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原來我的哥哥這麼溫柔 1-3-2

  「那麼──就按照預定,我們開始進行『宅女集合』的茶會是也。」
  待所有成員都坐定位並點餐完畢後,沙織維持著立正一般的姿勢,主席身兼司儀一般地宣佈著。
  「雖然時間不是很充裕……不過還是讓我們盡情暢談、增進情誼吧!雖然彼此都是生面孔,但我們都是以『宅』建立羈絆的同伴,讓我們用『心』來交談,將彼此心中的熱情摩擦生熱吧!那麼,就請大家不必拘束,好好聊吧。」
  滔滔不絕地說完開場白後,現場擊出了雖然不算響亮、但依然相當捧場的掌聲。不知道為什麼,明明管理人(唔,老實說,眼前的這個人實在還是很難讓我將「沙織」與她聯想在一起,所以還是這麼稱呼吧。)的遣詞用句跟打扮一樣怪異到不行,她的話語卻莫名其妙地充滿了親和力。真要比喻的話,唔……就像是每個學校都會有的,有點特立獨行、卻又跟學生像朋友一樣親近的老師吧?
  管理人有點不好意思地向每個人行了禮後,便以端正的姿勢坐回自己的椅子上。很快地,在管理人兩旁、以及對面的女孩子們,馬上圍起她來,吱吱喳喳地討論著像是「沙織的『巴吉納』難道是那個『巴吉納』嗎?!」之類的話題。
  ……因為距離有點遠,加上說的好像又是我完全沒聽過的故事──唔,聽到一些年代跟聽不懂的術語,好像是科幻還是軍事之類的……大概是機械人動畫吧?總之我暫時之間是沒辦法插入那個話題之中了……
  ──不行!怎麼可以剛開始就洩氣!沒問題的,一定不會有問題!我高坂桐乃在學校好歹也號稱是交際女王,這種小場面怎麼可能難得倒我!

  重新給自己打氣之後,我挺直了背脊。腦中不斷思索著可以開啟的話題,像是梅露露、或是最近玩的妹殲──說起來,妹殲真的超難攻略的說,我到現在還是一直卡在麗華那一關──
  腦中亂成一團──明明有很多話想說,但卻又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啊~到底──

  「小桐桐喜歡Death Cri的哪一對呢?」
  待服務生送上各自點的飲料後,隔壁的嬌小女生突然開了話匣向我進行詢問。呃,這個女孩,我記得應該是──
  「我喜歡AnaXHaru的這一對──」
  還沒有等我回應,她逕自繼續話題──而她另外一側的眼鏡女孩,此時像是觸電一般顫了一下,馬上回過頭來:
  「真的?我也喜歡AnaXHaru耶──」
  「『很棒對吧──』」
  兩人異口同聲,一拍即合──我這時才想起來嬌小的女生叫做「Komeko」,而另一個戴眼鏡的女孩是「Manabi」──不過兩人已經完全一頭栽在共同的話題裡,那部叫Death Cri的作品──是動畫?還是遊戲?還有剛才的AnaXHaru指的是什麼啊?總之我完全沒接觸過,所以也完全聽不懂她們在講什麼──
  唉,算了,偶爾也會有這種情況的啦……大概。

  正當我默默退出旁邊那兩人的對話,重新開始思索話題時,換前面的兩個女生開了口:「那個墜子很漂亮呢。」「是在哪裡買的啊?」
  嗯──這回不會記錯了,是「Nozomi」跟「Aoi」沒錯吧?
  Nozomi饒富興致地看著我胸口前的項鍊,向我這麼問著。
  我托起項鍊墜子,稍稍帶有展示意味地亮了亮。「與其說是哪裡買的……就CROCS的限定品──在攝影時覺得很喜歡,就直接買下來了。」
  當時記得正好在做CROCS的飾品專題──啊,順便一提,雖然CROCS是以鞋子為主要商品的品牌,但其實也有製作飾品或包包之類的東西。
  一般來說,如果是同年齡女生的話,應該都會抱著驚嘆與羨慕的語氣問我「什麼攝影啊?」或者是「攝影!是說像模特兒還是演員那種攝影嗎?」之類的,然後一直繞著時裝啦、或者是工作啦之類的話題上打轉。這不是我在自誇──在同年齡的女生面前,不管是打扮還是舉止,我都維持著一個模特兒應該有的樣子,讓人一眼就看出來也不奇怪。
  只是眼前兩個女孩子跟以往遇過的女孩子反應完全不同,她們只是尷尬地笑了笑說「這樣啊」,便中斷了對話。
  ……唔,突然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這是錯覺嗎?
  原本我還想說就算插不進動畫或遊戲的話題,但只要是女孩子,通常都會對服飾打扮方面感興趣……但今天坐在這邊的女孩子,似乎跟班上或是經由朋友認識的女孩子不太一樣。
  好比如說,最明顯的打扮。
  剛開始是被管理人那土到不行的裝扮嚇到,所以沒特別注意其他人……但坐下來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幾乎每個女孩子的打扮都相當樸素,臉上也沒有化妝。舉個例來說……像是剛剛的Manabi(也就是我隔壁第二位,正一心投入Death Cri話題的那個女孩子)的打扮幾乎可以讓我聯想到一直黏在京介身邊的那個青梅竹馬(因為連名字也很像的關係,我很輕鬆地記住了)。
  當然我不是說她們穿著隨便……我相信她們也是認真打扮過一番才出門的。只是怎麼說呢……如果平時學校的朋友是會在原宿或澀谷一帶出沒的辣妹的話,那麼現在這群女孩子就是在鎮上的商店街隨處可見、一點都不起眼的女學生──雖然這麼說很沒禮貌,但大概就是這麼回事。
  這個決定性的差異我也說不上來──唉,總之就是完全不同類型的兩派人馬,也是我平時幾乎沒接觸過的一群人。

  ……我開始覺得情況不太對勁了。
  坐位四周的女孩子都高興地談笑著,但其中完全沒有我介入的餘地。
  不知道為什麼,總有種自己跑錯地方的感覺。
  格格不入。
  好突兀。
  沒有容身之處。
  我該怎麼做?
  我焦急地對京介投以求救的眼神──
  你快點給我想辦法。
  是你叫我來的。
  是你說來了就能交得到朋友的。

  ──是你把我丟來這邊的,所以你要給我負起責任──
  ──我不要一個人。

  京介也只是冒著冷汗,直直地望著我──
  「我沒辦法幫助妳,但是加油啊!」──他似乎這麼說著。
  ……笨蛋,你、你就不能像剛才一樣引起全店注意來製造話題不就好了嗎……!
  經過一番無言的交談,京介再度拉低帽沿,把頭給低了下去。
  別給我在這種時候才擺出束手無策的樣子啊,你這個豬頭……!

  再度試著跟身邊的人交談──但是就算開口了,也像是在迴避什麼一般,對話不到兩句就倉促結束──這種感覺。
  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明明就只是跟平常一樣,將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後試著很自然地交談──原本應該是這個樣子。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話題完全兜不起來──簡直就像我們處在不同的世界一樣。偶爾交會的眼神,也傳達出「為什麼這種人會來這裡」的訊息。
  難道說,這樣的我在她們的眼裡,真的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存在嗎?
  就像包含加奈子在內的女生集團討厭班上的御宅族群,而那群人也總是極力不與女生集團接觸一樣。
  ──維持著井水不犯河水的狀態。
  將手邊的奶油球丟進咖啡杯裡,我一邊攪動著,一邊再度審視著全桌的參加者。
  隔壁的Komeko跟Manabi似乎還是繼續在Death Cri上打轉;對面的Nozomi跟Aoi似乎已經轉開話題,聽起來像是某個BL遊戲的配對討論;被眾人包圍的管理員手舞足蹈地表演著像是在NICO動畫上看過的舞蹈動作;每個人都很開心的樣子。
  ──除了一個人。
  曾經在車站出口跟我互瞪過的哥德蘿莉女,跟我一樣孤伶伶地被丟在角落,百無聊賴地玩著手機──簡直就像是在聯誼時被找去湊人數一樣,因為感到無聊,而將自己置身事外,但同時又抱著別人主動開口找她的期待。
  ……唉。在這個瞬間我突然覺得,我們還真是悲慘地相像啊……
  因為不想透過她的身影聯想到自己的模樣,我再度拿起一個奶油球倒入杯中,無意義地攪拌起來。
  倒進去的奶球只在淺褐色的液面畫出白色的旋渦,始終無法徹底溶開。
  ──完全無法融入其中……啊。
  ……我不該來的……嗎?


  「──感謝各位的配合,值得紀念的第一次茶會,就在此告一段落!在下,出自內心感謝大家啦!」
  進行最後的交換禮物後,歷經整整兩小時的茶會接近尾聲──跟剛開始時一樣,沙織用明亮的聲音這麼宣布著。
  坐席爆出響亮的歡呼與掌聲,簡直就像擁戴演講者的熱情觀眾──而我,感覺就像是逼不得已參加的學生一樣,只能默默跟著耳邊的節奏,低著頭無力地擊打著自己的雙手。
  「那麼──今天的茶會就到此結束!雖然接下來就要解散了──還有時間的人、還想和相談甚歡的朋友多聊聊的人,可以各自帶開去繼續二次會或三次會!而關於下次的活動,還會再登在社群首頁,請各位務必再次共襄盛舉。那就──解散!」
  隨著一聲令下,女孩們一哄而散,拿起各自得到的交換禮物,有說有笑地各自成群結隊走出店門口,將我丟在坐席的最角落。我低頭盯著自己拿到的、簡直像是惡作劇一樣的Magic hand,不知為何,有股很想哭的衝動。

  「……妳已經很努力了。」
  一直在一旁看著的京介走了過來,像是要安慰我一般拍了拍我的頭。他的手充滿厚實的力道、卻又像是帶著某種顧忌一般,儘可能的輕柔──簡直像是在安撫鬧彆扭的小孩一樣。
  ……可惡的傢伙。這時候才……!
  不能哭。
  我不能哭。
  哭了就輸了。
  我拍掉了他的手,打回他那自以為是的溫柔。
  ──這傢伙總是這樣。
  ──「我會好好看著妳的。」在聚會前,他是這麼說的。
  但是,他什麼都沒有做。
  就只是看著我,忍耐著被丟在一邊的失落,咬著牙拚命撐過苦悶得令人不耐的兩個鐘頭──

  「好,桐乃──難得都來到秋葉原了,多少去觀光一下吧?」
  他用力拍著我的肩膀,試圖向我打氣──這個笨蛋,知不知道這樣很痛啊?
  揉了揉被他拍得有點發痛的肩膀,轉過頭來只看見他那勉強做出來的笑容。我實在很想用這個東西狠狠捏開那個蠢到不行的傻笑──
  ……真是,一看到就有氣!
  我拿起手中的Magic hand往他頭上敲過去,作為剛剛的回禮。
  「很痛耶!笨蛋!還有你剛剛在搞什麼啊?突然把水從嘴裡噴出來……」
  「噗喔──不不,那是不可抗力──」
  「都是你的錯,害我跟大家都沒說到話!」
  「那還真是不好意思啊!」
  京介死命地防禦著我的攻擊──不准擋!你給我站好啦!本姑娘現在正一身怨氣沒處發,你就充當沙包吧!
  斷斷續續地進行好幾輪攻防──京介只是默默接下我揮過去的每一棒。
  夾帶著怨氣的每一棒──他沒有閃開,只是不斷地接下並阻擋。
  外人看起來,就像是在應付鬧脾氣的小孩子一樣吧──但我停不下來。
  只有不停的擊打,讓他不斷地接下──我的怨氣才能稍加釋放。
  「……不過呢,一開始大家都是這樣的啦,妳不用在意。」
  「才不是呢!為什麼……?我只是打算表現地跟平常一樣,為什麼大家都要避開我呢……?」
  揮棒。
  「好生氣──」
  京介這次連擋也不擋,就只是讓Magic hand敲到他的背上──
  「好生氣──」
  Magic hand在肩膀的位置落下──
  「好……生氣……」
  正想擊出下一記的手腕失去了力氣,手指輕輕掛著Magic hand無力地垂下。
  到剛剛為止還因為滿溢的怒氣而即將炸裂的身體,現在漸漸冷卻了下來。
  看著他寬闊而默默承受的背影,我突然感到心頭一緊。
  ──說到底,我不過是在遷怒罷了。
  真是丟臉。
  這比剛剛的聚會上搭不上話的情況還令人感到丟臉──
  儘管這次聚會是他提議的好了,決定要來參加的是我自己。
  明知道這是個女生限定的聚會,硬要他前來參加的,也是我自己。
  其實,我沒有任何責怪京介的資格。替我出主意、也依照約定前來觀察狀況,照理來說他已經仁至義盡了──
  我現在之所以能有個出氣筒、而不至於孤伶伶地承受著這份怨氣,也是因為他一起過來了──如果他沒來的話,我大概就只能像戰敗的獵犬一樣,一無所獲、落魄地回家吧。

  ……算了,這樣也好。
  反正一開始,我就沒有打算向更多人分享御宅興趣的打算。那麼頂多就是維持現狀,你就繼續充當我的人生諮詢對象吧。
  ──我可是一點也不想找你喔!只不過身邊知道御宅興趣的只有你而已,而剛剛那場集會又失敗了,所以只好勉為其難地找你湊合一下罷了!
  還有,你剛剛說了「既然都來了,就多少四處逛一下」對吧?那麼你可要好好負起責任,讓我心情變好一點──

  「喔喔──小桐桐氏──」
  剛跟著京介踏出店外,不遠處就傳來響亮的呼喚──那是十幾分鐘前才聽過的聲音。
  「呼……太好了!妳還在這裡!」
  上氣不接下氣,直奔到我們面前的,是我沒想到的人物──
  「管……啊,不是,是沙織小姐……?」
  高大的御宅女生稍微平復了呼吸,接著擺出貓一般的笑容:「唉呀唉呀,竟然叫在下沙織小姐!在下和小桐桐氏沒有這麼疏遠吧!啊──不過真是太好了太好了,我原本正要打電話給妳呢──」
  管理員──沙織以盡可能親切(可能是我想太多吧,她的態度其實一直都是這個樣子)的語氣說著。
  不過……其實剛剛我們沒有怎麼談到話吧?別說疏不疏遠了,根本就僅止於剛見面的程度而已。
  只是……對方特地回來找人的好意,並不能夠輕易地忽視。看著她笑開以釋出善意的臉龐,我完全捉摸不到她的想法。
  「那個……請問有什麼事嗎?」
  「嗯──其實呢,在下想邀妳去二次會。」
  對於我不甚肯定的問題,管理員──算了,還是順著她的意叫沙織好了──給了我意想不到的答覆。
  「什麼……?」
  我不禁懷疑起我的耳朵。
  照理來說,二次會應該是與相談甚歡的人一起去才對吧?剛剛不是一大群人圍著她在聊機器人動畫之類的話題聊得很開心嗎?不管怎麼說,都沒理由特地折回來,找我這個整場聚會下來一直當花瓶的人吧?
  沒察覺到我的疑問,維持著貓一般微笑的沙織,將視線轉向了我旁邊的京介──
  「小桐桐氏,話說回來這位男士是?在下似乎剛剛在店裡面就看過他──」
  ……不可能沒看到吧。這個笨蛋就是在看見妳的時候才鬧出那麼大的騷動啊。
  沙織像是偵探一般,推了推臉上那厚重的眼鏡:「啊啊,原來如此。這位是男朋友吧?」
  ──什麼?!
  「『不是!』」
  我跟京介難得地意見一致──異口同聲地否定了她的推測。妳眼鏡度數是不是該換了啊?!還是說那副眼鏡其實根本就把妳的眼睛給矇住了嗎──開開開開開什麼玩笑,這個笨蛋怎麼可能是──
  「咦,不是嗎?真是失禮了──可是在下看到剛剛那位男朋友在店裡,似乎一直與妳互相凝視喔,還深信那一定是愛的目光。」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我們剛才看起來像那樣子嗎?而且,該不會不只沙織,其他人也看到了吧?!

  我偷偷望著身旁京介那張端正、卻又略顯樸素的臉,回想了一下聚會當時的情況──
  用溫柔的眼神,說著「好好加油吧」的京介。
  用擔心的眼神,說著「不要太緊張」的京介。
  用堅定的眼神,說著「我會看著妳」的京介。
  以及在聚會的最後,拍拍我的頭,對我說「妳已經很努力了」的京介──

  ……啊──夠了!停止!STOP!
  「怎、怎麼可能!別鬧了啦!討厭!好噁!」
  開開開開開什麼玩笑啊!男朋友?京介?這傢伙?吼唷!為什麼最近遇到的人都要提「男朋友」這三個字啊?而且偏偏還是這傢伙!
  這傢伙才不可能是我男朋友咧!整天跟殭屍一樣無精打采玩遊戲還只會欺負女主角不提醒他的話就不會把人家說的話當一回事找他商量問題也老是擺出一副「為什麼我非得聽妳說話不可」的表情但是又會好好地把話聽完適當地給予建議與鼓勵時而出現的溫柔常常讓人措手不及──
  夠了夠了夠了!反正不管怎麼樣,這種人絕對不會是我男朋友啦!絕對在哪裡搞錯了!但是該不會別人眼裡看來,這就跟帶男朋友去參加聯誼一樣不識趣吧?難怪沒人想搭話──
  失策!打從一開始就不該帶他來的啦!
  我跟他就這麼像男女朋友嗎?真的很像嗎?真的很像嗎?
  可惡……一回想起當時那個情景,耳根又不自禁地紅了起來──

  「……我的名字是高坂京介,是這傢伙的親哥哥,請別誤會了。」
  京介用「受不了妳」的語氣,代替了我向沙織回答。
  「原來如此……你們兄妹真不像啊。」「要妳管!」
  一邊裝傻一邊吐槽,兩人簡單的自我介紹過後──

  「要不要一起……是指二次會嗎?」
  「是的,您意下如何?」
  一回過神來,沙織已經回到正題──而且,似乎打算連京介都一起邀請的樣子。
  「那個……請問,會有很多人來嗎……?」
  是說……這是女生限定的集會沒錯吧?妳邀他去真的沒問題嗎?而且……老實說,經歷過剛剛那個悶場,如果在加上他光明正大地進來湊一腳的話,恐怕氣氛只會更差吧。
  「加上小桐桐氏與京介氏一共四人。因為在下想同方才沒說到什麼話的人,再增進彼此的友誼。所以說,雖然是二次會,也只是非常小規模的,在麥當勞稍微閒聊一下,然後一起去買東西之類的。」
  「嗯……嗯……」
  ──特地找沒什麼說到話的人來參加……嗎。
  老實說,做到這個地步,我不禁被她的誠意給打動了。
  一般來說,在聯誼上當花瓶的傢伙,通常下次就沒有參加機會了吧?但她卻特地追回來,還邀請我參加第二輪……我不得不承認,其實這個沙織就跟出場以來的表現一樣,是個相當不錯的人。
  相較之下,因為聚會的不順心,就將錯全部推到其他參加者、以及京介身上的我,在她面前根本自慚形穢。
  度量差太多了。
  我根本沒辦法抬頭看她的臉。我真的參加的話,就算只有少數人,我能不重蹈剛剛的覆轍嗎──

  「──我是沒問題,只要這傢伙說好就好。」
  京介將發球權轉交給我,並向我眨了眨眼。
  「這次一定沒問題的」──我似乎在那對眼神裡面,看到了試圖鼓勵我的訊息。
  ……哼,神氣什麼。
  「我……我知道了……既然你這麼想去的話……要我陪你去也是可以啦。」
  你想去就說一聲,少在那邊擠眉弄眼的──可惡,你在那邊笑什麼啦!自以為牙齒白嗎?

  「啊啊,太好了!那麼,你們兩位一起來吧!另外一位已經在麥當勞等我們了──」
  腦袋一熱,丟下笑得很噁心的京介,我跟上了舉起海報指向前方,擺出猶如勇者一般姿態的沙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