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原來我的哥哥這麼溫柔 1-3-3

  「話說,不會太扯了嗎?那個設定、那個編劇,不管怎麼想都瞎過頭了吧?」
  「……妳說的,該不會是Maschera吧?」
  「不然妳以為還會是說什麼?」

  一如往常地,我和某個朋友通著電話。
  不……說是朋友,其實更接近「聊天的對象」吧──那是利用網路社群的聚會、最近才剛認識不久的傢伙──自稱「黑貓」、不管是語調還是打扮上都黑漆漆的女生。
  因為平常在二次元方面的話題上,我並沒有多少可以聊得上來的朋友,所以就在之前的聚會上交換了彼此的手機號碼,充當無聊時打發時間的聊天對象。

  「吶,妳前陣子才哭著求我說『算我求求妳,拜託妳看看Maschera吧』不是嗎?」
  「我可不記得我那樣求過妳哪……」
  「是嗎?算了──總之,前陣子就跑去買了第一季的全套DVD,一口氣全部看完了。」
  因為播放時間跟梅露露衝突到的關係,我才不想犧牲梅露露的時間去看咧。但是啊──為了證明梅露露才是同時段節目的優勝者,好好地了解對手節目也是相當重要的吧?一想到這裡,我不禁佩服起我自己的敬業態度。

  「首先,我可以問個問題嗎?為什麼那些角色的台詞會那麼囉嗦啊?」
  「……妳這話是什麼意思?」
  「當然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對我刮目相看吧』、『讓我吞噬掉你的慟哭吧』之類的,每句台詞都得一個個得去翻字典耶!」
  看個動畫都要這麼累,我發誓我絕對不會再碰第二次──這回買DVD的錢就當作是被騙了吧。要不要把那套DVD再拿去拍賣掉啊……我如此盤算著。
  「……這點程度的辭彙請好好牢記。而且,就是這種台詞才與世界觀相符吧?在毀滅與背叛中度過的日子裡,置身於戰慄之中的人才能說出那種台詞──」
  真是夠了……每次一提到這部動畫的話題,她又會開始滔滔不絕地開始又臭又長的演講。
  「……倒是妳,梅露露看了嗎?」
  我馬上轉移了話題──如果不及時打斷她的話,一定會一發不可收拾。
  「哼……我是不會把任何一分錢花在梅露露『這種動畫』上的。」
  「……妳這算什麼啊?讓人有夠火大的!」虧我還特地跑去買了Maschera全套DVD!這樣子我不就像笨蛋一樣?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像妳那樣揮霍無度好嗎?應該說,一般人不會做到那種程度吧?」
  「……算了。那麼,這個星期天我帶過去借妳。妳家能看BD嗎?」
  「如果是要問能不能的話……不能。」
  ……這種故意拐一大彎的說法是怎樣!
  「……那我帶DVD去就是了。先借妳第一季吧?」

  作下了約定後,我掛斷了電話。
  ……不知道為什麼,胸中浮現一股奇妙的感覺。回想起剛見面的那段時間,內心不禁浮現出某種感慨──

       ※       ※       ※       ※

  「這兩位是小桐桐氏還有──特別來賓,小桐桐的哥哥京介氏。」
  在麥當勞的一樓點了飲料,我們便前往二樓與二次會的「最後一名成員」會合──一邊就坐,沙織一邊幫我們介紹著彼此。
  ……不過老實說,當看到那個「最後一名成員」的時候,我實在有馬上掉頭就走的衝動。坐在坐位上,靜靜地等待著我們的,竟然是──
  「……水銀燈?」
  回想起最初見面的印象,再確認一下眼前這個女人的模樣,我腦袋裡浮現了接近的角色印象。
  雖然多少有點出入,但我有印象的角色之中,這個角色用來形容眼前這個女人再適合不過了──

  與其說是以黑色為基調、不如說是黑成一大片的歌德蘿莉洋裝。
  秀麗的長黑髮襯托出一張與其說是白皙、不如說是蒼白的臉龐。
  整齊的瀏海下,是一雙與其說是冷淡不如說是陰沉的紅色雙眼。
  簡直就像穿錯衣服的日本娃娃或者是幽靈一樣──如果只是閉口不語在一旁待著的話,或許並不會注意到她的存在;然而一但注意到了,那份與週遭格格不入的異樣感卻很難讓人忽視──
  不管是那身打扮、還是整個人散發的氣質也好,只要一往她靠近,彷彿就會感染她散發出來的陰暗氣息而感到渾身不對勁……總之,就是讓人很不愉快!

  「然後這位是我們社群的成員──」
  沙織將發言權交給了那個黑色的傢伙──她無視我的驚愕,只是抬起毫無情緒變化的表情,輕描淡寫地作著自我介紹:
  「……暱稱是『黑貓』。」
  ……我該說令人意外還是該說不出所料?「最後一名成員」就是那個在車站出口跟我互瞪、在茶會上也不說話、全身黑漆漆的歌德蘿莉女──
  其實在沙織說「邀請的人是在茶會中,沒什麼說到話的成員」時,我就該想到了……嘖,為什麼我沒注意到呢?
  自稱「黑貓」的黑色女生,就跟在車站前一樣,用不知道是無趣還是輕蔑的視線盯著我們──那對戴著虹膜變色片的紅色雙眼,已經連「為什麼妳這女人會出現在這裡」都懶得問,只冷冷地示意著「該輪到妳們了吧」。
  搞什麼啊,這女人……這傢伙今天真的是出來參加聯誼的嗎?為什麼老擺出一副瞧不起人的樣子啊!
  轉而看向沙織,她也只是擺著如同貓一般的招牌笑容──唉,算了,難得沙織都邀請我們來了……總不能不給她面子吧?
  「呃……我是小桐桐,請……請多多指教。」
  「我是高坂京介。我是臨時加入的,真是不好意思。」
  我跟京介一邊就座,一邊分別簡單作了自我介紹。
  我盡可能將不愉快的情緒壓下,小心地問候著對方。畢竟對方也是應沙織邀請而來的嘛,應該也不會做什麼破壞場面氣氛的事吧──正當我這麼想……
  「是啊。」
  ──喂!這種回答是怎樣?瞧不起人嗎!
  那個黑色的傢伙並沒有看著我,而是直直地盯著京介,用一貫的冰冷語氣應付著──這是在針對京介、還是針對把京介帶來的我?總之──這讓人超不爽的!
  「……總之,請多指教。」
  像是突然想起來一般,她以一貫毫無情緒起伏的音調補充了這麼一句。
  ……夠了,再跟這傢伙搭話下去也只會把人氣死。默默地喝著可樂,我試圖將自己從這個令人尷尬的場面抽開。

  「成員都到齊我就直接問了,邀我來這種地方,管理員小姐有什麼用意?」
  「呵呵呵……剛剛不是已經說過了嗎?在下只是想……」

  在那傢伙轉而與沙織對話的同時,京介一直從旁邊送來「喂,難得都來了,妳好歹表現得自然一點」的訊息……吼,你很煩耶,你到底清不清楚狀況?
  我並不是不清楚沙織的用心,所以我也不會白目到擺一張臭臉給人家看──但是現在不是我不給沙織面子,是另外那個傢伙擺明就不歡迎我們好嗎?而且,跟我比起來,那個黑色的傢伙更不歡迎你的到來。你難道沒發現嗎?
  「說起來,雖然這麼說有點奇怪,她也算是個和風美人哪……」
  ……看來是沒有。所以我說男生這種生物實在是──

  「……妳這副德性叫『沙織』,妳還真是敢取這種暱稱呢,真是不知羞恥。」
  「唉呀,在下還是第一次被這麼說呢。」
  ……不只是對我們,就連對沙織說話她也這麼不留情面啊……就算是我,也不會像這樣當場給人家難看好嗎。你看吧,這下真的可以確定,這個黑色的傢伙根本就不想參加這場二次會跟這種人在一起,不要說聯誼,沒有當場拍桌子吵起來就很不錯了。
  倒是沙織被人家這樣說之後,居然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這個人的度量到底有多大啊。

  「那是當然的吧。因為妳的暱稱,非常適合妳在網路上扮演的『清純的大家閨秀』的形象。可是真正的妳是現在這副德性吧?再怎麼說這都已經是詐欺行為了,即使要玩意外梗妳這樣也太惡劣了。我沒有惡意,建議妳以後就用『安德烈』之類的暱稱好了,這樣就不會有問題了。還有妳那奇怪的說話方式跟打扮是怎麼回事──還用『忍』當語尾……」
  
  對於沙織的忍讓,那女人──算了,一直這樣稱呼太麻煩了,我還是先姑且稱她為「黑貓」吧──絲毫不打算手下留情,繼續對維持著笑容的沙織發動連珠炮的毒舌攻勢。
  ……會不會太狠了啊?不過批評倒是很中肯就是了……一開始的時後大家都嚇一大跳了呢,畢竟這付裝束簡直就跟幾年前的噁心阿宅一樣嘛──

  「喂,妳們兩個!要你們不要客套地暢談,指的可不是說話可以這麼尖酸刻薄耶!」
  看不下去的京介忍不住跳出來說了句公道話──呃、等等。
  「妳們兩個」?
  ──唔,這下糟糕了,該不會剛剛我不小心把內心話直接講出來了吧……

  我偏過頭默默地喝著可樂,盡可能避開京介那對充滿怒氣的眼神。
  嗚……這下可不妙了。現在的狀況簡直就跟班會一樣──台上急切地提出問題的班級委員,絲毫不領情的台下同學、以及忍不住出來斥責的班導──
  黑貓倒還無所謂,但是對主動邀請我們來的沙織都惡言相向的話,就算是度量再怎麼大的人,也不可能無動於衷──就像在台上報告的委員再怎麼熱心也好,只要台下的同學一而再、再而三地冷言冷語,她也不會再有上台的動機了吧?
  ……現在差不多就是這種狀況。經過京介的斥責後,黑貓似乎也發現了這一點,所以只是低著頭,默默地吹著咖啡的熱氣。

  「算了算了,京介氏,不要這麼生氣,雖然很感謝你為在下打抱不平──呵,不巧這種程度的中傷,對在下而言就像微風一樣,甚至可以說在下樂在其中。所以請別在意,京介氏也可以盡情數落在下沒有關係。」
  「我才開始覺得妳是個超級大好人來著,可是妳最後又冒出一句多餘的話,害我現在完全搞不清楚了!」
  也許是因為氣氛變得不對勁吧,沙織打算出面緩頰──不過這個意料之外的發言實在讓人聽不出來她到底是在意還是不在意,連京介都開始忍不住吐槽她了──
  唔,雖然從那張爽朗的笑容上來看並沒有諷刺的意思,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卻讓人出現像是輸掉一樣的感覺──這個不論遇到任何狀況都能以爽朗笑容面對的沙織,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反而比面無表情的黑貓還難捉摸啊……

  「──先不提這個了。在下看現在大家相處得很融洽,各位再自我介紹一次如何啊?」
  「我對大家『相處得很融洽』的說法存疑……」
  ──前言撤回,這個沙織只不過是神經跟外表一樣粗線條罷了。她那副眼鏡是戴假的嗎?在這種尷尬氣氛下,沒甩頭閃人就很不錯了,她哪一隻眼睛看到大家相處得很融洽?還是說那副眼鏡厚到看不清東西了?
  這下好了,我以外的三個人,一個陰沉、一個裝傻、一個來亂的,真是陣容堅強的聯誼聚會啊。請問現在這個聚會的意義何在?

  「…………」
  詭異的沉默,持續了好幾分鐘──
  以一副無所謂的表情默默喝著咖啡的黑貓。
  維持著貓咪一般的表情在一旁傻笑的沙織。
  以及一臉不知所措不知道在想什麼的京介──

  「……這不是很好嗎,妳們覺得呢?」
  ……好你個大頭鬼,拜託你說話也用點大腦好嗎?你以為現在這個場面是誰害的啊?給我負起責任啦!你來參加不就是要幫我的嗎?我找你來可不是要你來吐槽跟發呆的啊!

  稍微思索幾秒後,京介再度開了口打破僵局。
  「我說,依序用『問答』的方式作自我介紹如何?這樣的話比較好聊吧。當然也可以選擇跳過,然後再依序一個接一個問下去。」
  「嗯,這是個好點子,不愧是京介氏。」
  ……雖然我是覺得就算要展開問答,其中一方沒有意願的話也一樣無法對話就是了……但沙織似乎很滿意京介的提案。
  「那事不宜遲,現在開始進入黑貓的時間!」
  「……不要自己擅自決定。」
  如同預料中的一樣,黑貓顯然不是很願意接受這種安排,擺出了厭煩的態度瞪著沙織──不過沙織也並不是會因為如此就退縮的角色,她只是笑笑地望著黑貓,正面迎接她那冷淡的目光。
  ……該怎麼說呢,真不愧是能把我們這群無法融入團體的人聚在一起的領導者呢。
  黑貓似乎也因為她那誠摯的目光而軟化了態度,輕啜一口熱咖啡後開口問道:「好吧,我已經說了我的名字了,那我接下來該說什麼好呢?」
  「那……接下來,在下要問的問題是……在下想想……『最近最慌張的時候?』的問題如何?」
  「……這不是為了要做自我介紹的發問嗎?為什麼會出現像在綜藝節目中問出場來賓的問題……」
  ……我想是因為妳一直在裝酷,所以才想問看看的吧?
  「嗯……『最近最慌張的時候』嗎……那應該是……為了上傳影片到NicoNico動畫,我戴上貓耳和尾巴跳著焦糖舞,被妹妹目擊到的時候吧。」
  黑貓又啜了一口咖啡──雖然在速食店用這種比喻實在不太恰當,但那個淡定的姿態,簡直就像是在沙龍中的貴婦一般從容不迫。
  「呵,那個時候,鎮定如我也開始慌張起來了呢。」
  「…………」
  我跟京介都沉默了──哪有人用這種像是在談論天氣一般的鎮定語調丟出這種爆彈發言的?貓耳!尾巴!焦糖舞!眼前這個故作優雅又陰沉的傢伙?
  稍微想像了一下那個畫面──一臉死氣沉沉的歌德系女孩,將手輕輕握拳放在腦袋兩旁,面無表情或是帶著冷笑,左右扭動著屁股──
  ……不行,光是想像那個畫面就讓人感到毛骨悚然,所以我阻止想像繼續進行下去。
  「哈哈,黑貓氏意外地是個很有趣的人啊。話說妳有妹妹啊?」
  「是啊。當時她目瞪口呆,一付瞧見難以置信的事情的樣子。」
  ……這是當然的好嗎,這跟妳的形象完全不搭啊──換作是我站在她妹妹的立場的話……嗯……大概就跟看到京介戴起假面騎士的面具,做出招牌騎士踢的姿勢一樣吧?

  「下一個換小桐桐氏,妳有什麼問題要問黑貓嗎?」
  「咦?我、我嗎?那……那個……」
  一個不注意,在毫無準備的時候,沙織將話題丟到我身上來。黑貓那對沒有溫度的視線也掃過了我的臉龐,讓人不由得打了個哆嗦──
  「……我……我沒……特別……想問的……我跳過。」
  ……她根本一副就是「如果問了什麼奇怪的問題的話,別怪我不客氣」的表情嘛,誰問得下去啊。
  然後輪到京介。
  「妳喜歡的食物是什麼?」
  「魚。這樣就可以了吧?」
  對於京介隨便挑來問的問題,她僅僅是以履行義務一般做著簡潔有力的回答便結束對話。

  「那麼,接下來換小桐桐氏作自我介紹喔。」
  「我……我嗎……?」
  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話題又被丟來了我這邊──
  「嗯……呃……我叫小桐桐。」
  太快了吧!我還沒有心理準備──
  「那現在是大家問小桐桐氏的時間!黑貓氏,請問吧!」
  給給給給我等一下!我還沒準備好!而且為什麼是她先開始問啊?!
  黑貓盯著人的視線,銳利得讓人超~級不舒服。
  ……老實說,打從一開始我就對這傢伙很不爽了……現在被她這麼一看,我的忍耐已經瀕臨界限。
  接著,她用像是警察審問犯人一般的語氣開了口。
  「妳為什麼要穿這麼突出的衣服呢?如果是要去澀谷參加聯誼的話還可以理解,但是我真不敢相信,會有人穿這種衣服來秋葉原參加網聚。」
  ……我可不想被一個在大熱天裡穿得又重又黑的傢伙這麼說!
  「真是不好意思喔……我也沒辦法,因為這就是適合我的衣服啊。再、再說妳自己不也……」
  「唉呀,『自己不也』……怎麼了?妳倒是說說看呀?呼呼……」
  她綻放出了到目前為止所看過的、最為燦爛的笑容──嘲笑、諷刺、狗眼看人低。
  ──我現在完全相信「Cosplay有可能讓人走火入魔」的說法了。這傢伙完全被那個既傲慢又瞧不起人的水銀燈給附身了!
  我做了一回深呼吸,強行忍住甩她巴掌的衝動。
  「……既然如此,我收回剛剛跳過的疑問。妳這身一副扮水銀燈沒扮好的模樣又是怎麼回事?」
  「妳說這個嗎?並不是水銀燈喔,完全不是!妳的眼睛到底長在哪裡啊?」
  她投以鄙視的眼神,用「妳白癡啊」的語氣說著。
  ……越來越討人厭了,這傢伙。
  「《Maschera》的「夜魔女王」。妳該不會不知道吧?」
  ……總覺得像是在哪裡聽過的名字。動畫?
  「沒錯。《Maschera~墮天之獸的慟哭~》──編劇與作畫都是這一期最高峰的作品,請務必收看。」
  越來越有印象了……嗯……等等,禮拜四傍晚?
  梅露露的放送時間,也是禮拜四傍晚(雖然我都是錄下來看就是了)──這麼說來,是跟梅露露時間衝到的節目囉?
  這麼說來,我想起來了。
  在2CH板上,曾經有一段時間為了兩部動畫的優劣而吵得不可開交。當然,哪邊比較好根本不用比──這一點甚至可以從觀眾群上看出端倪。
  別的不提,看看眼前的人就知道了──

  接下來的十幾分鐘,我被迫聽著她那一大似是而非的論調;光是回想起那一段都讓我感到頭痛──這一段,光是提起來也只會讓人不高興罷了,所以跳過。

  「差不多該輪到下一個議題──嗯,輪到在下了。」
  沙織找出了時機,響亮的嗓音切斷黑貓沒完沒了的演說。
  然後就如同最初見面一樣,沙織表明了自己管理人的身分──不過令人驚訝的是,看起來像大學生的她,其實只有國中三年級──也就是說,其實她只比我大一歲。
  順便一提,在她旁邊的黑貓也是國三的樣子──那個嬌小的身材,我還以為最大也頂多跟我一樣是國二罷了……身材對比有相當差距的兩人都比我大一歲,該怎麼說呢──網路世界真是什麼人都有啊。
  京介用不敢置信的眼光打量著沙織──也是啦,看到小自己兩歲卻比自己還高的女生,任何高中男生都會受到打擊吧?

  「順便一提,在下的三圍從上到下是……」
  「……那個可以不用說。」
  「嘿,既然跟藤原紀香一樣喔。」
  「聽別人說話啦!不要說得一副很得意的樣子!」

  ……從剛才開始,這兩個人就一直一個負責裝傻、一個負責吐槽──我說你們要不要乾脆去組個相聲團算了?

  在京介「夠了……誰快點隨便問個問題吧」的呻吟下,黑貓再度提到了服裝的問題。
  ……說起來,這也是我一開始就有的疑問──那身服裝其實在仔細觀察下,也有點太過刻意了──

  「唉呀,真不好意思。其實這次是在下第一次擔任網聚的主辦人──在下想讓來參加的人都能喜歡在下,即使是只有一點點的好感也好。所以在下才卯起來,試著做了與御宅族領袖相符的形象。在下平常是還要再穩重一點的女孩子唷。」

  ……先姑且不論這套服裝是否能博得好感的問題,單就御宅領袖的形象來說,如果是刻意營造的話,那麼她的確非常成功。
  如果要更仔細觀察沙織的模樣的話──雖然整體的搭配土氣到讓人昏倒,但不管是襯衫也好、背包也好,全都是名牌貨等級的品質,絕對不是超市特價大拍賣任由主婦搶購的那種廉價品。
  覆蓋在眼鏡下的臉龐相當白皙透亮,看得出來不僅皮膚底子很好、平時也一定有做足夠的保養──雖然我自己也有做保養工作,但不論怎樣費工夫也無法做到如此細緻的程度。
  我倒是覺得,如果她不特意打扮成現在這副德性,以平時的樣子出來主持茶會的話,一定也相當受歡迎的吧?

  說到形象問題,就不能不提另外一個人……我轉而看向提出問題的黑貓。
  如果說沙織是保養得宜的話,那麼她就可以算是天生麗質的類型了。
  雖然整個人的打扮陰陽怪氣的──但那頭閃耀著絲絹般柔和光澤的黑髮、以及像牛奶一樣白透的肌膚,讓她看起來就像個過份精緻的日本人偶。
  而且,日本人穿上洋裝多少都會有的那份違和感,在她身上並不存在──那套歌德蘿莉裝不像單純的COS服,更像是為她量身打造一樣,合適地令人驚嘆──如果不是那張嘴巴實在太毒的話,其實應該算是相當可愛的女孩子──不,如果不是因為身材太過嬌小的話,或許用妖豔來形容會更加合適?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現在在這裡聚集的兩個女孩子,說不定都是比我這個現役的讀模還要漂亮的女生。不同的是,我選擇了最自然的打扮來打理自己的外表,而這兩人太過刻意去做形象的營造了。
  所謂的御宅族,都是這一類的人嗎?我不禁在內心如此感嘆著。

  「……卯起來打扮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我無法理解。算了──」
  黑貓再度將矛頭指向我的方向──
  「比起某人狀況外地用名牌把自己完全武裝起來,終究還是白忙一場還好多了吧?」
  ……前言撤回!這傢伙一點也不可愛!絕不!
  說這是什麼話?氣死我了……妳有資格說別人嗎?我才想說就算是來秋葉原,像妳那樣打扮得那麼誇張才是太超過了咧!
  好了,這下我可以不用客氣,把火力開到最大了吧?
  「喂喂,我說妳們兩個啊──」
  「『沒你的事!』」
  ──笨蛋京介,你給我坐在旁邊閉上你的嘴!
  輪到我的回合了──攻擊!

  ……
  …………
  ………………

  「呼……嘴巴不檢點的女人……我可真是瞧盡人間百態了哪……妳這賤人現在馬上跟我出去,妳就給我用自己的身體去體論何為真正的恐怖吧,妳下輩子會後悔的!」
  黑貓喘著氣,送出了語無倫次的威脅。很好……看來這女人是打定主意跟我槓上了。

  「吵死了!妳這個邪氣眼電波女!」

  誰怕誰呀?有本事就來吧──本姑娘隨時奉陪!
  秋葉原.第一輪戰.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