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R18 - 一生的人生諮詢!(十三)

  「雖然我大概有個底了……但這是怎麼一回事?媽媽想聽聽看你們自己怎麼說。」
  像是為了平復混亂不已的思緒而喝了一口熱茶,但媽媽放下茶杯的手明顯因為壓抑不住憤怒而顫抖。
  ……好久沒看過媽媽這麼生氣了。
  雖然媽媽讓我們換好衣服之後,才把我們叫來客廳問話,但我卻像是還停留在浴室,全身一絲不掛地被嚴厲的眼神從頭審視到腳——羞愧與恐懼,化成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我低著頭,模糊的視線只能跟著杯子裡的茶梗飄動不定,完全不敢抬頭直視她的表情——就像一年前包包裡的H-GAME被爸爸發現的當下一樣,我依然什麼也說不出口。
  連思考「怎麼辦?」的餘裕都沒有,腦袋只剩一片空白。對於媽媽的質問,除了保持緘默以外,我根本想不到任何適當的答案——
  「媽媽真的嚇一大跳了……雖然這一年來你們感情變好讓我很欣慰,但是現在這也太——你們應該知道吧?就算感情再好,你們兄妹倆也早就過了能一起洗澡的年紀了喔?」
  在說到「兄妹」兩字時,媽媽還特別加重了語氣。
  「不,那個……老媽——」
  「我們不是——」
  我們急忙開口,爭先恐後的話語撞成一團——
  「京介,還有桐乃——」餐桌對面的媽媽站起身來,走到我跟京介中間將我們隔開,「『那件事』我想你們應該都知道了——但不管你們是不是親兄妹,這個年紀還不好好拿捏分寸,可是很不得體的喔?」

  我握緊雙拳,手腕上看不見的傷口又開始隱隱作痛。

  「你們知道的吧?不管是不是親生的——你們都是我們的孩子。」

  ——不要。

  「既然是兄妹,就要知道哪些事情可以做,哪些事情不能做喔?」

  ——頭好痛。

  「桐乃,還有『哥哥』……你們都不是孩子了,應該能理解的吧?媽媽當然很高興你們感情變好,但是可不可以稍微——」

  彷彿整個身體被壓扁一樣,噁心感湧上喉嚨——

  「……桐乃?」

  不行了。
  頭好暈。
  好想吐。

  「老媽,抱歉,晚點我會好好聽妳說的,先讓桐乃——」
  「……好吧。桐乃,媽媽先帶你回房間去——還是說,要先去洗手間?」
  摀著嘴巴忍住吐意,我勉強地在媽媽的扶助下站了起來。


  「來,先把藥吃下去吧。」
  「……謝謝,媽媽。」
  將胃藥混著溫開水服用過後,媽媽讓我好好地躺上床,並替我拉好被子。
  「還有哪裡不舒服的話,一定要跟媽媽說喔。」
  「沒事的啦!吃過藥以後現在感覺好多了。」
  「這樣啊……那就好了。」

  然後,媽媽便什麼話也不說,默默地坐在床頭。
  就像之前跟綾瀨吵架之後一樣、就像上次為了小說取材而感冒一樣、就像小時候任何一次生病在家休息一樣——媽媽只是輕輕地撫摸著我的額頭。
  就像是要把自己的體溫分給我一樣的雙手,就跟以往一樣既溫暖又輕柔——
  「……吶,媽媽?」
  「怎麼了?」
  「……妳不是在生我們的氣嗎?」
  「唉呀,剛剛嚇到妳們了嗎?對不起呢,桐乃……媽媽呢,只是嚇了一跳,反應過度了——別想太多,好好休息吧,嗯?」
  「……嗯。抱歉。」
  「不用道歉啦,媽媽也說了不是在生氣,只是嚇了一跳而已——畢竟,媽媽也知道,桐乃是非——常喜歡哥哥的喔。」
  「呃——那個,我——」
  雖然最近自己終於正視這份心情,但被媽媽這樣點破後,還是讓人不禁滿臉通紅——
  「從小時候開始,妳就一直葛格長葛格短的黏著京介不放呢……」
  「——媽!」超想鑽到床底下去!
  「呵呵,好啦,媽媽就不開玩笑了……但是,桐乃已經長大了,再怎麼喜歡哥哥,也沒辦法再像小孩子那樣整天黏在一起了,知道嗎?」
  「……我知道了,以後我會注意的。」注意不被發現——這當然不能說出口。
  「那就好。更何況現在,妳們又——」話語突然中斷——然後,媽媽嘆了一口氣。「唉,『這件事』攤開來沒多久後就看見妳們那個樣子,我還以為——」
  「——怎麼可能!媽你想太多了啦!」
  「或許真的是這樣吧……但我總覺得,妳們最近給我的感覺……該怎麼說呢,之前還一直保持著距離,但最近一年突然——」
  「……媽媽是說,我們像以前那樣保持著距離會比較好嗎……?」
  ……我不要那樣。
  那個沉默的四年、那個不斷擦肩而過的四年,一想起那些失去的東西就覺得心好痛。
  所以……我不要那樣。
  我別過頭,不讓媽媽看見自己濕潤的眼眶——但應該沒有用吧。
  「不、媽媽不是那個意思,對不起——媽媽也知道妳有多喜歡哥哥,所以妳們關係變好媽媽很替妳們高興,只是——」

  媽媽的話梗住了,像是拼命忍住不說,表情糾結得更加凝重——只能握住我的手,深吸一口氣,然後像是下定什麼決心一般,緩緩地開口。
  我已經知道她要說的是什麼。
  「——媽媽希望的是『兄妹關係』變好喔?」
  說這句話的時候,媽媽的眼神不時飄向床頭靠著的牆壁——京介房間的方向。
  毫無疑問,媽媽已經查覺到了什麼,只是不想明說而已。
  因為無法承認、因為無法接受——所以不願意說出口。

  被緊緊握住的手腕發著灼熱的疼痛。
  好痛。
  好痛。
  媽媽也好、綾瀨也好,為什麼這份心情沒有人能夠認同?
  在綾瀨的質問面前,我抽不了手。
  在媽媽的疑慮面前,我開不了口。
  我不由得對她們的不諒解感到憤怒,但我更氣畏畏縮縮、一味低著頭的自己。

  手好痛。
  頭好痛。
  還有——心也好痛。
  明明已經痛到快哭出來了——但我還是只能強忍著眼淚,什麼都不說。
  對不起,媽媽。
  對不起,綾瀨。
  要我不喜歡京介、不靠近哥哥,我——真的做不到。
  好不容易才貼近的距離、好不容易才坦然面對的心情,我不甘心就這樣放棄!
  「哥哥」也好、「京介」也好,對我而言都是——

  「算了,我不多說了……晚餐媽媽會替妳送上來的,好好休息吧。」
  離開房門前,媽媽轉過頭來,對我投以難以言喻的眼神。
  「——要好好的照顧自己喔,知道嗎?」
  媽媽的語重心長,伴著沉甸甸的門板聲,在我心頭重重地落下。

       ◇       ◇       ◇       ◇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
  我拋下了家人再度前往海外,不再像喪家犬一樣毫無成就就跑回家,而是堂堂正正的以「Kirino Kousaka」的名字,站在國際的伸展台上,全身反射著鎂光燈炫目的光芒。
  鎂光燈下的Kirino Kousaka,充滿自信又具有明星架式、對服裝的品味眼光獨到、就連男朋友的選擇條件也跟對服裝的品味一樣高——傳聞中,她正跟同公司的首席設計師、同時也是公司的少東秘密交往中,儘管雙方都極力否認這個傳聞。

  「哈啊……」

  不得不說——不管是形象包裝還是緋聞炒作方面,Eternal Blue的負責人.藤真社長的手腕都遠遠超乎我的想像——與其說是把我推上舞台,倒不如說是利用我創造出了站在舞台上發光發熱的「Kirino Kousaka」。
  一個不只是高坂桐乃的「Kirino Kousaka」。
  不只是我自己的,我自己。
  雖然有種自己不再是自己所認識的自己的感覺,但跟隨著藤真社長、讓她引導我的方向能是我自己下的決定,我不會有任何怨言。
  ……至少,照理來說,我不該有任何怨言。
  但是,隨著扮演「Kirino Kousaka」的時間越來越長,我越加深刻體認到她跟我——高坂桐乃——並非同一個人的事實。
  「Kirino Kousaka」是Eternal Blue旗下的明星模特兒。
  然而,高坂桐乃不過只是一個不敢面對家人,才躲在鎂光燈下逃避現實的女生。
  在舞台上自信地笑著的,並不是我。真正的我,每天晚上都只能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借來的別墅裡,在過度空曠的房間內,裹著羽絨被無聲地哭泣。

  好想見到爸爸。
  好想見到媽媽。
  好想見到……他。
  好想見到……「她」

  定時送來的電子郵件,記述著他跟「她」那不時出點小差錯、卻又安穩平和的日常。
  他的笨拙,時而讓人會心一笑;她的天真,時而讓人捏把冷汗。
  被我拋在太平洋另外一端的家人,告訴著我他們仍然努力地生活在理所當然的日常,而且在他們的日常裡——我並不存在。
  我不存在於那裡,然而,我也不存在於屬於「Kirino Kousaka」的舞台上,那麼——到底哪裡才是我能立足的地方?

  陷入迷惘,而漸漸迷失方向的高坂桐乃——最後再也無法扮演「Kirino Kousaka」,默默地離開了伸展台。
  ——我所追求的東西,並不在那裡。
  儘管名利雙收、儘管讓人羨慕,但內心就像被掏空一般,完全沒有任何實感。
  一直存在於胸口當中的空洞。
  過去也好、現在也好,我一直試著彌補這個缺口——讓自己忙得不可開交,過著比他人還要充實好幾倍的生活以獲得實感。然而,不管我怎麼努力去填補,放進了多少的成就與驕傲,這個缺口卻像無底洞一般,仍然無法被填滿——
  儘管如此,我還是只能以弭平這個空洞而不斷努力著,那是我唯一的生存方式。

  「現在和妳賽跑的話,我一定追不上妳的吧。」
  「——這還用說嗎!」

  結果就是,這種不斷拉開的距離感。
  盲目地向前跑,卻將真正珍視的東西甩在後頭,所以我才會一無所有——我真是個笨蛋啊,要是早一點發現就好了。

  ——所以,我回來了。
  我回到了真正珍視的「他們」身邊,儘管他們已經不再屬於我。

  懷中的理乃吐著平穩的呼吸,就像第一次抱住她、還在襁褓中安心睡著的模樣。
  這孩子,到底是什麼時候長得這麼大了呢?
  她到底度過了多少我不存在的時間呢?
  我到現在還清清楚楚地記得,當初從京介手上將理乃輕輕抱過來的時候,她明明還是那麼地幼小、那麼地脆弱,彷彿失手一摔就會碎裂的洋娃娃一樣——

  所以,我將她緊緊抱著。
  小心翼翼地抱著。
  一度害怕傷害到她而顫抖不已、不敢接觸的這雙手,這次絕對不會再放開她了。

  因為,這孩子是——

       ◇       ◇       ◇       ◇

  「——桐乃,妳起來了嗎?」

  門板傳來叩!叩!的敲門聲,媽媽在門外呼喚著。
  因為本來就只是淺眠,所以我很快就從床上爬起來,替媽媽把門打開。

  「好點了嗎?」
  「嗯,現在舒服多了——啊,這個我自己拿就可以了。」
  接過媽媽手上的餐盤,我將它放在房間中央的小矮桌上。
  今天的晚餐是什錦粥。應該是顧慮到我的身體狀況,才特地作比較容易消化的東西吧——熱騰騰的熱氣竄進鼻腔,讓整片胸口都變得暖和了起來。

  「謝謝,媽媽。」
  「說什麼呢——趁熱吃吧,要早點恢復健康喔。」
  「嗯。」

  為了不辜負媽媽的好意,我趕緊抓了個坐墊,在小矮桌前坐了下來,舉起了湯匙。
  「我開動了——嘿嘿。」
  「妳這孩子……唉,要慢慢吃喔。」
  看著我有點故意的孩子氣舉動,媽媽笑了。
  然後,她轉身離開房間——

  「啊……對了,桐乃。」
  「怎麼了,媽媽?」

  「明天……媽媽陪妳再去醫院一趟吧。」

  ……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