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R18 - 一生的人生諮詢!(五)

  「我好累,抱我下去吧。」
  我朝京介伸出了雙手。
  「……嗄?」
  ——嗄什麼嗄啦!你一副被石化的表情是怎樣?你以為我會累成這樣是誰害的啊!
  「那個……桐乃,妳真的沒事吧……?腦袋沒燒壞嗎?」
  ……
  …………
  ………………
  我可以扁他嗎?
  雖、雖然說今天的家務並不至於到讓人爬都爬不起來的地步啦……但但但是啊——好歹我也是因為這傢伙才這麼累的,要點補償應該不算太過份——吧?
  不,應該說,這是理所當然的!沒錯!如果這傢伙連這麼一點小事也不願意答應的話,那才是太過份了!
  「你說什麼蠢話啊——你不願意答應可愛妹妹的請求嗎?」這個小氣鬼。
  「這不是願不願意的問題吧!感覺超丟臉的耶!而且丟臉的不是我,而是妳喔?」
  ……既然丟臉的是我,那你在臉紅什麼?
  「而且,被老爸老媽看到的話要怎麼解釋啊!所以妳別開玩笑——啊,原來如此,妳是在開玩笑對吧?這這樣沒錯吧?哈哈哈……」

  ……開玩笑,是嗎。
  好吧,我承認我的確有一半的成份是開玩笑。
  雖然我是知道京介本來就不會這麼做啦……不過還是抱有那麼一點點點點點點點……的希望,能像今天下午的夢一樣,像公主一般被抱在懷裡溺愛著。
  ……好蠢。
  唉……或許就跟他說的一樣,其實我已經睡昏頭了也說不定。奇怪的並不是他,而是莫名其妙提出要求的我吧。
  原本以為發生昨天晚上的那件事情後,我們的關係應該多少有點變化;果然是我太天真了嗎?H之後就立刻成為了戀人——這果然是只有在遊戲或小說裡才會發生的事情吧?
  「…………」
  「…………」
  洩氣地攤下雙手,我悶悶地將視線轉向面對窗戶的那一頭。
  ……笨蛋。
  ……笨蛋。
  ……男生都是大笨蛋。

  「……妳在生什麼氣啊。」
  「才沒有——」
  真是夠了,你這個完全不懂少女心的笨蛋快點給我滾出去啦。
  「……我說啊,再不下去的話,晚餐就要被收掉囉?」
  你給我管這麼多。你不會自己先下去啊。
  「——好啦!算我不對,我不該笑妳的!我跟妳道歉總可以了吧?」
  不行、不夠、沒得談。
  「我說妳鬧夠了沒——算了。反正我這個沒用老哥每次講的話,妳都沒在聽的吧!」
  知道就好。好了,你差不多該給我滾出——

  「——咦……!」
  將視線轉回去後——京介不是步向房門,而是往床上撲過來——
  「——你要幹嘛?變態!色鬼!死妹控!」
  「少囉嗦!既然妳還賴在床上的話,我就——!」
  完全無視我的抗議與反擊,京介逕自甩開了棉被,粗魯地纜上了我的腰——
  「笨……笨蛋!你在幹嘛啦!」
  大大大大大笨蛋!快吃飯了對吧?媽媽是要你叫我下去對吧?你這個笨蛋突然發什麼情啊——!
  給我等一下!現在不能——這是所謂的「就地正法」嗎?是這樣子嗎?是這樣子嗎!

  「——如妳所願,把妳給抱下去!」
  他不分由說地把我給抬了起來——哈哈,搞什麼啊,原來並不是——不對!給給給給我等一下!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嗎?
  「我不是說了?妳不下床的話,我就直接把妳扛下去。」
  這、這傢伙哪來這麼大力氣啊啊啊——!是說他剛剛才在抱怨揹我上來太重吧?
  「放我下來!你剛剛不是才說很丟臉的嗎——」
  可惡……這樣子被看到的話……光是想像那個畫面,整個耳根都紅了——
  「我說過了吧?反正是妳丟臉又不是我丟臉!」
  強行將我拖出房間的京介,用像是自暴自棄的語調強辭奪理。
  可惡……所以我才說男生全都是大笨蛋啦!


  「——那個……我說,桐乃小姐?」
  無視。
  「關於晚餐前的事情……」
  無視無視。
  「……沒有顧及妳的感受是我不對,不過啊……」
  無視無視無視。
  我盡可能地將所有心神放在眼前的格鬥遊戲上,完全不打算搭理京介卑微的道歉。

  現在,正如同好幾天之前一樣,以人生諮詢為名目,我和京介一起玩著遊戲。
  今天選擇的不是戀愛遊戲,而是以對戰格鬥為主打的《妹殲》,所以可以兩人一起進行——去吧!吃我一記超電磁砲!
  京介操作的角色第N次被擊倒。哼哼……這傢伙超弱的,根本只有挨打的份。這樣正好!
  「……妳該不會還在生氣吧?」
  「沒有啊,明明是你自己太弱好不好。」
  「……嘖,妳少神氣。」

  再度進行下一輪——我恣意地在格鬥遊戲上發洩所有的怒氣。
  雖然說在一進房間時,光看到他那副跟剛被主人教訓過的哈士奇一般,故做鎮定又坐立難安、可憐兮兮的樣子就讓人生不起氣來啦……不過修理他一下是必要的。
  好——這次換電網攻擊!
  京介操作的角色「死神」,手上的大鐮刀被擊落,然後全身被電網纏住,發出不知道該說是痛苦還是快樂的呻吟——
  你就給我俯首稱臣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這樣,京介又被我狠狠凌虐了十幾回——

  「……夠了,我不玩了!」
  「哼——輸不起的傢伙。」
  「少囉嗦!每次打輸都要看女孩子被那樣對待,誰玩得下去啊!」
  「別找藉口,不准給我逃掉。在我說你可以走之前,不准離開這個房間。」
  我還沒電夠咧。
  「……嘖。不過時間不早了,最多再十分鐘啊。」
  一邊抱怨著,京介再度坐到我的旁邊,心不甘情不願地握起搖桿。
  十分鐘,夠再電他兩三次了。哼哼!

  ——其實你們知不知道格鬥遊戲必勝的妙招?
  因為筆電螢幕很小的關係,對戰的兩個人一定要坐很近才行。這種時候肩膀一定要靠在一起對吧?這種時候只要稍微壓一下,讓對方的手遲鈍那麼一下下……哼哼哼……
  這招很卑鄙嗎?才不會咧!反正黏這麼緊的話,壓到對方的肩膀這種小事「根本是理所當然」的對吧?只要不做得太明顯,就絕對不會被懷疑!
  所以,在這段期間內,我「理所當然」地一直靠在京介的肩膀上,精妙地取得每一次的勝利——

  「……好了,這次我真的要回去了。」
  放下搖桿,將程式關閉後,京介站了起來。
  現在是晚上十一點。的確這個時間也差不多該睡了……我也站了起來——
  「……咦?」
  站不起來。
  「怎麼了嗎?我說過了最多再十分鐘吧——」
  原本正打算直接逃出門口的京介,不耐煩地轉過頭來。
  「不是啦!我的腳好像麻掉了……」
  「……是坐太久嗎?真是的,誰叫妳要玩這麼久。」
  京介走回了我的身邊——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覺得這傢伙現在臉上掛著得意的笑容……可惡,你少給我幸災樂禍。
  「……少囉嗦啦,快來幫我。」
  「怎麼幫?扶妳站起來嗎?」
  我扶上他伸出的手臂——
  「站得起來嗎?」
  不行!還是站不起來……倒不如說,整雙腿完全都沒知覺了……

  「……我說啊。」
  「……幹嘛?」
  「那個……我……妳……」
  不知道為什麼,京介的臉突然紅了起來——
  「——有話快說好嗎?你這樣感覺很噁耶。」
  「不是啦!我是怕……妳不會不高興吧?」
  什麼跟什麼啊?我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你到底還幫不幫忙啊?」
  「少囉嗦!我是說……」
  京介的話語結結巴巴的,一付扭扭捏捏的樣子——當然,他的手還是一直扶著,我只是單純的抱怨而已。
  「——好啦!我是說,要不要我直接把妳抱上床去啦!」

  ——咦?
  ——咦咦?
  
  出口的瞬間,我愣住了。直到三秒後我才明白他的意思——
  「————!」
  我沒聽錯吧?
  「你是說……你……我……床上……?」這次換我結巴了——討厭!我的臉現在一定跟他一樣紅——
  「……對啦!少給我囉嗦,手張開來就對了——」
  完全不打算等我反應過來,京介就將手鑽進脅間跟膝蓋下方,將我直接抱了起來!
  ——不是揹、也不是晚餐時那種搬貨物的抱法,而是跟夢裡一樣的——公主抱!
  「————!」
  他的臉,好近……!
  吹到臉上的溫熱氣息、胸口打出的心跳聲,都遠比夢中感覺要來得更加真實——
  「別亂動啦!會摔下去喔。」
  僅僅是一眨眼的工夫,我便從矮几下被移動到床上。
  「好了——嘿咻。」
  他小心翼翼地讓我躺好之後,替我蓋好被子,然後重重地吁一口氣。
  「呼……妳有夠重的。」
  ……為什麼這傢伙每次都愛說這種多餘的話?
  「……少囉嗦,你欠揍嗎?」
  「讓我抱怨一下又不會怎樣!下午的那一次也是——」
  「那是……!」
  「擅自這麼做很抱歉啦——不過我只是沒辦法才這麼做的,絕對不是要對妳——妳知道的吧?不過妳會生氣也沒辦法,畢竟我——」
  「……夠了,我又沒說我生氣。」
  我打斷了京介慌張的解釋。
  然後,萬分艱難地、再度開了口——
  「……謝謝你……幫我……抱上床……『京介』。」
  「……妳不生氣嗎?」
  「……沒有理由……生氣……吧。」
  「那,之前為什麼——」
  「那、那還不是因為你那種抱法——」
  「……意思是說,只要不要那樣抱就可以囉?」
  「是這樣沒錯啦……大概吧——啊。」
  「——呃……」
  「——唔……」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現在的對話簡直就像為了抱法而撒嬌鬧彆扭的小情侶一樣——

  「…………」
  「…………」

  ……這個曖昧的氣氛是怎樣啦!現在已經不只是臉紅,根本快要冒煙了!
  ……
  …………
  ………………

  「……那,剛剛的……那個叫……公主抱?」
  「——夠了夠了夠了!你還說!」
  別突然丟出爆彈發言啦!你不是這種角色類型吧?今天還敢說我咧,我看燒壞腦袋的根本是你吧!

  「嗯……那妳說看看,以後我應該怎麼抱妳吧。」
  京介乾笑了兩聲,若無其事地丟出另一個炸彈——這是在開玩笑嗎?是開玩笑嗎?為什麼我完全看不出笑點在哪裡,反而還覺得……高興?
  不對不對不對!絕對哪裡怪怪的!現在的京介絕對不正常!
  「你你你你在說什麼蠢話啊!什麼怎麼抱——」
  「——那個啊,桐乃,其實今天我想了很多——」

  京介的態度,突然變得認真起來。
  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繼續說著。
  「不管是昨天、還是今天早上的事情也好……我說過我們都需要冷靜一下對吧?」
  「……是這麼說過沒錯。」
  「那個呢……妳說過『這種時候,男人都該說自己會負責的』,沒錯吧?」
  「……是這麼說過沒錯。」
  「……而我回答妳『因為重視妳,所以不能輕易答覆妳』,沒錯吧?」
  「……嗯。」
  「那個時候,因為我沒辦法肯定,所以我不能輕易地承諾妳……所以現在,我好好地想過了。」
  我不再打斷京介說的話,只是安靜地聽下去。

  「那個……畢竟跟妳比起來,我很多方面都太過平凡,不能保證妳的未來、或者是給妳什麼承諾……老實說,我自認我配不上妳。就算真的跟妳在一起,我也不知道我能給妳什麼——不管是名牌服飾、還是動畫DVD、或是遊戲也好,妳有能力去取得所有妳想要的東西,因為妳是個相當厲害的角色,成績優秀、又是超人氣模特兒,還被推薦到國外留學進行田徑特訓過——這樣的妳根本沒有什麼事情是辦不到的。
  妳擁有無可限量的未來。也因為如此,我不想讓妳的未來被綁在我的手上。像妳這樣優秀到讓人嫉妒的女孩子,只要妳願意,妳隨便找都一定找得到比我更優秀的男生——妳的未來應該是要跟配得起妳的優秀男人在一起,過著王子與公主一樣,幸福又快樂的生活——很多人都嚮往這種人生而辦不到,但是妳可以。
  只是,雖然這麼說,但每當我想像起那個畫面,就感到超火大的!我完全無法想像妳在其他的某個男人身邊,展露幸福笑容的樣子——不,不如說我不願意看到!明明那是最理想的結局,但我就是會很不爽!
  因為妳是我的妹妹,所以應該要在我視線範圍內;這是我之前的想法。但是在知道了我們血緣關係的現在,我還是這麼想!而在妳說妳喜歡我之後,我更加確信了——妳只能在我的身邊,我不想把妳讓給任何人!
  所以,桐乃,雖然我不能給妳任何承諾,但我可以保證——我比世界上任何人都更加重視妳。我想要妳在我身邊、不再離開我的視線範圍、不再像上次那樣不告而別——如果妳真的去了其他地方,我絕對會像上次那樣把妳硬拖回我的身邊——
  所以,就算是像我這種沒用的大哥,也有資格和妳在一起吧?」

  ……京介的話語,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加震撼。
  他比我更認真、比我更加鑽牛角尖——在我因為他的態度而煩惱的時候,其實他比我煩惱得更多。
  ……笨蛋。
  ……笨蛋。
  所以我才說,男生都是大笨蛋——
  說不感動是騙人的。不過,真要我說的話,他——想太多了。
  其他什麼都不重要——不管其他人用怎樣的眼光看待我都無所謂,我只要你看著我就夠了。學業也好、田徑也好、模特兒也好——你以為我是為了什麼才努力到現在的?

  「……笨蛋。我不是說我喜歡你了嗎,還有什麼資格不資格的。」
  「少囉嗦!男人的煩惱,妳們女生是不會知道的。」
  「你不是也不知道少女的煩惱嗎?你以為我那個告白煩惱了多久才說出來啊?」
  「什麼嘛,還真敢說。」
  「嘿嘿……」
  該怎麼說呢……好不可思議的感覺。
  明明剛剛氣氛都還一直很曖昧……把話都說開之後反而神清氣爽,連「我喜歡你」也可以很自然地說出來,而不會感到害羞。
  ……那麼,就說說看更多讓人感到害羞的話吧。

  「今天,也要一起睡嗎?」
  我握住了京介放在床邊的手——
  「反正你的床單我拿去洗了。求我的話,把床分一半給你也無所謂喔?哼哼。」
  「……妳不要太囂張。妳才不要給我嫌擠咧!」
  京介將臉別到另外一邊去——哈哈,害羞了害羞了!這次換你了吧。
  「才不會——反正我的床比你大很多。」
  「哼……」
  京介一邊鬧著彆扭,一邊鑽進了被窩——哼哼,嘴巴上一副討厭的樣子,還不是乖乖照做了。你這傢伙,未免也太可愛了吧?
  「你這個笨妹控老哥。」我捏了捏同一顆枕頭上,京介那張死死板著的臉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