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R18 - 一生的人生諮詢!(七)

  「——然後呢,詩織和哥哥一起快樂的生活下去了喲。恭喜恭喜,真是太好了呢。」

  傍晚時分,我將女兒抱在懷裡,一起在客廳裡玩著PSP。
  手上進行的遊戲,是妹戀的PSP移植版(當然,是全年齡的)——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年幼的女兒對我在休息時間看的動畫遊戲感到很有興趣,常常會自己探過那顆小腦袋盯著螢幕看。
  在喜歡可愛的東西這一點,果然是我的女兒啊——有時我不禁會這麼想著。久而久之,也習慣在玩遊戲或看動畫的時後拉著女兒一起來——

  「——給我等一下!妳在給我們家的女兒聽什麼東西啊!」
  「唉呀,你回來啦。」
  身後傳來不知何時回到家來的京介的大吼。
  雙眼放出銳利的光芒、將頭髮俐落地向後梳齊、筆挺的西裝打理得一絲不苟,完全就是一副幹練上班族的樣子——就連個性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跟上班族一樣死板又神經質。
  不過——這也沒辦法,畢竟在外面累一天了嘛,所以就先姑且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什麼回來了啊啊啊!妳、妳該不會是……玩著對小孩教育不好的東西吧!」
  吼,如果對孩子有不好影響我還敢玩嗎?正打算這麼說——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懷中的女兒,冷不防地發出洪亮的哭聲——我狠狠瞪著闖禍的、孩子的爸。
  「幹嘛這麼大聲?孩子都被你嚇哭了。」
  「對、對不起!」
  「真是的——好啦,沒事了沒事了~~不哭不哭~~好孩子好孩子……」
  揉了揉哭得紅通通的小臉蛋跟小鼻子,我趕緊安撫受到驚嚇的小女兒——吼,所以我說男生真的是除了找麻煩以外一點用也沒有……!
  「把拔壞壞、等等給妳吃糖糖……好——停!」

  好不容易將小女兒安撫了下來後,才發現孩子的爸一直用別有深意的目光看著我們母女倆——唔……總覺得很久以前,似乎也常常被這樣的目光注視著——討厭,這傢伙到底又在想什麼了啦!
  「……怎麼了?」
  「——沒什麼。」他笑著回答。「對了,那是什麼遊戲?」
  語氣很快地轉回質問,不過並不像剛才那般尖銳。
  「啊,這個啊?妹戀的移植版。」
  我如實回答,並向他展示遊戲畫面,證明「我才沒有教壞女兒」。
  因為是出在攜帶機體上的版本,所以並不會有十八禁的場景。既然沒有十八禁的場景,那麼讓她看著也沒什麼關係吧——不,應該說,我可是在教女兒什麼是愛喔!
  沒錯!愛可是很偉大的!

  「……這樣啊,那就無所謂了——該怎麼說,妳還真是一點都沒變啊。」
  「……嗯?」
  「還是跟以前一樣的宅女——宅魂不滅?」
  「哼哼——這是當然的嘛。因為我還是我啊。」

  孩子的爸只是輕輕一笑,然後轉向廚房。

  ——接下來的時間彷彿凍結一般,讓我整個人完全僵住。

  「你回來啦,親愛的。」
  「嗯,我回來了。」

  我趕忙回過頭,看往餐廳的方向——
  還沒能來得及確認衝上去抱住京介的黑髮女性其容貌,手中就失去了所有的重量,接著意識迅速墮入黑暗中——

  ——啊,原來如此啊。

  我在這個瞬間才了然頓悟,剛才的一切不過就是虛幻的夢境罷了——

       ◇       ◇       ◇       ◇

  「好——各位辛苦了!」
  「您也辛苦了——」

  在此起彼落的慰勞聲下,今天的拍攝工作總算結束。

  「呼,結束了結束了——今天有夠熱的。」
  「所以等等要去哪裡呢?」
  「隨便都好啦,只要是有冷氣的地方都可以。」
  「哈哈,什麼嘛,別講那種理所當然的事情啦——」

  一般來說,即使工作結束,模特兒們也不會馬上解散,而是集結在一起討論著等等要去哪裡逛逛之類的話題;如果是以往的話,在不違反家裡門禁的前提,我會跟著大家一起去喝個下午茶或唱KTV之類的——但我今天並沒有主動加入她們的行列。
  躲在樹蔭下稍作休息,我一邊確認時間、一邊打著簡訊。
  思考著要輸入什麼內容——寫了又刪、寫了又刪,不知道為什麼,寫什麼都不能讓人滿意,但是又覺得必須寫些什麼才行——對此我感到焦躁不已。

  「桐乃,怎麼一個人在這裡?」
  「咦——啊,沒什麼啦。」
  我急忙將手機蓋上,迴避掉綾瀨擔心的提問。
  「……總覺得今天的桐乃有點沒精神呢。」
  呃、有嗎?
  雖然從早上開始,就覺得胸中有股難以言喻的沉悶感揮之不去……但是,這樁歸這樁,那樁歸那樁,我是有自信不會讓個人情緒帶入工作的——吧?
  深深吸了一口氣,試圖穩住自己的語調,然後我張開了笑容回答。
  「沒這回事啦!妳想太多了。」
  「這樣嗎……算了,不想說的話我就不問了——但是想說的話,隨時可以找我喔。」
  「嗯……抱歉。」

  ——說是這麼說,不過……要怎麼說才好?
  我甚至連鬱悶的原因都不太清楚——依稀記得自己做了一個夢,但我完全想不起夢的內容,甚至連它是美夢還是惡夢都渾然不知——盤據在胸中的,只剩下曖昧的陰影。
  為了一個自己都不知道的原因而悶悶不樂,聽起來真有夠蠢的……算了,暫時先——

  「桐乃——綾瀨——」
  從另一邊傳來的高聲呼叫,打斷了我的思考。
  轉過來插話的,是將一頭短髮染成酒紅色、個性爽朗、打扮帶著中性氣質的葵學姊。她一直以來都像這樣,喜歡在工作結束後招集著一群人東逛西逛。
  「妳們也要來嗎?加奈子已經佔好包廂了喔☆」
  「包廂……是要去KTV嗎?」
  我馬上反應了過來,回應著學姊的詢問。
  「嗯,大概到六點就會解散了。怎樣?」

  我看了看時間——現在是下午三點半左右。
  門禁時間是六點半,照理來說我並沒有拒絕的理由。只是——

  「抱歉……我今天PASS啦。」我擊掌合十,婉拒了學姊的邀請。
  「對不起,學姊……我也不去了。」綾瀨看了看我,再看看學姊,也同樣婉拒。
  「哼嗯——這樣啊。沒關係啦。」
  雖然有點感覺對不起學姊……但是我實在是沒有那個心情。就算到場,炒不起氣氛來也不太好吧?我是這麼想的。
  學姊可能也多少查覺到了吧?她並沒有追問原因,只是對我們擺出一如既往的爽朗笑容,便領著大家離開了。

  「回家之前,要先去喝個下午茶嗎?」
  「……嗯,好啊。」
  目送學姊離開過後,我跟綾瀨也離開了作為拍攝現場的中央公園。


  回到家的時間已經快要五點了。
  媽媽應該剛出門不久而已吧?而京介應該也快從圖書館回來——

  「我回來了——」
  ……還真是說人人到。
  才剛在沙發上坐定而已,京介就已經踏入了客廳。
  ……明明是與以往無異的景像,但不知道為什麼,在這一瞬間出現了微妙的既視感;總覺得哪裡怪怪的,是我多心了嗎?
  「……你回來啦。」
  「嗯……啊,對了,這個拿去。」
  京介從背包裡取出了某個東西遞給我——那是草莓口味的Häagen-Dazs。
  ……他熱昏頭了?雖然動作極其自然,完全看不出不對勁——但就是這點很奇怪!
  如果是以前的京介,才不可能這麼貼心——啊,我並不是說現在的他不好喔應該說很開心才對但就算我們的關係已經變成那樣了果然還是會很不習慣啊畢竟從以前開始就一直不管我現在卻突然變得這麼貼心超級讓人無所適從的對吧雖然只是小小的一個動作但是又讓人超高興——

  「……幹嘛一副看到鬼的表情?妳不要的話就算了。」
  「我又沒說不要……」我趕緊搶過他即將收回去的冰淇淋,「……怎麼這麼突然?」
  「什麼話啊,真不老實——超商促銷活動啦,就順便多買一個罷了。」
  「……你自己的份呢?」
  「想先冰起來,晚餐後再吃。」

  說完他逕自走向廚房——啊。
  又來了,既視感。
  不知道為什麼,光看到他轉身就會讓我感到很不安——
  廚房後面,似乎有某個人正要出來迎接他——這當然是我的錯覺,因為家裡除了我們兩人以外,一個人也沒有。
  但是,我卻彷彿可以看到下一秒,他和某人親暱地說說笑笑、摟摟抱抱的畫面——明明這只是自己沒來由的妄想,我卻不由得感到慌亂——

  「——等一下!」
  別過去——
  別到『她』那裡——
  身體擅自動了起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我伸出手,將他的手腕牢牢扣住,不讓他離開一步。
  「喂!妳、妳幹嘛突然……」
  「不、不知道啦!總之、你給我等一下!」
  「……我只不過要開個冰箱而已啊!」
  「不管啦!不准給我進廚房!」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我知道了啦!妳可以放開了嗎?」
  「……給我坐下再說。」

  我強行將京介拉到身邊來坐下——老實說,這樣的行為,連我自己都感到不可理喻。
  但是,我就是不想看到「那個畫面」嘛!即使知道那裡什麼都沒有,但在意識深處不斷作祟的既視感依然支配了我的認知,讓情緒不斷浮躁地翻騰著。

  廚房吧檯的背面,巧笑倩兮的「那個人」,只是帶著溫柔的視線注視著我們——我彷彿可以聽見她「唉呀唉呀」地笑著。
  ——到底是怎麼回事啦!可惡!明明只是自己的妄想,卻又讓人這麼不快是怎樣!

  「……我說啊,到底是怎麼回事?妳該不會弄了什麼黑暗料理鍋吧?」
  「……你在說什麼蠢話。」
  「那妳倒是解釋一下啊!」
  「呃……這是……」沒有理由、奇妙的既視感——我要怎麼說啊!我自己都覺得很莫名其妙好嗎——
  「……沒理由?」
  「……又怎樣?」
  「我說妳啊,實在是……我知道了,我陪妳一起吃總可以了吧?」
  「……我又沒這麼說,不要擅自解釋。」
  「是是是——總之,再不快點吃掉的話,就要融化了喔?」
  「……喔。」
  「還有,手可以放開了吧?這樣很難動——」

  ……笨蛋,就這樣一直牽著會怎樣啊。
  總覺得不牽著你的手,你就會跑到別的地方——就跟以前的「那個時候」一樣。
  「……你不會『又』逃掉吧?」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啦,就說不會跑的。」
  「…………」

  心不甘情不願地放開了手——然後就跟前幾天在房間玩遊戲一樣,我把全身的重量托在京介肩膀上。
  這並不是不安。
  只是我需要實感。
  哪裡也不會去、哪裡也沒有去,京介就一直待在我的身邊的實感——
  對他在身邊的這個事實,我需要不斷地去製造實感——雖然既視感的源頭我依然不是很清楚,但是如果要停止那虛妄的幻想的話,我也只能這麼做了。

  「……抹茶口味?」
  「是啊,怎麼了?」
  「……什麼嘛,跟老頭子一樣。」
  「哼……要妳管。」

  為了掌握實感,現在的我所能做的——就只是把握眼前小小的幸福罷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