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R18 - 一生的人生諮詢!(八)

  所謂的幸福——其實到底是什麼?

  午間的Häagen-Dazs,草莓口味,酸酸甜甜的。
  好奇之下搶過京介的來吃,抹茶口味——唔……好微妙的味道。
  晚餐試著跟媽媽一起煮的咖哩,不小心份量算錯了,大辣口味變超辣。
  接過遞來的麥茶急忙灌下,將舌尖痛感舒緩下來的冰涼。
  泡進剛放滿熱水的浴缸裡放鬆全身,感覺暖呼呼的。
  洗過澡回到房間,兩個人擠在電腦前玩著遊戲,一如往常扁得很痛快。
  啊……一時失手被他給贏過一場了,感覺真不爽。
  「時間差不多了」,然後摸了摸我的頭就跑出房間……有夠狡猾的。
  敲了敲牆壁對彼此互道晚安,一想到我們是隔著牆壁並排著睡的,就不禁掛起笑容。

  ——但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我們都一直在彼此的身邊,內心始終有股不踏實感。
  我們的關係,到現在爸媽都還不知道吧。
  打從坦誠相見、互相告白的那一天開始,已經過了半個月。在那之後,除了偶爾肩並著肩坐在一起、以及像剛剛那樣互道晚安以外,沒有更加親密的舉動——當然啦,跟以前相比,確實是親近許多了……吧?
  曾經試著在早上手牽著手出門,但他只是用「萬一被鄰居看到的話就糟糕了吧」給回絕——真是的,明明又不是親兄妹,被看到有什麼關係……當我這麼一抱怨,他只有給我「這一點鄰居是不會知道的吧」這個讓人無法反駁的回答。
  唉……知道歸知道啦,可是、就是想做做看嘛!但每當想要有更親密的舉動時,他總是有所顧慮地迴避掉——
  不只在外面如此,在家裡也一樣——比起「戀人」,總覺得我們現在的關係還比較像是「感情很親近的兄妹」——啊,雖然說好像本來就是兄妹沒錯啦,而且我也不是說我討厭這樣,應該說很久以前就這樣希望才對;雖然說實際上已經知道不是兄妹了啦,但是周遭的人還是把兄妹當我們看待所以繼續不錯也應該下去,只是感覺上還是——吼!我到底在說什麼啊,亂成一團了啦!

  兄妹的幸福,與戀人的幸福。
  我所追求的幸福、以及我所掌握的幸福——到底是哪一份?

       ◇       ◇       ◇       ◇

  「……姑姑?」
  懷中的女兒——不對,是「姪女」撓了撓我的臉頰,我才從失神狀態回過神來。
  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起來像是快要哭一般,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在廚房那一端的父母,然後輕輕地撫摸著我的臉頰。
  看起來像是要安慰我一般,小小的、軟軟的、溫溫的手掌,不斷地在臉頰上摩娑著。
  當然,實際上我並不曉得她這番動作的意義,只是很沒來由地,突然有這種感覺而已——畢竟這孩子也才不過剛學會說話不久,很多時候我並不是很能理解她想表達的事情。

  「姑姑——不哭不哭——」

  捏了捏她那小小的鼻子,我勉強地綻開笑容。
  其實,在玩遊戲的時候,我有時會不禁想,這個孩子到底了解了多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一起玩遊戲的行為持續一陣子後,我總覺得只要是遇上她爸媽都在的場合,她那對大眼睛都會不經意對我流露出憐憫混雜著抱歉的神情——
  不,應該只是我想太多了吧。

  「什麼嘛,才沒有哭呢——不過,我說過了吧?不叫我馬麻的話,我真的要哭囉!」
  「……但是把拔說,姑姑就是姑姑。」
  「……咦?」明明前一陣子才教過的吧……真傷腦筋。
  「把拔說,姑姑是把拔的姊妹,把拔的姊妹要叫姑姑。」
  「呃……」以小孩子而言,還真是犀利的回答……可惡,一定是那傢伙教的。
  高速運轉著腦袋找尋可行的理由,我必須找到方法扳回劣勢才可以……嗯……
  啊,有了。
  「吶,桐乃姊姊問你,把拔跟我,哪一個對妳比較好?」
  小小的腦袋歪過一邊,看來是已經開始考慮了——很好,趁勝追擊!
  「姊姊會陪妳看梅露露、跟妳一起玩遊戲、買糖糖給妳吃對不對?把拔就只會像剛剛那樣大吼大叫……」
  眼神開始游移。追加攻擊!
  「小理乃最乖了~~姊姊對妳最好了對不對?所以你應該聽姊姊的話對不對?」
  「嗯……」
  雖然有點遲疑,但她還是點了點頭——很好,是時候了。
  「那麼,叫馬麻。以後要叫桐乃姊姊馬麻喔~~知道了嗎?」
  「嗯,姑姑!」
  「呃、是馬麻啦、馬麻!」
  「嗯,姑姑!」
  「呃——」這孩子什麼時候變這麼難教了?該不會是遺傳到她那蠢老爸的固執吧?

  「……妳在幹什麼?」
  不知何時,京介已經回到了客廳來站到我的身後。
  他嘆了口氣,用剛剛質問我「在玩什麼遊戲」一樣的口吻問著。
  「在讓可愛的小姪女叫我馬麻啊,有問題嗎?」
  「給我住手!」
  「嗄?為什麼?」冥頑不靈的死老爹,你以為平時誰幫你照顧孩子的?
  「之前我們一起逛街的時候,理乃不是叫過你一次馬麻嗎?」
  「嗯啊,很可愛對吧?」蹭了蹭懷裡的小東西,這孩子不黏爸媽,就是黏我特別緊。
  「那個時候,肉店的老闆娘可是用『這些人到底什麼關係』的眼神,狠狠瞪了我一眼啊!萬一有奇怪的謠言——」
  「你就照實說『我們只是兄妹』不就行了。」
  「我的女兒叫我的妹妹『馬麻』是要我怎麼解釋啊!」
  「還怎麼解釋,馬麻就是馬麻啊。對吧~~」
  孩子都我在顧的,更何況名字也是我取的,讓她叫一聲馬麻也不為過吧?
  而且,同時也是為了——

  「姑姑,肚子餓餓——」
  「好好——等爺爺回來我們就開飯吧。嗯?」
  「唔——爺爺好慢喔。」小理乃露出了不滿的表情。
  「嗯——是很慢沒錯。」
  ……說起來,這些年來,爸爸也變了很多呢。
  在以前御宅興趣被發現時,明明一直是「你們知道我為什麼從來不買這些東西給你們嗎」的嚴厲態度,現在卻因為小孫女的一句話,就二話不說跑出去買梅露露人偶……如果要說家裡還有誰比我更寵理乃的話,一定就是爸爸吧——從前那個充滿威嚴的身影已不復見,退休後的爸爸,就只是個一天到晚想著要怎麼逗小孫女、對小孫女溺愛到令人汗顏的老人家罷了。
  ……不過我總覺得,這孩子有時候真不給面子啊……不管爸爸怎樣討好她,她就是很少對自己的爺爺有好臉色過,簡直就像公主對待老大臣一樣——總覺得爸爸有點可憐。
  好吧——為了可憐的爸爸,先將她的這份情緒轉移掉吧。

  「吶,吃過晚飯之後,跟馬麻一起玩梅露露好不好?」
  「嗯!」
  「還有,要叫桐乃姊姊「馬麻」喔~~」這叫打蛇隨棍上。
  「嗯!姑姑。」
  「啊——真是的!」小孩子長越大越難教了……明明很小很小的時候,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對我喊媽媽的。
  嗚……小理乃啊小理乃,妳再不叫我媽媽,我可真的要哭囉。
  「我說,為什麼她現在都不肯叫我媽媽啊……」
  「這個啊,在那次之後,我已經好好地教育過了,讓她看著妳的相片,不斷教她認識『這個人是姑姑喔』——教了好多次呢,嗯嗯,她這輩子絕對不會再搞錯了。」
  「……幹嘛做這種多餘的事情啊。」
  「對小孩子來說,姑姑就是姑姑。」
  「啊……」
  「——我說妳啊,喜歡小孩子的話快點結婚不就得了?」

  ——沒錯,不管再怎麼跟孩子親近,我依然不會是她的「媽媽」。
  理乃的父母,是現在站在我面前發出嚴正聲明的京介、以及到剛剛為止都還一直跟他親密交談與擁抱的,廚房那一端的大嫂。
  如果以最嚴格的小家庭定義的話,我甚至不是他們那小家庭的一份子——對京介來說,我只是他的妹妹;對理乃來說,我只是她的姑姑——在他們共組家庭的過程當中,並沒有我參與介入的位置。
  但是,即使如此——我仍然想在他們身邊。
  這樣難道不可以嗎?
  這樣難道很任性嗎?
  將過去的回憶在心底一一埋藏,將所有的感情轉而投入到他的孩子身上,這是我唯一能對自己所做的補償。
  我想成為她的媽媽——如此一來,我就有理由繼續待在她們身邊了。
  既不是「妹妹」,也不是「姑姑」,而是「孩子的媽」。
  但是——說到底,我只不過是在自欺欺人罷了。京介作的教育是正確的,他戳破了我一廂情願的妄想。
  他對我……又是怎麼想的呢?

  「……對妳來說,交男朋友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吧?」
  「……那只會對我的工作帶來麻煩而已。」
  「雖然我不是不懂……可是啊,最近幾年妳根本沒工作,完全變成家裡蹲了吧。」
  「……又不關你的事。」
  ……笨蛋,完全不懂人家的心情。你以為我為什麼在孩子出生後,就推掉在國外的所有工作特地飛回來啊?
  「而且,我不在的話,你不是會很寂寞嗎?以前還特地為了我追到美國去咧。」
  我向他吐了吐舌,打算就在理乃面前,對他以前的妹控事蹟大爆料——哼,看你之後還有什麼立場說我。
  「聽我說,理乃,妳把拔他以前啊——」
  「——算我拜託妳,別說!」

       ◇       ◇       ◇       ◇

  鈴……鈴……鈴……

  房間另一頭的鬧鐘不停叫著,響亮過頭的鈴聲令人頭痛欲裂——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的幾個早上,早起對我而言變成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是晚上沒睡好嗎?就算能勉強起身,腦袋依然還是昏昏沉沉的——一邊按著疼痛不已的太陽穴,我一邊下了床,將書桌上那轟轟作響的鬧鐘給按掉。
  時間:早上六點十分。也就是說,鬧鐘整整響了十分鐘。
  說起來,在暫時不用參加田徑隊練習的現在,其實也不用這麼早起來吧……我一邊想著明天要不要將鬧鐘時間調晚一點,一邊將睡衣換下,然後前往樓下盥洗。
  途中經過京介的房間——不知道他醒來了沒?
  不,我想應該還在睡吧——不過一想像起他那懶洋洋窩在床上的模樣,莫名其妙一股火氣就湧了上來——不打算敲門呼喚,直接打開房門,本姑娘沒睡好你也別想給我賴床!
  ……原本是這麼想的。
  握住門把,正要施力的時候,門就剛好被打了開來——
  京介正好跟我四目對望。
  「…………」
  「…………」
  彼此都呆立在原地,不發一語——不過可能也是因為剛睡醒的關係。

  「……你今天起得還真早。」
  「妳還敢說!還不是妳的鬧鐘響那麼久害的!」


  盥洗過後,雖然稍微清醒了一點,但腦袋深處莫名其妙的陣痛依然發作著。
  唔……到底是怎麼搞的?跟這幾天的睡眠品質有關嗎?雖然我是覺得這幾天都在作怪夢沒錯啦,但事實上我連那是好夢還是惡夢都想不起來——
  「怎麼了,桐乃?臉色不太好的樣子喔。」
  「……沒什麼啦,媽媽。」
  我忍著頭痛,乖乖地在餐桌前坐下,以免讓她擔心。
  送上了我們兩人那份早餐後,媽媽再度轉回廚房忙東忙西。
  說起來……之前好像有說過要開始學料理,不過媽媽到底是幾點起來做料理的啊?以往不管我多早起,當我坐在餐桌前的時候,媽媽總是能馬上將早餐送上來。
  家裡一向都是做傳統的日式早餐,這應該要花上不少時間吧?感覺上如果五點半不開始做的話,應該就會來不及的樣子——當然啦,對於料理我完全沒有任何概念,其實這個時間也只是我的猜測,唯一能知道的就是媽媽應該比我還要早起這一點。
  不過……最近光是要照以前的作息按時起床就已經有點累了,我有辦法在更早的時間起床嗎?更何況,對於完全沒有料理基礎的人而言,一定得花上更多時間吧?

  ——但我不想就這樣認輸。

  腦海莫名其妙冒出了這樣的一個念頭。
  再這樣下去,會輸——輸給誰?我不知道,但是,我就是突然有這種感覺。
  ——昨天一直反覆出現的既視感,現在又再度出現了。
  在廚房裡忙碌的那個背影,不再是媽媽,而是另一個黑髮披肩、似乎有點熟悉、卻又完全認不出來是誰的年輕女人——

  「……桐乃?」身邊的京介出聲叫喚,我才從一時的錯覺中回過神來——在廚房的依然是蓄著短髮、以及身材略顯豐腴的媽媽——剛才看到的年輕女性背影已不復存在。
  「怎麼了,幹嘛突然望著廚房就出神了?老媽身上有什麼奇怪的嗎?」
  「……沒什麼。」
  「我說妳啊,從一大早起來就怪怪的耶……哪裡不舒服嗎?」
  「……就說沒有了,你想太多。」
  我動起筷子,有一口沒一口地將飯菜送進嘴裡。雖然老實說,從剛才開始我就一直沒什麼食慾——

  「——唔呃!」

  才剛送沒幾口,喉嚨深處就冒出相當不適的反胃感——

  「喂!桐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