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R18 - 一生的人生諮詢!(Cross Vision - 其之一 -)

     Cross Vision : - Kyousuke Side -

  ——我作夢也沒有想到,我會成為這種遊戲事件的主角。

  利用老媽帶桐乃上樓去的這段期間,我給自己倒了杯茶暫時歇口氣。到底為什麼會演變成這樣的狀況?讓茶葉稍微舒緩緊張的情緒後,我陷入了沉思。直到——

  喀啦。
  渾身給人一種大事不妙的感覺,老媽一臉凝重地打開了客廳的門。

  「老媽,桐乃她——」
  「她已經睡了——京介,我有話要問你。」
  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獅子一樣,老媽惡狠狠地瞪著我並低聲嘶吼。
  「你最好告訴我,你們兄妹倆除了一起玩『那種東西』、一起挽著手上街、甚至一起洗澡以外,還一起做了什麼?」
  老媽的怒氣直逼而來。
  雖然一直拚命忍住不發飆,但我可以感覺到她正瀕臨爆發邊緣。在這種時候,我還寧願是被老爸逼問——對象是老爸的話,大不了就是挨一頓痛揍罷了;但現在在老媽面前,只要我說錯一句話,很有可能就被當場殺掉。

  「已經知道彼此不是親生兄妹的你們——現在到底是什麼關係?」

  果然,老媽已經查覺到了。我跟桐乃,已經不再把對方當成單純的家人看待——現在只差從我口中確認這件事情而已吧。
  事到如今,已經不是一句「妳誤會了」可以打發過去——而且,我也不會這麼說。
  所以,我說出了實話。
  「……就跟老媽想的一樣,我跟桐乃,不是以兄妹、而是一對男女在交往。」
  緊緊抓住我的衣角,怯生生地望著我的桐乃。
  鼓起最大的勇氣向我告白的桐乃。
  將自己的一切交到我手中,要我負責的桐乃。
  如果因為老媽的怒氣而退縮、不敢對老媽坦城的話,那就等於否定了我們的關係——在這同時,也是踐踏了桐乃對我的心意。
  我必須對桐乃的感情負責。我既不想、也不可能成為那樣不負責任的男人——

  「——你這孽子!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做了什麼!」

  儘管這個回答,讓老媽氣得二話不說、狠狠打了我一巴掌。
  雖然這已經在意料之中……不過出手還真重啊,喂。
  不過,對於之前不知道已經被桐乃招呼多少次的我來說,這還算是能捱得住的程度。
  「……我不懂,老媽。我跟桐乃既然沒有血緣關係,為什麼不能交往?」
  忍住臉頰熱辣的觸感,我轉而提出疑問。
  
  「我剛才已經說過了吧?就算你們沒有血緣也還是兄妹,當然不能交往。」一邊說著,老媽一邊從懷裡取出一個紙盒,往桌上一拋。「當然更別提——這種事!」

  在確認老媽丟過來的東西是什麼之後,我整個人僵住了。
  呼吸停止、頭腦也變得一片空白,完全無法思考。
  「這是……什麼?」
  「在桐乃的房間裡找到的,跟桐乃的胃藥放在一起的東西。」
  像是手裡握著的東西汙穢不堪,老媽一臉嫌惡地將其丟到我的面前。
  Ethinyl Estradiol——
  Progestin——
  雖然說上面寫的醫藥用術語之類的東西我完全看不懂,但翻到背面,再看看另外貼上的日文標籤,我瞬間明瞭了——

  ——「那個,我接下來要說的,是很重要的事,我希望……你聽了不會嚇一跳。」
  ——「我……我恐怕……」

  混帳!
  將我緊緊抱住、在我的懷裡痛哭的桐乃,當時一定比我現在更驚慌失措吧——然而為什麼那個時候,我竟然沒有查覺她想說什麼?

  「……我真的沒想到,你竟然真的像那些遊戲一樣,對自己的妹妹下手了。」
  「才不是……妹妹吧。」
  面對老媽沒有溫度的質問,我卻只能如此軟弱無力地反駁。
  真是沒用啊,我這個人。
  「不,她是你妹妹。你和桐乃,是一起長大的兄妹。」
  回答得斬釘截鐵,讓我無從爭辯。
  「不管是不是親生的——你們都是我們的孩子。」
  老媽重複並且強調著不久前才說過的那句話。
  「現在,我再問你一次——你們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發展成現在的關係的?」

  ——什麼時候?

  我不禁苦笑。
  從前那樣勢如水火的我們,現在居然因為太過親密而被老媽質問……這簡直就是個惡質的玩笑。我怎麼可能和妹妹談戀愛!——如果一年多以前的我知道了這件事情的話,應該會這樣大聲吐槽吧。
  用遊戲來比喻的話——到底是什麼時候豎下的旗啊?
  得知我們血緣關係的時候?
  飛去美國、哭著把她帶回日本的時候?
  去年的聖誕節,被逼著買禮物給她的時候?
  在綾瀨面前做自爆告白的時候?
  還是被她從床上打醒,拉進房間向我傾訴秘密興趣的時候?
  
  ——連我自己也搞不懂,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大腦已經被桐乃的一切占據。
  桐乃的笑容。
  桐乃的眼淚。
  桐乃的怒氣。
  桐乃的紅暈。
  被她的喜怒哀樂牽著走——胸中滿盈的思緒隨即失控。只消一次親吻,就能讓我失去理性,無法克制將她佔有的衝動。
  ——搞什麼啊!才剛告白就按倒對方,這根本就是H-GAME才有的超展開吧?
  如果站在老媽的立場想的話——持有一堆妹系遊戲的哥哥,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遊戲影響,對現實的妹妹出手的話,我也一定會毫不客氣地賞自己的笨兒子一拳,並大聲吼著「給我分清楚現實跟遊戲,你這蠢貨!」
  我到底做了什麼!混帳!
  定定地望著桌上那盒不知名藥物,雖然不知道正確名稱,但我很清楚那代表著什麼。

  「我……我說……你要給我負起責任啦!」

  這句話背後的意義。

  「一般來說,這、這種狀況男生不都應該說『我會負責』……的嗎……」

  太過沉重,說不出口。
  我必須背負的責任——我背得起這個責任嗎?
  我能對桐乃許下什麼承諾?
  明明這是我必須給她的承諾,但當事實真的攤在眼前的時候,我卻只能緊握著雙拳,不住地發抖。
  注滿我的茶杯之後,老媽也給自己倒上不知道第幾杯、早已涼掉的綠茶並將其一口氣飲下,「叩」地將茶杯敲在桌上。

  「……這下你該知道了吧,你對你妹妹做出的事情——是多麼地不可原諒。」

  沒有溫度的聲音。
  就像把冰塊丟進熱水裡將其強制冷卻一樣——那是將所有情緒硬壓下來,充滿不協調感的語調。
  就像第一次撿到動畫DVD桐乃瞪著我一樣,老媽直直地盯著我看——然而,與桐乃神似的眼神當中,卻帶著遠遠凌駕其之上的魄力。
  如果她像桐乃那樣當場發飆,並狠狠甩我個幾巴掌我也毫不意外——但老媽卻只是定定地盯著我,什麼也不說。
  ……為什麼不動手?這樣或許還比較痛快!
  桐乃也好、老媽也好,我真的很希望有個人可以把我痛扁一頓,說不定罪惡感能因此減輕一些——
  但老媽卻只是冷冷地開口。

  「……難道你真的以為,當你們不是兄妹的話,就可以愛上對方、成為可以做那些事情的男女朋友了嗎?」
  「…………」
  「京介,媽媽想先問你一下——你確定你自己對桐乃的感情,的確是愛情嗎?」
  「…………」
  「等等再回答我也沒關係——你們之所以開始『交往』,我想是桐乃先向你告白,你才回應了她,是嗎?」
  「……妳竟然都知道啊,老媽。」
  「養你們幾年,你們在想什麼、會做什麼……多少也想得到。我可是你們的媽啊。」
  「……那,我跟桐乃關係改變的事情,妳也早就知道了吧。」
  「只是我沒想到你們會做到那地步,不然一定會阻止你們——所以,媽媽也有錯。」
  老媽嘆了口氣,打了個「回歸正題」的手勢。
  「告訴我,你為什麼會答應呢?你是愛著『桐乃』,還是寵著『妹妹』?」
  「——!」
  「……果然,連你自己也不知道嗎……『哥哥』。」
  扶著額頭的老媽,擺了一張從前沒看過的表情。
  那是桐乃不耐煩時常常擺出的厭惡表情。

  「你的妹妹,只不過是過度依賴你罷了,你難道看不出來嗎?
  你對妹妹太過寵愛、太過盡心盡力,讓情竇初開的小女孩不知不覺地把逐漸加深的依賴,解讀成對你的愛慕之心——而自己卻絲毫沒有查覺。
  自己能繼續依賴你,是因為你是『哥哥』——所以當你們不是兄妹、無法再依賴你的時候,一定相當慌張吧。
  不再是兄妹、不再是家人——抱著這樣的誤解胡思亂想,你妹妹她,不過只是害怕已經不再是哥哥的你離開她罷了!所以為了讓你留在身邊,才和你交往的,你明白嗎!
  但是這不是愛情,絕對不是!就像桐乃錯將自己對你的依賴當作戀慕一樣,你也不過是把自己的寵愛誤認為愛情不是嗎!」

  越喊越大聲、越說越激動,感覺簡直像是——

  「說什麼『在一起就很幸福』、『我一定會負責』——」
  「……乃。」
  「什麼幸福、什麼責任,根本就是小孩子的辦家家酒——」
  「……佳乃。」
  「……你啊,真的和你『爸爸』很像呢。不管是溺愛著妹妹、還是容易讓人誤會自己感情這一點——」
  「佳乃,別說了。」

  不知何時回到家來的老爸出現在餐桌前,制止住越說越激動的老媽。
  「——別說了,過去的事了。」
  雖然表情還是一貫地嚴肅,但老爸粗壯的手臂,以令人意想不到的溫柔,輕輕地抱住老媽顫抖不已的肩膀。
  「……回房間去吧。」
  「……對不起,大介。」
  「京介,等會我會和你好好談談。先在這裡坐好等我。」
  「……我知道了。」  

  目送雙親離開好一陣子,我好不容易才從驚魂未定的狀態中恢復過來。
  剛才……那到底是什麼狀況?
  老媽的怒吼雖然非常嚇人,但我總覺得當中有不對勁的地方——她並沒有看著我。
  激動的眼淚、溫柔安撫的動作——這些都是過去雙親不曾讓孩子看到的景象。

  「——別說了,過去的事了。」

  老爸老媽從來沒有讓我們看過的那一面,過去到底有著什麼故事?
  怒吼的老媽如果不是看著我——那她到底在看著什麼人?
  驚恐逐漸散去後,剩下的是滿腹疑惑。老媽之所以反彈這麼大的理由,到底——

  「京介。」

  客廳門敞開,進來的是眉頭深鎖、甚至連西裝都沒換下的老爸。

  「……老爸。」
  「詳情我聽你媽說了。」他走到餐桌前,拿起那盒藥囊仔細端詳,然後推到我面前。「就是這麼回事,是吧?」
  「我……」

  在我還來不及回答他之前,老爸一把揪起我的衣領,將我從椅子上摔下。
  「混帳東西!」
  惡鬼一般的神情——居高臨下地瞪著在地上狼狽不堪的我。
  這次,一定會被活活打死的吧——做了這樣的覺悟,我閉上眼睛。
  然而,過了許久,我卻感覺不到那些理所當然的拳打腳踢——我張開眼睛,化身為鬼王的老爸,仍然只是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
  「站起來。」
  「……咦?」
  「站起來!」
  「是——」

  然而,當我聽從命令打算起身的瞬間——左臉立即挨了一記右鉤拳,讓我再度倒下。
  「唔……」
  「站起來!」
  「……是——」

  右鉤拳。
  倒下。

  「站起來。」

  胸口的直拳。
  倒下——不,沒倒!
  穩住身體的重心,承受這不偏不倚的一擊——雖然痛到快要跪了下去,但我沒倒。
  老爸收回了拳頭,兩手抱胸。

  「坐下。」
  「……了解。」
  抱著吃痛的身體移動到沙發前,我坐到老爸的對面去——該死,下手真重……

  老爸點起香菸深深吸了一口後,開啟了話題。
  「知道我為什麼揍你嗎?」
  「……桐乃的事吧?」
  「不完全是。」
  「……咦?」
  除了桐乃的事情以外,還有其他的事嗎?
  「你想知道嗎?」
  「……既然都被打這麼慘了,不聽看看說不過去吧。」
  「哼……」

  又再吸吐了一口氣,老爸才開口。
  「第一拳,你害我老婆哭了。」
  「呃?」
  「第二拳,因為你害你媽哭了。」
  「……嗄?」這不是一樣的嗎!
  「第三拳——」老爸拉高了音調,「你沒做好覺悟。」
  「……覺悟?」
  「別裝傻!我可不記得我養了一個沒男子氣概的兒子!」
  「……什麼意思?」
  「——不過,既然你挨住了三拳,那這個就算了。」
  「……抱歉,老爸,我還是不明白你的意思。」

  「男人該對自己的女人負責任。」
  將菸蒂抖進菸灰缸,吐著簡直像是電影裡黑道大哥的台詞。
  太帥了吧喂!這位大叔!請務必收我當小弟啊!——那是會讓人不禁想喊一下這句台詞的表情。
  ……等等,如果這麼說的話,不就表示——
  「別誤會了,我還不想把女兒交給像你這樣的毛頭小子,因為你付不起責任。」

  吸氣、然後吐煙。

  「現在,應該正經談談,你、還有桐乃的事情——」

  將香菸捻熄,老爸將臉欺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