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R18 - 一生的人生諮詢!(九)

  「唔噁……」

  酸味。
  苦味。
  辣味。
  各種味覺攪和在一起,伴著胃酸一口氣衝出喉嚨——
  全身血液直往上衝,眼前只有一片昏花。一起床就開始出現的頭痛,現在更嚴重了。
  沖掉了馬桶內的穢物,腦袋也像是被沖刷過一般變得一片空白。

  「咳……咳……」

  嘴裡還殘留著胃酸的味道,讓我完全沒辦法思考,光是要恢復呼吸就用盡了全力。
  什麼都不能去想、什麼都沒辦法想,只能隱隱約約查覺到某個似乎不太妙的徵兆。

  頭暈。
  嗜睡。
  食慾不佳。
  空腹嘔吐。

  「……不會這麼準吧?」
  怎麼可能。除了「那次」之外,我們連對方的手都沒有牽過,更別提——

  叩叩。「桐乃?」
  門外傳來的呼喚,將我逐漸朦朧的意識拉了回來。
  「桐乃,妳還好嗎?」
  「現在好多了……對不起,讓媽媽擔心了。」
  ……夠了,不要自己嚇自己。
  急忙洗了把臉離開洗手間,迎上的是媽媽擔心的臉龐——儘管沒有虛脫到需要人攙扶的地步,媽媽還是牽著我到客廳的沙發前坐下。

  「難道是吃壞肚子嗎……那麼,今天的工作先暫停,在家好好休息,雜誌社那邊晚點再連絡,好嗎?」
  媽媽一邊撫著我的背,一邊這麼說著。
  「等等爸爸出門上班的時候,就請爸爸先帶妳去——啊,不對,這時間診所好像還沒開吧……那,晚點媽媽再帶妳去看醫生,好嗎?」
  「——不、不用這麼麻煩了啦!」
  絕對不行!
  萬一——當然,只是說萬一——真的如同我所猜測的「那樣」的話……我該怎麼解釋才好?

  「不可以。最近桐乃都沒什麼精神對吧?說不定就是前一陣子太忙,把身體都累壞了呢……就像最近——」突然,像是說錯話一般,媽媽遮住了自己的嘴巴,之後趕緊改口:「總之,就當作是健康檢查吧,好嗎?」
  「那個,我自己可以——」
  糟糕,頭暈又發作了。
  才剛想站起來,卻又跌坐回沙發上——媽媽急忙扶住我的肩膀,示意我好好坐下。

  「妳這傢伙,別老是這麼逞強——聽老媽的話,別讓家人操心好嗎。」
  京介走了過來,屈身將溫開水遞到我面前,然後摸了摸我的頭——不過似乎是因為在媽媽面前仍有所顧慮的樣子,僅僅只是作勢伸出手,在手伸出來之前又馬上縮了回去。
  「對啊,哥哥都這麼說了……好嗎?」
  呃、越來越下不了台了……
  在媽媽看不到的角度,我趕緊拉了拉京介的襯衫下擺。
  ——幹嘛?
  ——想點辦法。
  緊張地用眼神示意著,他依然只是一副似懂非懂的表情。
  ……到底有沒有問題啊?
  
  「老媽,我陪桐乃去吧。妳不是說今天要去參加婦女會嗎?」
  「是啊……只是比起這個,桐乃的健康更要緊不是嗎——不過既然哥哥都這麼說了,那就麻煩你帶她跑一趟了。」
  「沒問題——那麼,在出門之前,我先帶桐乃上去休息一下。」
  ……呼,過關。
  拉著京介伸過來的手臂起身,在京介的攙扶下,我們趕忙回到位於二樓的房間。


  「……剛剛那是怎麼回事?」
  一邊扶我到床上半躺,京介一屁股坐在床沿,對我這麼問著。
  「就像老媽說的,妳……最近還真沒精神啊。」
  寬大的手掌,就像是要測量體溫一樣,輕輕覆蓋在額頭上。
  噗通。
  「有……有嗎?」
  「雖然感覺還是跟以前差不多啦,但我總覺得……怎麼說啊?少了點霸氣吧。」
  「……你就這麼想被我呼一巴掌還是被踹一腳什麼的嗎?」什麼霸氣啊……欠扁嗎?
  「看來沒發燒啊——不是啦!該怎麼說……總覺得妳最近溫馴得很異常耶。」
  「……哪裡不好嗎?」
  「妳真的怪怪的耶。怎麼說……」京介騷了騷臉頰,「算了,我也說不出來——妳真的不要緊嗎?」

  ……怎麼可能不要緊。
  頭痛依然持續、喉嚨深處的噁心感也尚未退去。不過——
  「當然啦,你以為我是誰啊。」
  要有自信,表現出平常的自己——
  看著他那張緊繃的臉,我只能勉強撐起笑容這麼說。
  只是他的表情不但沒有緩和下來,反而還更凝重——

  「……給我老實點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
  「身體不好就去該看醫生吧?妳到底在躲老媽什麼?」
  「我哪有躲,我只是不想讓媽媽操心而已。而且,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再說又不是什麼大問題——」
  「我會擔心啊!擔心得不得了!這一年來妳讓全家人操了多少心妳知不知道!」

  ——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寫手機小說的那段時間,曾經得了重感冒病倒一陣子,差點惡化成肺炎。
  在美國留學的那段時間,灰心喪志之下發了莫名其妙的簡訊。
  暑假前突然發生、直到最近才恢復的,原因不明的記憶喪失。
  ……如果再出其他意外的話,爸媽應該會急到抓狂吧。連我自己都沒想到,自認堅強的我在這一年間,居然會被現實擊倒這麼多次。

  「……對不起。」
  「呃、我不是要妳道歉啦……抱歉,我不是要兇妳——」
  京介表情變得和緩,拍著我的肩膀,就像過去的每一次人生諮詢一樣。
  「只是,妳到底怎麼了?說來聽聽吧。」
  ……總是這樣。
  這一年所頻繁看見的,那有點無可奈何卻又帶著一絲寵溺的笑容。
  如果是過去看到這個笑容就莫名火大的我,會毫不客氣地丟給他一大堆難題去處理;但現在我卻為了要不要將「那個問題」說出口而猶豫——

  ——應該說嗎?
  ——當然啦,這次的事情,他脫不了關係吧?
  ——可是,又不是確定真的——
  ——那萬一是真的,要怎麼辦?
  ——但如果說出來後,一定會打擊到他吧?萬一不是這麼回事的話……
  ——他說過會重視我、保護我的,對吧?

  ——我該相信他嗎?
  ——我能相信他吧?

  「……那個,京介。」
  按住胸口、深吸一口氣,試圖平復紊亂的心跳與急促的呼吸。
  「怎麼了?臉色突然這麼凝重。」
  「——那個,我接下來要說的,是很重要的事,我希望……你聽了不會嚇一跳。」
  「呃……到底是什麼天大的事情,被妳說得這麼嚴重?」
  「我是說真的!既沒有誇大事實、也沒有在開玩笑!」
  「那妳倒是快點說啊!別吞吞吐吐的,快點說重點啦。這樣我才能幫妳不是嗎?」
  「我——我恐怕——」

  頭暈、嗜睡、食欲不佳、空腹嘔吐。
  雖然還沒有實際檢查過,又或許這些看似初期徵兆的症狀是其他原因造成的也說不定,但我的直覺告訴我——
  我恐怕——懷孕了。
  半個月前的那兩個晚上,完全沒有做任何的防護措施,但是當時根本沒有想到那麼多,甚至就連事後也完全沒有查覺事情的嚴重性。
  當然,或許也只是我想太多。那兩個晚上正好還在安全期,而離下次「該來的日子」也還沒有到,說不定一切只是我的胡思亂想。
  ——總之,冷靜下來,這個推測不過就只是「有可能」罷了。穩住情緒,好好說明。

  這是必須一起面對的問題。
  要理性地、
  冷靜地、
  說明。

  「——桐乃?」
  「我……我恐怕……」

  明明、
  決定了、
  必須要說。  

  但是、
  話語鎖在喉嚨裡、
  開不了口。

  「我、我我我……恐怕,恐怕、恐怕怕怕——嗚……」
  「——喂!桐乃?妳冷靜一點!到底怎麼了!」

  話語變得更支離破碎,喉嚨只能發出嗚咽的聲音。

  「嘶……嗚……我……我……!」

  必須冷靜。
  必須鎮定。
  但是、
  淚水繼續潰堤。

  「——好了!什麼都不要說,先冷靜下來!」
  京介一把緊緊抱住我不斷顫抖的身體。
  不是溫柔的安慰、而是使盡全身力氣、彷彿要把肺部空氣全都擠壓殆盡的強力擁抱。
  釋放最激烈的感情、彷彿強調自身存在的強力擁抱。
  為了確認我在他懷裡的事實而做的強力擁抱。

  「——不管發生什麼事也好,我都會跟妳站在同一邊!聽好了!我就在妳身邊!」

  你緊緊抱著我。
  我在你的懷中。

  比以往任何一次碰觸都更加激烈的心跳彼此撞擊著,胸口傳來劇烈的疼痛。

  好痛、
  但是、
  好充實。

  這比以往任何一次的親密接觸,都要來得更具實感。
  用盡全身最後的一絲力氣,我緊緊地回抱住京介的腰際,將臉埋在寬闊的胸膛裡,盡情地哭泣。


  「冷靜下來了嗎?」
  「……嗯,抱歉。」
  「那個……如果妳現在還沒辦法說的話,那就別勉強自己說了。不過,只要妳準備好了,我隨時都會聽妳說的——」
  「……我知道啦,還用你說。」
  「不過,我不敢保證自己會不會嚇一跳就是了——妳光是還沒說出口就夠嚇人啦。」
  摸著腦袋、拍著背樑——強勁的力道,逐漸軟化成溫柔的節拍。
  ……簡直就像小嬰兒一樣,雖然很舒服,但就是感覺有點丟臉——
  「……不要老是把我當作小孩子來哄。」我忍不住嘟起嘴對他做出抗議。
  他不做任何回答,只是放在腦袋上的手,揉得更厲害了。
  ……笨蛋,頭髮都被你弄亂了啦。不要動不動就摸人家的頭好不好。

  「——別想太多。還有兩個小時才要出門,妳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京介拍了拍我的頭,站了起來。
  「啊,等一——」
  「怎麼了?」
  京介笑得爽朗,爽朗到讓人實在很想往那張笑臉巴下去。

  「……算了。」
  收回正想伸過去將他拉住的手,我將視線從那張笑臉移開。
  「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這樣啊。那,時間到了我再上來找妳囉?」

  背對著門板,我點了點頭。
  喀啦。

  ——最後,還是沒能說出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