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R18 - 一生的人生諮詢!(三)

  像是被包覆在強褓當中一般的溫暖。
  緊緊地、牢牢地、在某人的懷中,被小心翼翼地呵護著。聞著熟悉的味道、緊緊握住抱著自己的手指而入睡,然後聞著同樣的味道、在溫暖的擁抱下而醒來。
  難以離開的溫暖。
  無法放開的依賴。
  所以,就算醒來了,也要小小耍點任性繼續賴床下去——在寬大手掌所架成的搖籃中,繼續沉醉在只有兩個人的夢鄉裡。

       ◇       ◇       ◇       ◇

  「唔……」
  在跟往常一樣的清晨六點鐘,我準時醒了過來。
  不管是平日還是假日,我都盡量維持著不變的生活習慣。不管是作為一個學生、或者是作為一個運動員也好,規律的作息是維持活力的基本,不能堅持這個原則的話,是無法在課業以及運動上好好發揮的。
  只是,明明是跟以往相同的作息,為什麼今天總覺得特別累啊……腦袋像是被攪成一團一樣混亂,是昨天晚上那個怪夢的關係嗎?
  即使如此,我還是勉強睜開像是要黏在一起的眼皮,強迫自己醒了過來。
  ——總覺得好像有什麼跟平常不太一樣。
  僅僅六坪大的房間感覺不甚明亮,灰色的窗簾邊緣僅僅透著一絲淡金色的陽光。房間的每一項物品整理得井然有序——但或許只是因為這個房間的布置相當陽春而已。唯一顯得凌亂的,只有雜亂地被丟在床邊的衣物——看來應該不是我的房間,至少我絕對沒有養成亂丟衣物的習慣。
  唔……今天早上感覺特別冷呢。
  清晨特有的寒氣從鼻尖出發,一路往下刺著全身的肌膚,冰冷的刺痛感總算讓我更加清醒了過來。發著寒顫試著抖落殘餘的瞌睡蟲,腦袋的思路總算漸趨明亮。
  啊……這裡是京介的房間。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啊……?
  一邊思考著原因,我一邊換下身上的睡衣——等等。
  探向領口的手指沒有碰到任何布料,指尖只碰到了自己的鎖骨;再繼續往下探,只摸到了帶有微溫的皮膚——
  身上一絲不掛。
  這裡是京介的房間。
  我正在京介的床上。
  而旁邊的是——
  「——!」
  在被窩裡熟睡著的,是同樣一絲不掛的京介。這麼說來,床邊那些衣服——
  「噫……!」
  腦袋發出了轟然巨響,這下我完全清醒——或許該說是驚醒——
  昨天晚上……那果然不是夢嗎?
  身體自動彈了起來,我趕緊搶過整條被單將自己緊緊包住,然後縮到了牆角——不過我馬上就後悔這麼做。
  床單底下……京介的……京介的……
  將腦袋也一起用被單遮起來——我沒看到、我沒看到、我什麼都沒看到!
  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啦!我是記得我有到京介房間來要求一起睡沒錯,但是、但是但是、但是但是但是、為什麼會演變成現在的狀況啊!
  如果夢的內容沒錯的話,我強吻他之後,他反過來強吻我,然後、然後就……啊啊啊啊啊啊啊——!
  為什麼我會一頭熱就——

  「好冷……嗚哇!」
  京介也醒了過來——雖然被棉被矇著而看不見他的表情,但我幾乎可以想像得到他那張沒出息的表情——這個笨蛋!
  「……你叫什麼叫啊?萬一把爸媽引上來怎麼辦!」
  「我說啊,妳把棉被全部拉走的話我不就沒得蓋了嗎——不對,我不是要說這個!為什麼我們會……這副德性——啊!昨天晚上到底是怎麼搞的啊!」
  「誰誰誰誰知道啊,還、還不都是你突然壓倒我,然後就、就、就……說換你主導什麼的……」
  「先擅自吻上來的是妳吧!我這邊可是毫無防備地被偷襲啊!」
  唔、話是這麼說沒錯啦……但、但是明明到後來我才是——
  「都跟你說別那麼大聲,爸爸媽媽上來的話怎麼辦啦!總、總之你快點把衣服穿好,不然我沒辦法出去——」
  「在穿了!是說明明都……呃、都那樣子做過了……妳到底是在害羞什麼?」
  「這個跟那個是兩回事!昨天晚上那只是、只是、一時……沖昏了頭……」
  聲音越來越小聲,信心越來越微弱。

  ——是啊,那只是一時的衝動。
  我因為這份衝動而吻了京介。
  京介因為這份衝動而抱了我。
  還沒能來得及確認彼此的想法,就貿然將對方重要的東西拿走——我實在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京介。
  「…………」
  「…………」
  嘴唇殘留著他的味道。
  下腹殘留著他的體溫。
  但是,我卻不見得能在身邊將他留下來——

  「……桐乃。」
  腦袋隔著棉被,輕輕地被拍了一下。
  「……抱歉。」
  「……幹嘛啦,突然這樣,感覺好噁。」
  「因為妳啊……那個……果然還是不能接受吧?突然就做了……這種事。」
  壓在棉被上的手掌越來越用力。
  這傢伙總是這樣。他以為這跟哄小孩一樣摸摸頭就沒事了嗎?
  ……笨蛋。
  「——是啊!只不過吻了一下就像發情的野獸撲上來,當然不能接受啦!」
  「喂……妳說話也太過分了吧?」
  「總、總總總之!我才不接受你的道歉!真的要補償我的話,拿出你的誠意來!」
  「妳說誠意……我可是很有誠意地跟妳在道歉啊。」京介嘆了口氣,挪開了棉被上的手。
  「……我要的才不是道歉。」
  「喂喂……妳到底想要我怎樣啊?說清楚一點啊!」
  「嗚哇!」
  突然,頭上的棉被被扯了下來,我趕緊將身上的棉被緊緊抓住——
  張開了眼睛,出現在面前的是京介那張端正的臉龐——他直直地望著我的瞳孔,貼近到隨時可以吻過來的距離問道:「告訴我吧,我要怎麼做。」
  他的氣息吹到了臉上來——沉穩、卻又相當溫熱,害我的臉都被他燒紅了——

  「……責任。」
  撲通。
  「什麼?」
  不知道是裝傻還是真的聽不到,他再度進行詢問——低沉的嗓音吻向耳際,讓人無法逃脫、卻又難以自拔——
  撲通撲通——心臟像是快炸開來了一樣——
  「我……我說……你要給我負起責任啦!」
  討厭,這下連耳根都紅了啦!
  「一般來說,這、這種狀況男生不都應該說『我會負責』……的嗎……」
  艱難地開了口,盡可能在一瞬間釋放所有的氣勢後,我將臉別向一邊,不敢面對他的表情。
  「妳是不是手機小說看太多了啊……」
  什麼啊?你該不會真的只想道歉就解決了吧!我轉過頭死死瞪著京介——
  「不是、不是那個意思啦!妳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好不好!我的意思是說——唉,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我只是想說不管怎麼樣,都應該先道歉啊!畢竟我們是一時衝動才——」
  「……你的意思是說,你只是因為衝動才抱住我的嗎?」
  「不是!我這邊當然也是——桐乃,妳知道的吧?我們兩個人都需要時間去好好冷靜一下——」
  「……你不是又想避開我了吧。」
  「拜託妳相信我好不好!正因為我重視妳,所以才不想用輕率的態度去答覆——」
  京介緊張地對我拚命解釋著,整張臉也變得紅通通的——說出口之後才發現講了很不好意思的話,他將視線別開。
  ……這傢伙總是這個樣子,一但被逼急了就會說出真心話。
  去年的夏天,跟綾瀨吵架那次也是。
  飛去美國把我帶回來的那一次也是。
  為什麼老是要在這種時候才肯正視我呢?這個笨蛋京介——看著他慌張又拚命的樣子,我不禁「噗哧」地笑了出來。

  「你這個妹控!」
  「……少囉嗦!真要說的話妳自己也是兄控吧。」
  「我可是早就知道我們不是兄妹了喔。但你確實在這之前一直都還認為我是『妹妹』對吧?所以這也算妹控喔~~笨蛋『老哥』。」
  「哪有這種說法!這根本是狡辯——我說這該不會就是妳一直不把我當哥哥看的原因吧?」
  「對不起啦~」我在棉被中擊掌合十故作哀求的姿態,「拜託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啦~『葛格』♥」
  「少給我來這一招——是說妳好噁!不要這種時候才這樣叫,這反而讓人超不爽!」
  「會嗎~詩織她們都是這樣叫啊。」我繼續裝無辜。
  「夠了!妳快點給我把衣服換上!」

  京介將我的睡衣送到我面前後便急忙逃離現場——真是的,好歹確認一下你送過來的是什麼衣服啊……這下我不是還要回房間重新換衣服嗎。
  算了,也不能就這個樣子直接回房間吧?我離開了棉被,拿起了睡衣——咦?
  睡衣底下原本應該素淨的床單沾上了血跡,以及不知道是什麼的淡黃色汙漬。一時之間感到詫異,後來的一瞬間我才明白那血跡代表的意義——啊啊,是那時候留下來的吧。這讓我對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更加有了真實感——
  我真的和京介……
  懊悔與罪惡感,這時才慢慢地湧現出來。
  「正因為重視對方,所以更不能用草率的態度來面對」——京介這麼說。
  一心只想讓京介正視我、一心只想讓京介記住我——一時的衝動而做了這種事的我,留下了難以洗刷的痕跡。
  我完全沒考慮到京介的想法,只顧著將自己的思念強加在他身上——他一定也跟我一樣,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對方吧?
  ……好丟臉。
  ……好丟臉。
  ……超丟臉的。
  糊裡糊塗就把自己交出去,都還沒真正確定對方的心意——仔細想想,昨天晚上他根本沒說過喜歡我之類的話吧……討厭倒是說了一堆。
  啊~真是的!我現在終於理解沙織曾經說過的「真不想承認因為太過年輕而犯下的錯誤」這句話的意思了!根本就是在說現在的狀況嘛!別的不提,要是媽媽洗床單時發現這個的話……
  ……不行!絕對不行!我趕緊把床單給拆了下來塞進衣櫥的角落——晚點一定要趁媽媽不在家的時候處理掉!絕對不能留下任何證據!

  匆匆忙忙地將現場整理完畢並換上衣服並盥洗完畢,進入客廳兼飯廳的起居室時已經是七點半了。糟糕……跟平時的時間相比晚了很多,不知道爸爸媽媽會不會起疑……
  「早安。」
  我試著用跟以往一樣的語氣,向家人打招呼。
  「唉呀,桐乃,今天起得比較晚呢。」
  媽媽將視線從電視移了過來,除了稍稍感到吃驚以外,跟以往相比並沒有太大變化。
  「嗚……暑假剛開始嘛,所以……啊哈哈。」
  「桐乃,就算是剛放假,也不能這麼鬆懈喔。知道嗎?」
  爸爸從報紙後方投來嚴厲的視線這麼告誡著——雖然依舊銳利,不過也只是跟平常一樣沒什麼變化……大概啦。
  「啊……我知道了,對不起,爸爸。」
  「唉呀,有什麼關係嘛,孩子的爸。桐乃之前也很辛苦不是嗎?所以現在就讓她好好放鬆一下吧。」
  說完後,媽媽向我俏皮地眨了眨眼……啊,媽媽有時會做這種跟實際年齡不合但卻異常可愛的動作呢……總之,爸媽跟平常一樣真是太好了。
  我走向飯桌,坐上跟往常一樣的坐位——在那個坐位旁邊,坐著唯一一個「跟往常不一樣的傢伙」——
  「早安。」京介替我盛滿了飯碗,擺出跟以往不一樣的笑容向我遞過來——
  我默默從那隻溫暖的大掌之中,接過了飯碗。
  他的手掌,是溫熱的。
  他遞過來的飯碗,也是溫熱的——
  一股股熱流透過指尖送了過來,我緊緊捧著手中的碗——

  「……早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