛情」,一一的吞嚥下去。詳實記憶著他的形狀、仔細品嘗著他的氣味,然後——讓他進入我的體內。

  父親,您不會背棄諾言的,對吧?
  父親,您會一直在我身邊,對吧?

  耳朵進來吧——請您聽聽我內心的聲音。

  ——滴答。

  雙眼進來吧——請您看看我內心的模樣。

  ——滴答。

  鼻子進來吧——請您聞聞我體內的香氣。

  ——滴答。

  嘴唇進來吧——請您親吻我體內的肌膚。

  ——滴答。

  舌頭進來吧——請您品嘗我體內的味道。

  ——滴答。

  手指進來吧——請您撫慰我體內的空虛。

  ——滴答。

  ——滴答。
  ——滴答。
  ——滴答。
  ——滴答。
  ——滴答。
  ——滴答。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最後,到心臟了——請您在我體內繼續跳動,跟我一起「活著」吧——這樣您就不會背信,一直跟我在一起了——

  ——滴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