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R18 - 一生的人生諮詢!(十一)

  「我回來了——」
  玄關響起難得的異口同聲,連我們自己都嚇了一跳。
  許久不曾有的默契,不禁讓人相視而笑。
  「……好像很久沒這樣了呢。」
  「是啊。」
  像這樣手牽著手一起回家,真的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吧?到底有多長的時間,我們不曾握過彼此的手了呢?想到這裡不禁握緊掌心,確認手裡的溫度——

  ——桐乃,告訴我好嗎?

  被緊緊箝住、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壓迫感突然復甦,嚇得我放開了手——
  我真的可以像剛剛一樣握著他的手嗎……?
  那樣握住他的手,是很奇怪的事情嗎……?
  被綾瀨緊緊握住的這隻手,還能夠去握住京介的手嗎?

  「怎麼了?幹嘛突然在那邊發呆?」
  不知何時,京介已經走到樓梯前,並回頭看著我問著。
  「……沒什麼。」
  追上他的背影,我把他手中的包包拿了回來,逕自衝上樓梯。
  「……搞什麼啊,這傢伙。」
  刻意將他的疑惑甩在背後,我趕緊躲進了房間。


  『剛才的事情,真的非常抱歉。我說得太過火了。』
  剛進房間後沒多久,就收到了綾瀨發過來的這封簡訊。
  雖然想馬上回覆過去,但又不知道該打什麼好——面對綾瀨的道歉總覺得有點心虛。
  該道歉的人應該是我才對……畢竟我又對綾瀨——

  ——桐乃,妳真的沒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吧?
  綾瀨冷澈的聲音,至今仍在耳邊質問著。

  ——吶……桐乃?我知道這麼問有點過份……但可以告訴我,妳們那天買了什麼嗎?
  ——侵犯了妳的隱私很抱歉……但我只是想要知道真相而已——

  我到底該怎麼做——

  ——我最討厭說謊的人了。

  ……其實我是知道的。只是我沒有勇氣坦白罷了。
  沒有任何痕跡的傷口,光是觸碰就讓人感覺到快要哭出來的疼痛。
  嚴厲的表情、沒有溫度的聲音,光是站在她面前就感到渾身戰慄。

  「變態大哥」「誤入歧途」「把真的桐乃還給我!」

  當初針對京介的苛責,現在轉過來對我不斷的進行質問。
  並非單純地討厭京介,而是對兄妹相戀的情況打從心底否定與排斥——就像剛知道我對H-Game以及同人誌抱有興趣的反應一樣,更為根本的「生理上不能接受」。
  再說……我總覺得綾瀨這麼生氣,是另有其他原因的。
  雖然嘴巴上對京介毫不留情,但我以前從來沒看過綾瀨對其他人這麼在意的樣子——以往就算遇上討厭的傢伙,她最多也只是保持距離,維持井水不犯河水的關係,就像去年那回想起來就令人難受、她稱呼我為「高坂同學」的那段期間一樣——
  然而,一提到他就馬上換了張表情,並且拉高聲調不斷嚴厲地批評——如此激烈的表達對某人的討厭、用盡全力去否定對方的樣子,簡直就跟——
  ……或許只是我搞錯了也說不定,但腦海卻不禁浮現出兩人第一次見面的情形。
  「桐乃的哥哥,看上去是感覺很溫柔的人呢。」
  帶著羨慕的表情,綾瀨這麼說。
  「難得今天認識了大哥——就讓我們交換信箱吧,還有電話號碼也要!」
  滿心期待地在手機上輸入資料,然後心滿意足離開的綾瀨。
  「給大騙子哥哥:託你的福,我和桐乃才能夠和好。」
  「如果你敢對桐乃出手的話,我絕對饒不了你!」
  在我的解釋後,綾瀨向京介發出的郵件,我在無意中看見了首尾這兩句——這封看起來像是道歉兼警告的郵件,該不會有其他含意吧?

  要是真的如我所想的話——
  我該怎麼辦才好?

       ◇       ◇       ◇       ◇

  「姑姑,把拔真的向姑姑求婚過嗎?」
  抱著章魚抱枕的理乃,半張著圓滾滾的大眼睛,對我這麼問著。
  就在下午時分,將「把拔以前曾經向我求婚喔」這件事蹟爆料出來之後,理乃一直抱有濃烈的興趣——只是看在京介快要對自己女兒下跪的份上,多少還抱有一點同情心的我並沒有當場讓他繼續丟臉下去。
  不過現在嘛,既然他不在房間裡……哼哼哼……
  「對呀,說是『為了跟妳在一起,要我跟妳結婚也行』喔。」
  哼,我都還沒把女朋友因此分手的悲慘結局說出來呢,好好感謝我吧。
  「結婚是什麼?」
  「就是和最最喜歡的人,永~遠永遠在一起啊。」
  「就像詩織跟葛格那樣嗎?」
  「嗯,就像詩織跟葛格一樣喔,理乃真聰明呢。」
  啊啊,小孩子真是太可愛了,都多虧我教導有方,年紀這麼小就能跟我有同樣的感動跟體認——這點和老是愛唱反調的某人根本完全不能比啊!不過某人聽到自己的女兒這麼說的話,不知道會不會哭出來?

  「——那,也和把拔和姑姑一樣嗎?」
  放出燦爛的笑容,理乃接著這麼問道。
  那是天真的小孩子才能綻放出來的笑容。
  對真相一無所知、毫無惡意卻又太過刺眼的笑容——
  我無法正視她的笑容,所以將她緊緊抱入懷中。
  「不一樣喔,跟把拔結婚的是馬麻喔。姑姑只是把拔的妹妹喔。」
  ——並不是我。
  儘管我們生活在一起,在京介身旁最親密的人,依然不是我。
  有必要讓理乃認清這一點,而我也是——
  「……可是把拔不是說要跟姑姑結婚嗎?為什麼是跟馬麻結婚?」
  理乃歪過頭,露出困惑的表情。
  ……是啊,為什麼呢。對於這個問題,我只能報以苦笑。

  「妳要知道,兄妹呢……是不可以結婚的。」

  京介當時的女友、同時也是我最好的朋友,當時是這樣說的——但是我想,就算告訴理乃這句話,她也無法理解吧,只會讓她更混亂罷了。
  幸福地沉浸在大家的愛裡成長,毫無差別地去喜歡周遭每一個人,對所謂的「喜歡」一知半解——我想,理乃應該還沒辦法理解,我所說的喜歡究竟是怎樣的喜歡吧?
  所以,我避重就輕地這麼回答。
  「——因為把拔跟馬麻結婚,才能生下可愛的小理乃啊。」
  「……如果把拔不跟馬麻結婚,而跟姑姑結婚的話,就不會生下理乃了嗎?」
  我笑著,揉了揉腦筋打結而漸漸昏沉的小腦袋瓜。
  這並不只是為了應付理乃的問題才說出來的漂亮話。有了他們夫妻,才有現在跟我一起幸福地度過每一天的理乃。
  如果不是他們的話……現在的我就無法像現在這樣陪著理乃一起玩遊戲、一起聊天、一起睡覺了。
  所以我不能、也不願想像沒有理乃待在身邊的日子。
  「把拔跟馬麻一定會結婚,然後一定會生下小理乃的喔——因為把拔最最喜歡的人就是馬麻啊。」
  應該是開始感到睏了吧,理乃的眼睛慢慢地瞇了起來。
  讓理乃躺好、拉妥棉被後,我一如往常地親吻她的額頭。

  「——而『馬麻』最最喜歡的人,也是把拔喔。」
  在理乃入睡前,我向她這麼告解著。

       ◇       ◇       ◇       ◇

  窗外下著午後雷陣雨,讓人心情變得更加陰鬱。
  從昨天傍晚回到家之後,我跟京介就沒說過任何一句話。雖然床邊的牆壁依然與以往一樣的時間敲響,不過我並沒有心情給予回應。
  關上家裡最後一扇窗,我在京介的房間,全身無力地趴在床上,放任腦袋一片空白。
  依然不變的、他那有如枯葉一般的氣味。
  以及不久前才添加上去的我自己的氣味。
  床上依稀還留著洗不太掉的痕跡,這是我們交出彼此的證明——但就像這個痕跡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媽媽發現一樣,瞞著所有人的這層關係,究竟可以維持多久呢?
  ……真討厭,為什麼我要煩惱這個問題?
  拒絕面對現實,我索性閉上了眼睛。

  過沒多久,樓下響起的電話鈴聲打斷了我的淺寐。
  時間是下午四點,媽媽還沒回來——勉強打起精神爬下床,我接起了電話。
  「喂?」
  『啊,桐乃,妳在家真是太好了。能幫我把雨傘送來嗎?』
  話筒對面傳來的,是京介略顯急迫的聲音。
  看了看窗外——雨似乎還沒停的樣子。
  『我在市立圖書館這邊,——等等……啊,麻奈實妳有帶傘啊?真是幫了大忙了——桐乃,那就不用麻煩——』
  「……我現在送過去。」
  『什麼?不用了啦,麻奈實說——』
  「我說我現在送過去啦!給我老實在那邊等著!」
  在他打算作無謂辯解之前,我就掛掉了電話。
  吼——這個超級無敵宇宙霹靂大豬頭!怎麼到現在還是跟那個土氣女糾纏不清啊?
  有夠煩的!這傢伙不管在哪方面來說都很讓人生氣!


  「……土氣女呢?」
  圖書館的騎樓下,迎接我的是隻身一人的京介,這倒出乎我的意料。
  「我應該之前就說過不要這樣叫——我請她先回去了。」
  「這樣啊……哼——我還以為她會陪你一起等呢。」
  不過,如果不是我要出來接人的話,她應該就會讓京介一起撐傘了吧。嘖……從以前開始那個女人就是這個樣子,臉皮有夠厚的。
  ——一起回家吧,小京。
  腦海不知道為什麼浮現出似曾相識的畫面,內心不禁湧出一股莫名的煩躁感——就如同鄉愁一般,久遠又模糊不清、卻又揮之不去的鬱悶。
  「我說妳啊——昨天晚上也是,到底是在生什麼氣啊?」
  「沒什麼——回家吧。」
  強行中斷話題,正想翻開包包拿出摺疊傘交給京介——
  呃……好像沒帶出來,是剛剛出門太過匆忙的關係嗎?
  「……妳說回去,我的傘呢?」
  「……總覺得撐傘還帶著雨傘很蠢,所以……」
  我自己都覺得這個理由爛爆了!
  「……我說妳啊,該不會——」
  「少囉嗦啦,又不是故意的!」
  別、別擅自作奇怪的聯想啦!我我我才不是為了一起撐傘而故意不帶的喔?!
  京介先是一臉尷尬的表情,然後不知道為什麼以非常慎重的態度小小聲說了一句「我不客氣了」之後,才小心翼翼地鑽到傘下——拜託,我才要覺得尷尬好嗎!
  「幹嘛一直低著頭啊……感覺有夠卑微的。」
  「只、只是因為傘不夠高而已!好了,給我。」
  從我手中搶過傘柄,京介唸唸有詞不知道在抱怨什麼,但聲音全被雨聲蓋了過去。
  「……你在碎碎念什麼?」
  「沒有啊——」
  然後沉默。
  彼此都有意無意地別開視線,只是默默地走在下雨的街道上。
  沒什麼人的街道、潮溼的道路、滯悶的空氣——而我們一語不發。
  ……感覺有夠悶的。現在到底是怎樣?
  對面的人行道上,也能看得到一對情侶共撐著一把傘走過,但他們跟我們完全不一樣,有說有笑、一付甜蜜的樣子——不過那對身影實在太過刺眼,只不過瞄到兩秒鐘,我就忍不住將視線別開。
  嘖,什麼嘛,簡直就像是炫耀一樣,真讓人不爽……

  「……喂。」
  「幹嘛?」
  「我說啊……要不要靠進來一點?」
  「……嗄?」
  一時沒反應過來,下意識抬頭望了望京介的臉——他馬上別開了視線轉過頭去。
  ……該不會他是看到了對面那對情侶的樣子才突然發神經吧?
  「呃——我的意思是,妳不靠近一點的話,很容易淋到雨吧?」
  聲音莫名變得高揚,他怪腔怪調地這樣說著。
  說是這麼說,事實上為了不讓我淋到雨,一路上都刻意把傘往我這邊靠的京介,另外一邊的肩膀才是一直暴露在雨中的樣子……唉,真是受不了他。到底是誰在淋雨啊?
  「我、我知道了啦。」
  照著他的指示靠了過去——只是這樣會讓要挽著手才能勉強擠在傘下的兩人寸步難行,還要當心會不會踩到對方的腳——啊,我的靴子!
  「拜託你走路看路好不好!」
  「妳才該小心一點咧!」
  一路碰碰撞撞,總覺得路上行人都在笑我們——可惡,這個笨蛋京介!我下次絕對不會再跟你撐同一把傘了啦!

  「小心!」
  一腳沒踩穩,他又向我這邊側身倒了過來。這傢伙欠教訓是吧?正當我準備開口——
  嘩啦!
  疾駛而過的摩托車濺起水窪,潑得京介一身都是。
  嗚哇……有夠悽慘的。頭髮、外套、長褲都溼答答地垮了下來,簡直跟落水狗一樣。如果有用雨傘擋住的話應該不會這麼慘,但——
  「沒事吧?」
  「……這是我的台詞吧!你這個笨蛋實在是——吼!」
  我當然不會有事,因為這個笨蛋幫我擋住了——都不知道是該感動還是該生氣!這種時候拿傘當盾牌是常識吧?看看自己都什麼樣子了,拜託你不要老是只擔心別人卻忘記照顧自己好不好!
  我瞪向那冒失的機車騎士消失的方向——可惡的傢伙,最好不要讓我遇到第二次!
  「我來叫計程車。不趕快的話——」
  「……不用這麼趕吧?回到家再換就好了啦。再說我身上可不夠——」
  「少囉嗦啦!不想生病就馬上回家、少給我廢話!」
  拿起電話,準備撥打叫車專線的時候——

  「桐乃,還有……哥哥?你們在做什麼呢?」
  有點眼熟的箱型車靠往路邊,在我們面前停了下來。
  綾瀨拉開了車門,看著爭吵的我們,一臉擔心的表情。
  「方便的話,我請司機順便載你們回家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