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願望(上)




  「──要永遠在一起喔,哥哥。」
  我對著哥哥許下了願望。
  就像在神社向神明請願一樣──不,我抱著更在其之上的虔誠心情許下了願望。
  我希望哥哥永遠在我身旁──
  在我身旁──
  在我身旁──
  在我身旁──
  這是我最誠摯的願望,我不會再對自己說謊。


  不被允許又怎樣?
  會被嘲笑又何妨?
  我愛著他、愛到無法自拔,如果有人想阻礙少女的夢想,神明絕對不會原諒!


  「哪裡都不要去、待在我的身邊好嗎?」
  我挽住哥哥的臂膀──
  我吻向哥哥的臉頰──


  咯咯!
  咯咯!
  咯咯!
  咯咯!


  回應了我的願望,哥哥發出的笑聲既清脆又明亮。


  咯咯!
  咯咯!
  咯咯!
  咯咯!


  「哥哥很高興嗎?桐乃也很高興喔。我跟哥哥的愛,已經沒有任何人能阻擋──」


  順著臉頰,我一路吻到了哥哥的的唇上。


  「所以,讓我們永遠在一起吧!」


  ──咯咯。


        ★       ★       ★       ★


  「唉呀,京都七天六夜的旅行是嗎?這麼說起來,京介氏這一個禮拜以來都不在啊……真是難為妳了呢,小桐桐氏。」
  「哪有啊,少了一個囉嗦的傢伙,這個禮拜我樂得輕鬆。可惜明天那傢伙就要回來了──」
  「哼嗯──是這樣的嗎?明明前幾天都一直擺著一副臭臉,活像犯相思病的樣子,在學長就要回來的前一天,心情就這麼好了啊──」
  「──誰、誰犯相思病啊?那是妳吧!還好意思說我,妳這幾天還不是每天都跟他在通電話──」
  「妳──」
  「唉呀唉呀,妳們兩位都冷靜一點──」


  夏日的週末,在一通電話裡,沙織說著「就讓我們代替京介氏好好陪陪小桐桐氏吧」的理由而跟黑貓一起跑來家裡玩……真是的,她們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人了?


  「說起來,京介氏說了會帶土產回來對吧?小桐桐氏,妳有跟他要什麼禮物嗎?」
  「反正是當地的梅露露人偶之類的東西吧……哼,還真是沒品味的女人呢。」
  「……就算是又怎樣!妳有意見嗎?反正也只是要他過去的時候順便買一個回來,才不是禮物咧!拜託,誰想從他手上收到禮物啊,感覺超噁的!」
  「是是──妳只是想要從學長手中收到『順便』從京都帶回來的禮物而已,我已經很清楚了。」
  「都、都說了不是禮物了!」
  「明明很高興的樣子。」
  「那、那是因為明天就能收到京都限定的梅露露的關係!」
  「唉呀……早知道我也拜託京介氏就好了,像是本願寺的模型之類的……小桐桐氏還真是幸福呢。」
  「……我去拿果汁!」


  在黑貓與沙織的夾攻下,我找了藉口急忙逃出了房間──
  可惡,什麼嘛!老是京介長京介短的。我才不是因為他明天要回來而高興咧!只不過是明天傍晚,我就能收到京都限定的梅露露罷了──
  梅露露~梅露露~梅露露☆
  我一邊哼著歌,一邊踏下了樓梯──


  「──啊──!」
  一個不注意,我腳下踏了個空──


  咚咚──
  咚咚──
  咚咚──


  「──小桐桐氏!」


  聽到沙織的叫喚,我只感到眼前一黑──
  然後,我失去了意識。


        ★       ★       ★       ★


  「……你是說,畢業旅行?」
  「嗯。妳要什麼土產當禮物嗎?」
  「……才不要咧,感覺好噁。」
  「……喂,難得我主動問妳喔?不該是這種態度吧。」
  「少囉嗦……我才想問你為什麼突然想送我禮物咧,感覺超噁的。」
  「沒有啊,想說反正都要過去了,順便買點什麼回來也無所謂吧──之類的。不過既然妳不想要的話就──」
  「……給我等一下!不要自己擅自做決定啦!」
  「……妳才是咧,妳不是說不想要禮物嗎?幹嘛又突然改變心意了?」
  「我、我是不想要你送我禮物沒錯啊,我只是要你順便幫我買個東西罷了。」
  「真是一點都不坦率……算了,妳想要我幫妳買什麼?」
  「京都限定的梅露露人偶!」
  「……我說啊,一般來說,土產不會買這種東西吧。」
  「要你管!反正,就這麼說定了!你一定要給我把京都的梅露露帶回來!」
  「是是是──」


  ……
  …………
  ………………


  「這次的畢業旅行,不知道大哥跟姊姊會不會有進展呢……」
  「……姊姊?」
  「啊,桐乃也知道的吧?就是田村姊姊啊,大哥的青梅竹馬。」
  「……我才不知道咧,那傢伙跟誰感情好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這樣啊,那真是太好了呢──」
  「什麼太好了?」
  「啊,沒有啦──我是說田村姊姊。如果這次的畢業旅行,能讓兩人感情增溫的話,大哥應該就能從妹控的道路步回正軌,這樣桐乃就可以脫離大哥的魔掌了吧?」
  「…………」
  「那個……桐乃?」
  「……沒什麼。我說過了吧?反正那傢伙跟誰感情好、還是跟誰變成情侶這種事情,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沒有!沒有!」


  ……
  …………
  ………………


  「……我說啊,可以請妳不要擺出一副臭臉來迎接客人嗎?」
  「……我又沒請妳來。」
  「我可是怕妳會因為親愛的『哥哥』不在而寂寞,特地過來陪妳的喔,快點好好感謝我吧。」
  「用不著妳多餘的擔心。還有我說過,不要再用那種噁心的叫法了吧?」
  「……這麼快就吃醋了啊,真是度量狹小的女人。」
  「誰吃醋啊!妳到底是來找我玩還是來挖苦我的?」
  「我說過了吧?我是來陪陪因為親愛的哥哥不在而感到寂寞的可憐妹妹呀。」
  「……夠了。可以請妳給我滾出去嗎?」
  「好吧。接下來也該打通電話給學長了,的確有些話不適合在妳旁邊說呢──」
  「妳!」
  「唉呀,又怎麼了?還是說我打給他的時候,順便讓妳也接聽一下好了?這樣妳多少能排解一點寂寞了吧。」
  「誰、誰要聽啊──」
  「這樣啊,真可惜。不過,妳應該也有學長的電話對吧?我會提醒學長把手機二十四小時開著,好讓他隨時都能接妳的電話。」
  「用不著妳雞婆!」


  ……
  …………
  ………………


  鈴──鈴──鈴──


  「…………」


  鈴──鈴──鈴──


  「…………」


  鈴──鈴──喀。


  『喂?』
  「……幹嘛這麼久才接電話?」
  『剛剛在洗澡。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想問你梅露露買了沒而已。」
  『……就這樣?為了這個特地打電話來?』
  「……不行嗎?唔……我說,該不會你忘記買了吧。」
  『沒忘記啦,第一天就買好了,跟赤城……』
  「……這樣啊,你做得很好。」
  『我是妳的僕人嗎!』
  「你有什麼不滿嗎?」
  『妳這是對跑大老遠幫妳買東西的哥哥該有的態度嗎!』
  「哼……反正你自己都說了是順便買的吧。」


  『嘖……夠了,我要掛電話了。』
  「啊……等一下──」
  『……這次又有什麼事?』
  「呃、沒有啦、那個──」
  『快點說,不然我要掛了。』
  「那個……呃……對了,你跟那個黑色的是不是每天晚上都有通電話啊?」
  『……幹嘛突然問這個啊?我跟誰講電話跟妳沒關係吧。』
  「……好噁。」
  『要妳管!』


  『小京,在講電話?』
  『妹妹打來的啦──好了,我真的要掛──』
  「就、就說你等一下啦!」
  『……還有什麼事嗎?』
  「…………」
  『……喂,不要不說話啊。』
  「…………」
  『……到底還有什麼事?我真的要掛了啊──』
  「…………」
  『……桐乃?』
  「……幹嘛啊?」
  『這是我要問的吧!算了……妳……沒事吧?怎麼了嗎?』
  「……沒什麼──幹嘛突然這樣,感覺好噁。」


  『我說妳──唉,算了。總之,我應該後天晚上就會回家了,到時再拿給妳吧。』
  「……嗯。」
  『小京,我在叫你喔──』
  『……就這樣了,我掛了喔。』
  「……嗯。」
  『…………』
  「…………」
  『……那個……早點睡啊,可別玩遊戲玩太晚了。』
  「……你才不要跑去找土氣女『玩』太晚了咧。」
  『妳說這是什麼話!可惡,我掛電話了。』
  「哼──」
  『…………』
  「…………」
  『……那個,晚安了。』
  「……嗯,晚安。」
  

  嘟、嘟、嘟──


  「…………」


  嘟、嘟、嘟──


  「…………」


  嘟、嘟、嘟──


  「……笨蛋。」


        ★       ★       ★       ★


  睜開了眼睛──四周仍是一片無盡的黑暗。


  「────」


  ……怎麼回事?
  眼睛所見的,是一片相當奇怪的景象。
  我記得我剛剛從樓梯摔了下來,一陣天旋地轉、然後──


  眼前的並不是走廊、旁邊也沒有通往客廳的門──只有在前面不遠處,有一個看起來像是通往下方的樓梯一般的入口。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我實在不確定那是不是真的樓梯。
  眼前的景象相當詭異──在一片黑暗中,只有那個「像入口的東西」發著無機質的亮光在前方存在著。而那個「入口」的輪廓邊緣呈現著規則的鋸齒狀,看起來簡直就像是──


  「───────────────」


  簡直就像是古老時代的遊戲一樣嘛……咦?


  「────」


  怎麼回事?


  「─、────────────」


  為、為什麼我的聲音會變成這樣?


  不管我怎麼出聲叫喊,耳中聽見的也只有無機質的機械音。


  「───、────────────」
  這樣子,就跟遊戲中的角色一樣了嘛……


  雖然知道不論打算說的是什麼話,發出來的都是沒有意義的聲音,但我還是忍不住出言抱怨。
  ……是作夢嗎?還是我撞昏頭了?
  試著捏了捏自己的臉頰,唔──果然,不會痛。
  那麼,這就是夢沒錯了吧?哼嗯──


  再度審視著眼前的景象──除了那個看起來往下通的「入口」以外,一眼望去只有了無邊際的黑暗。
  嗯……下去看看吧,反正只是夢嘛,又不會有什麼損失。
  長得像樓梯的那個入口,我原本以為也會跟遊戲一樣,踏上去之後自動飛到另外一個場景,想不到還是要可以走的……老實說,這點讓我滿意外的。


  不知道往下走了幾層,我似乎已經來到了最底部。地上不再有樓梯的標誌,取而代之的是一路向前延伸的鳥居牌坊。
  啊,不過眼前一個個排列著的,與其說是鳥居牌坊,不如說是前後並立的「弁」字符號……算了,是什麼都不重要啦,反正不過就是作夢罷了。


  穿過一列列的鳥居牌坊,出現在眼前的是由如祭壇一般的東西;不過如果前面的是鳥居,那麼眼前的這個地方,應該就是神社沒錯吧?
  「…………」
  該怎麼說呢,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一般的神社,通常都散發著令人肅然起敬的靜穆氣息。如果不抱著澄澈虔誠的心態而擅自接近的話,就會受到神明懲罰──差不多就是這樣的氣氛。
  但是這裡不是。不知道為什麼,我似乎接收到一股「快過來吧」的訊息──神社在主動引誘我靠近,讓我不自覺地向前方那個祭壇一般的場所移動腳步。


  快過來吧──
  快過來吧──
  快過來吧──



  莫名的意念驅使著我的腳步,現在我已經走到了祭壇的正前方──


  「───、──」
  什麼啊,這是。
  以前面的鳥居規模來說,眼前這個祭壇(還是神社?)小得不成比例。


  ──即使如此,這個神社還是很靈驗的喔


  ……咦?



  來許願吧──
  來許願吧──
  來許願吧──



  祭壇四周又散發出莫名的意念──



  快一點──
  快一點──
  快一點──



  什麼跟什麼,我又沒有什麼願望──



  不,妳再仔細想想吧。
  到神社來,就是為了要許願的,對吧?
  那麼,快許下願望吧。



  「──、──」
  我的,願望……?



  沒錯,妳的願望。
  誠實地許下願望吧。



  可是、我真的沒有──



  真的、沒有嗎?



  「妳要什麼土產當禮物嗎?」
  「……喂,難得我主動問妳喔?不該是這種態度吧。」
  「我是妳的僕人嗎!」
  「這次的畢業旅行,不知道大哥跟姊姊會不會有進展呢……」
  「……這麼快就吃醋了啊,真是度量狹小的女人。」
  「真是一點都不坦率……算了,妳想要我幫妳買什麼?」
  「是是──妳只是想要從學長手中收到『順便』從京都帶回來的禮物而已,我已經很清楚了。」
  「還是說我打給他的時候,順便讓妳也接聽一下好了?這樣妳多少能排解一點寂寞了吧。」
  「我應該後天晚上就會回家了,到時再拿給妳吧。」
  「這麼說起來,京介氏這一個禮拜以來都不在啊……真是難為妳了呢,小桐桐氏。」
  「如果這次的畢業旅行,能讓兩人感情增溫的話,大哥應該就能從妹控的道路步回正軌,這樣桐乃就可以脫離大哥的魔掌了吧?」
  「我可是怕妳會因為親愛的『哥哥』不在而寂寞,特地過來陪妳的喔,快點好好感謝我吧。」
  「……幹嘛突然問這個啊?我跟誰講電話跟妳沒關係吧。」
  「好吧。接下來也該打通電話給學長了,的確有些話不適合在妳旁邊說呢──」
  「妳……沒事吧?怎麼了嗎?」
  「我會提醒學長把手機二十四小時開著,好讓他隨時都能接妳的電話。」
  「……那個……早點睡啊,可別玩遊戲玩太晚了。」


  「……笨蛋。」



  ──腦中一片混亂。


  內心深處的願望──我知道的喔。
  妳只要把它說出來就好了。



  ──夠了!給我停下來!


  「這次的畢業旅行,不知道大哥跟姊姊會不會有進展呢……」
  「……這麼快就吃醋了啊,真是度量狹小的女人。」
  「如果這次的畢業旅行,能讓兩人感情增溫的話,大哥應該就能從妹控的道路步回正軌,這樣桐乃就可以脫離大哥的魔掌了吧?」
  「好吧。接下來也該打通電話給學長了,的確有些話不適合在妳旁邊說呢──」
  「……幹嘛突然問這個啊?我跟誰講電話跟妳沒關係吧。」
  「小京,我在叫你喔──」



  ──不要擅自──


  「明明前幾天都一直犯相思病,在學長就要回來的前一天,心情就這麼好了啊──」
  「……喂,難得我主動問妳喔?不該是這種態度吧。」
  「真是一點都不坦率……算了,妳想要我幫妳買什麼?」
  「我說過了吧?我是來陪陪因為親愛的哥哥不在而感到寂寞的可憐妹妹呀。」
  「還是說我打給他的時候,順便讓妳也接聽一下好了?這樣妳多少能排解一點寂寞了吧。」
  「妳這是對跑大老遠幫妳買東西的哥哥該有的態度嗎!」
  「妳……沒事吧?怎麼了嗎?」
  「妳說這是什麼話!可惡,我掛電話了。」



  ──所有的聲音皆消失在虛空之中。



  妳的願望──

  我的願望──
  妳的願望──
  我的願望──
  來許願吧──
  要許願嗎──
  來許願吧──
  要許願嗎──


  ──來吧,說出妳的願望吧。



  「───、───、─────!」



  好孩子,妳終於誠實面對自己的願望了呢。

  那麼,我就來告訴妳許願的方法吧。



        ★       ★       ★       ★


  我睜開了眼睛。
  離開了黑暗,映入眼簾的是與往常無異的通學道路──但我知道我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一切都是冥冥中的指引。
  神明告訴了我許願的方法──告訴了我實現願望的方法。
  那麼接下來,只剩下許願而已了──啊。


  啊……啊……啊啊……!
  真的出現了……!神明的指引,果然是正確的……!


  我奔向那個朝思暮想的身影──


  「哥哥──」


  我呼喚那個戀慕不已的名字──


  「哥哥──」


  他出現了!
  他出現了!
  他真的出現了!


  ──神明真的給我許願的機會了!


  「哥哥,怎麼回事……?你們不是應該還在畢業旅行嗎?」
  儘可能壓住因為亢奮而小鹿亂撞的心臟,我緊張不已地問著。
  「桐……桐乃?」
  「對呀☆怎麼了嗎?」
  我對哥哥綻放出,最燦爛的笑容。
  即使緊張,也絕對不可以讓哥哥看到我失態的樣子──我是桐乃唷,是哥哥的桐乃沒錯唷☆
  「那個……妳怎麼了嗎?」
  「什麼?」
  「沒、沒啦……那個……」
  哥哥的樣子,變得好奇怪啊──嘿嘿,他一定是在害羞啦。
  「難道說──你見不到我覺得很寂寞,所以先回來了嗎?」
  「才、才沒這種……」
  哥哥的臉變得好紅喔──呵呵,害羞了害羞了☆超~~可愛的啦!
  「是這樣的話就好了呢☆哥哥不在的時候,人家也很寂寞喔~~」
  哥哥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但我知道的,這只不過是掩飾害羞的方法罷了──


  吶,哥哥,你願意聽我說嗎?人家有個請求──
  吶,哥哥,你願意聽我說嗎?人家有個願望──
  吶,哥哥,你願意聽我說嗎?人家有個要求──
  吶,哥哥,你願意聽我說嗎?人家有個希望──


  「喂,赤城……」


  ……討厭啦,哥哥,人家在跟你說話耶,不要轉移注意力啦。


  「喔喔喔喔喔──我妹上哪去了!」
  「喂──」


  討厭……那種人就不要管他了啦。我拉住哥哥的手,不讓他追上去。


  「……桐乃,怎麼了嗎?」
  「……哥哥,到剛剛為止你都一直跟那傢伙在一起嗎?」
  「那傢伙,是指赤城嗎?是啊,沒錯。」
  「……為什麼?」
  「問我為什麼……我們是朋友啊,算是吧。」
  ……我不在哥哥身邊的這幾天,他一直跟哥哥在一起嗎?
  討厭。
  不公平。
  沒有道理。
  為什麼這幾天我不能跟哥哥在一起,他卻可以一直跟哥哥形影不離?


  「不行……不可以再這樣了。」
  「……嗯?」


  「哥哥只要跟我在一起就好了。」


  哥哥離開的這幾天,我才知道。
  我好想聽到哥哥的聲音。
  我好想握住哥哥的手掌。
  我好想凝視哥哥的雙眼。
  我好想看看哥哥的臉龐。


  「哥哥只要跟我在一起就好了。」


  不管是那傢伙、還是那女人也好──哥哥一切的一切,我絕對不允許有人在我之前獨占他──
  「那女人,是指……?」
  「那個土氣女!」
  「……麻奈實怎麼啦?」
  「不要叫她名字!不要提起她!」


  ──「啊,沒有啦──我是說田村姊姊。如果這次的畢業旅行,能讓兩人感情增溫的話,大哥應該就能從妹控的道路步回正軌,這樣桐乃就可以脫離大哥的魔掌了吧?」
  ──「小京,我在叫你喔──」



  不可原諒。
  不可原諒。
  不可原諒。


  「只要看著我就好了……只要叫著我的名字就好了……」
  「可是……她是我的青梅竹馬……」
  「我才不管!我是妹妹耶!一直在你身邊的妹妹耶!跟她比起來,我更接近你耶!」


  沒錯!只有我……只有我……只有一直在哥哥身邊的我,才有資格獨佔哥哥!


  ──「好吧。接下來也該打通電話給學長了,的確有些話不適合在妳旁邊說呢──」
  ──「唉呀……早知道我也拜託京介氏就好了,像是本願寺的模型之類的……小桐桐氏還真是幸福呢。」
  ──「這樣啊,那真是太好了呢──」



  ……沒錯,不是只有那女人。
  「黑貓也好、沙織也好、綾瀨也好……大家都處心積慮地想要搶走哥哥,為什麼我之前都沒發現……?」
  「妳說什麼……!」
  哥哥的頭上冒出一大粒汗珠,看起來很緊張的樣子。一定是因為他從來沒想到,他的身邊這麼危險吧……可憐的哥哥。
  「放心吧,任何人都動不了哥哥一根寒毛的,只有我才可以碰而已……我不會讓那些母貓靠近哥哥的。」
  「雖然這麼說……妳怎麼可以這麼說自己的朋友呢?」
  「會跟我搶哥哥的朋友我才不要!」
  「桐乃,妳冷靜點──」
  「我很冷靜!」
  因為很冷靜,我才知道身邊的朋友都是要來搶哥哥的壞蛋。
  因為很冷靜,我才知道要好好保護哥哥,不被任何人騷擾。


  「──我只喜歡哥哥!」
  「等等,妳等一下──桐乃,妳到底怎麼了?」
  陷入混亂狀態的哥哥,已經開始語無倫次了。
  ……這個笨蛋哥哥……明明身邊的人都對他張牙舞爪虎視眈眈……他卻渾然不知,還想替她們說情──
  笨蛋、笨蛋、大笨蛋!
  「哥哥太溫柔了……才會讓大家有機可趁。」
  「我也沒那個意思啊……」
  「可是……」


  我緊緊挽住了哥哥的手。
  灌注了所有愛意,緊緊地將它護在胸口。


  不行,我要保護哥哥。
  哥哥只能在我身邊。
  哥哥不能涉足外面危險的世界。
  哥哥要一生都跟我在一起──永遠地、永遠地、絕對不分離。


  所以──只要讓哥哥哪裡都不能去就好了。
  關在籠子裡的鳥兒,即使不能高飛,只要有人寵愛就夠了──


  這就是神明告訴我的許願方法──有多少愛意,就能有多少力量。我將所有的愛意(力量)灌注在手臂上──


  「這是為了我們兩人的未來喔──所以哥哥忍耐一下吧。一下就過去了……」


  哥哥雖然表情痛苦,卻仍咯咯地笑了。
  手臂咯咯地笑了。
  手指咯咯地笑了。
  大腿咯咯地笑了。
  膝蓋咯咯地笑了──


  「哥哥,你也很高興對吧?因為這樣,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呢──」


  然後,我吻上了哥哥那顫抖不已的雙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