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R18 - 一生的人生諮詢!(二)

  京介似乎想說什麼,但我封住了他的口。
  ——不准拒絕我。
  ——不准避開我。
  嘴唇要蠕動,就用嘴唇壓制住。
  牙齒要開合,就用舌頭阻擋住。
  最後再連他的舌頭一起纏住,這樣他就無法說話了。很好!
  跟預想的有所不同,京介的嘴裡帶著燥熱的苦澀味道。一陣一陣沸騰的熱氣從口腔深處冒出來,燒灼著我的喉嚨。
  嗚……到底是誰說接吻很甜的啦!不但一點都不甜,根本就超苦的嘛!
  嘴巴好乾,喉嚨好渴。
  唾液的分泌量已經不夠了,所以京介,你的也給我吧——
  將舌尖往更深處探索著,我向他索求著更多的滋潤。
  喉嚨越來越渴。
  舌尖越來越澀。
  所以——為了讓我能更舒服一點,你要負起全部的責任——

  「唔……」
  京介滿臉通紅,看上去很難受的樣子——嘖,如果繼續下去的話,恐怕會造成呼吸困難吧。
  「嗯哈……!」
  我鬆開了他的嘴唇,讓彼此得到短暫喘息的機會。急促的炎熱氣息燒紅了彼此的臉頰,這份熱量直直竄入頭部沸騰了腦漿,剝奪了所有思考的餘裕與閒暇。
  只留下唇邊殘餘的粗糙觸感。
  只記得舌尖隱約的苦澀糾纏。
  撫向他的胸口,心臟正如高壓幫浦一般激烈地運作——噗通、噗通,將無盡的熱量輸送到身體的每個角落。
  臉頰好燙——
  胸膛好燙——
  手指好燙——
  腹部好燙——
  京介的全身上下有如燒紅的鐵塊一般僵硬又灼熱,特別是——
  ——不、絕對不行!
  晃了晃發熱的腦袋,我強行將自己的理智拉了回來——不對、不是這樣——可是、我——
  不要無視我——好好看著我——但是我不能強迫——千錯萬錯都是你這傢伙的錯——各種亂七八糟的思緒在腦中不斷盤旋著——可惡,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啦。
  眼淚不爭氣地再度滑落,流到了嘴裡,也滴到了剛剛才吻過的京介的嘴唇上。可惡……我到底在幹嘛啊!

  「……好鹹。」
  「你白癡啊?眼淚本來就是鹹的不是嗎?」
  呆滯了好一陣子的京介,開口竟然只是這句話……我可以扁他吧?我絕對可以扁他對吧!
  但是別說扁他了,我現在連瞪他的力氣都沒有,只能攤在他的胸膛上——
  「……你這笨蛋就沒其它要說的嗎?」
  原本是想罵他的——但卻因為使不上力氣,聽起來就像可憐兮兮地哀求他一樣……可惡,這樣不就輸定了嗎!
  「誰知道啊……!突然那樣吻上來,誰都會嚇到的好嗎……而且我還沒……」
  京介別開了眼睛,聲音越來越小聲——但是相對的,臉頰跟耳根也越來越紅。
  他果然很不知所措吧,自己的「妹妹」突然撲上來還吻了自己——不知為何,這讓我想起前幾天玩的遊戲當中也有這樣子的橋段。對於撲上床的妹妹,主角有三個應對方式——
  一、緊緊地抱住她。
  二、小心別吵醒她,輕輕地下床。
  三、不用多說,把她踢下床。
  ……要京介選一的話,一定不可能吧。
  但是,至少不要——
  「對不起……但是、不要把我踢下床……吶?」
  「……妳在說什麼鬼話,我怎麼可能那麼做。」
  「……明明就對詩織這麼做過了。」
  「這個跟那個是兩碼子事!話說這麼久以前的事情妳記恨到現在嗎?!不對、我是說……」
  京介的眼神游移不定,說的話也亂七八糟的——像是要平復自己的情緒一般,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直直地望著我的眼睛。
  那是跟爸爸有點像的深邃瞳孔。
  那是跟媽媽有點像的溫柔眼神。
  不再無精打采、不再游移目光——京介他「直直地看著我」,我能從那對眼睛裡看見自己的倒影——

  「妳聽好了,桐乃。老實說,我嚇到了。不只是自己的身世,也是被妳嚇到——老實說,我很討厭妳,妳也很討厭我——我一直這麼認為。」
  才不是那樣——!但正要說些什麼的時候,京介抓住我的手,反過身將我壓在他底下——唔……你到底要幹嘛啦……!
  「妳老是把人使喚來使喚去的,又總是一副不把我當哥哥看的樣子,連放學回家都不會打上一聲招呼——有時候我還會想,或許沒有人生諮詢,我們大概一輩子都不會有任何交談了吧。」

  ——夠了……!

  「不要動……聽我說完……!聽好了,反正以後這樣的抱怨沒什麼機會說了,我乾脆一次講完它吧,聽完之後隨便妳要怎樣都沒有關係!
  因為妳,害我被老爸扁了一頓、被妳的同學當作變態、還要被青梅竹馬誤會有奇怪的癖好……我超不爽的啊!為什麼我要因為一個傲慢、瞧不起人、超討厭的妹妹把自己弄得裡外不是人啊!」

  ——夠了、我不想聽!
  就算是實話,我也不想聽啊……京介……!

  「——但是,儘管如此,我卻覺得我做這些事情是理所當然的。我很奇怪吧?我果然很奇怪吧?聽到妳說『謝謝大哥』的時候、妳找我一起玩遊戲的時候、妳送我禮物的時候,我超開心的!而聽到妳一聲不響地離開這個家時,我又特地飛去美國把妳這個『討厭的妹妹』給抓回自己身邊來,還說什麼『妳不在我會寂寞而死』這種超丟臉的話——妳說,我很奇怪對吧!明明是討厭的妹妹,為什麼要做到這種地步啊……!」

  ——似乎有什麼東西滴到了臉頰上。
  模糊的視線裡,我看不清京介的表情——只感覺到臉上依稀有什麼溫熱液體滑過的痕跡。
  「……笨蛋。」
  「笨蛋又怎樣!是啊,我是笨蛋!明明討厭妳卻又不得不看著妳;明明覺得很煩就又忍不住跳出來替妳收拾殘局。每次問自己的時候,我都只能回答自己『誰叫我是這傢伙的哥哥啊』——但是現在卻說我們兩個人不是真正的兄妹,那我到底該怎麼回答自己才好啊!
  最奇怪的是想起以前做的那一切,我完全不會覺得後悔,反而還覺得很開心——因為我保住了妳、我讓妳好好待在我的身邊、不再讓妳離開我的視線——如果這些不再是『兄妹』之間的情感,那麼到底會是什麼!
  可惡……我根本搞不清楚……!」
  ……的確,京介跟我不一樣。或許他對我的情感,在不知道任何實情之前只是兄妹之情而已——但是我是在「知道我們不是親兄妹」的狀況下,依然無法放開他。
  抱住他、撲倒他、然後——吻了他。
  一直認為是基於兄妹之情才努力到現在的京介——本來內心就不平衡的京介,現在更因為這一吻而將一直以來的信念瓦解,逼得他不能再以「兄妹」,而是以「桐乃」與「京介」——以男女的身分互相面對。
  造就這個現況的,只不過是我的自私罷了。我一味地將自己的感情傳達出去,卻沒有顧及京介自己的感情——真的是,糟糕透了。

  「……真受不了,妳老是這麼亂來。」
  「……那又怎樣?」
  「……我受夠了一直被妳牽著鼻子走。」
  「……那又怎樣?」
  「……所以,偶爾立場交換一下想想我的感受吧。現在開始讓我主導……」
  「你說……唔!」

  還來不及反駁之前,嘴唇已經被京介給封住——探進來的舌尖將我還沒能說出口的話給全部奪走……!
  京介的嘴邊帶著扎刺的觸感——
  京介的鼻尖吹出火熱的氣息——
  嘴唇想蠕動,就會被他的嘴唇壓制住。
  牙齒想咬合,就會被他的舌尖阻擋住。
  一次又一次,在我想說些什麼之前,京介便把我所有的話搶走——不允許有任何怨言、不允許有任何意見,蠻橫地將我占有在他的懷內。
  他的「話」還沒講完——透過最直接的接觸,京介的話語毫無阻隔地傳達過來。雖然無法全部理解,但我儘可能的回應著他的期待。
  ——就像以往的「人生諮詢」,他總是回應著我的期待一樣,這次就換我——

  ——可以嗎?
  ——那還用說。

  對彼此做了簡單的確認後,我答應了他不會逃脫,京介鬆開了牽制著我的雙手——然後像是捧著某個貴重寶物一般,將我小心翼翼地呵護在掌心中。
  漸漸地,刺人的親吻往下游移。
  漸漸地,撩人的撫摸向上挑動。
  「笨蛋、會癢……啊!」
  像是電流通過了全身一般——京介的神經與我的神經互相連結在一起。抱著京介的身體試圖壓下止不住的顫抖,然而這像是被電擊的感觸卻一直在身體的每個角落逗留——討厭,又來了……!
  緊緊咬著牙根,試圖撐過一次又一次流竄的電流;但在京介反覆的玩弄下,都只是徒勞無功——
  「……對不起,如果妳感到不舒服的話……」
  「這、這種時候……還、還囉嗦……什麼啦……你不是說要換你……主導……嗎……?」
  「——是啊,妳說得對……啊!」
  「唔……唔啊……!」
  更頻繁的神經碰觸。
  更緊密的精神交流。
  每碰觸一下,電流就會傳送過來更熾熱的鼓動——手指的脈搏打擊著每一寸肌膚,心臟的鼓動也透過緊貼的胸膛傳達過來——然後兩個人的心漸漸地以同樣的頻率跳動。

  撲通。
  撲通。
  撲通撲通——

  兩道聲音漸漸疊合為一——

  合而為一——
  合而為一——
  合而為一——
  我想和京介、合而為一——

  體內的空虛感逐漸膨脹擴大——即使哀求著京介探入、撫慰著這份空虛,這份空虛感依然在腹中佔據著——
  有沒有其他可以填滿的東西在呢——我向京介索求著。
  「那個……京介……我、我想……」
  「……真的、要做嗎?」
  「……嗯。」
  「……會很痛也說不定喔——不,應該說一定會很痛吧。」
  「沒關係的……就算多痛我也忍得住……我一直是這樣過來的……!」
  雙手能觸摸到京介高漲的情緒。
  蓄積著膨脹而瀕臨暴發的熱量——京介卻只是將它隱藏起來,只怕會傷害到我——真是的,這傢伙一開始就說要交給他主導的吧?照他自己想做的去做不就好了嗎?
  這傢伙跟以往一樣不夠乾脆,但是又小心翼翼地把我呵護在手心裡面……有點讓人生氣,卻又讓人相當高興。你這傢伙從以前開始就一直這樣牽著人家的鼻子走……
  「那……要去囉?痛的話就喊出來吧,我會停下來的。」
  「……少囉嗦啦。要做就快點……唔……!」

  ——高漲的愛意,填滿了體內的空虛。
  就像是要將以往的時光彌補回來一般——京介深深地進駐了內心深處的空洞並將其佔領下來。
  但是就像他說的——好痛、好痛、真的好痛!
  這就是結合的代價——將自己撕裂而容納對方的痛。
  「喂……喂……!我看妳根本超痛的吧!這樣的話,我還是——!」
  「不可以!」
  不可以哭。
  不可以哭。
  哭出來的話,就會失去京介的愛——我必須忍住這份疼痛,才能讓他的愛意停留在身體當中。
  雙腿緊緊扣住京介的腰——我絕對不會讓你臨陣脫逃!
  雙手環上京介的脖子將他那顆笨腦袋拉了過來,我用舌尖告訴他——繼續。
  負起責任來。
  不准半途而廢。

  ——真拿妳沒辦法。

  高漲的情緒,一次又一次地送進了體內。
  堅固的決心,送進來的是灼熱的愛意。他的溫度將我融化,然後緊緊將他包覆住、成為身體的一部份——
  不,這種時候果然還是要說「合而為一」才對吧?
  填補了我內心空虛的京介、成為了我的一部份。
  包覆著京介高漲愛意的我、成為了他的一部份。
  進入彼此的內心,然後緊緊相依。內心的喜悅冒上了喉頭,讓人不自禁地想大聲叫喊出來——

  京介再一次霸道地封住了我的嘴。那是獨佔、那是命令——
  ——笨蛋,會吵醒爸媽的。
  ——可是、可是——
  ——要喊的話,就在裡面喊個夠吧。
  ——嗯……「唔嗯……」

  伸出手,緊緊抱住厚實的胸膛。兩個人的心跳聲、已經完全疊合在一起了——這絕對是最完美的結合、對吧?
  ——抱緊我。
  ——什麼?
  ——我說,抱緊我。
  然後就跟小時候一樣,將肩膀與頭腦依賴在溫暖的臂膀下。這是我專屬的位置,沒有人能跟我搶!
  被撫摸著的頭好舒服——
  被抱住的肩膀好令人安心——
  我將自己的全部,交到了京介的手上。

  熱度上升、愛意在膨脹。
  情緒高漲、高漲、高漲——就像是為了能讓我記住他的形狀,他的興奮在身體裡面恣意地擴張——
  唔……!
  不斷積蓄的熱量,源源不絕地傳遞過來——
  溫柔的愛憐變成了激昂的擺盪,更加激烈地傳來了無限的熱量——
  打著跟心臟跳動相同的節拍,某個東西正要在臨界點暴發——

  「——桐乃——!」
  「——『哥哥』——!」
  膨脹到極限的愛意終究暴發——在子宮內注入了純白的愛情。
  身體、精神——兩者皆結合在一起的我們,也到達了界限。
  「呼……呼……」
  緊緊抱在一起,每吋肌膚細細品味著殘留下來的餘韻——我將自己交託在京介的懷中,貪求著他的溫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