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ゆりえ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懶人的房間-A-
  • 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R18 - 一生的人生諮詢!(十四)

  睡不著。

  在床上翻來覆去,即使閉上眼睛,也會因為過於安靜而產生惱人的耳鳴。

  突然在深夜醒來之後就再也無法入睡,這種想睡又睡不著的煩躁感,我想很多人都曾經有過吧?

  你們是在怎樣的狀況下導致失眠、後來又是怎麼入睡的呢?

  還是說,就這樣保持著半醒的狀態,直到迎接明天的到來?
 
  連月光也無法照進的昏暗房間裡,只有時鐘的長短指針散發著微弱的冷光。我拉開窗簾往天空張望——漆黑的夜空當中並沒有月亮,只閃爍著微弱的點點星光。不知為何我對此感到相當失望,嘆口氣後便關上了窗。

  歸於黑暗的房間,散發著冷光的指針指向凌晨一點。對盯著天花板發呆感到相當厭煩,我以不會驚擾到身旁熟睡中的理乃的程度,輕輕地下了床。
  躡手躡腳地踏出房間,然後慢慢地扣上房門……很好,沒吵醒她。
 
  漆黑的客廳,空無一人。
  從冰箱裡拿出一罐水果風味的啤酒,然後打開電視,將音量調整到最小聲。百無聊賴地從第一個頻道轉到最後一個頻道,然後又跳回第一個頻道——唉,最近的深夜番都沒什麼好看的作品了……我關掉電視,轉而打開設置在窗邊的公用電腦。
  這台電腦,其實就是原先房間裡那台學生時代起便保留至今的老舊機種(當然,就當時來說還很新啦),因為之前買了新的電腦,這台就被搬下來放在客廳讓家人共同使用。  老舊歸老舊,就算跑不動遊戲,上網或者是打個簡報什麼的還是沒什麼問題。登入社群網路後,我一一檢視著好友名單的上線狀態。
  ……毫不意外地,幾乎全都「已離線」。除了少數的幾個——
  「……唉呀,果然還在。」
 
  ┼千葉的墮天聖黑貓┼ (線上)
 
  用著萬年不變的暱稱、甚至根本不是住在千葉而是在松戶,讓我連吐槽都覺得浪費力氣的傢伙——不知道為什麼當我每次心血來潮在這種時間上線,都一定會在名單裡出現。
  而且……
 
  ┼千葉的墮天聖黑貓┼:
    唉呀,這不是熾天使大人嗎?貴安,好久不見了呢。
  Christine K.@小孩子的睡臉超可愛(*´∀`*):
    這個時間妳還不睡覺在搞什麼鬼ヽ( ・∀・)ノ┌┛Σ(ノ `Д´)ノ
  ┼千葉的墮天聖黑貓┼:
    您在說什麼呢?現在可是妾身魔力最高峰的時刻喔,
    月華乃是我等闇之眷屬唯一的食糧呢。
  Christine K.@小孩子的睡臉超可愛(*´∀`*):
    少來,今天明明就沒有月亮(`_ゝˋ)
 
  嗯,我想大家應該已經猜到了——會主動傳送訊息給我、並稱呼我為「熾天使大人」(雖然我實在很不想被這樣叫)的「黑貓」,並不是原來那隻黑色的,而是她的妹妹——珠希。被自己的笨姊姊給影響,自稱傳承了黑貓之名的可憐丫頭。
 
  ┼千葉的墮天聖黑貓┼:
    月亮並沒有消失喔。之所以看不見,不過是妾身將其光芒歛為己用的結果。
 
  ……如你所見。這孩子的邪氣眼比起她的姊姊,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果知道現在的她會被教育成這個樣子,當初就應該抓來當我們家的妹妹才對……我幾乎可以想像得到,在螢幕另外一邊、一襲黑色和服猶如地獄少女的珠希,一邊打字一邊用振袖掩住詭異笑容的姿態。至於為什麼是和服,而不是當初她姊姊穿的那套哥德蘿莉裝,嗯……雖然她好像曾經解釋過,但是我一個字也聽不懂。
  總之——唉,真是教人擔心的十七歲少女……
 
  ┼千葉的墮天聖黑貓┼:
    ……另外,就算您是基於對妾身的關心才如此告誡,
    您自己不也是還沒睡嗎?
  Christine K.@小孩子的睡臉超可愛(*´∀`*):
    我已經是大人了,所以沒關係。
  ┼千葉的墮天聖黑貓┼:
    這句話從一直離不開哥哥身邊的您嘴裡說出來,
    還真是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呢……
  Christine K.@小孩子的睡臉超可愛(*´∀`*):
    不要用跟妳姊一樣的話來損我,那都是過去的事了吧?
 
  這丫頭真的欠教育,就跟她那討人厭的姊姊一樣。
  一邊啜著啤酒,我一邊打字。
 
  Christine K.@小孩子的睡臉超可愛(*´∀`*):
    我是在休長假啦,妳懂嗎?
    而且孩子的教育不能等。我當然要好好看著理乃長大啊。
    一直在國外工作的話,我要怎麼陪她?
  ┼千葉的墮天聖黑貓┼:
    ……姑且就當作是這樣吧,總覺得您又要開始念起孩子經了。
  Christine K.@小孩子的睡臉超可愛(*´∀`*):
    別這麼說嘛,等你哪一天當了媽媽也會這樣的(*´∀`*)
  ┼千葉的墮天聖黑貓┼:
    這似乎言之過早了點……而且,怎麼理乃被您說得好像是自己生的一樣。
  Christine K.@小孩子的睡臉超可愛(*´∀`*):
    啊哈哈哈www是我生的沒錯啊wwwwwwww
  ┼千葉的墮天聖黑貓┼:
    ……您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呢?那是哥哥的孩子沒錯吧?
  Christine K.@小孩子的睡臉超可愛(*´∀`*):
    就算那樣,那還是我的!
  ┼千葉的墮天聖黑貓┼:
    還說您是大人呢……您的戀兄情結到現在一直都沒有改變不是嗎?
    請停止您那孩子氣的詭辯,從不切實際的妄想中回到現實來吧?
 
  不切實際的妄想?
  我忍不住握住啤酒罐,「叩」地往桌上一敲。
 
  Christine K.@小孩子的睡臉超可愛(*´∀`*):
    可惡……妳這丫頭真的越來越敢說了!那是我的台詞才對吧!
    在說我之前,是不是快點脫離妳那不肖姐姐的影響,早點從中二病畢業比較好?
  ┼千葉的墮天聖黑貓┼:
    ……就算是親密如您,剛才所見到的話仍不能置若罔聞呢。
    終歸是不同的種族,尋求互相理解果然仍是件相當困難的事情嗎……
  Christine K.@小孩子的睡臉超可愛(*´∀`*):
    是啊,有時我也會這麼覺得呢wwww
    不過看在小孩子不懂事的份上,一直都算了wwwwwwwwwwwwwwwwwwwww
  ┼千葉的墮天聖黑貓┼:
    ……雖然正如您所言,妾身身為墮天聖繼任者而言的確尚為資淺,
    不過妾身仍然會盡最大的努力與您溝通理解,希望這並非妾身的一廂情願。
    若是您不當一回事的話,妾身會感到相當困擾。
  Christine K.@小孩子的睡臉超可愛(*´∀`*):
    搞什麼啊,突然這麼嚴肅wwww
  ┼千葉的墮天聖黑貓┼:
    您對兄長的愛慕,自幼以來妾身便相當清楚。
    然而,妾身也不忍見到您受困於自己的情感而陷入妄想之中——
 
  將啤酒一飲而盡,重重敲下鐵罐,我咋了咋舌。
 
  Christine K.@小孩子的睡臉超可愛(*´∀`*):
    如果我說,那是事實的話又該怎麼辦?
  ┼千葉的墮天聖黑貓┼:
    那是不可能的事。您自己應該也很清楚才對。
 
  就像是完全理解我這個人一樣,「黑貓」如此斬釘截鐵地斷言。
  但是,她並不了解
 
  Christine K.@小孩子的睡臉超可愛(*´∀`*):
    妳跟妳姊一樣,老是一付自以為了解一切的樣子,看了就火大。
    不說了,掰,我要下線了。妳快點給我去睡。
 
  不等珠希回應,我便關閉聊天視窗,並登出通訊軟體。
  並不是對珠希生氣,真正讓我生氣的是,自己竟然對珠希發了脾氣。
  一手撐著逐漸沉重的腦袋,一手按壓著太陽穴,絲毫沒發現後方有人靠近——
  「……還想說妳半夜爬起來幹什麼,竟然是在喝酒。」
  京介將桌上的空罐抽走,劈頭就是一陣數落。
  「妳酒量不是超級差的嗎?之前才聽御鏡在抱怨來著,妳還真是學不乖啊。」
  「酒精含量……只有2%啦,根本……就當成……果汁在喝的。」
  「——果汁含量也只有5%好嗎!拜託妳下次買東西之前先看清楚標示吧!」
  「你管我……吵死了,別叫那麼大聲……我會頭痛。」
  「大半夜敲罐子又是敲鍵盤的,到底是誰比較吵啊?玩電腦的話回房間去——」
  「理乃在睡。」
  「唉……我說,果然還是讓她到我們房間來比較好吧?」
  「不要。」我不分由說地拒絕。
  「妳別鬧了。妳這個樣子實在很難讓我放心。」
  「對不起……下不為例……我保證。」
 
  嗚……這傢伙老是這樣,一抓住機會就要從我身邊把理乃搶走。
  事實上,他也已經不只一次提出過這個要求,只是我從來都不曾妥協過。
  啊啊……有夠煩的女兒控大叔。
 
  「再說了,有什麼不好嘛……理乃也很高興跟我一起睡——」
  「……不是這個問題。小孩子就應該跟父母睡比較好吧。」
  「那,我也去你們的房間一起睡……這樣就沒問題了吧。」
  「問題大了吧!妳可是——」
 
  「——你說什麼啊?我可是理乃的媽媽喔。親生的。」
 
  我用一直以來、最不容爭辯的理由,還擊京介再三反覆的要求。
  並非我一廂情願的妄想,而是令他百口莫辯的事實。
 
  「……你就不能體諒……一個媽媽想和女兒在一起的心情嗎……」
  將臉埋入手臂中,我低吟著。
  一直以來對理乃隱瞞著事實,不能以媽媽、而只能以姑姑的身份在她身邊守著——
 
  「……但是把拔說,姑姑就是姑姑。」
 
  好想告訴她。
  卻又不能告訴她。
  好想告訴她。
  卻又不能告訴她。
  好想告訴她。
  卻又不能告訴她。
 
  好想……
 
  「……『可是把拔不是說要跟姑姑結婚嗎?為什麼是跟馬麻結婚?』……!」
  「…………」
  沉默的京介,啜泣的我。
  不被認同的感情。
  無法承認的關係。
  「理乃遲早有一天會知道的吧……到時她還願意承認我這個『姑姑』——願意承認我這個『媽媽』嗎?一想到這裡,我就……!」
 
  為了在一起的時光,隱瞞著真相,不斷地說謊。
  「不叫我馬麻的話,我真的要哭囉」——用開玩笑的語氣,把真相變成了謊言。
  但是這謊言卻是無比真實的。因為,我真的哭出來了。
  停不下眼淚。
  止不住顫抖。
  但是,我連痛快哭一場的權利都沒有——只能暗自抹掉眼淚,在她面前綻出笑顏。
 
  「……妳果然不能喝酒。別胡思亂想,快點去睡吧。」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
  「所以我才說,最好早一點把理乃交給我——」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這不只是為了理乃好,也是為了妳自己——」
  「你管我你管我你管我!」
 
  「——妳借酒裝瘋鬧夠了沒!」
  整個身體被京介撈了起來——他抓住我的肩膀,額頭感覺得到刺人的視線。
  「不讓理乃喊妳媽媽,是不想讓妳有罪惡感;不想讓理乃與妳靠得太近,就是怕妳會像現在這樣想不開。妳就不能以她的姑姑、還有我的妹妹的身分待在我們身邊嗎!
  算我拜託妳好不好!如果不這樣子的話,就會像過去那樣不得不離開對方——好吧,我承認,是我不想失去妳、是我的自私逼得妳落入這步田地——但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啊!『孩子要生下來的話,就給她一個正常的家庭』——老爸都這麼說了,我別無選擇。
  我不能失去妳跟理乃,誰都不能!所以,拜託了……」
  我低著頭,看不見他的表情。
  但是我知道……他的表情恐怕比我還難看。
  因為——他的手,跟我的肩膀一樣在顫抖。
 
  所以——我抱住了他,將自己的額頭靠上了他的肩膀。
  「對不起……是我太任性了。」
  「…………」
  「但是,我還有個任性的請求,可以答應我嗎?」
 
  我抬起頭來,湊進京介的唇邊,然後輕輕一吻。
 
  「可以像以前那樣……抱住我嗎?」
 
       ◇       ◇       ◇       ◇
 
  叩叩。
  「桐乃?」
  叩叩。
  「妳起床了嗎?」
  叩叩。
  「再不起來吃早餐,爸爸會生氣喔?」
 
  我睡意全消,趕緊從床上起身,但太過劇烈的動作讓我暈眩不已,又不禁倒了下去。
  唔……頭好痛……但是不起來不行。
  鬧鐘指向七點半,最近真的起得越來越晚了……暑假真是容易使人變得怠惰。
  匆匆換好衣服進入盥洗室,看著鏡中的自己邋遢散漫的模樣,不禁有種自己越來越不像自己的感覺——該不是會是被那傢伙給影響了吧?
  將洗面乳倒在手中並揉搓成泡沫,然後充分地按摩臉部讓神智逐漸清醒過來。
  「最近的桐乃,感覺很沒精神呢。」——連媽媽都這麼說了,真的不能再掉以輕心。
  用冷水拍掉臉上的泡沫並且用毛巾擦乾,接著仔細梳理到處亂翹的頭髮,然後,再重新端詳自己在鏡中的模樣。
  沒錯,雖然還差了一點——但這才是超無敵美少女.高坂桐乃該有的樣子。
  不這樣子怎麼行!維持著這樣的氣勢,我大步踏往客廳。
 
  「早安!爸爸、媽媽。」
  做好挨罵的心理準備,我硬著頭皮做著慣例的問候。
  「……早,桐乃。」
  然而,爸爸只是簡短地回應,然後把臉繼續埋到報紙裡面。
  ……總覺得爸爸精神好像不太好。是沒睡好嗎?如果是平常的話——
 
  「不早了!放暑假也不應該賴床。妳看現在已經幾點了?」
 
  應該會像這樣訓斥——暗自慶幸之餘卻也不禁在意,爸爸是怎麼了……?
  ……唉,老實說,我也不敢去問就是了。
  「早,桐乃——來,妳的早餐。」
  「謝謝媽媽。」穿過吧台接下媽媽遞來的飯碗與餐碟後,我在往常的位置坐了下來。
  ……咦?
  「對了,京——哥還沒起來嗎?」
  「……不知道,一大早就沒看見人了。」
  媽媽頭也不回地回答,然後繼續埋首於廚房的收拾工作上。
  一結束對話後,整個客廳便陷入詭異的沉默——氣氛就和那個晚上一樣凝重。
  對,就像京介身份意外曝光,導致家人之間不知該如何面對彼此的那個晚上——
  ……昨天,在我回去自己的房間之後,該不會發生什麼事了吧?
  「……我吃飽了。」
  總覺得氣氛有點尷尬,草草結束掉早餐我便回到了房間。
  經過京介房門前方時,感覺不到裡面有人的氣息。大概是一早就出門了吧,我想。
  應該跟以往一樣去了圖書館,只是今天早了點……沒錯,我想應該是這樣。
 
  ——直到三天後,我打了他的手機,卻聽到隔壁傳來單調的鈴聲為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