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R18 - 一生的人生諮詢!(六)

  像是賭氣一樣,京介將身體整個轉到了另一邊去。
  小時候也是這樣——就算睡在同一張床上,但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會像這樣轉過身背對著我。
  但是,光是這樣就讓人十分安心。
  但是,光是這樣就足以讓人倚靠。
  抱上寬闊的背影,撫過厚實的胸膛,將臉頰貼在散發熟悉溫度的脊梁。
  「……喂,別給我得寸進尺——」
  「有什麼關係,反正床都特地讓一半給你睡了,你就充當抱枕當作回禮吧。」
  細細聞著微帶酸味的味道、仔細聆聽逐漸膨脹的心跳,我緊緊抱著幼時曾經屬於自己的依靠。一度失去過、現在又再度取回的這份依靠,我絕對不會輕易地讓他溜掉。
  所以、要緊緊抱住他。
  所以、要牢牢抓住他。

  「別、別鬧了!這樣擠在一起很熱耶。」
  「哼——剛才你才叫我不要怕擠在一起吧?」
  「我是這麼說的嗎?而且我也沒有說可以這樣擠上來吧!」
  「……你不喜歡這樣嗎?」
  「我也沒這樣說……算了,隨便妳好了……」
  「……嘿嘿……這樣感覺就跟詩織一樣了呢……對吧?『葛格』☆」
  「——妳好噁!小心我踹——等等,妳說了『詩織』對吧?妳……該不會——」
  「你說什麼?妹戀的第一個畫面就是跟詩織一起鑽到被窩裡的畫面啊,你該不會忘了吧——還有,這裡是我的床,你別想把我踢下去。」
  「喂!別夾住我的腳——妳剛剛才說腳麻了對吧!還有,妳的記憶該不會也——」
  「……你說呢?」

  京介突然不發一語,沉默了下來。
  「……那個……你生氣了?」
  「沒有。」
  看不到他的表情。平穩的呼吸、平穩的心跳,他的胸膛起伏平穩得沒有任何變化。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反而讓人更加不安——
  嗚……果然還是要適可而止比較好吧……?
  「……對不起。」
  「幹嘛道歉?我說過我沒有生氣了吧。」
  「……記憶、還有腿麻掉的事情。」
  「……妳該不會想說,妳是為了引起我的注意才那麼作的吧?」
  我搖了搖頭。
  「那就好了,而且我認識的妳也不像這種人。」
  「…………」
  「或許我才應該道歉……對不起,我應該早點發現的——妳其實一直都很不安吧。麻奈實和沙織都說,妳的記憶障礙有可能是我引起的也說不定——」
  京介轉過身,反過來將我抱入懷裡,然後摸了摸我的頭。
  「不過,我不會再讓妳不安了。」
  「……真的?」
  「真的。」
  「……真的真的?」
  「真的真的。」
  「……真的真的真的?」
  「真的真的真的啦。」

  ……就跟第一次人生諮詢的那天一樣,京介不厭其煩地承諾著我的詢問。
  當時身為「哥哥」的京介,摸著頭許下了承諾。
  現在身為「戀人」的京介,抱著我許下了承諾。
  既是哥哥、也是戀人的京介,給了其他人無法給我的兩份承諾——取得了兩倍的情感,如果還要求更多的話,未免也太過貪心了吧?
  可是…我對現況總無法感到滿足。是過去四年的空白所造成的影響嗎?總覺得心中有一個巨大空洞,不論丟入多少東西都永遠填不滿——
  「吶……可以吻我嗎?」
  所以我還想要更多。
  就像海綿不停地吸水一樣,我貪得無厭地向他索取更多的愛情。
  我果然很貪心對吧?
  我果然很任性對吧?

  京介什麼話都沒說,只是……一陣躊躇之後,輕輕地觸碰了一下我的嘴唇——如同蜻蜓點水一般,短暫又倉促的一吻。
  「……這樣可以了吧?」
  「……好沒誠意。」
  「……妳自己也在發抖不是嗎?還敢說我。」
  「才……才沒有!」
  「那……再來一次?」
  「……嗯。再來一次。」
  京介再度覆上我的雙唇——熱熱的、刺刺的、既緩慢又笨拙、一次又一次地親吻著。
  嘴唇帶著彷彿能將人燙傷的高溫。點一下、就放開,然後再點一下、又放開——直到熟悉彼此的溫度為止,不斷重複著點到即止、讓人焦躁難耐的親吻。
  嗚……這個笨蛋,昨天的氣勢跑到哪裡去了啦。
  「……你到底在幹嘛啦,一直磨磨蹭蹭的。」
  「平時嘴巴那麼硬……想不到吻起來還滿軟的嘛。」
  ——笨笨笨笨笨蛋!別給我答非所問啦!
  「——什麼嘛!昨天明明也……吻過……的吧……」
  「……昨天那個狀況哪會讓人想到這麼多啊?腦袋都一片空白了吧!」
  「……這樣啊。哼嗯——那……要再試一次看看嗎?」
  「——!」

  京介沉默不語,沒有做任何回應。
  雙臉小心翼翼地被捧著——但除此之外,他遲遲沒有任何動作。
  像是能放出射線的灼熱目光——
  像是能燙熟肌膚的炙人吹息——
  光是這樣被盯著看,整個腦袋就像是會被煮熟吃掉一樣——在一回過神來以後,口腔已經毫無預警地受到進攻,連反擊的餘裕都沒有——
  唇瓣——
  牙齦——
  牙齒——
  舌尖——
  或舔拭、或輕咬、或吸吮、或纏繞,這傢伙完全不放過任何角落,毫無忌憚地進攻!嗚~~要被吃乾抹淨了啦~~!
  「唔……」
  意識慢慢地被吸走,只能感到一陣暈眩。
  ……算了,就這樣也無所謂,被吃掉就被吃掉吧。反正,如果是京介的話……
  什麼都不要想,回應他的期待就好。
  什麼都不要想,順從他的引導就好。
  將自己的一切都交到京介手上——這是一開始就決定的事情不是嗎?
  所以,沒什麼好害怕的。
  所以,沒什麼好猶豫的。
  這次的吻嘗起來,似乎也不像昨天那樣苦澀了——京介的吻,帶著牙膏特有的清新薄荷香味。
  太好了……幸好真的不是像加奈子說的那樣「男生都是一嘴口臭」。就在想著這些沒有意義的瑣事同時,京介的吻離開了嘴唇,向不知何時已被褪去衣物的軀幹進發——
  微熱的氣息吹進了耳朵——
  粗糙的舌尖舔舐著脖子——
  堅硬的牙齒咬住了胸口——
  刺人的嘴唇親吻著肌膚——
  像是證明自己的所有權一般,京介在身體的每個角落印下了熱切的吻痕。甜蜜的痛楚散播開來,不一會兒,全身就被印滿了鮮紅的、屬於他的印記。
  「……嗚……」
  「抱歉……會痛嗎?」
  我搖了搖頭。
  「那……感覺怎樣?」
  別問我這種事啦……笨蛋。
  「那……還要繼續嗎?」
  我點了點頭。

  臀部、大腿、小腿、腳趾——
  「……該說真不愧是田徑社的王牌嗎?感覺還真有彈性啊。」
  「……不要說奇怪的話啦……」
  「我可是在稱讚妳耶。」
  「是……是嗎?嘿嘿……」
  京介一邊微笑地說著,一邊溫柔地舔食著滲出來的汗水,然後沿著內側來到了——

  「~~~~~~~~~~~~~~~!!!!!!!!!!!!!!!!!!!」

  在最柔軟、最敏感的部分,京介覆上了略帶粗糙觸感的雙唇——
  熱熱的、刺刺的,既像是搔癢又像是刺痛——一次又一次,就像是全身受到電擊一般,難以言喻的酥麻感在全身擴散開來——
  層層漸進的深吻,快讓人喘不過氣來——但卻又讓人難以自拔、無法逃開。全身的力氣都被奪走,身體也像是失去了重量一般,慢慢地漂浮起來。
  ——簡直就像是即將被送上天國一樣。
  身體越來越輕盈。
  意識越來越縹緲。
  依稀聽到了京介說了些什麼,但我並無法理解那話語當中的內容。
  放入了鑰匙,推開了天國的大門——一層又一層,我被送上了更高的地方;除了逐漸上升的感覺以外,我什麼都感受不到了——
  但是飛得越高——就感覺越不踏實。
  不要——
  我不要一個人前往那裡——
  四年的空白,已經讓我一無所有——所以在好不容易回到你身邊的現在,一定要跟你一起去……!
  「要一起——一起——!」
  胡亂地揮著手臂,就像攀上大海中的浮木一般,我慌亂地抓著他的身體——
  「……嗯,我會一直跟妳在一起的。」
  「……那,人家要抱抱。」
  「喂喂……」
  「不管啦——抱抱——」
  「怎麼一下子就變得跟小時候一樣了……算了,真拿妳沒辦法。」
  「……嘿嘿。」

  四年的空白,我已經失去了太多東西。
  所以,從現在開始慢慢地拿回來,應該可以吧?
  重新變成小孩子,緊緊地依賴在寬闊的胸膛與溫暖的臂膀裡,繼續毫無顧忌地向你撒嬌,應該可以吧?
  「『京介』……『哥哥』……『京介』……『哥哥』……!」
  只屬於我的哥哥;只屬於我的戀人。在耳鬢廝磨中,我不斷地呼喊著那獨一無二、只屬於我的名字——
  「唔……呼……桐乃……」
  「吶……我對京介……對哥哥……不是只有現在,而是一直都、一直都、喜歡——」
  「……抱歉,桐乃……不管是修學旅行的時候、還是過去的四年也好……妳很寂寞對吧?都怪我、因為無聊的自尊心,把妳、放在一邊……」
  「……沒關係啦,反正現在……我們不是……已經……」
  「……嗯。我對桐乃也——」

  交疊的雙唇、觸碰的舌尖——將彼此的話語,以最直接的方式傳達出去。
  我們反覆地確認著彼此的心意——因為我們不想再跟昨天一樣,把一切地源頭歸咎到一時衝動上。
  我想知道,我們之所以結合,是因為早就喜歡上對方;我絕對不接受一時衝動,才胡塗地把自己交出去的說法。我想親自確認、想聽到他親口說出來「他喜歡我」——
  即使心裡已經有底,但沒有聽到他清楚明白的表示,就會感到很不安——這只是我自己的虛榮心作祟而已嗎?還是說,這其實是一件很理所當然的事情呢?
  ……算了,根本沒有必要想這麼多吧。現在京介在我身邊,以後他也承諾了會在我身邊——這樣就夠了。

  答覆了我的索求,有如要彌補四年的空白一般——內心的空洞,漸漸被純白無瑕的愛情給填滿,逐漸滿溢了出來。

       ◇       ◇       ◇       ◇

  「唔……」
  在一如往常的時間,我清醒了過來。
  粉紅色的天花板、被染成粉金色的窗簾——這裡的確是我自己的房間沒有錯。
  然而在床上的並非只有我一個人——跟我同樣一絲不掛的京介,此時正在被窩裡沉沉睡著。正想著要不要叫醒他——細細盯著他熟睡的側臉,讓我陷入了沉思。
  ……嗯,他果然是熟睡時的臉比較好看。
  這張臉跟小時候完全一樣,幾乎沒什麼變化——啊,對了,說起來,京介小時候好像很難叫醒的樣子……
  小心翼翼地下了床、換好衣服——京介還是沒打算醒來的樣子。
  ……算了,就讓他繼續睡吧。

  我步出房間,為了以防萬一,將房門一併鎖上。早餐做好之後再叫他下來也不遲吧?
  今天開始,跟媽媽學學一些簡單的料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