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R18 - 一生的人生諮詢!(十)

  「就跟妳說,妳是努力過頭,壓力太大了。今天就照醫生的交代,好好休息吧。」
  看完病回家後,儘管我已經說過好幾次「沒問題」,京介還是硬將我抱上床要我躺著,並將藥劑師指示飯前服用的藥物餵我吃了下去後,才離開房間。
  內科檢查的結果是胃酸過多,幸好發現得早,尚未演變成胃潰瘍——看來這才是造成空腹嘔吐的主因,之前果然是我想太多了……沒錯,就是這樣。
  冷靜過後仔細想想,在那晚之後也才不過半個月,也就是兩個禮拜的時間而已,就算真的懷孕也不會這麼早就出現徵兆的……吧?真是的,我幹嘛自己嚇自己——

  確認京介已經下樓後,我從包包裡拿出剛才在藥局瞞著京介偷偷買的兩樣東西。
  避孕藥,以及驗孕棒。
  ……這只是保險起見。沒錯,我沒有懷孕,單純只是胃出了問題而已——只不過,畢竟掛的是內科而不是婦產科,所以自我檢查跟事後防護措施是必要的,不管是對我或是京介而言,生孩子這種事情還太早——

  ——「姑姑?」
  ——「不叫我馬麻的話,我真的要哭囉!」
  ——「可是把拔說,姑姑就是姑姑。」

  既視感。
  半躺在床上,在理當沒有任何東西的懷中——彷彿有一個小小的身影,仰著頭跟我進行著不明所以的對話。
  似乎相當熟悉,一時之間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見過的稚嫩臉龐——正當我想進一步確認,才突然認知到懷中空無一物的事實。
  ……竟然會出現看到小孩子的幻覺,說不定真的是太累了也說不定。
  夠了,別再拿懷孕的事情來自尋煩惱,明天起床後就測試吧,就這麼決定。


  隔天,雖然行程表上並沒有排定工作,但為了彌補昨天遺漏的進度,我還是應和著雜誌社的要求,來到了中央公園的拍攝現場。
  跟晴朗炎熱的前幾天比起來,今天的天氣是還算涼爽的陰天。雖然層積雲佈滿整片天空,不過並不像要下雨的樣子,周圍的空氣也感覺不到雨前特有的滯悶。
  簡單來說,這是個還算適合戶外攝影的好日子。
  拍攝工作暫告一段落,在一旁的長椅上吹著微風,連帶讓心情跟著天氣一起變得清爽起來——昨天那段情緒的大起大落簡直就像假的一樣,此時的平靜連我自己都覺得驚訝。
  只是,似乎還是為了昨天的請假而擔心,才剛在長椅上坐定而已,綾瀨就握起我的手,趕緊對我詢問著。

  「桐乃,身體還好嗎?」
  「沒事啦,稍微鬧了點胃痛而已,而且也已經看過醫生了……抱歉,讓妳擔心了。」
  「……真的沒問題嗎?如果還有哪裡不舒服的話,還是我先請人送妳回家吧?」
  「不用了啦,真的!我現在好很多了——」

  身體感覺上的確已經恢復了,藥效確實發揮了作用,噁心的感覺不再,而早上的測試也證實我並沒有——
  ——呃,總之,一切回歸正常,沒有必要再讓她擔心下去。

  「……我從伯母那邊聽說了喔,桐乃。醫生有說是因為壓力太大吧?雖然我很欽佩一直以來都很努力的桐乃……但是太勉強也是不好的喔?」
  「放心啦——就是身體好起來了我才會出來工作嘛。不要擔心了啦,嗯?」
  緊緊回握住綾瀨的雙手輕輕晃了晃,我跟以往一樣,試著做出了一個讓她安心的笑容——就如同她一如既往地替我操心一樣。
  「可是——算了,這樣啊……既然桐乃都這麼說的話……嗯。」

  不知為何而消沉,綾瀨將頭低了下來,刻意迴避我的視線。
  微風輕輕吹起她的瀏海,讓她憂鬱的目光一覽無遺。
  綾瀨像是還有什麼話想說,但又難以啟齒的樣子——真是的,她就是太愛操心了。
  從保溫瓶倒了兩杯涼茶,並將其中一杯遞到她的手上,我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桐乃,妳真的沒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吧?」

  突如其來、似曾相識、沒有氣力的聲音。

  「……咦?」
  「——應該就像伯母說的,只是因為壓力過大造成的胃痛而已,對吧?
  怎麼回事?聲音的溫度越來越低——
  「……對啊,怎……怎麼了?」

  風停了下來,低垂的瀏海再度遮住她的表情。
  ——簡直就像是空氣凝結的這一瞬間。

  「——那麼,為什麼妳去藥局領藥的時候,又另外買了其他東西,還偷偷摸摸地避開他人的視線去結帳,一副生怕其他人知道的樣子呢?
  「咦?妳怎麼知——」
  「——而且還是跟『男朋友』去。我想,那個『男朋友』就是哥哥吧?」

  宛如面具的表情。
  沒有溫度的聲音。

  我想都沒有想到,我會再一次見到綾瀨「現在這個樣子」——

  「小蘭跟我說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原本還不太相信,想說一定是看錯人了——後來伯母打電話通知我,要我幫忙請假的時候,我才開始懷疑——原本還想問妳是不是真的有這麼一回事……但似乎已經不用再問了呢。

  ——妳怎麼知道?
  剛才,不會說溜嘴了吧!
  「呃、這個……是……」
  「『跟男朋友一起偷偷摸摸地去藥局,應該就是買那些東西吧』——加奈子是這麼說的喔,桐乃。當然,因為是加奈子,所以不必當真也沒關係——只是,這個誤會妳難道不需要解釋一下嗎?」
  「這個,綾瀨也知道的嘛,加奈子總是喜歡開這種玩笑——」
  「我知道是玩笑……但我希望桐乃可以認真回答我:妳們到底去藥局買了什麼——

  綾瀨抬起頭來,銳利的視線直直刺入我的雙眼——

  ——不要說謊。
  ——我最討厭說謊的人了。

  去年的夏天,大雨之中,綾瀨也是這種眼神。
  雖然並非帶有惡意的眼神——卻不由得讓人感到比全身被大雨淋濕還要徹骨的寒冷。
  加奈子的玩笑話,其實不必當真——就算讓我當場聽到,也只要笑著應付過去就可以了,反正她應該本來就只是說好玩的;但是,換作是綾瀨,不管是怎麼漫不經心的玩笑,她也會認真地審視並想辦法駁斥它。
  但偏偏就是,加奈子所開的玩笑剛好命中了大致上的事實,令我完全找不到任何可以反駁的藉口——

  「吶……桐乃?我知道這麼問有點過份……但可以告訴我,妳們那天買了什麼嗎?」
  「那個……是……」
  「侵犯了妳的隱私很抱歉……但我只是想要知道真相而已——吶,不是像加奈子說的那樣對吧?哥哥只是陪妳去拿藥而已對吧?妳們買的東西只是——」
  「——綾瀨,冷靜一點!」
  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慌亂之下,只懂得緊緊握住她的手,試著直視她的眼睛——即使那對眼神散發著寒意。
  「……要冷靜的是桐乃這邊吧?既然加奈子只是開玩笑,為什麼妳會這麼慌張呢!」
  「這是因為……!」
  不行。
  聲音在發抖。
  握住的手在發抖。
  別怕,桐乃,綾瀨她沒有惡意,只是被加奈子的玩笑話弄得有點神經質而已——她是關心妳才這麼問的,不要太介意——
  「……桐乃,告訴我好嗎?」
  綾瀨反手嵌住我的手腕,然後不自覺地加大了力道——
  簡直就像小孩為了不讓心愛的貓狗跑掉而用力握住尾巴,那種毫不節制的強勁力道。
  被握住的手腕痛得發燙,然而我卻跟當時一樣,根本無力掙脫——  

  「好——了,換手!」
  「嗚哇!」

  腦袋冷不防地被拍了兩下,——不知何時出現在長椅背面的葵學姐,彎下腰來對我們展開了招牌的燦爛笑靨。
  綾瀨也跟我一樣愣住了——也託此之福,雖然彼此的手依然握著,但已放鬆了嵌制。
  學姊看看我們的手,又輪流看了看我們的臉,笑得更加燦爛了。
  「哎啊,情侶吵架?還是打情罵俏?妳們的臉色還真不是很好看耶,但手又握這麼緊……啊哈~~還真是恩愛的小倆口啊——」
  「什——」
  ——討討討討討厭,學姊突然說這種話幹嘛!
  掌心傳來不同於剛才的熱度。抬頭一看,綾瀨的臉整個紅透了,甚至像是要冒煙一樣——不過,我應該也差不多吧?
  「哎呀,桐乃跟綾瀨本來就是公認的一對吧,難道不是嗎?」
  學姊笑得燦爛,讓人完全摸不透到底是真心這麼認為,還是單純對我們調侃……
  「——沒有這回事啦,學姊,我跟桐乃還不是——」
  「喔?『還』不是啊……哼嗯——」
  「——不是那個意思啦!」
  請不要投來那麼溫暖的目光好不好啊……只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當我這麼大聲反駁的時候,綾瀨似乎對我投來了哀怨的眼神……是我多心嗎?

  「好好好,我也不打算打擾小倆口繼續恩愛——是想這麼說啦,不過換妳們了喔。」
  學姊用大拇指朝對面一比——導播對我們張開了手勢,示意拍攝重新開始。

  「啊……抱歉,我們這就過去了!」
  急忙將手中的涼茶喝乾,我們拉起彼此的手,趕緊回到工作岡位上。
  「哎呀——也不用這麼緊張啦,吶?」
  俏皮地眨了眨眼,瀟灑地坐在長椅上的學姊,像是要給我們打氣一般揮了揮手。
  ……真是的,學姊到底在想什麼啊?


  直到攝影結束前,綾瀨什麼話都不說,只是默默地牽著我的手。
  休息時間跟綾瀨之間出現的尷尬,並未對工作流程造成太大影響——只是,雖然以往的攝影也常常是牽著手入鏡的,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感覺特別不自然。
  像是害怕我會從她身邊逃開一般,緊握的手心滲著冷汗。雖然臉上一如往常掛著專業的笑容,但一到輪替的休息時間,她的臉又馬上會變得像戴上面具一樣平板陰暗。
  ……果然是我沒有好好回答她的關係吧?但老實說,就算沒有被學姊打斷,其實我也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解釋——
  跟京介告白了、跟京介成為戀人,然後,也已經跟京介——不要說綾瀨,換作是我自己來看,都覺得這樣的行動太過魯莽跟草率。
  更何況,我們還是『兄妹』,儘管沒有直接血緣關係的事實直到最近才攤開——而且自從「那個事件」之後,綾瀨一直對京介相當感冒,讓我更加難以說明事情的真相。
  站在綾瀨的角度看的話,就是「兄妹發生了不倫戀,而且還進一步發生了關係」——這樣一來,原本就對京介抱持敵對態度的綾瀨,一定會把錯全怪到他身上去,到時……不行,我連想都不敢想。
  雖然真的要繼續跟京介在一起的話,這是遲早都必須面對的事情,但是我還沒有做好向綾瀨——不,應該說是向所有人坦白的心理準備,就連爸爸媽媽也一樣。
  然而,要是一坦白後,沒有人能接受的話——

  「……桐乃,今天發生什麼事了嗎?臉色這麼難看——」
  特地從市立圖書館前來接我回家的京介,在跟另外兩人分別一陣子後對我如此問道。
  「該不會……是還在為剛才的事情不高興吧?」
  「你是指帶著土氣女來接我回家的這件事嗎?」
  「嘖,妳在生什麼氣啊?我跟麻奈實只是——」
  「——從圖書館順路一起過來而已,你想這麼說嗎?」拜託,你想騙誰啊?圖書館跟中央公園明明就差了好一段路吧?
  沒大腦也要有個限度好嗎?哪有人帶著其他女生來接自己女朋友的啊——雖然名義上來說是哥哥接妹妹回家就是了。

  「……我說過了吧,別這樣叫她。」
  「哼——又生氣了啊。」
  什麼嘛,都已經有我了,還一整天跟她膩在一起……到底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啊?
  她似乎也完全不知情的樣子——這樣說來,京介應該也還沒把話說清楚吧?真是的,這傢伙在搞什麼啊,沒有結果的戀慕很可憐不是嗎——等等,我為什麼要同情她?
  ……不過,也幸虧有那個女人沿路跟綾瀨聊天,才稍微化解了一點尷尬的氣氛……唉,都害我不知道是要生氣還是要感謝那女人了。
  「……算了,這次就先不跟你計較。」
  「喂,妳到底在生什麼氣啊?」
  ……自己想,你這個豬頭。
  加大腳步、拉開距離,故意將他甩在後方。

  「真是的……啊——!我知道啦!妳是在吃醋對吧!」
  後面傳來有點自暴自棄的大吼。
  ……喂!就算路上沒有人,這裡好歹也是住宅區的街道上耶!要是被誰聽到的話——
  「你白癡啊!誰吃——」
  話還沒說完,他就衝了上來,把我手上的包包搶走,然後——

  「這樣總行了吧!妳還有意見嗎?」

  原本提著包包的右手,現在被緊密地覆蓋住。
  握著它的,是一隻厚實的手掌。
  眼睛動也不動、直視前方的京介,右手正拿著從我這邊搶過去的包包。

  ——我們現在正手牽著手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稍微花了一段時間,我才理解到現在發生的事情——不會吧,這傢伙吃錯藥了?
  京介什麼話也不說,只是默默地拉著我,板著一張像是生氣的僵硬臉龐向前走著。
  ……搞什麼啊,這傢伙。真是的,就不能溫柔一點嗎?
  對這個跟綾瀨截然不同、既粗魯又笨拙的力道,我忍不住這樣抱怨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