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R18 - 一生的人生諮詢!(四)

  「呼——」
  將好不容易才洗乾淨的床單晾上竹竿,扭了扭僵硬的脖子跟肩膀,我整個人癱在沙發上。唉……說起來我一直都沒做過什麼家務嘛!洗一整張床單對我來說根本是重度勞動……理論上來說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了啦……雖然好像依稀有點殘餘的汙漬在上面,但至少沒像早上看見的那麼明顯了……吧?
  愣愣地望著落地窗外隨風微微飄動的潔白床單跟衣物,內心不禁浮現一股奇妙的感覺——雖然這麼比喻有點奇怪……那就像在戀愛遊戲成功攻略一條路線後,滿足之餘卻又帶著微妙失落感的莫名情緒。說不上來的感覺盤據著每一分思緒,因為去理解它太過麻煩,我索性將自己放空,再度倒在沙發上。
  ……多久沒像現在這樣,悠悠哉哉地度過假日了呢?
  以往的這段時間,我不是在社團活動中度過,就是在進行模特兒的工作,過著忙碌而充實的生活;然而今天,在爸爸早已出門上班、京介也很早就出門去了圖書館念書、而媽媽在中午以前交代幾件事情後也去參加主婦聚會的現在,很難得地只剩下我一個人待在安靜無聲的家中,在懶洋洋的夏日午後默默等待時間流逝。

  伸了個懶腰,稍微看了一下時鐘——下午兩點,一天當中氣溫最高的時間。這時候出去一定會把人給熱死,待在家中才是明智的決定。只不過離媽媽預定的回家時間也還有三四個小時,京介那傢伙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要回來……
  「……好閒。」
  因為一時之間不知道要做什麼,我隨意地抓起桌上的搖控器,百無聊賴地在每個頻道之間跳躍著,不過午後似乎也沒什麼有趣的節目,我很快地就關閉電視,繼續盯著天花板發呆。
  「……好無聊。」
  ……平時這個時候我是在做什麼啊?好好想想……嗯……啊……對了,好像在某次難得沒有Case的時候,是窩在電腦前面玩妹系H-Game——啊。
  一瞬間腦海裡又浮現出昨天晚上的情景——那簡直就像遊戲中會出現的瘋狂超展開,原本是兄妹的兩人相互告白、共寢、然後就——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腦袋再度熱了起來,心跳也再度失控——我只能像鴕鳥一樣將自己深深埋進沙發裡隱藏自己的羞愧——
  ……等等,我在搞什麼啊?家裡根本沒人吧?
  虛脫的無力感頓時支配著每一寸的肌肉,讓我整個人癱軟了下來。只覺得四肢好重、腦袋好重、眼皮也好重……
  「……算了,就這樣吧……」
  屈服於這份脫力感的施壓,我索性在沙發上沉沉睡去。


  「桐乃……」
  夢中隱隱約約聽見了某道熟悉的聲音。
  「桐乃……」
  一次又一次,溫柔的聲音不停呼喚著,令人感到舒服的酥癢感輕輕地吻向耳際——
  「桐乃……唉。真是的……」
  聲音帶著笑意、卻又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他的氣息吹到了臉上,溫熱地足以燒紅我的臉頰——
  「全身都是汗,這樣睡會感冒吧……帶回房間去好了。」
  身體被抱了起來——支託著身體的不再是柔軟的沙發,而是結實的手臂。我就像小嬰兒一樣被他橫抱在懷裡,輕輕地、慢慢地搖晃著。
  我在雙手架成的搖籃裡繼續賴床著不願醒來。他繼續小心翼翼的托著我,走出了客廳,然後步上了階梯。
  咚、咚、咚。
  晃動得更厲害了——似乎是為了不讓我從手中跌落,他將雙臂往內收,將我牢牢地貼住他的肩膀。
  咚、咚、咚。
  緩慢的、沉穩的心跳聲,並非激烈地運作、然而卻又充滿力道的悶響——
  咚、咚、咚——
  「到了喔。」
  似乎是已經通過了樓梯來到房門前——京介停下腳步,用很輕的聲音,不知道是對我、還是對他自己這麼說著。
  ……奇怪了,幹嘛一直站著不動啊……快點把我抱進去好好放在床上啊。
  只是京介並沒有聽到我內心的呼喚,依然文風不動地站在房門前,完全沒有要開門或是移動的樣子,但卻也不打算把我叫醒或放下來,依然穩穩的將我收在懷裡——
  這、這傢伙到底想怎樣啊?
  一分鐘。
  兩分鐘。
  三分鐘。
  四分鐘。
  五分鐘——
  ……吼!這傢伙幹嘛一直站著不動啦!害我現在弄得腰痠背痛卻又不能動……我說媽媽快回來了吧!萬一被看到怎麼辦啊?
  「所以我說,到了喔。」
  耳邊再度響起那沉穩的嗓音——不,應該說是送進來才對——
  渾厚的語調,帶著微熱的鼻息向耳瓣侵略,然後一路往鼓膜進發,酥麻的觸感直搗三半規管——
  「嗚哇……!」
  笨蛋……不要貼著人家的耳朵講話啊……!
  「看來是醒來了啊。我應該可以放妳下來了吧……」話還沒說完,京介就鬆開了雙手的力道——
  笨、笨蛋——哪有人突然鬆開手的啊!絕對會摔下去的好嗎!我反射地伸出手,緊緊抱住他的脖子——
  「喂……喂……!哪有人突然就鬆手的啊?很危險耶!」
  「抱歉抱歉。不自覺地抱太久了,手有點麻掉。」
  京介放鬆的雙手瞬間抓回了充實的力道,再度將我緊緊攬入懷中,一邊作著毫無誠意的道歉,卻又帶著惡作劇一般的笑容——可惡!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會欺負人了?我拚命扭動身體並踢動雙腿試圖逃離他的箝制,卻終究徒勞無功——
  「笨蛋,別亂動啊——真的會摔下去喔。」
  「那你就快點放我下來啦!萬一媽媽回家看到的話——」
  「……說要下去,妳的手又抱得這麼緊,妳的話完全沒說服力啊。」
  「少囉嗦!還不是你剛剛突然鬆手——」
  「是是是……我知道了,我不會再放開妳了。」
  ————!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你你你你在說什麼蠢——唔!」
  正打算辯駁的時候,京介就如同那個晚上一樣,用雙唇封住我所有怨氣的出口;舌尖入侵了進來,再度將我所有抱怨給搶走——
  攀附在大腿內側與脅間的手指不安分地蠢動著,他不斷摩擦著每一寸裸露的肌膚,點燃起彷彿隨時都將起火燃燒的熱度——
  太狡猾了……哪有人這樣夾擊的啦……!
  隨著身體的溫度上升,腦袋漸漸變得一片空白,意識也在漸進的深吻下被京介慢慢地吸走……


  「唔……」
  睜開眼睛,看見的是自己房間粉紅色的天花板。
  身體好熱。腦袋一片空白。啊啊,我又跟京介做了那種事嗎——雖然意識到一半就中斷了,身體卻還殘留著他送進來的熱度,讓呼吸與血液不斷沸騰著。
  疲憊感依然支配著全身。不僅腰酸背痛,肩膀與脖子也僵硬得不得了……萬分艱難地將身體撐了起來,我望著被陽光從粉紅染成淡橘色的窗簾,再將視線轉向對面書桌上的時鐘。
  下午六點半。這時間媽媽應該已經回來了吧……啊!萬一被發現的話——
  趕緊審視著自己的狀態……很好、衣服還在,看來是及時踩了煞車——不對!這到底是什麼跳躍式的思考模式啊!不過、不過不過不過,我中午的確是睡在客廳的吧?然後京介回家才把我抱回房間的對吧?記得進入房間前還——

  ……討厭,身體還是好熱。
  雙唇留下的溫度。
  下腹殘餘的觸感。
  彷彿他還在身上游移一般,逗留的溫度與觸感讓人難以忍耐——
  「嗚……怎麼回事……」
  不夠。
  不夠。
  只有這些遠遠不夠——
  手指不自禁地伸到最私密的部位,試圖填滿體內的空虛。想像著被他從後方一把抱住、在每一寸肌膚刻下粗糙的紋路。
  輕輕地、溫柔地、然後慢慢加重力道。如同棉花糖在嘴裡化開一般,淡淡的甜味在體內擴散開來。
  討厭,我變得好奇怪……!
  但是……我好想要——
  還要。
  還要。
  手指停不下來——明明知道是羞恥的行為,腦袋卻只能沉重地托在枕頭裡面完全無法思考,只能順從本能,不斷撫慰空虛的飢渴感——
  
  「桐乃,妳醒來了嗎?差不多該下來——」
  ————!
  「呀啊!」
  冷不防地,京介的聲音突然從門外傳來——這傢伙怎麼這麼會挑時機啦!
  「喂,發生什麼事了嗎!」
  完全不等我的同意,京介粗暴地打開了門往我這邊衝過來——笨蛋!別撲上來!你這個色鬼妹控大變態——
  「別擅自進來啊!笨蛋!」
  哪有人問都不問就闖進來的啦!緊緊壓著快跳出來的心臟,急忙將自己包在棉被裡背對著他的方向——絕對不能讓他看到現在的模樣!
  「還不是妳剛才突然大叫,我還以為——」
  你還敢講!要不是你把我抱上來的時候擅自做了那種事,我現在也不會——
  「少囉嗦啦!還不都是你害的!」
  「什麼我害的啊?我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少給我裝傻了!你明明知道你剛剛做了什麼!」
  「——妳倒是說我做了什麼啊?我才是最想搞清楚狀況的那一個啊!」
  「你剛回家的時候擅自把我抱上來,然後、然後就……又……別說你忘記了!」
  「我完全聽不懂妳在說什麼啦!我是有把妳『揹』上來沒錯,但那是因為老爸回來看到一定會囉嗦的啊!」
  「看吧!你還敢說沒——等等,你剛剛說什麼?」

  京介嘆了一口氣,將拉高的音調慢慢轉回沉穩的嗓音。
  「我說妳就這樣睡在沙發上,老爸一定會囉嗦的好嗎。」
  「不是,我是說上一句。」
  「看妳睡在客廳,我才把妳揹上來——」
  ……「揹」上來?怎麼回事?我記得明明是被抱在懷裡送上二樓不是嗎……而且還……
  「……我問你,你沒對我怎麼樣吧……?」
  「沒做啦!怎樣是哪樣?誰知道啊——真是的,妳有夠重的,光是揹妳上來就很累了,更何況還要爬樓梯,我可是很辛苦的啊——」
  ——喂,今天辛苦的又不只你一個……我也累到做了奇怪的夢好嗎。不要跟剛從中年步入老年的老頭子一樣駝著背不停抱怨好不好啊?
  「……煩死了,我知道啦。你可以閉上嘴趕快出去嗎?」
  「知道了知道了……是說妳還躺著幹嘛?老媽要我叫妳下去吃飯了喔。」
  「就跟你說快點出去啦——」
  「……桐乃,轉過來讓我看看。」
  他強行壓住我的肩膀——笨蛋!你要做什麼啦!
  他那張端正的臉龐頓時出現在我的正上方,銳利的視線直直穿過我的瞳孔——
  「……怎麼回事,妳的臉好紅,怎麼了?又感冒了嗎?」
  「……少囉嗦啦。」
  棉被裡面充斥著如同三溫暖一般的高溫,而且溫度也持續上升——
  「從被子裡出來,讓我看看——」
  京介作勢要掀開被子——不行!絕對不能讓他看到裡面——我緊緊抓住棉被的兩角,將自己包覆得更緊密。
  「變態!色鬼!哪有人直接這樣掀女生被子的啦!」
  「妳真的很奇怪耶!不然妳倒是說哪裡不舒服弄到要把自己包成這樣啊?」
  「唔……」說不出口。

  「唉……」京介放開了壓在肩膀上的手,「桐乃,如果感覺不舒服的話,一定要說出來啊,不然我……」他將手輕輕地放到了我的頭上,搓揉著我的頭髮,「我會擔心。」
  「……我知道了。我沒事啦,用不著你操心。」
  他做出了一個像是苦笑一般的表情,那是許久不曾有的溫柔寵溺。輕輕摸著、輕輕摸著,像是哄小孩一般,溫暖又寬闊的手掌不停在頭上拍著。
  ……如果是不久之前的話,我會毫不猶豫地拍掉這隻不安份的手。這種像是被當成小孩子對待一樣的感覺,老實說有種莫名的不愉快——但是現在……
  有什麼關係嘛!反正我本來就是妹妹,被當成小孩寵愛也無所謂……應該無所謂吧?
但這個同時——
  「京介——」我對他伸出了雙手——身為妹妹的同時,我也要成為京介的「戀人」——應該可以吧?
  想被摸摸頭。
  想被緊緊抱住。
  同時要求兩份情感的我,會很貪心嗎?

  「我好累,抱我下去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