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R18 - 一生的人生諮詢!(十二)

  「3Q——真是幫了大忙了,綾瀨。」
  「哥哥,請不要替我添麻煩好嗎?我會很困擾的——桐乃,妳還好嗎?」
  「嗯,沒問題啦——路上小心喔。」

  下了車並目送綾瀨離開之後,我才鬆了一口氣。
  原本還擔心看到我們共撐一把傘的綾瀨,會有什麼令人害怕的反應——但似乎是我想太多,直到下車的前一刻為止,她都沒有過問這件事情。

  「真是的,哥哥你真的很不小心耶!」
  待我們上車後立刻遞給京介乾毛巾,綾瀨嘟著嘴這麼抱怨著,一路上一邊幫我擦乾被雨水稍稍淋溼的頭髮一邊對京介唸個不停——
  「為什麼哥哥出門沒準備傘呢?你難道沒看氣象預報嗎?還要麻煩桐乃跑一趟——」
  「哥哥你也真是的,注意一下路上的車子好不好?下次直接被撞死我可管不了唷?」
  大概就是這種感覺——雖然一直惡言相向,但總覺得比起責備,綾瀨更像是以很彆扭的態度在擔心著京介——

  「我、我才不擔心哥哥你會怎麼樣呢,只是要是你連累到桐乃的話,我會很困擾的!」
  「……嗯,抱歉了,綾瀨,還特地麻煩妳們載我們一程。」
  「沒什麼啦……還、還有,你應該道歉的對象不是我,是桐乃才對吧?」
  綾瀨並不討厭京介,確認這一點之後讓人不禁感到欣慰,但不知道為什麼又有種躁動的不安感——特別是在綾瀨回應京介之後又滴咕了一下,雖然我完全聽不到她說了什麼,但那低著頭壓低聲音的樣子實在很難讓人不去在意——

  甩了甩紛亂的腦袋,我轉身趕緊將京介推進屋內。
  「好了,快點去洗澡啦!看你全身都還是黏答答的,不覺得噁心嗎?」
  「是、是——妳也快點把衣服換一換吧,裙子好像濕了喔。」
  「啊,真的耶,那我等一下也去——不說這個了啦,快點進去!衣服我等等拿過來。」
  「3Q——」

  我趕緊將京介趕進浴室。說起來,以前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雖然立場跟現在是相反的——那時我為了小說取材把自己弄得一身濕,後來整整病了起碼一個禮拜吧?
  不過辛苦也是有代價啦,《妹空》銷售量驚人,我也以暢銷小說家「理乃」出道,儘管我已回絕過,出版社那邊還是不斷送來新作的邀稿——不過,其實最近我也有斷斷續續再寫一些東西就是了,要不要回應他們一下啊……
  步上二樓的房間,一邊想著一些有的沒的一邊換好衣服,轉而進入京介的房間,然後打開衣櫥,挑了一套換洗衣物——呃,這些動作自然到連我自己都覺得害怕……在好一陣子之前明明連踏入這個房間都會猶豫不決的說。

  「衣服,我拿來了喔——」
  「謝了,桐乃。」
  就這樣抱著莫名奇妙的感慨進入了換衣間,我把衣服放進了最上層的籃子上,然後順手將京介換下來的衣服丟進洗衣機——等等,總覺得現在這個狀況好像有種既視感……
  ——「真是的……衣服丟得到處都是。」
  啊,對了……好像就是他剛從畢旅回來的那個時候吧?一從淋浴間出來就看見他抓著我的裙子跟內衣,當時我整個人都快爆炸了,後來他還拼命解釋只是幫我丟去洗——等等。
  ……我總覺得他當時的舉動好像也自然得太過份了一點耶?如果是現在那先姑且不提,在當時還是兄妹的關係下,闖進妹妹正在洗澡的浴室還若無其事地收拾妹妹的換洗衣物,怎麼想也會覺得他神經太大條了吧?
  「……喂,我問你喔。」
  「幹嘛?」
  「……你……應該沒去翻過我的內衣褲吧?」

  叩咚!

  「好痛——誰會去翻啊!妳突然說這什麼鬼話!」
  「……你沒事吧?」
  「沒什麼,撞到額頭而已——」這個笨蛋,怎麼撞的啊!
  「——我看看。」
  「……喂,妳給我等——」
  滑開淋浴間的拉門,京介正壓著額頭蹲在蓮蓬頭下面——我趕緊把他頭上的泡沫沖掉後轉緊水龍頭,然後轉過他的頭觀察傷勢——吼,不要亂動啦!一個大男人還這麼毛毛躁躁的,真的是……
  ……呼,還好只是稍微紅腫而已,沒什麼明顯外傷。「叩」那麼大一聲真的會把人給嚇死,還好——
  「……還好沒有怎麼樣。拜託你小心一點好不好?」
  「妳以為是誰害的啊!突然那樣說——」
  「……對不起。還會痛嗎?我去幫你拿藥膏來——」
  「怎樣都好,妳先給我出去啦!」
  撥開我正揉著額頭傷處的手,京介滿臉通紅地將整個身體轉過去背對我鬧著彆扭。
  這傢伙搞什麼鬼啊?
  「我說你啊,你給我差不多一點,我可是擔心你才——」
  「什麼差不多一點啊,那是我的台詞!拜託妳看清楚現在的狀況!」
  「什麼狀況——啊!」要拉開他有——夠吃力的!
  「真的是——妳真的沒發現嗎,喂?」

  ……嗄?

  他自暴自棄的大吼讓我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
  呃……首先,這裡是浴室,跟換衣間乾溼分離,有個浴盆跟沖洗設備的空間。
  面前的京介,裸露著寬闊的胸膛、緊實的腹肌以及結實的手臂——雖然平時看不太出來,不過似乎是從小開始就被爸爸要求練柔道的樣子,京介的身材雖然並不算強壯,但也不會太過瘦弱,精瘦的身材多少看得出來是有稍微鍛鍊過的。
  即使不是第一次看到京介的身體,但之前都沒有像現在看得這麼清楚——雖然身上一絲不掛還是多少讓人有點在意,但沒有人穿著衣服洗澡的吧,所以他光著身子也是很理所當然的,當作H-GAME的場景根本沒什麼嘛他到底在緊張什麼啊哈哈哈哈哈哈——

  轟!

  搞什麼鬼啊!我我我我我竟然一頭熱的在男生洗澡的時候直直直接闖進了浴室——事先先先聲明我可不是故故意的喔這只只只是不可抗力換作是其其他人聽聽到敲那麼大一聲誰都會跑進來看一下狀況的吧?所以是這傢伙突然弄出大聲音的錯!就是這樣!
  「——不要用這付德性跟我說話啊啊,你這個變態!」
  「什麼叫做這種樣子啊,妳又不是第一次看——不對!為什麼我反而要被闖進來的傢伙這樣說啊!立場反了吧!」
  「我、我不知道啦!」
  迴避他的問題,我只想趕快逃離現場——啊!

  「————!」

  由於起身時太過慌張,一不小心就被濕滑的地板絆倒;就在我以為腦袋要撞到地板的時候,京介及時拉住了我的手。
  讓人幾乎忘記呼吸的一瞬間,呆滯地望著彼此的臉,只感到心有餘悸。

  「……呼——」

  緊繃的神經過了幾秒後才鬆開,我們同時吁了一口氣。
  「沒受傷吧?」
  「呃……還好啦,沒怎樣,謝謝……」
  揉了揉撞到的屁股,嗚,好像有點麻麻的……不過還好沒扭到腳。
  「……這樣啊,沒事就好——」
  「…………」
  「…………」
  「那個,我說——」
  「……怎、怎麼了?」
  「妳可以站起來嗎?」
  「嗯……對了,手。」
  「啊……抱歉。」
  京介放開了了我的手,將身體背對著我的方向。
  抱著莫名奇妙的失落感,我小心翼翼地再度站了起來——真糟糕,這下又得再換一套衣服了,至於沖澡等京介出來再說吧……我嘆了口氣。

  「……我先出去吧。」
  「啊?」
  「反正我也差不多洗好了,該換妳了吧?我順便去幫妳拿衣服下來。」
  身後的京介站了起來,從我身邊錯過——啊,當然,腰間是有圍浴巾的——便往淋浴間門口踏了出去,打算把我一個人留在上一刻還不太平靜的浴室裡。
  ……總覺得有點火大。
  搶在他前腳踏出門框之前,我拉住了京介的手,不讓他再向前一步。

  「喂,妳搞什麼啊?」
  「……你不是想去翻我的內衣褲吧。」
  「這種時候妳還在說什麼啊?」
  「就、就算我們已經是……難道對你來說,去亂翻少女的衣櫃是很理所當然的事嗎?」
  「難道妳翻我的衣櫃就很正常了嗎!」
  「女生這麼做是賢慧,男生這麼做就是變態!」
  「這什麼歪理啊?好吧,就算我不去動妳的衣服好了——妳把我拉住幹嘛?總不會是想跟我一起洗吧?」
  「對!」

  ——啊。
  ——啊啊。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京介一臉被蛇咬到的樣子,錯愕地轉過頭來——不過不要說他,我自己都超想去把我自己抓去撞牆啊啊啊——!
  一不小心就順勢吼了回去——搞什麼鬼啊,這女人,突然丟出這種爆彈發言是怎樣啦!
  「咳……桐乃。」
  京介煞有介事地清了清喉嚨。
  喂,你……你要幹嘛?
  「妳認真的嗎?既然妳這麼希望的話那就沒辦法了——原來這才是妳真正的目的啊,哼哼,這也難怪了——畢竟最近都沒有做出像男女朋友的事情啊。」
  不要給我用一付認真的表情擅自瞎掰下去啦!是說這傢伙是怎樣?人格變換?!
  京介態度的豹變,讓我突然想到某隻貓看的中二廚動畫男主角,來栖真夜突然轉變成路西法的樣子——沉默寡言的高中男生,突然變成了放蕩不羈的惡魔!
  「既然這樣,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啦,妳給我作好覺悟吧,哈哈哈!」
  給給給我等一下啦!
  就在暴走的京介二話不說朝我這邊撲上來的這一刻——我突然開始相信世界上真的有像路西法那樣附身在人身上的惡魔了!


  「……你也太過份了吧。」
  「……抱歉。」
  坐在放好熱水的浴缸裡,好不容易才把剛剛的混亂情緒給平復下來。
  總算冷靜下來的京介,讓我靜靜地躺在他的懷裡,享受片刻難得的安寧——不過老實說,要兩個人一起泡的話,這個浴缸就顯得有點擠就是了。記得小時候,我們都還能各別占據一邊打水仗——
  「真的很久沒一起洗澡了呢。」
  「是啊。該怎麼說——還真懷念啊。」
  「什麼懷念啊——別說得跟老頭子一樣。」
  「哈哈——哈啊。」
  京介閉上眼睛,看似很舒服地仰頭躺著——這種姿勢讓人覺得跟自己一起泡澡的不是哥哥或男友,而是爸爸甚至爺爺那樣的長輩級人物。
  「你真的越看越像老頭子耶。」
  「妳管我。」
  「我可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一天到晚跟老頭子一樣。」
  呃,不知道為什麼說出「男朋友」一詞仍有種違和感——算了,總有一天會習慣的吧。
  「別在意別在意,反正遲早妳也會變老婆婆跟我這個老頭子變一對的。」
  「你欠揍!本姑娘可是現任讀模的青春無敵美少女!」我賞了他一記頭槌。
  「喂,別突然撞過來——好啦,抱歉,我說錯話可以了吧!」
  「哼——」向他吐了吐舌頭表達不滿,然後我撇過了頭。
  「真是的,小時候妳明明不是這個樣子,到底是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難搞的啊?」
  「還敢說啊,還不都是你害的。」
  「對不起,我完全沒印象。」
  「那你想知道嗎?」
  「……我還是不要知道好了。」
  「哼……真沒出息。」
  「囉嗦。」

  就像往常一樣,你一言我一句的鬥嘴不可思議地讓人感到十分舒暢。
  其實,自從那次告白以來,我一直煩惱著「戀人的相處方式」到底應該要怎樣呢——不過現在總覺得,跟以前好像也差不多。
  說起來,好像有人說過「兄妹是一生下來就生活在同一屋簷下的夫妻」之類的話——雖然我跟京介並不是親兄妹就是了——那麼,戀人與兄妹的分別,其實到底在哪裡?
  不……實際上應該還是有差的吧?只我無法區分當中的差別而已。
  我們既是兄妹,也是戀人。
  這份感情的型態相當曖昧,讓身陷其中的我感到迷惘——比喻上來說,大概就是有人問起的話,只能回答「有著兄妹關係但互相依戀的兩人」之類模稜兩可的答案吧。
  但是,我喜歡京介,這點無庸置疑——反正又沒有真正的血緣關係,又有什麼好煩惱的,難道不是嗎?只是,位於心中的某點疑慮一直揮之不去。那到底是什麼呢——

  「差不多該出去了吧?」
  「……咦?啊……說的也是呢。媽媽應該快回來了——」
  先把那份莫名的煩惱放一邊——目前我們的關係,是對爸媽保密的。雖然遲早有一天是必須要面對的事情,但我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面前更該煩惱的,應該是這件事情才對。
  因為沒有任何的心理準備,所以我也沒有勇氣去面對那「遲早會來的一天」——

  「桐乃,還有京介……為什麼你們兩個會一起從浴室出來呢?」

  沒錯,這只是遲早的問題而已。
  打開門後,臉色嚴峻地質問著我們的媽媽,以不動明王般令人敬畏的姿態佇立在那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